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

《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全章节目录

作者:枫枫

书名:《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

更新时间:2022-08-05 11:36:26

来源:b

《《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之所以推荐给大家,是因为它的作者是枫枫,作者写的这一类小说,主角《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人设都很吸引人,《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是其中的人物代表,用全新手法刻画《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的人物形象,一起来看总裁豪门小说《《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吧隐婚三年,换来的是博子深和其他女人的背叛。被迫签下离婚协议书,安然夺门而出。当出车祸时,她发誓下辈子不会爱他。重生回三年前,这次安然主动提出离婚,捡起事业做女王。神医,爆红影帝,鬼马导演,个个围着她转。混得风声水起时,博子深将
《顾景辰林见溪/他的爱人》全章节目录

 

第10章 你敢当众私会男人,我是个大冤种

为了更好修养,安然一直在老宅照顾奶奶。

这几天奶奶都以一种惋惜神情看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

怕刺激加重病情,安然不敢再提离婚两个字。

这天,安然推着她在门前散步。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奶奶主动握着她的手,叹息道:

“小然,你是个好女孩,是子深配不上你。”

“即使你和子深离婚后,依然是奶奶的宝贝。”

拍了拍她的手,奶奶眼睛有点酸,是之前她太过固执,感情的事情强迫不得。

回握奶奶的手贴在温热的脸颊,安然半蹲,依偎在她盖着毛毯的双腿。

“奶奶,你永远都是我的奶奶。”

当天晚上博子深被单独叫到房里,等他出来时,却没有想象中欣喜。

被强迫结婚后,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三年后离婚。

现在提前了,却觉得心里空荡荡,有种恍如梦境,不真实。

约定好明天八点去民政局离婚。

早早洗漱好,却迟迟不见博子深下楼,询问佣人之后才知道他六点就出去了。

安然直接被气笑,立刻给他打了电话,却打不通。

博子深还真是对她一如从前的无视。

期待已久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不值一提,安然心里拧着一股憋屈。

硬是跑了几圈才赶跑负面情绪。

身上粘稠稠,安然洗完澡出来却发现多了几条信息。

“我听说你要回来工作?”

“刚刚下飞机,我们好久没见了。”

“一起吃个饭??”

仔细想想两人还真的有一年未见,刚好安然工作上要询问云景,就约了家餐厅。

安然在服务员的迎领下,进入包厢,云景一身休闲运动服,旁边还有行李箱。

怕是下飞机就赶了过来。

云景是她带的第一个艺人,尽管结婚后无心事业将他托付给老宋。

这段时间两人仍然如朋友般保持联系,感情不错。

时隔一年再见,他比之前少了些稚嫩纯真,多了几分岁月精心打磨的沉稳。

接过菜单点菜,安然留意到他白晢肌肤下的黑眼圈,眼底透着长期睡眠不足的疲惫。

“以后日子多的是,你何必赶过来?”

还不如先睡一觉,养好精神。

抿了口水,借助机会隐藏思绪,云景轻笑不回。

等菜接二连三上时,安然方留意到那盘番茄炒蛋。

她没有点,那应该是云景点的。

之前梦遇叫天天还是家小公司,只有安然,云景,米粒还有老宋四人。

云景作为新人搭档同样是新手的安然。

没有经验,没有背景,除了一张脸那个时候白如纸的云景气性傲,十分有原则。

一直丑拒富婆的邀请,同时怕安然出事,每次她出去应酬时,云景跟在一旁守着默默吃肉。

那时接不到活,安然为了省钱专门种了几颗番茄苗,导致四人吃了半年的番茄炒蛋。

还以为云景再也不想看到番茄炒蛋呢。

“你觉得何姐怎么样?”安然边喝了口汤边问。

“还行,不过还是安然姐最好。”云景主动给她夹了番茄鸡蛋,一年前他就留意到她喜欢吃。

云景比安然少一个月,五官深邃立体,只要发型作对,无论是纯情小奶狗,深情霸总都能完美驾驭。

一年前的云景留着个学生头配上澄澈明净的双眼,像极了未成年的少年。

安然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待,一年前是她为他夹菜,现在反之。

越看越有一种我家弟弟长大的自豪感。

“来,来,你多吃点,我看你又瘦了。”

之前云景脸上还有婴儿肥,现在下巴精巧尖锐,越发英俊。

正和云景闲聊,服务员端上来一盘龙虾,接着又上了鲍鱼。

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安然疑惑望着云景,“你点的?”

却见云景脸上疑惑摇摇头。

“等等,是不是上错了?”安然叫住了服务员问道。

“小姐,这是博先生请的。”

闻言,安然瞬间明白,除了博子深还能是谁。

云景在听到“博先生”时,如墨黑眸闪过一丝晦暗,稍纵即逝。

另一个包厢内。

博子深白晢纤细两指间夹着香烟,白雾腾腾蒸上遮住黑眸的情绪,多了几分梦幻。

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心情不佳,毕竟刚刚博子深徒手捏碎了一个酒杯。

“你说都要离婚了,你搁这吃什么醋?”沈枫贱兮兮凑过去。

给了他一个白眼,摁灭香烟,博子深冷幽幽说。

“安然无视我,顶着博家少奶奶的头衔还敢出来沾花惹草,分明不把我放在眼里。”

切。

沈枫无语了,安然是不把他放眼里,都是放心里,但你以前还不是践踏人家真心?

白衬衫上面套了个马甲,定制高贵衣袖整齐折叠到两颗扣子处,露出半截手腕。

顾北之随意扯了扯领带,对两人的话没有半点兴趣。

反倒有一丝不耐烦。

安然进门时,博子深就注意到,之前是景灏那小子,现在又是小鲜肉男星,真当他死了!

“要不,我们去瞧瞧?”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沈枫眨眨眼睛道。

博子深拒绝了。

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安然满脸无奈看着服务员每隔一分钟就要上菜。

频繁进出让两人根本聊不上几句。

而这就是博子深的目的。

他特意给了一千小费,就是要服务员打扰两人相处。

不得不说是个心机男!

明白是博子深的奸计,安然忍无可忍使出钞能力让服务员弃暗投明。

所以,博子深也享受到了聊到兴起时突然被打断的痛苦。

胡乱扒了几口饭,安然和云景没了兴致便离开。

当然因为云景作为公众艺人,不能随便露脸,安然还特意叫刚好在附近办事的老宋过来接他。

霓虹灯下,一袭高级定制西装的博子深手插裤带,昏黄哑光倾落在俊美面容上,平添几分蛊人邪魅。

身后分别是领口敞开,露出锁骨的花花公子沈枫,和表情极为冷漠的顾北之。

“SZ,好久不见。”沈枫皮笑肉不笑开口。

安然给了他一个得体却疏远的微笑,和博子深擦肩而过时,不忘说了句。

“明天民政局见!”

手放在一旁兄弟的肩膀上,沈枫暗笑,“哎,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兄弟,恭喜你脱离苦海。”

那道渐去的瘦弱背影消失不见,博子深心底那股郁闷加重。

失态,博子深松开了安然,但还是死鸭子嘴硬反呛回去。

“景二少爷,你一个私生子都不要面子,我要什么面子。”

&ldq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