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杨冲锋黄琼洁的小说-背后高手完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6:18:59    作者:凤鸣苑    来源:zsy

小说简介:凤鸣苑的小说《背后高手》广受读者喜欢,主角杨冲锋黄琼洁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背后高手》羊城晚报出版社出品:杨冲锋是一个有着军营特训经历的复员军人,在柳...

主角是杨冲锋黄琼洁的小说-背后高手完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背后高手》第9章 新任厂长

(一)

连续几天,县委常委成员们都在开会。

县常委共有11人,这些天人总是不齐,今天又只有9人。

常委们开了几天会,议题不变,却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县委书记吴德慵手里拿着一支高档金笔在笔记本上写着,偶尔拿起左手边的紫砂茶杯喝上一口。

会议室里沉寂得有些烙人,可在座的9个人或喝茶或抽烟或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或拿了关着的手机看看又放下,一个个都很沉稳没有丝毫烦躁的迹象。

吴德慵又喝了一口茶,看向常务副县长刘跃进,刘跃进感觉到书记的眼光可这时却装着没有发现,低头在小本子上写,却总在写同一个字:烟。

这几天常委都在讨论请愿事件的处理,要处理好这一起群体事件,必然牵涉到柳芸烟厂的走向,柳芸烟厂如今的状况,在座的常委们都清楚。

请愿事件与柳芸烟厂的困境是捆绑在一起的,要拿出解决事件的方案就必须先找出解决柳芸烟厂困境的路径来。

县长李耀强一直在省城里与省城烟厂在谈判,就两厂合并问题磋商,可双方的条件相差太大。

省城烟厂可以接收柳芸烟厂作为他们的分厂,但除了熟练工人外,管理人员只能保留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这样算下来就会有500到700人下岗。

最让柳泽县无法接受的有两点,一是柳芸烟厂这几年产生的亏欠要与烟厂剥离,由柳泽县来承担;二是烟厂的管理完全脱离柳泽县县委县政府,省城烟厂的条件就是用柳芸烟厂这样一个生产厂和熟练工人并入他们,而不考虑给柳泽县任何回报。

这样的条件,是柳泽县无法接受的。

柳泽县想让省烟草合并,就是想摆脱目前柳芸烟厂带来的巨大的亏损漏洞和近千工人的岗位问题,同时,让柳芸烟厂重新焕发生机,变成柳泽县的创利企业,成为柳泽县的亮点和政绩。

跃进县长,政府方面还没有拟出具体方案?吴德慵见没有人说话,点了常务副县长刘跃进。

刘跃进微不可察地震了一下,手正在写那个烟字的最后一笔,这一震封口就没有封好,笔画向下斜了。

刘跃进没有来得及看那字,当即整理思路。

政府这边的方案是以同省烟厂组合并拢为主体,谈判一旦成功,柳泽县就可摆脱目前沉重的债务压力,工人们的岗位可得到稳定,利税也就有了固定来源……刘跃进也知道这是大家早就知道了的,说出来等于没有任何新的内容。

但这却是目前唯一的指望,之后,计划建立一个钢业加工工厂,县里等市场调查出数据后再确定钢业加工厂的规模。

初步规划,钢业加工厂能安置500人的就业问题,年创利税2000万,具体方案有待进一步落实中。

原计划等有了详尽方案后,再交常委讨论……

刘跃进说了后,常委们顿时感觉到耳目一新,只有不断地创造出新的亮点,柳泽县才会发展起来。

一时间会议室里就议论起来了,都觉得柳泽县要是有个钢业加工厂,产品只要在柳江市地区就有很大的容量。

常委们对经济大多不熟悉,但不妨碍他们对市场的直观理解。

吴德慵对于这事早就和县长李耀强通过气,刘跃进说出来,也算给常委们打了强心针。

吴德慵见议题转移了,便在实木的办公桌上敲着,提醒大家。

几天来的讨论,对请愿事件的处置已经有了初步的框架:一是消除影响,对市里汇报时把县里所做的工作要汇报到位,提醒县委县政府对工人的关心;二是对请愿事件中的组织者和核心人员,先进行冷处理,等事件的影响消除后,再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三是找出解决烟厂走出困境的路,尽最大努力与省城烟厂合并,从根本上解决柳芸烟厂乃至柳泽县的最大问题;四是从县里财政划拨一定的资金,把烟厂职工的工资进行比例补助,让职工们在停工后有最低的生活保障。

但是,对于第三条却一直都没有结果,现在要讨论的就是,如果省城烟厂合并谈判破裂,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县委县政府要采取什么样的方案来处理柳芸烟厂的问题?吴德慵敲了敲桌面后,议论声小下来,说:如果,如果和省城的谈判与我们的意向相差太远,县里要拿出相应的对应措施和方案来,时间很紧,刘县长,你们要多辛苦。

吴德慵说着心里有些憋火,对烟厂的事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从五六年前柳芸烟厂起步,就是他在抓,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现在要收拾残局那可比开始的创业更难。

