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祝安洛依依的小说-沈祝安洛依依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6:29:06    作者:孤城    来源:zsy

小说简介:独家新书《斩鬼录》由著名作者孤城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文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祝安洛依依,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沈祝安洛依依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一个神秘的同租女...

主角是沈祝安洛依依的小说-沈祝安洛依依免费阅读

《斩鬼录》第7章 符箓

老孙头带着我们七拐八拐,一直在巷子里穿行,实在是走的无聊,我和刘力聊了起来。

我说,你们刚才那合伙骗人用的什么把戏呢?

嘿嘿,商业机密,不过看在你马上就是咱们公司的人了,也就不怕告诉你,刘力一脸神秘,我告诉你,这可是咱们的秘术,没有多年深厚功力用不了。

我看他这么严肃,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别听他吹,就是个他心通,有个屁的吹头,洛依依走在前面,头也没回地说道,要不是他和老孙头相处这么久,他们能不能通还是个问题。

他心通?

这他心通啊,就是得有深厚的法力……

洛依依再一次打断了刘力的话:用不着啥法力,给你挂个符,回头你也能通,只不过一般只有特别熟悉,或者心意相通的人才能不通过符直接相通。

哎我说彪悍女不拆台你会死啊!刘力气急败坏。

会,洛依依回头,微微一笑,而且他这还算不上真正大乘的他心通,真正大乘的他心通,比这厉害不知多少。

切……说得好像就你知道一样……刘力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真正见识到了他心通的能力,只不过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人呐,总是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遇见想保护的人,当你能够保护的时候,那个人却早已离开。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停在了一栋光鲜亮丽的办公楼前。

到了,老孙头背着手,径直往里走去,咱们进去吧。

我去!这不是CBD的双子楼么?你们在这里面?我大惊,这双子楼是CBD区里最豪华的一栋办公楼,整个市最高端的企业都在这里,这老孙头还得靠诈骗的方式赚外快,公司竟然开在这里面?

老孙头只是给自己赚外快,不是给公司,刘力站在我身旁,一语道破我心中的疑惑。

一路进去畅通无阻,我们乘着电梯到了八楼。

搞什么……为什么一到你们这里就变了?我看着身周那仿佛被凝滞的时光,有些发愣。

这层楼与下面的几层截然不同,甚至根本不像是一层光鲜亮丽,科技感十足的办公楼,楼里摆满了各式木质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我叫不出名字的事件,我在其中看见了几枚之前洛依依拿给我用的厌胜钱,而更多的是我只在书上见过的东西。

欢迎来到,天地斩鬼公司,刘力一摊手,示意我往里走,这里陈列的东西,都是在桃符枪发明出来之前,先辈们用来斩鬼所用,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至少斩杀过十数阴煞。

听着刘力的介绍,我感到莫名的放松,仿佛身子都暖和了不少。

我轻轻地抚过那些器件,时光仿佛在这里被停住,停在了个唯有一人一器,斩鬼驱煞的岁月。

怎么样?是不是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厚重感?是不是对这些物品爱不释手?刘力站在一旁,循循善诱,只要九九八,全套斩鬼用具带回家,道符木剑黑狗血应有尽有,保质保量童叟无欺负!

这就是你们在桥下诈骗的理由?我白了刘力一眼,历史的厚重我没感觉到,我倒是感觉到了浓浓的传销气息。

哎呀,这年头,谁还不做个兼职嘛,刘力讪讪地笑着,大家现在都相信科学,我们这些封建迷信不好混呐。

我说……这俩骗子真的能帮我么?我小声地问一旁的洛依依。

不是我不相信洛依依,着实是这俩人实在太不靠谱,天桥底下诈骗也就算了,这会儿一副传销口吻咋回事?真把我当待宰肥羊了?

说实话……我也有段时间没见他们了……不知道这俩货的节操是不是又降低了,总之他们实力还是有的……洛依依也是一脸心虚,和之前的信誓旦旦截然相反。

老孙头在一旁重重地哼了一声,掏出烟头砸吧着嘴抽着,待到我们都看向他,这才开口,年轻人,没见过的东西,就不要随意评价,老子当年斩鬼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这一刻老孙头身上有一种我很熟悉的气质,但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还在谁身上见过。

你今年二十四,属鼠,身高一米七六,体重六十三公斤,巨蟹座,喜欢打篮球,还有个女朋友对不对!

老刘头双眼精光爆绽,舌灿莲花,飞快地吐出这一串话。

我愣在了原地,双手有些颤抖。

老刘头看我的样子,一脸泰然自若:怎么样年轻人,老夫都说中了是吧?我就说了,老夫的功力,岂是你们年轻人能够想象……

你一个都没对……我忍不住扶住了额头,而且我没有女朋友,你这样说是在侮辱一个单身狗么……

要不咱们还是走吧……洛依依也忍不住了,扯着我转身就想走。

哎!等等等等!这只是一时的失误!老刘头急了。

失误个屁!你他娘的一个都没说对!洛依依破口大骂。

哎依依你可不能不相信老夫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老刘头开始打感情牌。

你个老骗子当年还想从我手上骗厌胜钱!

