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渊扬雪的小说-昆虫来作证最新更新

时间:2021-02-23 16:49:08    作者:尘世牧人    来源:zsy

小说简介:《昆虫来作证》,这是由尘世牧人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沈渊扬雪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法医昆虫学者沈渊探望女朋友,得知女朋友在鸟岛被人杀害。尽管女朋友父母现场辨认及DNA证...

主角是沈渊扬雪的小说-昆虫来作证最新更新

《昆虫来作证》第8章 可疑的蛆虫长度(1)

这不可能,我弟弟绝不会那样做!扬雪哭道。

扬雪小姐,你别激动。

今天叫你来,主要是和你商量如何准备好下一步的工作,如何朝着对你弟弟有利的一面走。

侦查工作结束后,估计不久你弟弟就会接到起诉书。

到那时,只要你弟弟的杀人罪名成立,就会被判为死刑,再反驳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放弃为他做无罪辩护吗?扬雪一惊。

除非你能提出新的证据证明他无罪,否则做无罪辩护没有任何意义。

更糟糕的是,还可能增加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你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扬雪摇了摇头。

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在不违背司法条文的基础上,尽量将量刑降到最低。

就是说,在保证我弟弟不被判死刑的基础上,将量刑降到最低?

不,不,不被判死刑是不可能的。

那您的意思是?

故意杀人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一般会被判死刑。

但有些情况,是可以判死缓的,比如凶手有轻微的精神病,杀人后自首且有立功表现,未成年人杀人,不是一个人作案、有共犯。

但这些情况都不适合你弟弟。

贺国维脸色严峻地说道,现在,我们认为哪些情况会对他有利呢?认定一时情绪失控的激情杀人、认罪态度好、没有前科劣迹、积极赔偿民事。

这样,在起诉时请求法院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我们就会有一定的把握。

但是,所有这些,最重要的前提是,你弟弟的认罪态度要好。

鉴于目前你弟弟拒不认罪的情形来看,前景很不乐观。

扬雪明白了贺国维的意思,于是当即说道:这事我来办,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就让他暂时委屈一下。

我马上写一封信,请你代转交给他。

扬雪从贺律师那儿要了纸和笔,手一边抖动着一边写道:

弟弟:

不管你将来如何,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亲爱的弟弟。

你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姐姐不知道,姐姐只知道你杀了人,目击证人、作案的时间和你在现场留下的证据,都使你无法洗脱杀人的嫌疑。

现在的情形对你很不利!很不利!但是,困难再大,姐姐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救你。

姐姐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不能没有你这个弟弟。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既然公安部门掌握了你杀人的证据,你就得认罪。

在铁的事实面前,如果你拒不认罪,将会加重你的罪行,如果你执意一意孤行,只怕你我很快从此阴阳相隔。

你还很年轻,没有犯罪前科,假若你有足够的诚意表示悔改,争取公安部门的宽大处理,你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只要你有机会活着,哪怕判个死缓,姐姐就有希望救你。

如果你丧失了最起码的活着的机会,姐姐的努力就会付诸流水。

不知姐姐的话你看明白了吗?

记住,这次一定得听姐的,嗯。

姐,扬雪

扬雪写完信后,搁在贺律师的桌上,默默地走出了莱东律师事务所。

然后,她径直往殡仪馆方向走去,她想见见苏海姗。

连续一周,苏佐伯夫妇守在莱市殡仪馆解剖室。

他们不愿尸体太早火化,想在此多陪护一些日子。

沈渊每天陪着他们,神情有些倦怠。

扬雪走进来到苏佐伯夫妇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不起,伯父伯母,我代弟弟向你们请罪来了。

苏佐伯见扬雪不停地磕着头,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爸爸是个老实人,你妈妈在青龙镇经常摆摊子,人也不错。

可是,孩子,你这样做,就能挽回我女儿的生命吗?到底我女儿犯你弟弟什么了?她还那么年轻,就被他残忍地杀害了。

刘冰铃像从梦中醒过来一般,突然冲上去一把抓住扬雪的头发,死命地将她的头往地上磕,原来是你弟弟杀了我家姗妹,天呐,你们赔我女儿来,赔我女儿来呵。

我不要你赔罪,我只要我女儿,我只要她活着回来!

扬雪没有任何反抗,任凭刘冰铃疯狂地发泄着。

不一会儿,她头发披散开来,脑袋上有几处弄破了皮,流出的血沾满了她那张白净的脸。

刘冰铃捶胸顿足地嚎啕着,再次扯住扬雪的头发,往前一拖,一绺头发扯脱了,散落在地上。

她还觉得不解气,又用鞋尖踢扬雪的后背,狠狠地踢,直到筋疲力尽。

站在一旁的沈渊走了过来,他必须制止这种对无辜者的伤害行为持续下去。

噢,这是谁?沈渊指着地上跪着的扬雪故意说道。

他不想让苏佐伯夫妇知道他认识扬雪,更不想流露出对扬雪产生的同情心。

是那个凶手的姐姐,说是来给我们家道歉。

这个道歉太大了吧,姗妹的一条命因为道歉就会回来吗?刘冰铃余恨未消地说道。

扬雪跪在地上披头散发,满脸血迹。

她艰难地站起来,低着头,向苏佐伯夫妇还有沈渊一一行了鞠躬礼。

请你们相信,如果法院判决民事赔偿后,我会一分不少地赔给你们。

没有钱,我会去借,去贷款。

借钱?