常委们听到吴德慵这句话,所有的动作都停下来,看着县委书记吴德慵,知道这是散会前的台词,要等他带头先走出小会议室,其他人才会有序地跟随着走。

开大会了。

8月23日这天,柳芸烟厂召开全厂职工大会。

会议的场地在柳芸烟厂里的篮球场上,这种大会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开了。

杨冲锋带着销售科的人,销售科是一个人员很多的科室,很多的销售人员都在外地,像方芸就是销售科的副科长。

在厂里的销售科人员不多,十几个人。

篮球场上,虽然很乱却都分了区域,各科室的人集中在一块,销售科虽说是大科室坐在篮球场上还不足一行。

后面让财务科的人接着。

主席台上摆着一排办公桌,用殷红的布盖住,摆上几盆塑料花,让会场更显得庄重。

主席台上还没有什么领导,会场里议论纷纷,停工三个多月的近千职工都不清楚今天会议的内容和主题,而老职工们却知道,这样的会议必然是涉及全厂每一个人。

县委书记吴德慵很早就走进厂部,这里的每一间办公室,他都是那么熟悉。

在烟厂当厂长的几年里,在烟厂开始艰难创业起步的几年里,几乎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这些办公室里。

他对柳芸烟厂的感情有多么深,很少有人能体会到,那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茁壮成长一样。

时到今日,柳芸烟厂走到这种境地,作为柳芸烟厂的主要创始人和核心领导之一,吴德慵是异常心疼的,这几天和老领导张应戒反复交谈,想探讨柳芸烟厂能焕发出第二青春的路子来,可两人一直都没有找到可行的办法。

柳芸烟厂是在两人手里创建的,如今却又在两人手里没落,很多问题两人都心知肚明,可探讨时都避开这些话题,一些不能说出来的话题。

生产渠道、销售渠道和管理团队都是原先那些模式,到现在却运转不灵,效益不见了。

其中的原因,吴德慵和张应戒哪会不知道?讨论了几天,也得出些应对办法,只是实际落实是不是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孙定才老主席最先出现在众人视野里,随后是副厂长副书记,最后才是吴德慵。

全厂的职工看见吴德慵出现,都懵了。

吴德慵是县委书记却又是柳芸烟厂的老厂长,他们对吴德慵的感情要比对张应戒来得深。

不知道吴德慵出现的原因,但也想到肯定是柳芸烟厂有了新的措施。

吴德慵走到主席台中央,会场里安静下来,他对职工们的反应很满意,内心里的愧疚也增加一分。

吴德慵坐下后,习惯于拿起茶杯,先浅浅地抿一口茶,再抬头向会场里扫一遍。

他和张应戒那犀利的眼神不同,吴德慵的眼神看起来很和善,他的目光所到之处,被他扫到的人都感觉到自己对他们的关怀。

孙定才老主席这时用麦克风说话:柳芸烟厂的广大……

等老主席说完开场白,大家也就知道今天的会是针对烟厂的实际情况,要做出些实际的行动了。

不少人就有些期待,老主席把麦克风交给吴德慵时,台下的掌声就激烈起来。

等掌声到最高潮处,吴德慵伸出手虚压,下面的掌声一下子就收了,吴德慵清了清喉:广大烟厂职工们,很久没有在这样正式的场合见大家了,刚才大家的掌声太热情,让我这个县委书记、烟厂老厂长很惭愧,当不起啊。

厂子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要在这里向大家作深刻的检讨。

有人说,这两年国际经济形势、国内经济形势都走入了困境,这是大气候所致,不能只看到我们厂的困难。

这是不是这个道理?我看不尽然,国际国内形势是很严峻,是大气候经济倒退,可我们管理者就没有一份责任吗,我们作为柳芸烟厂的职工就没有一份责任吗?我们好好静下心来想想,烟厂走到今天这样的结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责任,不是我们推脱就不存在了的。

你们说是不是?吴德慵说到这里,停了停等下面议论了一会儿,又说:今天我们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的,我们是来总结曾经的不足,要为今后更好地迈开步子总结经验和教训。

大家是不是都注意到我头上的横幅:柳芸烟厂第二次创业动员大会。

吴德慵指着主席台上横挂着的横幅,这横幅早就挂在上面了,就算有人看见也没有多想,这时,吴德慵说出后,大家心里都有些感触:第二次创业啊。

等会场再次安静下来,吴德慵就把张应戒调往柳江市税务局任常务副局长当众宣布,这不是什么新的消息。

可再说到柳芸烟厂新任厂长由吴德慵县委书记一起兼任,下面就有人带头鼓掌起来。

杨冲锋和吴德慵接触不多,也就是在安贞家见过两次,说过几句话,间接的了解点,那些都不能让他对吴德慵作出评价。

接下来,吴德慵公布了一直以来柳泽县县委县政府与省烟厂的谈判结果:谈判最后破裂了。

按省厂的条件,柳芸烟厂里所有的管理者都得下岗,职工只收技术熟练的老职工,那也会有三分之二的人将面临下岗,对柳芸烟厂欠下的债务,还不肯完全承担,新的烟厂将完全脱离柳泽县,也脱离柳江市。

这是柳江市和柳泽县都不能容忍的,两方反差太大,并合的计划就此打住。

柳芸烟厂要想走出困境,要想恢复往昔的青春,必须自主创业,自立自强。

为此,柳泽县县委县政府倾尽全县之力来支持烟厂的第二次创业,具体的做法:一是向柳江市和省政府申请支持,把柳芸烟厂的不良资产剥离开,让烟厂轻装上阵;二是成立催款工作组,负责到各处将烟厂的外债催回,烟厂就有了足够的流动资金;三是精简机构,将厂里的机构科室精简,人员也会精简;四是鼓励一部分人自主创业,从烟厂里分离出去,厂里给予一定的创业资金;五是对全厂职工进行考核,对技术不过关,工作态度不负责的职工,进行自学整顿,到家里自学技术或反思工作态度,重新考察合格了再回厂上班……

(二)