哎哟我哪儿是骗,我就是借来看看,借来看看嘛,老孙头被拆穿,老脸一红,不住地解释道,随之话锋一转再次指向我,但是!这小子身上的阴煞绝不简单,这个我真的没骗你!

所以刚才那些话都是骗我的咯……

恩……那些用具确实不需要九九八……九十八就可以了。

你果然还是骗子!

我有点难受,这老家伙太不靠谱了吧……要不是洛依依带我来的,而且现在我也只有找他们了,小命不保,只要是根救命稻草我都要用力抓住。

老孙头似乎是看出了我所想,缓缓地点了点头,试图保持住自己高人的形象:没错,小子,现在只有我们才能帮你,洛丫头虽然本事还行,但是你身上这个阴煞不是她能摆平的,二十多年的冤孽,恐怕从你家祖上开始就已经有所纠缠了,如今果报偿还,你家先辈在你离家前肯定对你有所交代,不然你恐怕根本没机会活到现在。

我心头一惊,老家伙这几句话说到我心坎上了,爷爷当年去世前古怪的样子,还有父亲曾经对我的交代顿时浮上心头。

年轻人,你就信我这回,反正不信我你也得死,信我说不定你还能多活一阵,老孙头叼着烟斗,在柜子里翻出一把金钱剑。

我心想是这个理,从小到大遇着的怪事也不少,以前有爷爷在,后来爷爷去世了,现在洛依依也帮不了我,除了相信这老头,我也别无他法。

老孙头把手中的黄色符箓贴在金钱剑上,用力拍在我的伤口上,仅仅过了几秒,那黄色符箓立马化为了灰烬,如同绿叶枯萎,只不过比起那过程快了不知道多少。

老孙头呆在了原地,另外两人也傻了一般,只有我还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丈二摸不着头脑。

这……咋回事?

小子,你这次恐怕麻烦大了,老孙头一脸凝重。

洛依依告诉我,老孙头手里的金钱剑,是用经万人手的铜钱制成,阳气极重,阴煞惧阳,本来一把金钱剑就足够,老孙头担心出问题,还专门加上了黄符,但是出乎他们意料,那黄符压根没起到什么作用,就直接化为灰烬,可想而知这黄符对我身上的阴煞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你可别吓我……不是说你能力很强么?我冷汗直流,要知道我染上这么厉害的玩意儿,打死我都不摘我爷爷给我的手链啊。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向了罪魁祸首洛依依,她倒是一脸坦然:不管我的事,我也不知道你身上会有这么恼火的东西。

我也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靠谱的老骗子身上。

老孙头见我看向他,手一伸,我楞了一下,啥意思啊?

驱邪费用九九八,看在洛丫头带来的份上,收你五百。

果然……还是个老骗子!

我咬着牙把五百拍在老家伙手上,这家伙还一脸嫌弃,说我这可不是敲你,我解下来恐怕是要费大力气,收你五百算是给你面子了。

我现在已经不相信这家伙的鬼话了,只想赶紧搞定好回去过我的安生日子。

收钱办事,老孙头转手又摸出一张符箓,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紫色的,这符箓一拿出,刘力脸色都变了。

老头儿,你真的要用这符么?你能撑得住么?

没事,老孙头一脸凝重,金钱剑加黄符都压不住这阴煞,只有看看这符能行不。

我小声问洛依依什么情况,洛依依说,这老头修的是茅山道术,道门中符箓以黄符最次,紫符居中,两者之间还有蓝符,但是一般人天资平庸,终其一生也只能驱使黄符,老孙头能够拿出这紫符帮我驱阴煞,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也说明老孙头确实有本事,那些个人别说紫符,蓝符都用不了。

老孙头先是一张黄符贴我印堂,随之以剑为指,将紫符按在剑尖,口中念念有词。

……金光速现,覆护坛庭!

急急如律令!

老孙头忽然大吼,金钱剑隔着紫符用力地戳在我身上,我只觉得一股冲动从我身体深处涌出,仿佛要撕开我的身体蹦出来一样,我忍不住低吼。

忽然一声仿若哨声的嘶鸣响起,我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紫符,竟然凭空燃起来了!

《斩鬼录》第8章 五雷号令

卧槽这什么情况?我大惊,登时就想往后缩去。

小子别动!老孙头见状也是脸色大变,但却没有撒手的动作,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了剑,另一只手中黄符不要钱地往我身上扔。

这些黄符几乎没有一张能存留下来,几乎都是刚刚碰到我身上,就直接化为了灰烬。

老东西你他娘的到底在搞什么?洛依依见情况不妙,赶过来帮忙,谁知她见了那道符之后破口大骂,你他娘的为什么这符上印都没有?你用铅笔画的么?

