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斩鬼录在线阅读

时间:2021-02-23 16:33:59    作者:孤城    来源:zsy

小说简介:《斩鬼录》,这是由孤城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沈祝安洛依依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一个神秘的同租女子,一件件深埋于泥土中的往事,那些善恶难辨的真假故事,全都在告诉我,鬼,远远比不...

免费小说斩鬼录在线阅读

《斩鬼录》第9章 镇压

搞什么?我大惊失色,用力地想要扯开自己的手,谁曾想到这一用力非但没有扯开,力道之大反而把老孙头给带了起来。

就这一下,老孙头就被我扯得直翻白眼,洛依依扑上来想掰开我的手指。

我靠!洛依依刚一上手就惊呼出声。

我顺着她震惊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原来不是我的手在卡住老孙头的脖子,而是方才那只鬼手,只不过此刻换了个地方,从我左手腕上的伤口钻了出来。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要是这玩意儿能够从我伤口钻出来,那之后我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整个人岂不是要被直接撕碎?

洛依依和老孙头联手用力,那鬼手此时却如同精铁焊铸,纹丝不动。

咳……没用的,这鬼手力大无穷,咳咳……怨力极强,绝对不是普通死法,老孙头死命挣扎,还有心思给我解释,快想办法再来一次五雷正法,这鬼手气息已经弱了许多,咳,再来一次,它绝对就会蛰伏下去!

刘力在一旁听着了,赶紧捡起五雷号令,学着老孙头的姿势依样画葫芦,想要施展五雷正法。

眼看他在一旁比划了半天,最后却哭丧着个脸:老孙头我他娘的没学金光咒啊!而且你五雷斩煞符也没了,五雷正法施展不出来啊!

我差点骂出声,你是站不出来那你在那儿比划半天!

老孙头也被刘力这一通操作给气着了,话都说不出来,眼看着进气少出气多,就要活不成了。

没办法了,把这手给砍了!刘力咬咬牙,眼中精光一闪,提起身旁一把造型别致的刀,作势欲砍。

我大喜,早说啊,能把鬼手砍了那不早点弄!

来来来,快砍!能砍你早点砍啊,非要磨蹭到现在!我催促着。

洛依依一边掰着我的手,给了我后脑一巴掌:你傻啊!他说的是砍你的手!不是砍鬼手!

我大惊失色,感情你说了半天还是砍我的手?

刘力见我神情有些下不去手,解释道,那阴煞此时寄附在我身上,这刀有斩煞的效果,只要砍掉我的手,那阴煞必然遭受重创,那时候他们便可以顺势打散,甚至捉住这阴煞。

那不行!凭什么砍我的手!我赶紧蹿了起来,大吼大叫,你们技艺不精凭什么砍我的手?不是说你们能行么?这都对付不了?

刘力提着刀追在我身后好言相劝,只要砍掉一只手,那阴煞绝对能抓出来,到时候我安全老孙头也安全,一只手换一个祸害无穷的阴煞,划得来。

我破口大骂,我听你那儿放屁!老子好端端的一只手就这样没了,换你你来么?

本以为这番话能让他有所愧疚,岂料他忽然站定,认真地说:如果能够斩杀邪煞,我一只手换,不亏。

刘力认真的神情让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神情有些悲伤,但我什么都没说。

停!你们都别追了!气急败坏的洛依依大吼,右手在包里来回摸索,我有办法!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她身上,已经濒临昏迷的老孙头也转动着自己小眼珠,那意思是你有办法快点,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没了。

你们看这个,只要有这个,就可以施展五雷正法!洛依依扯出一根红绳,绳子的末端挂着一块小小的印章,那印章上只印了个雷字。

老孙头一看见这印章,本已浑浊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张手。

洛依依会意,示意刘力把我按住,她自己从老孙头袖子里摸出一张黄符,将印章用力往上一印,随之将黄符拍在那鬼手上。

然而这黄符只支撑了片刻,紧接着便如绿叶枯萎一般落了下去,我低头瞅了一眼,发现那印章压根没印完全,只有一点淡淡的痕迹在符纸上。

你印章没印泥啊!我赶紧提醒洛依依,她也反应了过来,在身上东摸西摸,最终发愣地看着我。

我靠你带印章不带印泥的么?我真的要疯了,这女人本来在我心中高深莫测的形象此时已经荡然无存,看老孙头的反应这应该是个挺重要的印章,但是她居然没有弄印泥上去。

刘力也去一旁翻箱倒柜,最终也是无奈地坐在了地上,彻底傻眼。

老孙头此时空张着嘴,脸色涨红,如同那干涸池塘里的鱼,直喘气,眼看着就要没命了。

就在这束手无策时,洛依依忽然摸出一把刀窜到我身边,低声道:借点血用用!