会议一直开到中午才散,下午还要召开各科室的会议,要把科室的精简工作进行初步落实。

科室的精简要是没有见到成效,职工分流就会有更大的阻力,弄不好会再次酿成群体事件。

等人群散了,杨冲锋便打算出厂,回安贞家去吃中午饭。

刚走出大门,杨冲锋的手机就响起来,他还以为是张馨打电话催他,接听就说:我出厂门了,很快就到家的,乖。

科长。

电话里突然叫出杨冲锋的职务,他才知道弄错了,忙解释:哪位,对不起,我以为是我妹妹来的电话。

科长,我是科里小齐啊,今天从厂里出来,碰上我叔叔。

叔叔知道杨科长是个很有能力的领导,想请你在中午时一起吃个便饭,不知道杨科长有没有其他安排?小齐叫齐思伟,年纪比杨冲锋要大一点点,他的叔叔是县政协的副主席,叫齐庭,这些都是张强当初跟杨冲锋说过的,怕杨冲锋在无意中得罪人。

这时齐思伟打电话来约吃饭,还把他叔叔政协副主席搬出来,肯定和下午的精简机构人员相关,这饭可不能去吃,但也不能直接回绝而得罪人。

杨冲锋在知道电话是齐思伟打来的时,先前说的那句话,给他一个很好的借口。

齐老哥,今天很不巧啊,我妹妹过生日,电话都催两三遍了,你来电话我还以为又是她催呢。

你看,能不能改天我约齐主席和齐哥吃饭?杨科长,还真不巧,那就改天吧。

从齐思伟的语气里像是想把事情说出来,却终于还是忍住。

杨冲锋挂了齐思伟的电话,之后又接了类似的两三个电话,每次都用同样的借口推脱。

他回到家里,张馨一见他就说:冲锋哥哥,怎么一直在打电话?我拨了几次你都在通话中,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小张馨过两天就要到市里去了,我敢不回来陪你看碟片?阿姨呢。

安贞从厨房里走出来,系着围裙。

阿姨,又让你辛苦了。

安贞便要张馨和杨冲锋去吃饭,杨冲锋边吃饭边把回来路上的事说给安贞听,要她帮出主意。

安贞处理这些事比杨冲锋老辣多了:冲锋,这些事不论你怎么做,都会得罪人。

这时不要忙做什么结论,也不要答应谁,谁请吃饭都不可以去。

你先做一个精简的计划,让大家讨论,这样他们心里有数,同时,你把最后的决定拖得越久,就越不会得罪人。

等其他科室都精简了,厂里催了两三回后,他们想闹也不会冲着你了。

谢谢阿姨,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好。

杨冲锋嘿嘿地笑。

冲锋,今天你就处理得很好,谁一开始不都这样?安贞对他很满意的。

杨冲锋下午回到会议室开会,他稍微迟了一些,也就比领导先一脚进会议室里,而且显得赶得很急的样子。

其他科室的人都到了,销售科也一个不少,齐思伟见杨冲锋很急地走进来,便站起来说:科长,这里有位置坐。

杨冲锋很快地扫了一眼,见其他科室的科长也都混杂在科员里坐,便到齐思伟身边的空位上坐了。

齐思伟也算有心眼,先就占一张空位留着。

领导们很快就到了,这次是吴德慵最先走在前面,副书记副厂长都跟在后,一串儿走进烟厂的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但把柳芸烟厂所有科室成员聚集到一起,还是很挤。

乱哄哄吵闹闹的会场随着领导的到来,一下子安静下来,这时,大家都明白真要实行精简的话,下次集中开会时就会只剩三分之一的人坐在这里,谁都不想成为被精简的一个。

齐思伟这时只能靠和杨冲锋拉近关系保住自己在销售科的位置。

虽说叔叔是政协副主席,可他在县里说话的分量小,关键时刻也帮不上什么忙。

齐思伟现在很后悔以前怎么没和杨冲锋打好关系,现在只能是补救了。

不知道杨冲锋会不会给自己说说话让自己留下来。

吴德慵和厂里主要领导坐下后,对柳芸烟厂面对的困境进行了全面分析,认为走入现在的困境的主要因素是员工过多,超过了烟厂的承受力。

杨冲锋心里想,就算多了一半人,可目前柳芸烟厂据说已经亏欠银行贷款、县烟草分公司和柳泽县烟农共计三四个亿,这四五百人在一两年里能领走这么多的钱?

