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免费全文-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在线阅读

时间:2021-02-23 16:44:10    作者:庄岩    来源:zsy

小说简介: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都市小保安》,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庄岩,故事情节进展很快,内容衔接恰到好处,尤其是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人设很吸引人,都市小保安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孙阳,来自大西南边陲,有个神秘师...

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免费全文-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在线阅读

《都市小保安》第7章 这小子真有福

恩。

于苏言点点头,轻声回道,谢谢你载我来。

别客气,咱们谁跟谁啊!许昌尊一脸满足,笑着说道。

哦对了,我带过来的一些水果什么的,好像放在后备箱了,我去拿吧。

于苏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她来这边看望孙阳,当然不是空手来的。

这样啊?许昌尊面露难色,很犹豫地说道,苏言师妹啊,我刚才把车停到医院对面的停车场了,走过去挺远的,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望着孙阳,笑道:孙阳师弟啊,你也不缺那些水果是不是?还是别让你师姐跑腿了,怎么样?

孙阳很想骂他一顿,因为他从这家伙的眼睛里看出了嫉妒与处心积虑!

师姐好心好意带来了水果,这是她对我的关心,许昌尊你这家伙就是羡慕嫉妒恨,故意把车停那么远,说什么别让于苏言跑别那么远了,你是男人,你怎么不去拿东西呢?东西放你车的后备箱里了,你不知道?

恩,算了吧,师姐的心意我领了。

孙阳大度一笑,说道。

呵呵,孙阳师弟啊,刚才我也听到了,咱们三人过几天要去江夏参观三国故居建筑,到时候你要是来不了也没关系,你好好养病,身体健康可比什么都重要!许昌尊笑得很灿烂。

我会去的。

孙阳淡笑道,你放心,我的手臂骨折,很快就会好,不耽误事儿。

一时之间,许昌尊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冷意,可很快他哈哈一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一旁的于苏言走了过来,看了看他受伤的胳膊,轻声问道:怎么样,现在好点了没有?

孙阳心中一暖,与许昌尊大不相同,于苏言是真的担心自己的病情。

不碍事的,师姐,你坐吧,这边有座位,对了,这边还有一些零食。

孙阳用没受伤的右手给她撕开了一袋零食,递到她的手里。

恩。

于苏言笑了笑。

对了,现在是中午饭点儿了,苏言师妹,还有孙阳师弟,要不然咱们一起去吃饭?我看到医院旁边有一家火锅店,有鲜辣火锅和正宗黑啤,过去尝尝吧?这时候,许昌尊伸出手腕,看了看腕间带着的一块金表,兴致勃勃地说道。

鲜辣火锅?

黑啤酒?

孙阳很想踹他一脚。

大哥,我现在是在住院,不能吃辛辣不能喝酒,你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还是于苏言有人性一点,她轻声说道:师兄,孙阳他不能吃太辣的,也不能喝酒......

噢,我都忘了!哎呀,sorry,sosorry!许昌尊装模作样的拍了拍额头,笑眯眯地说道。

一半中文,一半英文,挺起来很别扭,可偏偏如许昌尊这般留学海外的家伙就喜欢这么说话。

孙阳觉得很反胃,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不多时,护士小姐匆匆忙赶了回来,来到了病房里。

孙阳先生,你要的江城铁板烧和酱板鸭,我给你买来啦!您可以尽情享用了!护士小姐客客气气的把几袋子现买来的美食放在床头柜上。

旋即,她笑盈盈的退了出去,显得格外恭敬客气有礼貌。

谢谢。

孙阳会心一笑。

然后,他看着于苏言,轻声道:师姐,现在是中午了,咱们就在这边吃饭吧。

铁板烧?街边摊的食物不卫生。

一旁站着的许昌尊有些轻蔑地笑了笑,指着这些食物,说道,酱板鸭也是一样,添加了很多色素,吃了对身体不好。

孙阳很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只是,在公众场合,他决定算了。

师兄,你也过来吃点吧,江城铁板烧和酱板鸭这些都是江城挺有名的美食,几百万江城老百姓都喜欢吃这些食物,也没见有人因为吃这些食物中毒得病。

孙阳笑道。

我不吃。

许昌尊淡然道。

他可没想过要在医院病房里吃午餐,按照他的计划,他是要邀请于苏言一起去大酒店里吃一顿豪华午餐的。

可现在他的计划被孙阳彻底打乱了。

苏言师妹,我劝你也别吃,我们还是去外面的菜馆或者酒店吃吧。

许昌尊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黑色钱夹子,笑道,我这里正好有一家酒店的会员卡,可以打折。

然后,他拿出了一张紫黑色的会员卡,应该是很高级的会员卡。

他在炫耀,眼睛眯了起来,十分得意。

苏言师妹......