我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手上一阵刺痛,洛依依把印章往我手里一摁,又往黄符上摁去。

这疯女人竟然拿我的血当印泥!

这一次黄符却是起了作用,洛依依将符纸往鬼手上一拍,符纸仿佛一块充满了电的蓄电池,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电光,我只感觉手腕一阵麻木,随之而来的是暖意和轻松,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离去一般。

做完这一切,鬼手已然消失,老孙头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看得出他着实被掐的不轻。

又过了一会,见再没有其他变故,洛依依和刘力这才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虚脱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也跟着找了个地坐着,仿佛一条咸鱼瘫着。

没事了?我有气无力地开口。

没事了,那玩意儿估计没散……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跳起来,都这么夸张了还没散?

紧接着她下一句让我安下心来。

但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

我这才安心地坐了下去,后怕不已,心想姐姐哟,大喘气是会吓死人的。

所以刚才为什么那个……阴煞,我本想说鬼的,但是怎么都不顺口,我这种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对于这方面接受始终有些不适应,为什么没有会忽然出现啊?

你现在遇见这种,是怨煞,也就是俗称的厉鬼,怨气极重,我最开始没注意到这一点,只以为是个有些棘手的阴煞,顶多就是跟你的时间长点,估摸着觉着是想找你当替身,或者是和你祖上有什么纠葛,也就没当回事,老孙头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给我解释道。

谁知道这怨煞这么凶横,两道五雷压煞符都没能压住它,一时疏忽,这才着了道,洛依依在一旁补充道。

不过归根结底,终究是这个老东西功力太弱,洛依依鄙视地看了老孙头一眼,要不然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力气。

哎哎哎,洛丫头你这就不对了,我老孙的名头,在咱们茅山一脉是出了名的……

弱。

你放屁!老孙头破口大骂,我还没问你,你那五雷斩鬼印哪儿来的?而且为什么那么小?五雷斩鬼印不是供在龙虎山正一宗坛么?

哼哼,想不到吧?洛依依一脸得意,我爹他们当时重新修复那五雷斩鬼印的时候,我拿了点边角料,给刻了个小印,没想到今儿就派上了用场。

修复?老孙头脸色变了,洛依依瞅了我一眼,扯着他到了一旁,不知道说些什么。

两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忽然老孙头惊呼出声。

啥玩意儿?五雷斩鬼印被打碎了?!

《斩鬼录》第10章 阴煞

什么?你们在说个啥?

我现在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一夜之间仿佛什么都变了,这世界原来是有鬼的,而我身上就有一只。

那些法术也都是真的,从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道派也不是虚构的。

我觉得很混乱,二十多年来建立的世界观正在逐渐崩塌。

洛依依看了我一眼,告诉我,我恐怕惹上大麻烦了。

在她的解释之下,我感觉一个新的世界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这世间由许多东西构成,而生活在这世界上的,除了人类,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而阴煞,就是其中一种。

我们俗称的鬼,也就是洛依依他们口中的阴煞,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只不过大部分阴煞由于力量不够,根本没办法存在多久,过不了些许时日,就会自然而然地消散,重归天地。

而有些生前意志坚定,或者是有些道行的人,死后形成的阴煞便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进入五道六桥,至于究竟是五道还是六桥,没有人见过,所以也没人知道。