接下来就是吴德慵强调各科室的精简问题,套用国内流行的用语,叫分流。

分流一说让人内心好接受些,自己不是被原岗位舍弃,而是有更适合的岗位等待着自己。

分流就等同于失业。

会议室里的人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生怕自己是被出流出的那一个。

杨冲锋才听到付副书记布置下来的任务,各科室要在三天之内把分流的名单交到厂部。

到时,哪个科室没有完成这项工作,那个科室的科长就先分流。

领导还没有宣布散会,一些自己衡量没有可能留下来的人已经先站了起来,对真正的失业,他们已经不再顾虑什么,同时也会到另外的地方聚集,商讨应对的办法。

说分流就分流?哪有这样的政策。

不少人心里都这样想。

销售科里,今天来的人比平时都要齐。

杨冲锋作为科长,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亮相,但这次亮相却是要选择谁走谁留。

要把三分之二的人分流走,谁是那三分之二的一员?销售科科室成员有两部分,外派业务员和内勤人员。

目前要分流的主体就是十几个内勤人员,外派人员的分流有待下一步再调整。

安贞已经把工作的指导思想说得很明白了,下午分科室的讨论会要做什么,杨冲锋也要想好。

等人都齐了,议论声也停下来,杨冲锋才说:各位同事,从上午到现在一直开会,大家肯定都开烦了。

我也一样,可是,厂部布置下来任务了,而且一定要在三天内有结果。

要不就把我这个科长先分流了。

要是分流我能让大家留下来,我是情愿来做这事的,可大家仍然要有人被分流走。

等厂里效益好了,我们还有回来的机会,这些话说多了也是白说。

总之一句话,今天大家就讨论好,我们科室应该怎么样来做这个事,把条条框框先定下来。

大家安静下来了,没有人提出任何一点关于分流的执行方案细则的建议。

每个人都深锁眉头,口吸香烟,就是没有人说话。

杨冲锋看着这些人,说:大家都很谦虚,那么下面我们是不是点名发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这样我也好有个总结的依据,分流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嘛。

杨冲锋一说,抽烟的人都低着头,就怕杨冲锋点自己第一个发言。

就这样一直拖到下班,也没有人提什么建议。

大家都饿了,却没有一个人说要下班走人,此时的耐心都很好。

杨冲锋说:今天就这样吧,走之前我说两句话:一是你们每个人回去都好好想想,每个人也都找一找其他岗位,都做两手打算。

二是,我会向厂部汇报,尽量到厂部争取多一些留下来的名额,至于能多多少,我想也不要太指望,毕竟厂部有全盘的统一的规划,我们个体利益要服从集体利益。

销售科的人走出厂大门时,其他科室里的人还都没有出来。

(三)

李翠翠是老职工又是质检员,分流基本上轮不上她。

不过杨冲锋倒是想让她领了创业资金,专心经营砂石场。

第二天,杨冲锋一上班就见黄琼洁在自己办公室里坐着,齐思伟正陪着她说话。

两人见杨冲锋到来,齐思伟忙站起来,说:科长,黄记者等你一会儿了。

嗯。

当着齐思伟的面,杨冲锋和黄琼洁客气地说着见面话。

齐思伟便出去了。

齐思伟一走,黄琼洁立即做了个怪脸,两人都笑起来。

黄琼洁说:还笑?不准你笑。

才几天不见,就这样霸道了啊。

杨冲锋说。

谁让你关着手机怎么也打不通。

黄琼洁边说边做出生气的样子。

你不知道,现在我多惨啊。

杨冲锋说后把昨天中午接到电话,下午开会和回家后就关了手机免得人打电话进来一一说了出来。

黄琼洁听后,才展颜欢笑起来,说:活该。

冲锋,要是李大哥听说你升了官,又要为你吹牛了。

杨冲锋知道黄琼洁所说的李大哥,就是市武警大队的队长李浩。

李队长最近可好?好,他有什么不好?冲锋,我每次见到他,他都会问你的情况,也让我转达要你到市里去看他。

杨冲锋几次想给李浩打电话,总觉得自己和他相差太远。

他听黄琼洁这样说,便道:好,下次到柳江市去要李队长请客。

黄琼洁脸带着笑。

琼洁,这段时间都好吧。

嗯。

黄琼洁应着,脸却红晕起来,不敢正视着杨冲锋。

你也知道问问我啊,每次都要我先打电话。

我、我是怕你正在忙,影响到你。

杨冲锋忙解释。

冲锋,等你们厂里的事稳定下来后,我们到市里去玩一玩,放松放松好不好?好啊,也不一定要到柳江市去,柳泽县也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抽空我们就去,好不好?随你了,烟厂这次变革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市里很关注,这也是集体企业改革阵痛后怎么样走出困境的一次探索。

宣传方面要跟紧,这是上面的任务。

冲锋,等这次任务做完了,我们就去玩,怎么样?我只有期盼你快些忙完了。

杨冲锋笑着,脸上怪怪的。

我也很想放松放松,这段时间真的好累。

黄琼洁说着走出办公室,她要到厂部去采访,也会到各科室去看科室里讨论的情况。

销售科里的人员到齐后,那种无聊而又必须得开的会,又继续开着。

同样没有人说话,杨冲锋也不指望他们说什么,他们说得多情况反而更复杂,会让厂领导更难做。

全厂的科室都在开会,杨冲锋虽然无聊,却也不敢把人员私下先放走。

中午,杨冲锋等黄琼洁时,让厂副书记看见了,询问他销售科里讨论的情况。

杨冲锋也没有把真实的情况说给他听,只是简单地说正在进行呢。

两天之后,烟厂又传出新的消息,说是从德国引进了一套新的生产线,三个月之内会安装生产。

分流的事又有了新的转向,从市里到县里都在宣传买断工龄的事,并把买断工龄的细则也在厂内进行了宣传。

这两天杨冲锋虽说早就计划好处理销售科的事,可是还得拖着,等厂里领导的拍板。

这次分流,有人欢喜有人愁,有的人走关系到烟厂上班还不到一年,即使买断工龄,也没有多少钱;另一些老职工也是感到寒心,有着自己努力打拼的厂子就这样失去生机,心有不甘啊!烟厂的人都等,一时间人心惶惶。

