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蝉写的小说(病娇夫君是大佬)

时间:2021-02-23 16:55:12    作者:檀蝉    来源:万丰(非)

小说简介:檀蝉写的《病娇夫君是大佬》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云倾月慕纤尘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病娇夫君是大佬》中主要人物云倾月慕纤尘被檀蝉写的真实细腻,《病娇夫君是大佬》“臣女不...

檀蝉写的小说(病娇夫君是大佬)

《病娇夫君是大佬》

“臣女不懂事,口出狂言,望王爷恕罪。”

云心幽说的不情不愿,任是谁也听的出来,云倾月却不管这许多,她看着低头的云心幽,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慕纤尘眯着眼睛抬了抬手,不知从何处出现三名暗卫,拜服在他身下。其中一人直起身来,看着云心幽,声如暮鼓

“民女云心幽,当街辱骂战王,本应乱棍打死,念在你知错悔改,战王免你死罪,然此行恶劣,我等必将告知圣上知晓,请圣上定夺,以免有功于社稷之人心寒。”

说完,暗卫又如来时一般消失了。云心幽听了这话,一下子躺倒在地,瞪大眼睛看着地面失神。

云倾月倒是笑靥如花,端出王妃的架子,只见她凑近云心幽的耳边,语带笑意。

“即便我的夫婿如何,都轮不到你一个夜间和下人私通的未出阁小姐来嚼舌根。”

她说这话的口气绵软,里头却藏了针,听得云心幽一下子被激怒,却碍于慕纤尘在场,无法发作,只能愤恨的瞪着云倾月,那神情,似乎恨不得把云倾月给剥皮抽筋。

云倾月这话说得声音虽不大,奈何慕纤尘和顾程西皆是耳聪目明之人,二人听了个仔细。

不同的是,慕纤尘听在耳朵里,心间莫名很是舒坦。一手撑着下颚,神色悠闲地看着小狐狸云倾月对别人吹胡子瞪眼。

今日慕纤尘给足了云倾月排场,自己也算看了场好戏,二人皆是心满意足,绕是有云心幽在前口出狂言蔑视自己,此刻他的心情也不算太糟

而与他二人不同,顾程西听得这话愣了一下,他不知云倾月话间的意思,只是本能的感觉到,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想到此处,他打眼看了一眼云心幽,想从她的神色中揣摩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谁知这一看竟然被顾程西发现,云心幽眼底的怨毒竟然如同藏在沙下的毒蝎。

他一直以为,心幽虽然有些娇蛮跋扈,但心思纯良,也不失可爱。

可他此刻分明从云心幽眼里看到一种刻入骨髓的怨毒,那种怨毒让他觉得面前的云心幽陌生而疏远。

云倾月顾不得管眼前这跪着的二位心中如何波涛汹涌,她说完后看着云心幽愤恨的捏紧裙摆却不敢言语的模样,心情好的很,心满意足的和慕纤尘乘着夜色返回了战王府。

竖日,战王慕纤尘带着新晋王妃夜游灯会的事情在府中闹了个沸沸扬扬,府里的下人皆是随风而动的墙头草,知道此事后纷纷闭口不谈新婚当日的闹剧,对云倾月也是愈发毕恭毕敬。

这么一来可有人坐不住了,慕纤尘早年收在后院的一群姬妾现在都是惶惶不安。

这日云倾月回了府,一进门,就听见后院闹哄哄的,眉头一皱,便抬脚走进侍妾们住的别院。

一进去,就看见一众姬妾逮着她的贴身丫鬟打骂不休,那丫鬟名叫苏溪,性子单纯手脚麻利,云倾月用着还算顺手。

苏溪跪在地上,侍妾们手拿鞭子在她身上抽打不止。苏溪到底只是个丫鬟,这些侍妾要责打她,她也不敢躲,只怕躲过一次下一鞭抽的更狠。可怜小姑娘年岁不大,细皮嫩肉的被抽的皮开肉绽。

“贱骨头,也不知跟谁学的,爪子这样不安分。”

江姨娘一边抽打一边口中骂骂咧咧的,看那意思,似乎是指着云倾月明里暗里的折辱。云倾月自然看不得自己的丫鬟这样被人折辱,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侍妾们这样光明正大的为难她的人,简直是不给她面子。

云倾月美眸一暗,疾步上前,一抬手抓住了江姨娘挥鞭的胳膊,往地上一贯。

“本王妃竟不知妹妹们这样大的火气,大白天就要打人出气。”

云倾月话说的客气,手上的力道却一点不减,一抬手直接将江姨娘推到地上,江姨娘狼狈的爬起来,眼中的怨毒如同蝮蛇吐信一般昭然若揭。

“王妃回来了啊,瞧瞧您亲带的下人,竟然从我房中偷拿东西。”

“什么东西?”云倾月一挑眉看着江姨娘。

“那可是王爷东给妾身的耳环,只有这小贱蹄子去过妾身房里,那耳环就不见了!”

江姨娘起身插着腰,咄咄逼人的看着云倾月,看那小人得志的模样,似乎非要讨个说法。

“您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主母娘娘,这事情您可得,秉公处理。”

江姨娘刻意将秉公处理四个字咬的又狠又重,她就是打定主意要给云倾月扣帽子,云倾月看着江姨娘寸步不让的模样,心中知晓这群人是有备而来。

苏溪的为人云倾月是知晓的,必然干不出什么偷拿别人物件的事情来,江姨娘这是摆明了栽赃嫁祸,倘若自己保了苏溪,侍妾们必定要嚼舌根,说她处事不公,不配做一家主母之类的云云。

而如果云倾月真的如了侍妾们的意,处罚了苏溪,且不说苏溪无故被罚太过可怜,其余的下人也会觉得她这个王妃无能,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护不住。

江姨娘看云倾月一时没了声息,以为自己奸计得逞,愈发得意,志得意满的同身边为她造势的侍妾们交换了一个计谋得逞的自满眼神,便开始继续对云倾月步步相逼。

“王妃姐姐,您倒是说句话啊,不会因为她是王妃您的丫鬟,您就要包庇纵容这偷窃之事?”

云倾月嗤笑一声,缓慢踱步到江姨娘身前,斜眼扫过众姬妾,悠悠然开口。

“她偷没偷东西可不是听妹妹你一面之词的。”

云倾月的话让江姨娘被胜利冲昏的头脑冷静了一下,她抿紧嘴唇看着云倾月,想知道这个女人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而云倾月也的确没让他们失望,她抬起手,命下人搬了一张太师椅来,一挥袖坐下,给旁边的小厮递了个眼神。

“拿来。”

小厮即刻毕恭毕敬的递上一个布包,里头正躺着一副耳环。江姨娘一看见那副耳环,面色忽然沉的像滴出水一样。

“这可是妹妹你丢了的耳环?”

病娇夫君是大佬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