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求小说至尊仙王免费阅读-玉嗟青裳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1-02-23 16:49:06    作者:惟倩    来源:zsy

小说简介:热门好书《至尊仙王》是来自作者惟倩最新写的一本玄幻文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玉嗟青裳,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一尘,移山...

书荒求小说至尊仙王免费阅读-玉嗟青裳小说在线阅读

《至尊仙王》第7章 逐月

石头,小花看着飞走的两个人,转过头对石头说:你看,你在生闷气,把这两个人给逼跑了,你说你这是为了啥呀。

小花,你每一年都会凋零,下一年又会重生。

但是,每一次,你都不一样,不一样的灵魂,却有一样的模样和声音。

石头仰望着天空,看着那美丽的黄昏一点一点裹挟着数不尽的黄云来临。

小花,五百年前,我的身边,真的有一块会说话的石头。

他每天都跟我说话,跟我说,这世上有很多东西,也有很多的人,他们拥有与我们不同的四肢和脑袋。

他们可以做很多事,不像我们只能在一个地方,呆呆的望着天空,或者呆呆的望着身旁的花、草、树。

对了,小花,五百年前那个石头告诉我,他也看见你了。

就像你现在每天陪我说话一样的陪着他说话。

真的吗?石头,可我去年才出生啊。

小花不可置信地说道。

我记得,那个石头告诉我,世间再无两朵相似的花。

石头似懂非懂地说。

那你说的那块石头去哪儿?我怎么没见过。

它五百年前从石头里蹦出来了。

石头一脸羡慕地说。

蹦出来了?这么厉害。

小花不可思议地说。

那个石头很高兴,他蹦出来的那一天在花果山又唱又跳,他去向每一朵花儿问好,又问了大树,最后一蹦,跳到了一个瀑布里。

石头充满羡慕: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蹦出石头,能跑能跳能喝水也能张嘴说话。

石头看了看身旁叶片已经有些泛黄的小花小花,其实,我不需要任何人在乎我,我只是想,我爱的事物能够不再对我不屑一顾,我只是想,我能够像人类一样,能跑能跳,有一双看到世界的眼睛,也有一只能嗅到香臭的鼻子以及能开口说话和吃东西的嘴巴。

小花,我要的其实并不多,或许,我能够明白五百年前他从石头里出来的时候为什么这么欣喜若狂了。

我跟他一样,都只想做一个,人。

夜已深了,深邃的天空上不时有一颗流星划落。

传说,世上的每一种生物,都代表着天上的一颗星辰,星辰坠落,意味着生命的消逝。

石头看着身旁的小花,有些悲伤,他知道它已经失去了知觉。

深秋了,石头知道,每一个秋天,小花都会死去,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它又会以另一朵花的身份,回到他身边。

小花,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是一个人,或者又不是人的事物。

我跟一个美丽的女子在一起。

坐在世界上最高的山峰上,看着月亮,看着星星。

她问我,我们会不会永远在一起。

我对她说,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石头自顾自地说着,仿佛,世间万物都消失不见,只有它一个,在混沌之中,孤独。

可是后来,她死了。

因为梦里的我。

我拼命地想救她,可是,梦里的我没有勇气,没有勇气把自己长生不老的心给她。

因为,那样做,梦里的我会死去。

小花,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梦里的我,是应该把自己的心给她的,那样,她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就像每天在我身边经过的蝴蝶一样,自由自在地穿梭在花丛里。

石头,你的话太多了。

不远处,一只松鼠一蹦一跳地过来。

你都把小花给说得睡着了。

你是什么?石头问。

我是一只松鼠。

我从那边的大树上来。

松鼠转过头,指了指很远得只看得见树冠的大树。

你为什么跑过来?石头又问。

因为你吵到我睡觉了。

哦,那对不起,你继续睡吧,我不说话了。

石头感到很抱歉。

不用,我都被你吵醒了。

刚刚听你说什么梦啊梦的。

你也会做梦吗?松鼠走近了些,疑惑地问。

会的。

我每天都会做这样的梦。

哦?那就是你的前世了。

松鼠说,不然,一个什么都没有过的石头,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梦。

前世,你的意思是我的前世是一个像人的东西吗?

