首页 > 封神 > 爱过一人殇过一生

经典小说爱过一人殇过一生~在线

作者:少林和尚

书名:爱过一人殇过一生

更新时间:2022-11-27 10:02:27

来源:mp

叶随忆秦昱帆是作者少林和尚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少林和尚很有代表性的一部言情小说。那么叶随忆秦昱帆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嘟嘟……”...
经典小说爱过一人殇过一生~在线

第1章开始

第1章 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嘟嘟……”

铃声在一阵熟悉的嘟声中结束,叶随忆颓然的放下手机。

苦涩一笑,是了,她怎么忘了,今天……是那个女人的生日啊。

他又怎么还有心情管别的事情。

叶随忆蜷在沙发上,下月复因为之前的强行引产,时不时阵痛。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她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这就是她的婚姻,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整整三年了,她失去了四个孩子。

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叶小姐,这种病诱因很复杂,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您本来就身体虚弱,加上多次强行堕月台……”

器官多发性衰竭,只有一年的寿命了!

医生的话盘旋在叶随忆的脑海里,她忍不住蜷了蜷自己,好似这样,就不那么疼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睡过去,许久,叶随忆在一阵剧痛中醒来。

“叶随忆,你还真是死性不改!”

熟悉又冷漠的男声在耳边乍响,叶随忆顾不得被摔下沙发的磕痛的身体,欣喜的爬起来,看向秦昱帆,“你回来了……”

今天,是他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难道他……

“我说过,不准你再拿爷爷威胁我。”今天,他本来在陪叶若晚,谁料爷爷一通电话打来就是一通训斥。

今天他让手下压着叶随忆去医院做流\/产的事,被爷爷知道了,不用想就知道是叶随忆告的状。

秦昱帆的话,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叶随忆自嘲一笑。

叶随忆,到了现在,你竟然还在痴心妄想。

“既然你回来了……”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说道,''那我们商量一下离婚的事情。”

秦昱帆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勾起一抹讽刺,抬手擒住她的下巴:“想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叶随忆挺直了脊梁,嘴角带着决然的笑:“我嫁给你,怎么是为了钱呢……”

“那是因为爱我?”秦昱帆微微俯身,在她耳边厌恶地道,“你这种廉价的爱,就别告诉我了,我嫌恶心!”

她身子一僵,无法抑制的苍凉在血液中蔓延开来。

“我要你公开承认我,让所有人知道我是秦太太!两个月之后,我们就离婚。”

“不可能!”秦昱帆俊美的脸赫然湛出寒光:

“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你说什么?!”

叶随忆失声惊道。

秦昱帆提起心上人,眉眼忍不住温柔了几分:“晚晚怀孕了,她需要一个正式身份,公开了你,媒体会怎么说她?”

--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刚离婚的姐夫,肯定有铺天盖地的舆论。

叶随忆退后几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她扶着沙发沿,半晌才颤着声音开口:“我改变主意了……离婚之前,我要一个孩子!”

第2章 叶随忆,你真的让人很恶心

“你不配!”

秦昱帆上前,扣住她的喉咙,声音又狠又冷地砸了过来。“当年你是怎么嫁给我的,你不清楚?”

“想你这种女人,根本没有资格怀我的孩子。”

叶随忆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却硬生生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你……知不知道我……”

直接告诉秦昱帆,她有器官衰竭,活不过一年吗?

等来的,只会是他的满不在乎,还有嘲笑。

叶随忆将之前的话全部吞了回去,话锋一转,“你不是想跟我离婚吗?给我一个孩子,我就乖乖地主动离婚!”

她还是想要一个孩子,一个留着她和秦昱帆的血的孩子。

生下来,代替她陪伴秦昱帆。

哪怕因此被秦昱帆恨透,也在所不惜。

“叶随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秦昱帆将她扔在一旁,动作粗暴得没有半分怜惜。“你打算拿这个种,去找爷爷出面,是不是?”

叶随忆的肚子狠狠撞在茶几一角,本来就隐隐出血的部位,更是疼得让她差点晕过去。

但她还是强忍着疼,青白着脸说道:“我没有……”

秦昱帆长腿一迈,走到她身前,修长的阴影将她笼罩住。

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内显得格外森冷:“你想要怀,可以。不过到时候,可别怪我亲手做掉那个孽禾中!”

叶随忆脸上血色尽失。

却依旧倔强的看着秦昱帆,眼神中纯粹的哀绝,这一刻竟让秦昱帆说不出的烦躁。

“那我就成去你!”说着,他将她摔进沙发,紧跟着附身过去……

男人的动作很粗暴,似要把他心中的烦躁全部发泄在叶随忆身上。

“好疼……昱帆……放开我……”

叶随忆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到最后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发病,还是因为秦昱帆的粗暴。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昱帆才将她甩开,嘲讽地道:“叶随忆,你真的让人很恶心。”

说完,将衣服整理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随忆实在忍不住了,披着外套便跌跌撞撞地冲进洗手间,使劲地呕着血。

雪白的瓷砖被污血染红。

门口响起女佣怜悯的声音:“叶小姐,你还是吃药吧。再堕一次,要出人命的……人命?”

叶随忆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怕什么?

第3章 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

接下来两个星期,叶随忆在秦昱帆回来前都吃了药,以免突如其来地病发。

秦昱帆每次回来都一身酒气,对她动作粗暴得令人发指。

叶随忆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在哀嚎,可她还是忍住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一个孩子。

秦昱帆的胃病,这几天是一个月中最严重的。

而且,他还没有拿胃药。

她急得发慌,拿了胃药,便坐车去了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正在举办慈善宴会,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

所以,叶随忆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这位小姐,请出示邀请函!”

她愣了一下,有些窘迫地开口:“我是来找人的……”

“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保安冷声道。

“我是秦昱帆的妻子,凭这个身份,应该可以进去吧?”

秦昱帆在京城一手遮天,无论是谁,都要让他三分。

保安嗤笑一声,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疯子:“你装什么装?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

“我说的是实话。”叶随忆眉头微蹙。

秦昱帆虽然没有公布她的身份,却早有传言他已经隐婚。

她跟他的结婚证还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夫妻身份,货真价实!

“你别来这里捣乱!快给我滚!刚才,秦先生可是亲自搂着他太太进大厅的!”说着,保安用力地推了她一把,“秦先生跟秦太太,那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叶随忆踉跄地往后退,最后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可是身上的疼,远不及及心中的痛。

她狼狈起身,失魂落魄的抓着包,正要离开。

“姐姐,你怎么来了?”

熟悉的嗓音,叶随忆立刻转身,顺着声音看过去。

叶若晚!

站在叶若晚旁边,半搂着她腰的俊美男人,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的秦昱帆。

台阶上,秦昱帆微微低头看着叶随忆,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怒意。

他声音冰冷:“保安,把她赶出去。”

“昱帆,姐姐已经来了,就让她进去吧……”叶若晚低柔地劝道。

“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他低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宠溺与无奈,“不让她走,难道要默许她顶替你的身份吗?”

她顶替叶若晚的身份?!

叶随忆笑了,随即,一字一句地道:“秦昱帆,你别忘了,结婚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和你结婚三年,明明是叶若晚顶替了我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