黄琼洁采访两天,大致报道柳芸烟厂的措施和方法后,回柳江市去了,临走时说两天之后回来让杨冲锋等她。

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明确。

杨冲锋下班后本想回家,可又接到齐思伟的邀请电话,后悔怎么没有关手机,但是看来这次不能推托了。

杨冲锋在鸿丰酒楼见到齐思伟,没想到齐庭也在。

杨冲锋估计他们已经等自己一会儿了,心里也很纠结。

杨冲锋见了齐庭忙说:齐主席,我接到思伟的电话就往这赶,让您等一会儿了,我待会儿自罚三杯。

齐庭见杨冲锋这样说话,脸上有了笑容。

本来上次让齐思伟联系杨冲锋,想当面给侄子说说情,杨冲锋却推了,之后,每次打电话都是关机,让齐庭想着就窝火。

政协副主席是不怎么样,可人活一张脸,你一个烟厂里的正科级又算什么?虽说今晚又约杨冲锋,那是侄子再三恳求不得已才过来的。

现在杨冲锋一露面却是这样尊重他,心里那股气也就消了不少。

齐思伟给每人各发一包精品烟,杨冲锋接过烟,打开后便给齐庭递上,说:齐主席,借花献佛,我们年轻人礼数不到处还请多多包涵,也请多指教啊。

杨科长,平时就听思伟说杨科长能干,今天见了果然不错,思伟要是有杨科长一分的能力,我也不用这样费心了。

今后,还要请杨科长多带带思伟,让他多长点见识。

齐庭说。

齐主席,我看主席是对思伟要求太严,从我们年轻人的角度来看,思伟已经很不错,他够朋友,重义气,做事也稳定牢靠。

我觉得和思伟很合缘啊。

杨冲锋说。

科长,真要多谢科长了,像叔叔说的那样,我要有科长一成也就满足了。

齐思伟说。

看你什么出息,说出来让杨科长笑话。

齐庭说。

几个人喝酒时,杨冲锋总是把齐庭放在第一,让他更加高兴,对杨冲锋的欣赏更添一分。

喝了几杯,杨冲锋说:齐主席,想请你帮忙分析分析,烟厂就算分流成功,起死回生的几率还有多少?

齐庭一下子就沉默下来,虽然喝了些酒,柳芸烟厂的分流却是最敏感的话题,没有几个敢随便乱议论,特别是领导干部,就更加避讳。

齐思伟可能没有想过这些事,对叔叔的沉默就有些不以为然。

齐庭看着杨冲锋不说话,点了点头。

您是领导,我说得不对,请您多包涵。

齐主席,要是我能走我就选择离开,在那里或许会好,但其他的地方就不好?思伟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他的意思,齐主席要是看好厂里的发展,那边有我呢,请齐主席尽管放心,思伟我照顾。

齐庭没有说什么,拿起酒杯和杨冲锋喝酒。

齐思伟这几天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以前太自以为是,现在临时抱佛脚虽说有点用,但是看到叔叔的沉思,心里就在敲边鼓。

从叔叔的态度中,齐思伟看出叔叔很欣赏杨冲锋,那说明杨冲锋这人的能力确实不错,能让叔叔欣赏的人还没几个,如果不能待在厂里,跟着杨冲锋也行,他不是已经答应叔叔保自己了吗?看来以后得用心了。

杨冲锋现在的朋友不多,齐思伟想靠过来跟着自己,没有理由推拒他。

齐思伟身后的齐庭,能量虽不大,但说不定今后会帮上什么忙。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背后高手》第10章 爱情火焰

(一)