应该吧。

像我,从来都没有出过花果山,但是,我也做了很奇怪的梦。

大树告诉我,那就是我的前世。

那你的前世是什么?

松鼠摇了摇尾巴,到石头跟前蹲下,我梦见了很多很多漂亮的星河。

星星如恒沙一般繁多。

我靠在一个身穿紫金战袍的人怀里。

哦!对了,他有一根棍子,可以从耳朵里面掏出来。

他一棍子下去,可以打碎很多星河。

齐天大圣?!

不知道他叫什么,松鼠有些疑惑地继续说:他每天都会陪我看天边的紫霞。

他说,他以后会拿那些紫霞,做一条霞珮,等到那一天,他会踩着七彩流云,身披紫色霞珮,来接我。

石头望着月亮,看黑云一点一点遮蔽着月光,后来呢?

后来,我在那个梦里死去了。

死在了他的怀里。

松鼠不知道怎么的,眼里隐约有滴泪划出。

你哭了。

石头看着它说。

哭了?什么哭了?我是松鼠诶,怎么会哭。

松鼠眼里挂着眼泪,带着笑,看向石头。

你真的,不记得,你的前世了吗?石头叹了口气。

不记得,不记得了!我只是一只松鼠而已,哪管他前世今生的。

松鼠拼命地摇头。

它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是真的记得前世,只不过是在一味地逃避。

眼角的泪被甩得到处飞溅。

石头感受到那飞溅到它身上的眼泪,湿润润的,好像能够透进它身上的这些沙子直达到它最里面的那颗不朽的珠子。

这就是眼泪吗?梦里的我,是不是就是前世的我呢?

石头,我先走了。

明天继续给你讲故事。

松鼠顿了好久,终于,一蹦一跳地跑回去。

石头看着它,看着它不自在地一蹦一跳,感觉有些悲哀。

就像,一个可怜人,在怜惜一个同样可怜的人一样。

《至尊仙王》第8章 因果

江流,我们回来了。

一声轻唤如同夜莺啼唱一般回荡在天空中。

琉璃一头飞进江流所处的后院,满脸兴奋。

她的后面,紧跟着骂骂咧咧叶九歌。

江流闻声摘下盖在自己脸上的树叶,从树下起身,抬头看了看两人,琉璃,如何,可是有那特别的东西?

有有有,江流哥真的是好厉害。

九歌,快把那个拿出来。

琉璃捅了捅叶九歌的腰间要他快拿出来。

叶九歌万般不情愿,就像有人正在拿他的宝物,给你!他一把扔出那东西。

虽然有些心疼,但他还不至于不拿出来。

毕竟,若他想要,他可以有很多方法得到这颗舍利。

舍利,佛门至宝?江流一把随手捏在手上,拿过来撇了一眼,一道金光闪过,晃进江流眼里,可是,与我何干。

江流滞了一瞬,自嘲地笑了笑,便满不在乎地打算扔出去。

江流,你干什么!琉璃大惊失色,在她印象里,江流虽然不染红尘,不恋事物,但绝不会如此蛮横。

那可是佛门至宝,佛门圣人先贤的涅槃圣物,他身为修佛之人,居然对圣物如此不敬。

江流,放下!你干什么!你自己不要,可以给我们,为何要如此羞辱如此圣物!

叶九歌窝火,他可不想如此圣物,就毁在这个半路和尚手里,舍利在他手上,可是有很大作用的,想着他便要一把要夺下舍利。

可是,在江流手中的舍利,他却是又不敢明抢,只能又缩回手来。

江流,顺江而流么。

江流闭上眼睛,在他捏到这一颗舍利的一瞬间,他骤然就想起了他是谁来,又或者他的前世是谁来。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在他灵魂深处,有一些更为可怖的意识在觉醒。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我的舍利。

什么?!琉璃与叶九歌双双惊呼,他们有想过这个舍利跟江流有些关系,但从未曾想,这是他的舍利。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你的舍利!琉璃捂着嘴惊道。

叶九歌也是震惊万分,难怪他知道那里有不寻常的东西。

常听人说,古往今来的一些大能,转世轮回之后会对自己前世的事物有特殊的感应,现在看来是真的。

红尘皆有因果,我自江流而来,前世今生,到底是来了。

江流叹息一声,双手合十,看着透发玉光的舍利无比哀伤。

金蝉子,你不念佛,在想些什么?如来睁开眼说道。

佛祖,你作佛,多少年了。

无穷尽。

金蝉子转身望向如来。

佛祖可知,几万年前,谁是佛?