你——

可很快,他愣住了。

因为,于苏言已经拿起了筷子,把一块酱板鸭肉递到了嘴巴里,细细咀嚼,吃得正香呢!

师兄,真不好意思啊,护士小姐只拿来了两双筷子,要不然你去别的地方找一双筷子过来?孙阳用筷子夹起一块铁板烧肉递进嘴巴里,一边大口嚼着一边说道。

他笑得很自然很淳朴。

味道不错,其实我奶奶也会做酱板鸭,我很喜欢吃这些美食。

于苏言微笑道。

她继续动筷子吃东西。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我先走了!这下轮到许昌尊无地自容了,他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推开病房门,溜了出去,落荒而逃。

孙阳看着他狼狈离开的背影,不由的会心一笑,心中暗道——

古人云,莫装逼,装逼没饭吃!

孙阳受伤住院,前来看望他的人不仅仅有魏西、沐闵和于苏言。

这不,于苏言刚刚走出医院,一台路虎车停在医院门前,从车里面走出了一位身穿灰色休闲西装的中年男子。

他也是来看望孙阳的。

他与于苏言擦肩而过,只是稍微瞥眼看了于苏言一眼,顿时就被这位小麦色皮肤的女孩吸引了,不由得暗暗赞叹——

好一个美女!

只可惜,于苏言瞧也没瞧他一眼,大步离开,走到街边拦下了一台的士车,扬长而去。

赵文平阅女无数,见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他刚看到的女孩也就是于苏言,完全是让他怦然心动。

难不成这女孩子也是来看望孙阳的?这小子真有艳福啊!他感慨一声,大步走进了医院。

前来看望孙阳,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主意,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人给他下了命令,他不得不来。

孙阳兄弟!走进病房,赵文平呵呵一笑,十分殷勤的来到病床前嘘寒问暖。

孙阳笑道:赵老板你也来了,这怎么敢当呢?

哪里哪里!恩,听你们娱乐会所的慕容小姐说了,你在这家医院养病,恩对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孙阳兄弟你受伤骨折了呢?赵文平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笑着问道。

孙阳在不久之前跟慕容白通过电话,他没去青春年华,慕容白自然要打电话过来问问情况,所以他就把自己受伤住院的事情说了出来。

没想到的是,赵文平的消息如此灵通,这么快就知道孙阳受伤住院了。

一点小事,我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孙阳笑着说道。

赵文平皱了皱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孙阳兄弟啊,你可要多加小心咯,怎么能摔伤呢?以后啊,会所那边就全靠你了。

哪里!让赵老板损失了十万块,我其实一直挺过意不去的。

孙阳的话别有意味。

的确,上次的事情,赵文平在孙阳面前完败,不但没收到十万块的好处费,更是让孙阳拿走了他的邀请函。

因为这事儿,赵文平在林天兴大少爷面前抬不起头来,一直备受林天兴的辱骂与呵斥。

所以,他要找回面子,必须在孙阳面前立下威望。

只是,他暂时找不到突破口,所以就按照林天兴的吩咐,特意过来奚落奚落孙阳,顺便拍几张照片传给林天兴大少爷。

孙阳受伤住院,这对他们来说,那可是大好消息啊!

孙阳兄弟客气了,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这做娱乐城老板的,肯定不会再找你们青春年华娱乐会所要好处费的。

赵文平一脸阴沉,这般说道。

赵文平,你还想找我们要那十万块的好处费吗?你可别忘了,如今青春年华娱乐会所跟唐宏远唐总的关系密切着呢,他的签名字幅还有他与孙阳的合照就在会所大厅里挂着,你想冲着我们的会所使坏,可要掂量掂量!就在这时候,门外又走来了一个人。

她的声音尖细而清冷。

她的这番话,是赤裸裸的对赵文平打脸。

孙阳蓦然一惊,因为突然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慕容白。

她也来了。

黑白两色的职业套装,头发盘起,性感而干练,高跟鞋的修饰,充满了魅惑。

不敢不敢!现在大家都知道孙阳兄弟与唐总的关系,我这么一个小角色,怎么敢乱来呢?呵呵,慕容小姐,你多虑了,多虑了!赵文平心神一震,心里面恨得慌,却不好发作。

他只好冲着突然到来的慕容白展露笑脸,完全是不敢跟他们把关系闹僵了。

如今的青春年华娱乐会所已经是今非昔比,赵文平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点,他看的很清楚,知道轻重缓急。

赵老板,上次我说过的话,依旧有效,就不知道你肯不肯相信了。

孙阳坐在床头,用那只没受伤的右手拿起了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

是么?赵文平有些惊喜。

让赵老板损失十万块,我一直挺过意不去的,如果能帮一帮赵老板,让你的颈椎病痛得到康复,也算是我的一点儿小心意。

孙阳笑道。

真的?你不会骗我吧?赵文平大喜过望。

上次,慕容白也看到了,我会用针灸,你应该相信我才是。

孙阳一脸淡定从容,笑道。

能够拉拢一个合作伙伴,总比树立一个敌人要好得多。

此时,赵文平将信将疑,可他的心理在发生变化。

.....