黄琼洁打来电话说要休息三四天,让杨冲锋陪着她一起去放松放松。

杨冲锋一想厂里分流的事又冷了下来,也不知道有什么新的动向,先把感情定下来再说。

黄琼洁走出车站,杨冲锋看到她时,眼前仿佛出现一个他心目中的九天仙女。

黄琼洁身穿一套紧身连衣裙,白底小黄花,高挑苗条的腰身展露无遗,修长的腿虽然被裙摆遮盖着,可每一步都展示着美腿。

脸面朴素,没有化什么妆,鹅卵形的脸笑颜绽放,一头乌黑亮泽的黑发晃着摆着。

杨冲锋在心中鄙视了一下自己,怎么这样就被美女迷晕了,还大男人呢。

黄琼洁已经拎着包走到杨冲锋面前,她也没什么东西。

冲锋。

黄琼洁看到杨冲锋有些痴呆的傻样,噗的一声笑出声来,看什么啊,都呆了。

你今天太漂亮了。

杨冲锋自然地说。

黄琼洁听完心里很甜蜜,自己打扮一番没有被无视,很有成就感。

走吧。

黄琼洁对还没有回过神的杨冲锋说。

两人出了车站,杨冲锋的桑塔纳就停在外面,黄琼洁正准备招手租车,杨冲锋说:这边,有车呢。

你也学会腐败了啊。

黄琼洁其实对他能开车来接自己很开心。

厂里可以报油票,就图个方便。

想好今天的活动安排了吗,我是一切听从领导的。

不是让你想吗,想偷懒可不准。

黄琼洁俏皮地说。

杨冲锋说:打算带你到郊外去,玩水、烧烤、垂钓。

这不先得征求你的意见?黄琼洁说听从杨冲锋的安排。

你要不要去换套衣?到郊外怕不方便。

黄琼洁住在县委宿舍里,两人就开着车往县委走,到门口后杨冲锋不敢下车,怕让人见了议论黄琼洁,就在车上等着。

过半小时,黄琼洁走了出来,换了一套牛仔衣裤,牛仔衣裤洗得都显白了,穿着却更显得人素白可人。

两人准备了些烧烤的食材。

郊游的地点选在柳塘乡,一来那里近些,再说刘景奎在柳塘乡有什么需要就可以找他。

柳塘乡在柳水上游,离乡政府几里远处有一道水湾,车可以到,而且河沿上有一排垂柳。

很适合垂钓,太阳大了有柳树给遮挡着,到柳水里游泳这一段水流又不急。

杨冲锋一年前来过一次,对环境比较熟悉。

经过柳塘乡乡政府,杨冲锋没有停车,直接走到那个无名水湾处。

车不能完全开到水湾处,杨冲锋把车开在路边的小荒坡上。

他们下车后,把准备的东西拿出来,黄琼洁说:你什么时候准备了钓鱼的东西?看来早有预谋。

杨冲锋笑笑,把全部的东西都挂在身上。

黄琼洁挎着她的包,见杨冲锋东西太多,要来帮忙,杨冲锋哪肯?这时是表现的时候,再多一倍的东西也要往身上放。

从村级公路到水湾处只有两百米,对杨冲锋不算什么,只是那路不怎么好走,黄琼洁虽然穿着牛仔衣裤,杨冲锋偶尔还要匀出一只手来牵着她。

到目的地了,那是一道水湾,水面显得比其他地方要宽阔。

岸上是坡度很小的斜坡,离水四五十米有耸起的山,山不高,百多米。

山石下有凹进,那里还有个溶洞,到中午后里面比起外边要凉爽些。

走到地点后,杨冲锋看看时间,才十点。

便把东西放进溶洞里,溶洞不大,里面还算干燥,只有较深处才有一些水滴滴下。

溶洞里地上有几张废纸,显然是到过的人留下的。

黄琼洁看着溶洞,心里有些怕,里面黑森森地。

等过了一会儿,才看清溶洞里的情形。

两人在地上铺了纸,把食材都先放着,便拿着钓具到水边去了。

取了遮阳帽和遮阳镜戴上,杨冲锋专心看着黄琼洁一步步走到水边来。

撒了料,杨冲锋便整理钓竿,黄琼洁坐在旁边看着,柳树外地阳光很炙热了,有一抹从柳树叶尖泄露下来,撒在黄琼洁脸上,细腻的肌肤白里透红,黄琼洁看杨冲锋有些专注,没有留意到有阳光射到自己脸上。

黄琼洁没有钓过鱼,很新奇地看着水里的浮标,全神贯注。

两人约定看谁先钓上鱼,黄琼洁专注地等着。

你看,你的浮标动了。

杨冲锋说,黄琼洁忙看向水里的浮标,却不见动静,只见到水的一圈细波纹,正要怪杨冲锋骗她,却突然见浮标往水里沉下去。

黄琼洁慌了,不知道要做什么,手指着水里,又不敢高声喊怕惊吓走吃饵的鱼。

杨冲锋做了个提竿的动作,她才弯腰提起鱼竿,动作幅度太大,等把鱼钩拉出来后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鱼跑了。

鱼饵已经被吃掉。

黄琼洁惋惜不已,看着杨冲锋有些得意的笑容,便捡起身边的石头往他身上丢去。

杨冲锋也不躲,说:虽然鱼没有上岸,也算你先开头了,总可以吧。

说着过来帮黄琼洁重新上鱼饵,摔竿,放好。

本来就是,谁让你说话让人分心?要不就钓上一个大鱼了。

柳水里的鱼多,最多的就是鲫鱼和鲤鱼。

两人继续钓鱼,黄琼洁气愤自己钓不上来,直嚷嚷鱼太少,杨冲锋只是宠溺地笑笑。

经过两人的不懈努力,终于算是满载而归。

(二)

两人饭足菜饱之后,已是正午,杨冲锋提议到柳水里游泳,冲冲汗,黄琼洁虽然也想,但是面上还是不好意思。

杨冲锋威胁黄琼洁,说:你真不肯游?那好,我先把你丢下水再说。

杨冲锋就站在黄琼洁身后的岸上,真打算身体力行。

你敢。

黄琼洁真怕他推自己下水,惊叫了起来。

有什么不敢?杨冲锋挨着黄琼洁很近,只要稍微往前,她就会被挤到水里。

黄琼洁见杨冲锋要耍无赖,也不敢站,蹲在水边,回头看见杨冲锋促狭的眼神,便明白这是杨冲锋在捉弄自己。

黄琼洁故意气鼓鼓地说:有你这样的吗?等我穿好泳衣再和你一决雌雄。

说完绕过杨冲锋向溶洞跑去。

杨冲锋则在洞外当起守护神,等待心中女神出来。

不一会儿,只见黄琼洁身穿一件蓝色紧身泳衣出来,苗条玲珑的曲线完全展现,修长洁白的双腿,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更加迷人,凹凸有致的身材,阳光都不忍错过这幅美景,更何况是杨冲锋。

黄琼洁被杨冲锋火辣的眼神盯得满脸通红,双手背后,低垂着脸,耍弄着调皮的脚趾。

不过她心里却是像吃了蜜一样,轻声娇斥:还不快去换衣服。

是。

杨冲锋猛然反应过来敬个军礼,人就走近溶洞里。

两人一同潜入水中,尽情释放激情的青春。

杨冲锋在水里潜游一会儿,就见上方有蓝色在动,知道是黄琼洁在游,杨冲锋向江心游去。

游了一半,回头见黄琼洁犹如蓝色的精灵一般,在水面上游着。

黄琼洁看见杨冲锋浮上来,远远地用手朝他拍水示威。

杨冲锋见了,又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朝黄琼洁潜游过去,估计到她所处的位置后,却没有人了。