借不到我会打欠条,这辈子做牛做马我也会挣钱还你们。

打欠条?苏佐伯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会收你的欠条吗?

赔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我不要钱,我只要我的女儿。

刘冰铃大声喊道,又要冲过去撕扯着扬雪,被在旁的沈渊拉住了。

对不起,事情发生了,我无法做到这点。

如果能用生命换回姗妹的话,我情愿用我的生命换回姗妹的命。

扬雪平静地站在那儿,像雕塑般一动也不动。

我不但要把你弟弟判为死刑,也要你们家的人赔钱。

苏佐伯用手指指着扬雪的头怒吼道。

爸,妈,海姗她睡熟了,我们别在这大声嚷嚷,以免吵醒她了。

沈渊开口了,也不要让外人的血弄脏了这个地方,我们让她走吧。

苏佐伯还有刘冰铃这才罢了手,但始终不让扬雪进去看苏海姗。

扬雪走了,满脸的污血,零乱的头发。

沈渊心里一阵难受。

好像不是她弟弟杀了人,而是她杀了人。

这对于一个花季少女,一个有着灿烂前景的医科研究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如果不是出于疼爱自己的弟弟,谁会愿意这样不顾尊严,任凭别人殴打和谩骂呢?通常杀人是需要有动机的,可是,对她弟弟的残忍杀人行为她为什么一句解释也没有呢?

3月8号,沈渊捧着苏海姗的骨灰盒,和苏佐伯夫女一道回到了苏家大楼。

当晚,征得苏海姗父母的同意,沈渊留在苏海姗的房间里过夜。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

苏海姗的死来得太突然。

凶手不是为了劫财,不是图色,而苏海姗这样的女孩子也不可能与扬文结下深仇大恨,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被害了呢?沈渊希望能从苏海姗的房间里找到些端倪。

苏海姗的房间布置充满了浪漫温馨的情调。

进来第一眼就看到墙上全部贴着淡蓝色的墙纸,歪歪斜斜地贴着各式各样的风景图,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

房子中央是一张大床。

枕头上坐着一只布熊,白色的长毛,穿着一条蓝色连衣裙。

床头上面放置着一盏可移动的桔黄色台灯。

台灯上挂着一串彩色的小纸花,两排春意盎然的盆栽野生绿藤从台灯两边一直垂了下来。

《昆虫来作证》第9章 可疑的蛆虫长度(2)

左边的小型书柜里排满了书。

有些书被码放在地板上,层层叠叠,有棱有角,好似一本很厚的书。

床的斜对面是张很大的写字台,近三米长,一米多宽。

写字台上一角放着一台连有宽带网的电脑,另一角放着一盏台灯和几本作业本。

右边是衣柜和梳妆台,里面装满了女孩子的物品。

床对面是一扇窗。

推开窗户,一阵清新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

窗外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溪边生了一排柳树,经历了几场霜冻的袭击,变成了淡淡的金黄。

沈渊的目光细细地抚摸着房间的一切,仿佛苏海姗的音容笑貌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记号。

写字台上一本打开的像册上,都是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拍来的风景照,有高耸入云的山峦,有激流奔腾的河流,有伟岸挺拔的老树,也有黑暗幽深、长着绿色苔藓的洞口。

几乎所有照片的内容都是来自大自然的景观,不可思议的是,如此众多的照片里,居然没有苏海姗自己的一张照片!

和苏海姗谈恋爱三年以来,他居然没发现苏海姗有这个爱好!每次和苏海姗外出时,只要在外面的时间超过了他的计划,他就会找个借口匆匆忙忙地回到实验室。

在他眼里,山就是山,树就是树,不过是自然界的一些正常现象罢了。

恰恰因为这点,使得他忽视了苏海姗生命中热爱的元素。

沈渊打开相册旁边一个蓝色封皮的笔记本,视线一下子凝住了。

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写着四个符号:SOHX,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是在OHX三个字母的底端各标有一个疑问号。

这是什么意思呢?

接着,他打开了苏海姗的笔记本。

电脑桌面非常整洁,除了电脑最初安装的必备办公文件之外,就只有两个显眼的word文档,其中一篇word文档的名称是:湘衡(集团)公司跨越式发展的战略研究。

打开后发现里面的内容是苏海姗所写的毕业论文,论文只写了一部分。

所写论文的内容包括湘衡企业的背景和创始人周金山的介绍、企业最初创业的艰苦条件、现在发展的规模和扩展的业务范围等,并没有其它什么特别的内容。

在此文档的旁边,苏海姗另建立了一个加密word文档,文件命名为走向餐桌上的氟。

至于文档中写了什么内容,沈渊不得而知。

氟是一种有毒的元素,通常食物中氟含量不会超标,为什么苏海姗的文章中会将这两者放在一起,而且还要加密呢?