.....

一品江山。

这是一片高档别墅区。

一幢有着三层楼的独立别墅。

这套别墅里,在一间充满欧式古典风格、极具奢华气息的别墅客厅之中,一个年轻男子负手而立,在一幅油画面前沉默不语。

这是一幅具有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绘画风格的油画,古香古色,装裱精美,这幅画是唐宏远专门从欧洲拍卖市场拍到的一件儿艺术品,价值不菲。

客厅的其他地方,处处充满了奢华气息,比如那璀璨夺目的慕容格兰水晶吊灯,雍容华贵的波斯地毯......

这套别墅,伯父用三千万的价格买下来,却在装修上花去了五千万,真是大手笔啊!林天兴暗暗感叹。

年轻男子正是林天兴,他是来唐宏远家里做客的,平日里唐家人与他所在的林家人关系密切,互有走动。

不多时,穿着一身儿精美旗袍的王夫人从卧房里走了出来,她见了林天兴,微笑道:天兴,快坐快坐,你的伯父正好有要事要忙,今天不在家。

是吗?对了伯母,小依呢?林天兴微笑着坐在沙发上,问道。

王夫人吩咐家里的保姆佣人洗好了水果,这才坐到沙发上陪林天兴说话。

那丫头啊,还在睡呢!这位豪门贵妇冲着二楼努了努嘴,微笑道。

哈哈!女孩子睡睡懒觉对皮肤好。

林天兴笑道。

因为唐林这两家是世交,虽说如今的唐氏家族在事业上如日中天,可王夫人还是挺看重林家人的,陪同林天兴聊天什么的,并没有怠慢。

唉,不知道这丫头以后嫁人了会是怎样呢?哪能那么贪睡,这要是被人娶回去了,还不得让婆家人生气啊?呵呵!王夫人笑道。

林天兴连忙说道:伯母您太风趣幽默了,小依是天生的公主命,到哪里都不会受委屈的,谁要是娶了她,高兴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跟她生气?

是吗?那就好!呵呵!王夫人特意多看了林天兴一眼,笑道。

妈,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这时候,楼梯那边传来了一阵声响,不多时,穿着一身儿浅白色薄质睡衣的唐依槿走了下来,一边揉着头发一边说道。

看样子她是刚睡醒,睡眼惺忪的,干净纯白的脸蛋儿嫩嘟嘟的,由于是穿着吊带睡衣,故而那裸露在外的香肩和隐隐的一抹沟壑格外惑人,再加上那双露出膝盖的洁白小腿,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刚睡醒的美女,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慵懒的柔美与娇嫩迷人的媚态。

天兴哥哥!

哎呀,我还没换衣服,我先去换衣服!

她一眼看到了林天兴,不由地脸色微红,立刻冲到盥洗间忙去了。

洗漱、梳理头发、换衣裳。

小姑娘可不想让人看到她刚睡醒什么也没打扮的样子。

只是,刚才看到她这幅模样的时候,林天兴早已经是心动不已,以前他一直以为唐依槿这小丫头始终是长不大的小女孩,可现在他才发现——

唐依槿已经长大了,身材很有料!

他现在所想,可不仅仅是利用她的身份家庭背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或许,单纯从男性的角度出发,有如此娇美可人的美女站在眼前,谁又不会动心?

唉,小依在家里穿睡衣穿惯了,呵呵,希望你别介意。

王夫人笑望着林天兴,略带歉意地说道,她不知道你今天过来玩,所以没早点起来等着你,你可别往心里去哦!

哪里哪里,我也不算是客人,我跟小依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哈哈!林天兴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如今你们都长大了,互相的来往也变得很少,以后要多多来往。

王夫人微笑道。

不多时,唐依槿已经洗漱完毕而且换了衣服,长袖t恤和碎花及膝短裙,双腿上是一双薄质的黑丝,将原本就笔直修长的美腿勾勒得更加性感。

她的打扮并不妖艳,而是格外的性感甜美,走下楼来,疑惑不定的望着林天兴。

他来做什么?