他往四周找,找到上游方才见她浮游着,潜到黄琼洁水下方,看见她水里优雅的游姿,一时不察,又被迷住。

杨冲锋看了一会儿,终于憋不住了,才浮上水面。

黄琼洁见杨冲锋从自己身边浮上来,知道他在水里偷看自己,游过来要修理他。

杨冲锋站在水里不动,很乖的等她过来,两人嬉闹开来后,又亲昵了不少。

杨冲锋几次想碰触黄琼洁的身体,可终是控制住心中的那份悸动。

又闹了一阵,两人感觉玩的差不多了,便上了岸。

突然间,江面起了风,天空有黑云渐渐随风压过来,显然是要下阵雨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人刚跑回溶洞的时候,天空划过刺眼的闪电,伴随而来的还有炸雷般的雷声。

风狂扫着,柳树枝被吹得乱飞,落叶在空中无序地杂飞。

江面涌起波浪,拍打着江岸。

南方夏日里,阵雨都是这样的,在柳泽县把这种雨叫行雨,几分钟或几十分钟,雨就会被吹散无踪。

杨冲锋抱着黄琼洁躲在溶洞里,黄琼洁有些颤抖,杨冲锋怜惜地抱紧她,说:没事、没事,有我在呢。

黄琼洁也紧紧抱住他,像是怕杨冲锋离开一样。

雷声虽然没有先前炸响吓人,却是更密集,隆隆的雷声一个接一个。

溶洞不深,洞外的风雨吹进洞来,风里夹着的雨让洞里有些阴冷。

黑云压得很低,洞内的光更暗,闪电刺亮时,把洞里映得通明。

每一道闪电,黄琼洁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脸色有些苍白。

杨冲锋更加紧紧搂抱着黄琼洁,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缓解她心里的惊恐。

杨冲锋在又一道闪电里看清黄琼洁的脸,忍不住在她显得苍白的脸上吻了吻。

黄琼洁感觉到杨冲锋的心意,心里也是嘭嘭直跳,她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喜欢上了杨冲锋,己不排斥他的亲热,反而心里甜蜜的。

她的心思一分神,也就不那么恐惧了。

也许是天公作美,故意成全这两人的美事,他们也不辜负天公这份美意,雨中定情。

(三)

黄琼洁这几天一直在忙着,要把柳泽县当前两大宣传热点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一是对抗洪救灾工作,整个地区都基本稳定,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另一个方面是加强企业自主改革,继续向前发展。

黄琼洁把材料交给副部长后,心里想着自从那天和杨冲锋分开后,两人都忙,好几天没见面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有没有想自己。

黄琼洁正在百回千肠的时候,杨冲锋出现了。

自从两人那天定情后,杨冲锋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调戏宠溺黄琼洁了。

正好也到午饭的点了,两人相继出了县委,走到一家小餐馆吃饭。

黄琼洁温柔地说:冲锋,你有没有空?我想要你陪我到柳江市去,见见我叔叔。

李大哥也是每次都打电话问我你的情况。

李队长?杨冲锋有些疑惑,你叔叔在柳江市?要去见他们啊。

嗯。

怎么了,是不是怕啊。

黄琼洁做出一副挑衅的样子。

不怕,有什么好怕的。

杨冲锋降低声说:算不算是见家长?

到了柳江市,杨冲锋决定不了先去见谁,问黄琼洁说:怎么办?先见谁我等领导发话。

你要是心里虚,就先找李大哥,然后让李大哥陪着到叔叔家去;要是胆子够肥,我们就先到叔叔家。

黄琼洁笑着看他。

我是担心李队长说我没有第一个去看他,到时候会罚我酒。

不过,今天来的目的,见他是放在第二的,他也应该理解。

杨冲锋自觉得经常见张应戒等县里领导,有足够的信心见黄琼洁的叔叔。

黄琼洁从没有说她家里的情况,杨冲锋也没问。

等见到黄琼洁家人就知道了,也不急于一时。

黄琼洁要先到市委宣传部交材料,之后两人一起到街上去买送给叔叔的礼品,第一次去家里见家长,总不能空手去,那样也不好。

虽说黄琼洁不要买太多,但是杨冲锋觉得这关键的第一次,怎么也得做足准备。

两人来到黄琼洁叔叔住的祥云小区里。

小区里的环境静寂,绿意盎然,楼的建筑风格更显高档。

两人走进小区里,沿小路走能看到白玉兰宽大的叶片和硕大的花朵,榕树从枝丫间垂下的假根。

这样优雅的环境,杨冲锋心里猜测着,试探地说:琼洁,你叔叔是市委的大领导?我只知道他是我叔叔,才不管他是不是领导。

黄琼洁不肯把叔叔的真实身份说出来。

放心吧,叔叔不会吃了你的。

黄琼洁也不想让杨冲锋有心理负担,忙说着。

黄琼洁在一栋单家独院前停住,杨冲锋看到房子是两层的复式楼。

黄琼洁打电话通知了里面的人,不一会儿就见一个保姆样子的妇人走出来开门。

三人进了屋,杨冲锋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屋里的布置格局,感觉挺有书香气息。

虽然自己不是很懂,还是隐隐感觉黄琼洁叔叔不是普通的官。

这时就见一高贵的妇人从厨房出来,体态丰腴,面色平静,举止大方雍容。

杨冲锋估计她就是黄琼洁的婶婶了吧!