当晚,沈渊一夜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沈渊早早地起了床。

苏佐伯夫妇由于伤心过度,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两人将自己关闭在院子里,沉浸在丧女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苏海姗到过什么地方拍风景?沈渊问苏佐伯道。

她到过的地方不少。

年底回家以后,她出去的次数特别多,光是以鸟岛为起点的莱河下流两岸,她就拍了很多张照片。

苏佐伯说道。

以鸟岛为起点的莱河下流?沈渊一边说着,一边把苏海姗的风景册拿出来,将照片一一摆放在地上,发现莱河从上游的鸟岛到下游的秋云庄,摆出来的河道正是一个S形。

沈渊马上想到了那四个字母SOHX,便问苏佐伯这些字母可能会代表什么地方的地形。

苏佐伯告诉他,鸟岛处于S形的上端,河水环绕着鸟岛构成的是个O型。

而那个H,应当代表莱河下端有支流穿过的秋云村村庄,至于X代表什么地方,他一时想不出来。

难道苏海姗恰恰在O之处拍风景照时遇害了?如果不是遇害,沈渊推测到,苏海姗摄影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就是H处的秋云村或X处的某个地方呢?

X到底代表什么地方呢?沈渊记起苏海姗曾说过想去鹅岭沟拍风景照,便问苏佐伯道:鹅岭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对了,我记起来了,X就是代表鹅岭沟。

鹅岭沟下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峡谷,由任意一条峡谷进去,可到达中间的山岭。

中间的山岭像个企鹅。

苏佐伯画着一个草图,说道,它位于青龙镇与济州镇交界之处,山势险恶。

沈渊决心探险鹅岭沟,了解一下苏海姗心目中的X到底有什么值得她拍风景照的地方。

从青龙镇出发,坐船横渡莱河,跨过月田乡,沿着山路进去五公里,就到了鹅岭沟东边的一个入口。

鹅岭沟一年四季气候温和,雨量充沛。

这儿除了有湖南省的重晶石生产基地,还有华南第一泉之称的鹅岭温泉风景区。

鹅岭温泉是典型的硫酸盐泉,水温常年恒定为38-39℃,水质清澈。

每年冬季来这儿泡温泉的游客络绎不绝。

沈渊沿着右侧山边又小又窄的路,朝着鹅岭沟的山顶小心前行。

越往深处走,景色越优美。

走在狭窄的路上,有着与世隔绝的苍凉。

抬头望去,四周的山峰挡住了视线,只有一片蔚蓝的天空悬在头顶。

沈渊第一次领略到了井底之蛙的滋味。

再往里走,不时会发现一个个狭小的洞口。

洞内会冒出一股难闻的气体,而且夹杂着黄色烟雾和带着很大热量的水气。

沈渊推测着山底下有地下河和巨大的热量。

热量常年蒸发着地底下的水分和分解一些不太稳定的物质而放出气体。

气体中的成分应当复杂,除了刺鼻的二氧化硫之外,还含有硫磺、水蒸气、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等。

到达山顶后,沈渊循着一条非常危险的小路从另一方向下滑。

两边怪石嶙峋,气势迫人。

头顶上的石壁欲合欲开,垂吊的钟乳石似乎随时会掉下来,令人心惊肉跳。

沈渊甚至连抬头向上望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只顾低着头,拼命似的往前飞奔。

但是路面的狭小、坎坷,限制了他奔跑的速度。

不一会儿,他便走得满头大汗。

大约二十来分钟后,进入了一个石室,酷似戏台,浑然天成。

沈渊坐下来,感到一种安全,舒适。

透过石室上方的小孔,隐约可见到山下一条呈S字形的蜿蜒河道。

河岸美景连绵,宛若漓江山水之秀。

应当说,这儿是拍照S形莱河河道的极佳之地,不知苏海姗生前是否到过此地?

小憩之后,沈渊继续上路。

不久,又从一堆乱石中穿过,进入一片竹林,看似荒芜的一片土地,遍地修竹丛生,间夹潺潺流动的小溪,十分幽静。

过了竹林,便是如狼牙般交错的石笋,再往前走,是一处悬崖。

到了这里,似乎无路可走了。

沈渊仔细一看,峭壁上生有许多手指头粗的青藤,彼此交错缠绕在一起。

沈渊望一眼悬崖下的滔滔河水,心一横,抓住青藤,向崖下攀去。

这座悬崖虽然十分险峻,但岩壁上横生出不少突出的石笋,因而只需轻轻地抓住青藤,脚踏在石笋上,攀下来并不费力。

大约下行了十米的距离,岩壁上出现了一个狭长的洞口。

长约十尺,宽有六尺,里面漆黑一团,深浅不知。

沈渊钻进洞内,用手电筒照亮石壁,几只褐色的壁虎迅速地逃开了。

洞内较为干燥,地上没有生长潮湿的青苔,石道一直延伸进了黑暗之中。

越往里走,石洞里越潮热,地面上也湿滑起来,可以看见石壁上生有苔藓,大概是终日不见阳光,无法进行光合作用的关系,青苔呈灰白色。

昆虫来作证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