只有当年的张天师有所感悟,却恐触天怒,未感言说。

而我沾上的,就是那阴煞中极为凶恶的一种,这种阴煞生前遭受过巨大的折磨,从心灵与身体上都被摧毁到了极致,死后怨气深重,凝而不散,遇人则附。

这种阴煞又称怨煞,意为怨气难平,煞气摧人,它是没有任何为人时的思想的,只要你沾染上了,那几乎就是不死不休,谁碰谁死,就算是道门中人,也不愿意碰上,因为这种阴煞根本没法讲道理,它只剩下一个意念,那就是摧毁自己所遇见的活物。

而你身上这只,估计生前是受过酷刑,老孙头给自己点上烟斗,砸吧着嘴说,看那手上的伤口,说是折磨都算是轻的,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故意这么做?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我很难想象有人用虐杀的方式去杀死一个人。

你要知道,能够捉住一只阴煞,用处是很大的,洛依依在一旁阴沉着脸补充道,阴煞本就无孔不入,如果能够操控一只阴煞,在与对手对战时那就非常有用,而怨煞的杀伤力更是强横无比,稍微平常一点的修道之人根本拿怨煞没办法。

所以我说,这只怨煞恐怕是有人故意弄出来,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附在了你身上,老孙头一脸你丫真倒了血霉的表情看着我。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啊,谁知道那玩意儿怎么附在我身上的?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个问题,转头看向洛依依,你那天为什么要拿枪指着我?

洛依依皱了皱眉头,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天我本来在房里,听到你外面有动静,所以准备出来看看,刚走到你身后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杀气扑面而来,一时紧张,所以我才拿枪指着你。

杀气?我愣住了,心想你快别搞笑了,我哪儿来的杀气,别是傻气吧?

现在想来,恐怕就是你身上那怨煞感觉到了我,所以才有那么强的杀气,洛依依若有所思地道,语气却没有那么肯定。

哟,洛丫头现在手够狠的呀,一点小感觉就动枪,老孙头在一旁乐了,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这老不正经的还好意思笑,刚才怎么没把你给掐死。

洛依依也一脸微笑,和老孙头对着看,

看着看着老孙头不笑了,抽着烟枪,琢磨了一会儿,瓮声瓮气地说:洛丫头,你那枪,是桃符枪?

对呀,洛依依笑意盈盈。

你个死丫头!老孙头一口烟猛地喷出,我就说上次我找半天找不着,原来是被你给顺走了。

哎哟,咱们道门中人,怎么能叫偷呢?洛依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也就拿来使使嘛,这不就给你送回来了嘛。

说着,洛依依从背后摸出自己那把枪,笑嘻嘻地交到了老孙头手上,好言安抚,老孙头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行啦,现在枪也还了,咱们该说说另一件事了,洛依依还了枪之后脸色一变,你们为啥要招这小子来上班?你们不是只招死人么?

啥?这小子是被招过来的?老孙头大惊,烟也不抽了,端着烟斗仔细地看着我,这小子不是自己打电话说要过来的么?

你放屁!洛依依蹿到我身后,把我别在腰上的枪摸了出来,自己看,这枪还是你们寄给他的!天地公司茅山分部向来没有活人成为部员,你们难道不是看到他被怨煞缠上了,无人可救,这才招他的么?

老孙头哭笑不得:哎哟洛丫头哟,你真的是被你爹给教傻了,茅山分部早几十年就已经废了这个规矩了,而且自从……不是,反正这规矩很久之前就给废了,后来我们是人鬼皆入,若能自成搭档,那肯定再好不过了。

这一下轮到洛依依尴尬了,气势汹汹地过来谴责,万万没想到人家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废除了这个规矩。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小子是收到了信物?一直没说话的刘力抓住了重点。

卧槽,谁给你寄过去的!老孙头这下连烟杆都不拿了,直直地奔到我面前,一点都看不出之前气若游丝的模样。

我被他这模样给吓住了,赶紧从洛依依手上把枪拿过来递到他手上:你自己看吧,我也不会到谁给我塞家里,之前就是你们公司的人给我打电话叫我来上班,要早知道你们这地方是这模样,打死我都不来!