婶婶,他是杨冲锋。

黄琼洁转过身来说,冲锋,我婶婶,最疼我了。

婶婶,您好。

今天冒昧打扰了。

杨冲锋恭敬地说。

小杨,坐。

张妈,厨房里还要忙一会儿,你去吧。

打发走张妈,周淑芬让杨冲锋坐,杨冲锋哪敢先坐下来?周淑芬就先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拉着黄琼洁坐在身边。

周淑芬自杨冲锋进门就一直在观察他,她发现杨冲锋礼貌周到,态度不卑不亢,言语进退有度,心里已经满意了几分。

小杨,上次听李浩说他在柳泽县里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后来又听琼洁说起你。

还真是不错啊。

周淑芬说。

几个人就边聊着天边等黄琼洁的叔叔回来。

(四)

没过多久,黄天骅回家了。

黄琼洁拉起杨冲锋一起去接黄天骅。

周淑芬看着亲昵的两人,心里便又接受了七八分。

只要琼洁喜欢,就好啊!

叔叔。

黄琼洁迎上前去。

小洁,今天对叔叔这样热情啊。

黄天骅打趣黄琼洁道。

黄天骅国字脸,身体硬朗,精神满满。

他对杨冲锋的态度属于中庸,不严肃也不热情。

杨冲锋想他是对自己不满意还是给黄琼洁把关呢?

叔叔,我一直对您都好,好不好。

黄琼洁亲昵地拉着黄天骅的胳膊,撒娇似地说。

叔叔,您好。

杨冲锋忙问声好。

黄琼洁介绍说:叔叔,这是杨冲锋。

介绍完走到婶婶身边,有些紧张地握住周淑芬的手。

周淑芬也没说什么,走到黄天骅身边把他的包接了过去,带着黄琼洁往楼上去了。

客厅里只有黄天骅和杨冲锋两人,黄天骅对杨冲锋说:坐吧。

然后不再说话也不再看着杨冲锋,而是静静地想着什么。

张妈给黄天骅和杨冲锋两人上了茶,就走了。

黄天骅威严地坐在那,好像杨冲锋不存在一样,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

杨冲锋面对这种无形的压力,心中有些胆怯也有些无惧,既然来了,为了黄琼洁也要扛住黄天骅给的压力,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也就平静了,大有上战场冲锋的勇气。

略沉默几分钟后,黄天骅才对杨冲锋说:小杨,别拘谨,这是在家里。

杨冲锋见黄天骅脸色平缓,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便说:初次来拜访叔叔和阿姨,我哪里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请叔叔原谅。

然后两人就杨冲锋的工作简单地聊了一会儿。

时间不长,张妈就喊饭好了,周淑芬和黄琼洁从楼上下来,几个人围坐在桌旁。

周淑芬热情地招呼杨冲锋和黄天骅喝几杯酒,黄琼洁在一旁有些紧张地看着黄天骅的态度。

杨冲锋在内心不停地给自己打气,礼貌周到地向周淑芬和黄天骅敬酒,祝他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虽然话很老套,不过杨冲锋感觉他们对自己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

黄琼洁看到杨冲锋得体的进退,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小杨,听小洁说你现在是科长了?周淑芬说。

嗯,刚批下不久。

柳芸烟厂的科长应该是正科级了吧?小杨今年有没有25岁?周淑芬又说。

杨冲锋想这也许是在了解自己的情况。

过了年就25了,阿姨。

我这科长也是巧合当上的,我的能力有限,经验不足,正在向厂里其他领导学习。

杨冲锋说着就把柳芸烟厂发生爆炸案,之后被提为副科长,请愿事件中自己陪着厂里老主席保护领导,事件后被领导推荐为科长的事说出来。

升为科长,实际应该是张应戒的作用,而杨冲锋却推给老主席。

这样就避免了把张应戒的作用说出来。

老黄,柳江市里有几个25岁之前就是正科级的干部?周淑芬淡淡地笑着。

黄天骅看了看杨冲锋,也没有多说什么。

杨冲锋没想到他们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黄天骅的官不小啊!

等了一会儿,黄天骅说:小杨,好好在柳泽县里干三年吧。

黄琼洁听了后立即对杨冲锋说:冲锋,还不谢谢叔叔。

杨冲锋忙说了感谢。

黄天骅的话应该是承认自己了吧!

吃过饭,张妈在餐厅里收拾,四个人就到客厅里去坐。

黄琼洁便给叔叔、婶婶泡茶,很殷勤的样子。

周淑芬让杨冲锋坐,杨冲锋却去帮黄琼洁把茶端到黄天骅身边。

黄天骅接了,要杨冲锋坐着说话。

周淑芬就说:小杨别忙,快坐下的说话。

周淑芬询问着杨冲锋在柳泽县的生活和工作状况,黄天骅抽着烟,没有说什么,只是偶尔看杨冲锋一眼。

杨冲锋瞧着黄天骅忽明忽暗的态度,心里着实有点忐忑。

杨冲锋虽然在部队待过,但那只是当大头兵,虽然有留部队提干的机会,但也因为他的不通人情世故而败北。

他回到地方后,在烟厂这两年也是一直在最低层,没有接触过政治上的高层人物。

他在爆炸案中救下张应戒,这才算刚接触到一点高一级别的领导,所以在很多方面,他还不成熟,对于接触像黄天骅这样的市级领导,更是大姑娘上花轿子——头一遭。

杨冲锋现在仅是凭着自己先天的聪明在走,至于结果怎么样,他也只能是顺其自然,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走的每一步都细致入微。

背后高手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