我那印早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我这五雷压煞符效果会这么弱?!老孙头也急的冒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只恨自己没有多几只手扔符。

所以我就不该相信你!洛依依也很恼火,却拿他没丝毫办法,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身上那玩意儿明显不简单,除了老孙头,恐怕在场还没人能除掉它。

刘力你个臭小子愣着干啥?!还不过来帮忙!老孙头大吼,唾沫横飞。

不,不是,老孙头我是众阁出身,你都搞不定我怎么帮你啊?刘力手足无措地说着,我却敏锐地注意到他说的众阁,这个我有些熟悉,似乎是听我爷爷说起过。

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法去思考,随着紫符的不断燃烧,我的感觉越发奇怪。

一阵瘙痒从我小腹处开始,向上蔓延,仿佛有无数的虫子顺着我的皮肤,一寸一寸地攀爬着,一直到我脖子的位置,忽然停下。

我一个激灵,一阵冰凉的感觉从我的脊髓一直冲到我的大脑,我瞬间清醒了不少,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忽然发现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嗬……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一阵气音,我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住了,见三人没有反应,我忍不住四处张望,发现身后正好一面穿衣镜,我猛地回头。

随后我看到了让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数次惊醒的画面。

本来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布被扯掉,悬吊吊地挂在一旁,一只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掌,正从我的脖子处伤口处慢慢探出,我甚至能够看到那只手上密布着深紫色的伤口,恐怖而狰狞。

难怪我说不出话,脖子上有只手,谁能够说出来话。

嗬!我的惊叫全都变成了大股的气流从我嘴里喷出,那模样看起来真有几分搞笑,如果没有那只鬼手的话。

小子别慌!老孙头又摸出一张紫符,脸上一阵肉痛之意,老夫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刘力你快去把我的五雷号令拿过来!

刘力闻言,手忙脚乱地往房间里冲去。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浩劫,吾证神通……

老孙头口中大声念咒,隐隐地竟然能看到一丝金光从他丹田处发起,顺着一道繁复的路线直到指尖,随之进入那紫符之中。

金光速现,覆护坛庭!老孙头大喝一声,将手中的紫符用力地拍在那鬼手之上。

这一下竟起了些效果,那鬼手停住了往外探的趋势,隐隐地竟然往后缩去,我不由得大为惊喜,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这时老孙头才得空抹了把头上的汗,刘力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我没见过的东西,似乎和电视里那些令牌有些像,但是似乎又有些差距。

我还在用力回想的时候,洛依依在一旁已经惊呼出声:雷击木?老东西你是不是又去我家偷东西了?

偷个屁!你以为就你家有雷击木?老孙头以不屑的神情表达了自己高洁的品格,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搜集起来的,你家那帮老匹夫,连看都不让看,我怎么可能拿得到。

雷击木我有所了解,当年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那雷击木被九天雷霆所击,蕴含天地的浩然正气,对于驱邪赶煞有奇效,爷爷还给我讲过其他东西,只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现在想起来都是模模糊糊,印象不深。

我僵着身子瞅了一下,那号令四四方方,长条圆角,木色黝黑,质地细腻,看上去和普通木头没啥差别,除了上面刻了字。

老孙头拿到了令牌,又摸出一张紫符往上一贴,嘴角一哆嗦,我猜他肯定是在因为又用掉一张紫符而心痛。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朝我要钱,反倒是端起架势,衣摆无风自动,手中的号令在贴上紫符之后蔓延出了一种莫名的气势,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浩然正气,连带着老孙头看上去也正派了许多。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详,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变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服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急急如律令!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听完老孙头念完口诀。

在他念完的一瞬间,我感觉一股无上的威严从他手中的号令传来,我脖子上的鬼手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股威压,猛地往后缩去。

老孙头见状,一步上前,怒目圆瞪,须发皆张,一巴掌将令牌拍在那鬼手之上,那鬼手仿佛被九天雷击,白烟四溢,登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在房间中回荡,仿佛要刺破耳膜般。

我根本受不了这声音,一下子就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直到声音消失之后才站了起来。

此时周围已经风平浪静,老孙头有些虚弱地坐在地上,手中还紧紧地捏着那方号令。

行啦,那阴煞已经跑了,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晃晃手中的的号令,老夫自己用雷击木练出的令牌,可不是那阴煞能够抵挡的。

洛依依闻言也放松了下来,原本紧绷的脸色也有所缓和,走上前来拍了拍我,我也宽慰地笑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想帮我,只是苦于自己能力不足罢了,现在我得救了,她想必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话说你这五雷号令是你自己练的?洛依依一边蹲下身子一边问。

废话,老孙头翻了个白眼,真要是上清宗坛里那块,还用得着这么费劲?亮出来,那阴煞就得灭了。

是是是,你们茅山上清宗坛最强,洛依依应付着,伸手想要抚老孙头起来。

我也不好在旁干站着,也伸手想搀老孙头一把,看得出来他此时已经没丝毫力气了。

正当我伸手的时候,忽然那五雷号令上的紫符掉了下来,我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白色的影子掠过,下一秒,紫符已经被撕得粉碎。

你……唔,小子快撒手!老孙头的声音吱吱呜呜的传来。

待我反应过来,大惊。

我左手竟然正掐住老孙头的脖子!

斩鬼录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