青灯古佛是佛,如来亦是佛。

敢问佛祖,可有仙?

如来双手微颤,面不改色,未有仙。

敢问佛祖,不嗔不贪,不欲不怨,不欺不憎之下,可有仙?!

金蝉子,你不修佛法,却怎来胡言乱语?!如来背后,佛轮金光乍现,像要镇压世间一切不从。

修佛,必先修心。

佛祖,你的心,乱了。

金蝉子双手合十,面无愠色。

金蝉子,修佛法,不要妄言。

如来闭上眼,不再理会。

一干菩萨罗汉无言,心生疑虑,却是不敢多问。

敢问佛祖,这天,可有佛性?金蝉子未罢,继续问道。

世间一切,皆有佛性。

佛祖,可曾见过天?

抬头便是天。

天可曾念佛?

不念佛。

不念佛,不吃斋,不关心黎民百姓,不变人生疾苦。

此为有佛性?金蝉子步步追问。

金蝉子,你入魔了。

如来沉声道。

佛祖,心中无魔,何来入魔。

金蝉子,你再狂言乱语,我将你逐出佛门!如来双目圆睁,佛印凸显,欲要面向金蝉子。

佛祖,你才是,入魔了。

金蝉子不卑不亢,淡淡地说道。

金蝉子,你且退一步。

观世音见两人快要出真火,上前劝解。

观音菩萨,我可问你,如来,所谓何意?金蝉子问向观世音。

承如实道来之意。

观世音回答。

金蝉子面不改色,上前一步,佛祖,既然如此,你可是犯了戒了。

金蝉子,你是大无道!如来怒目圆睁,一手佛印狠狠拍向金蝉子。

金蝉子!本座打你下人间,转世轮回,重修佛法!佛祖怒喝,狠狠地要将金蝉子打向凡间。

金蝉子身上佛光大现,金光佛印自手心飞出,对上如来的佛印。

我要修的佛,你教不了我!我要的大乘佛法,不信天,不信地,只信生灵万物!佛?无魔哪来佛!金蝉子大喝一声,径直退向人间:神魔覆灭,天地灰飞,我欲修得天下佛,天道不仁,视众生作刍狗。

敢问!天地间,可有佛渡众生!

江流睁开眼,从往事里挣脱出来,叹息一声,无魔便无佛,佛陀心中坐。

何来大乘法,修得万世佛。

江流看着前世的记忆里,自己的舍利,堕入人间;金蝉子佛体尽褪,转世成江流。

琉璃和叶九歌面面相觑,不知道江流是怎么回事。

江流,你怎么了?琉璃面有虑色。

能怎么样,犯神经了。

叶九歌一脸不屑。

听说他今天又跟一个修佛大师对上了。

胡言乱语,气走了大师。

呵,心中空灵,无嗔无怨才修佛。

若他真是大师,难道仅因我一席胡言,就乱了心中佛?江流面无表情,各自走去。

琉璃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江流……

江流自顾自地走着一把将泛着金光的舍利,甩到叶九歌的手上,双眼微闭,前世我是金蝉子,妄修大乘佛法。

那我前世的前世,又是谁?

世间万般皆有因果,前世我作佛,是否,就因我前世的前世,已化作大魔?

金蝉子,江流,谁是我,我是谁?自江流而来,又往何处去?

江流自顾自地走了,只剩下琉璃和叶九歌面面相觑。

那一句:无魔便无佛,佛陀心中坐;妄修大乘佛,修得万世佛。

如同洪钟一般,一阵阵轰击他们的心。

世间万物,皆得快活,却有何人,超脱六道,逍遥自在……

至尊仙王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