老孙头一把抓住那枪,浑浊的眼珠里一下子有了异样的光彩,仿佛整个人都年轻了起来,我仔细看去,发现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竟然是这把枪……为什么会在你这儿……老孙头喃喃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么?我楞了一下。

对,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老孙头眼睛看着枪,枯瘦如柴的手指却用力地抓住了我,力道之大,勒得我生疼。

我叫沈祝安。

沈……沈……老孙头双眼茫然,沈三千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爷爷。

是么……那沈清秋就是你爹了?

你怎么知道我爹的名字?我看着眼前这个干瘦的老头,时光在他身上埋下了无数的秘密。

而这枪就如同一把开启宝库的钥匙,我却只能干巴巴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天意啊,这都是天意啊,老孙头念叨着,眼里的光彩也是慢慢地褪去,重新变回那个猥猥琐琐的老人。

眼看他什么都不说,我急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爷爷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爹又去哪儿了?老孙头你告诉我!

这两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爷爷去世得很蹊跷,算得上是一夜暴毙,而我爹在我还小的时候就不见了踪影,我也从来没见过我娘,自己从小和爷爷奶奶长大,我一度觉得自己是被爹娘抛弃的孩子,每当这个时候爷爷就告诉我,我的爹娘是在做一件大事,只要做成功了就会回来。

然而我等到了现在,依然没有见过他们,直到今天,我才终于从另一个人嘴里听到我和他们的关系。

小子,别多问,现在的你还没能力去接触这些事,知道了对你没好处,老孙头往屋里走去,头也不回地说,先留在这里上班吧,等到以后你够能力了,我自然会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我还想再问点什么,却被洛依依从身后拉住。

别问了,洛依依摇摇头,老孙头就这个脾气,他不想说,你怎么逼他都没用的。

那我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糊里糊涂过一辈子么?好不容易遇到有人能够告诉我关于爷爷和爹的事,我现在一刻都不想等。

他不是说了么?叫你在这儿上班,洛依依耸耸肩,等到时候到了,他自然会告诉你的。

在这儿上班?

我傻眼了,见识了之前除阴煞的全过程,此时我恨不得躲得远远的,那些玩意儿太夸张了吧,居然还从我身体里钻出来,现在你要叫我在这里上班?那不是随时都有可能遇见这些东西。

我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副画面,我正在洗澡的时候,忽然一只手从我的脖子里钻出来……不不不,更有可能的是其他地方……电影里面那些鬼不都从马桶里伸出手来么,要是从我其他地方钻出来……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我不要在这儿上班,打死我都不在这儿!

噢?真的么?你不在这儿上班的话,你恐怕这辈子都接触不到你上两辈那些事咯,洛依依一脸促狭,你真的想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一辈子么?

可是……可是……

安啦,放心啦兄弟,有我在,以后出任务危险的活有哥护着你,刘力搭上我肩膀,在一旁怂恿着。

我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刚才除阴煞你站旁边啥都没做,你还好意思说护着我,能不能护住我心里没点比数么?

但是如果我不留在这里工作,那我恐怕就真的没办法再去查明真相了,爷爷是我最亲的人,我不可能就让他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而且,你要知道你身上的怨煞还没驱散,只是被打伤蛰伏起来了,洛依依补刀,你要是走了,怨煞作乱,你恐怕拿它没办法吧。

是啊,身上还有个怨煞,刚才那凶恶的样子,我别说反抗了,要是它再来,我也就是盘送菜的点心。

行啦,你们别逼他了,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老孙头此时从屋里走出来,又变回了那个小老头模样,入这行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能强求的。

……恩,谢谢孙老,此时这老头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经异常高大,自己不知不觉就改了口。

恩,回去好好想想吧,老孙头砸吧着烟,看向了洛依依,丫头,你啥时候回去啊?你爹居然没来找你?

哎哟,我好不容易跑出来一趟,哪那么容易回去,洛依依噘着嘴,往旁边一坐,你就让我在你这儿躲会儿。

行行行,老孙头一脸无奈,你想待多久待多久,别给我把东西弄坏就成。

成嘞,洛依依一脸兴高采烈。

等等!我忽然反应过来,今儿几号了?

十一号,咋了?

完犊子!我登时着急忙慌地抓起东西就往家里走,跟火烧了屁股一样。

咋了咋了?你丢东西啦?

不是!我奶奶生日,我得赶回去!

斩鬼录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