《都市小保安》第八 阴谋与误会

小依,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林天兴站了起来,笑呵呵的夸奖她。

唐依槿有点脸红,低声嘀咕:哪有,天兴哥哥过奖啦。

哈哈!林天兴见她羞涩脸红的模样,更是心中荡漾,丹田处一股欲火燃烧了起来,他咳了两声,说道,对了小依啊,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情?唐依槿的大眼睛上下闪动,连忙问道。

林天兴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来,递给她看。

跟孙阳有关的,他又去打架了,而且这次还被人打伤了,伤的不轻。

林天兴冷声说道。

啊?怎么回事?唐依槿看到了手机里面的照片,只见孙阳躺在病床~上,手臂打着绷带!

就在昨晚,他跟一群街头混混打了起来,好像是因为——林天兴眼神微动,话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是么?是上次在酒会出现的那小子吗?这时候,王夫人也站了起来,一脸忧色,皱着眉头说道,打架?这可不是好行为!

唐依槿很着急,连忙问道:天兴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去打架呢?你说啊,告诉我啊!

是这样的,这事儿啊,其实我并不太愿意说出来,毕竟影响不好。

林天兴顿了顿,低声说道。

快说吧,如果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我可不会让小依再跟他有任何的接触!王夫人也急了。

恩,好吧。

林天兴义正言辞地说道,据我手下的一些人得到的消息,昨晚上孙阳去了一趟地下Se情酒吧,应该是去找乐子嫖妓去的,然后跟几个街头混混发生了冲突......

听着林天兴讲出来的这番话,唐依槿大惊失色,错愕不已。

孙阳跑去Se情酒吧了?

他还去***了?

一瞬间,她愣住了,低声喃喃:真的吗?真的吗?他去***?还跟几个街头混混打架?他怎么是这种人啊.......

这些照片是我手底下的几个人在现场发回来的,不会有假。

林天兴摸了摸下巴,望着唐依槿手里拿着的手机,言辞灼灼地说道,你看,他已经住院了,而且的确是被人打得手臂骨折!另外,这几张照片是昨晚上我那些手下在案发现场抓拍到的,穿白色T恤的就是他,你应该看到了。

那——他报警了吗?他的伤严不严重?唐依槿轻咬红唇,很是担忧。

报警?林天兴摇摇头,冷声道,这事儿无法报警!那家情se酒吧是不合法的,而且跟孙阳打架闹事的几个混混逃走了,根本找不到人,没办法报警。

那他——他不就是白白挨打了啊?唐依槿嘴唇在动,低声说道。

唉!顿时,林天兴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槿颜妹妹啊,你还不明白吗?他被打也是活该!谁让他去那种地方的?再说了,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他有没有受伤,受伤的严重不严重,而是他的人品!去那种地方能是好人吗?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嘭!

登时,唐依槿身子一软,倒在沙发上,一脸颓然。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是那种人!

天兴哥哥,有没有可能是——是搞错了?

她的心底里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件事情是林天兴弄错了的。

要不然,你现在就打给他,问问他是不是在医院。

林天兴摇摇头,一脸淡漠。

她有他的手机号码,于是她飞快地掏出手机,拨号码打了过去。

孙阳,你在哪里?她急忙问了出来。

我在医院,受了一点伤。

孙阳的声音响起。

啪!

她挂断了电话。

这一次,她是狠狠地挂断了电话,又是气愤又是悲伤!

原来,他真的是那样的人!

今天,她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并不是因为林天兴的到来才打扮的,而是为了去跟他见面!

她知道,今天下午有一趟公共课,那是他的太极拳课程,她想好了去观看他打太极拳的,然后等到课程结束之后,跟他一起去吃东西。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从见到他开始,她就觉得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开心很温暖。

在天水城的那家娱乐会所,她险遭两个恶霸刺头的凌辱,是他出面帮了她!

在武大校园,是他的出现,他的劝导与帮助,让她收获了寝室的友情。

在酒会现场,是他的出现,让她觉得幸福而甜蜜。

.......

过往的甜蜜与感动,在这一刻化为须有!

他居然是一个下流无耻的混蛋!居然跑去Se情酒吧***、闹事、打架!

她的心都快碎了,窝在沙发里面,一动也不动,心如死灰!

槿颜妹妹,别伤心了,他不值得你去喜欢,人啊,只有时间长了才能看出好坏,现在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以后远离他就好了,这种垃圾人渣,不值得你伤心难过。

林天兴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

可是——可是......她哭了起来,泪眼婆娑,鼻子抽抽着,嘴唇发紫,看起来尤为可怜。

没什么可是,小依,你记住了,以后别去理会他就行了,看来啊,你的天兴哥哥说的没错,时间久了,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品行就能看出来。

他以前那么靠近你,讨好你,肯定是有所图的。

王夫人坐在宝贝女儿的身边,拿了一些纸巾来,给她抹眼泪。

妈!我、我真的不知道他会这样,我......她仍旧是哭个不停。

依槿妹妹,那穷小子一无所有,他靠近你就是为了得到你的欢心,从宏远集团里捞到好处,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你太单纯善良的,太容易相信人,你被他骗了。

林天兴低声说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

没错,他得逞了!

这一切的计谋,让他在唐依槿的面前,狠狠地打击了孙阳一回。

原本,他还没想到如何对付孙阳,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从赵文平那边得知,孙阳那小子住进了医院。

于是,这一系列的阴谋,马上展开。

以他的人脉和能力,弄几张模棱两可的照片,然后找几个人来构陷孙阳,岂不是易如反掌?

小依啊,好啦好啦,别哭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记住了,可别轻易相信人,也别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生来往了。

王夫人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严肃地说道,以后你就尽量别在学校寝室里住,也别跟其他的男同学来往,恩,下午你不是要去学校吗?就让你的天兴哥哥开车送你去。

恩恩!妈,我听你的。

唐依槿哭着投入了王夫人的怀抱。

这时候,一头银发的老太太也走了过来,一脸的忧虑:怎么啦怎么啦?是谁又惹小依生气啦?告诉奶奶,奶奶一定饶不了他!

奶奶!悲戚不已的唐依槿看到奶奶也走过来了,不由地更加伤心难过,因为她经常在奶奶面前提起孙阳。

可现在呢,孙阳居然是那种人!

小姑娘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

天兴,就在这边吃中饭吧,吃完饭了你开车送小依去学校,就麻烦你了。

王夫人望着林天兴,轻声说道。

好的,我一定保护好小依的安全。

您放心!林天兴心中一喜,朗声说道。

很快,王夫人吩咐家里的保姆佣人去准备午餐,她自己跟老太太一起安慰小依的情绪。

这也不算坏事,小依啊,你太小了,一直是我和你奶奶宠着你惯着你,你什么也不懂,这回好了,如今你总算是知道社会复杂人心黑暗了吧?

听妈的话,听奶奶的话,就算是喜欢男生也要喜欢门当户对的男生,那些阿猫阿狗什么的,以后再别去理会他们了!

听着她们安慰唐依槿的话语,此时的林天兴缓缓走到了一边,靠近客厅窗户,他拿出手机。

赵文平,你那边怎么样了?他刻意压低声音。

他安排赵文平过去看望孙阳,一是为了拍下孙阳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而是为了让赵文平好好地羞辱羞辱孙阳。

好爽啊!

忽然,手机那边传来了赵文平的声音。

可是,这家伙怎么会喊出好爽啊这三个字?

难不成这是又在搞女人?

林天兴大为困惑。

此时此刻的赵文平并没有在搞女人,事实上,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原因无他,正因为近年来他搞女人太多,酒色过度,落下了一身的病,别的不说,身上的两处病痛就够他受的了。

其一,他的颈椎病非常严重,到处求医问药,只可惜这种病日积月累的,太过严重了,很多名医都没办法可以治好他的病,这样一来,他只好一日一日的拖下去,如今已然是苦不堪言。

其二,肾虚的问题。

这问题极为严重,他经常半夜盗汗,四肢乏力什么的那是常事儿,而且因为肾虚的关系,他的最大爱好——搞女人,也变得力不从心,以前一夜数次,可现在倒好,一夜能有一次那就可以去拜观音菩萨了。

再加上他逐渐上了年纪,一个男人到了四五十岁,想要雄风依旧就有些困难了。

这两样病痛,简直是他的心病!

刚才那一声好爽啊,从他的口中喊出来,正是因为他只觉得骨头酥麻,身心大畅!

病房里,他趴在一张椅子上,把上衣脱掉,赤膊上身。

他的肩膀、后颈、颈椎位置,已然是插着数十根银针!

别动,刚才很爽,接下来估计要痛一阵子了!忍住!孙阳半蹲在床头,正好迎面对着他的后背。

他的身边是那只针囊,针囊里面的几十根银针大部分都插进了赵文平的肩部穴位里。

他的左臂骨折,可依旧能用右手来撩动银针,驾轻就熟。

《九阳秘籍》里面,针灸之术只能算是偏门之术,可他在古武堂里对针灸之术有过极为深厚的学习,可谓是精通其中门道。

所以,他这次小试身手,帮助赵文平解决他的颈椎病痛难题。

都市小保安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