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杨冲锋黄琼洁小说大结局-背后高手最新章

时间:2021-02-23 16:14:06    作者:凤鸣苑    来源:zsy

小说简介:小说《背后高手》的主角是杨冲锋黄琼洁,是作者凤鸣苑的一本职业文小说,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出彩,非常值得一看,主角杨冲锋黄琼洁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剧情超凡脱俗,让人越看越上瘾,一起来看职业文小说《背后高手》吧羊城晚报出版...

最新杨冲锋黄琼洁小说大结局-背后高手最新章

《背后高手》第7章 书记姿态

(一)

杨冲锋回到安贞家里和家里人打过招呼后,就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给黄琼洁打起了电话。

今天黄琼洁要回柳江市,把今天的稿件和照片交到市委宣传部,让市委宣传部整理出资料对这次抗洪进行宣传和向省里汇报。

两人通着话,黄琼洁说要怎么向李队长汇报今天的情况?杨冲锋当即说:你是领导,决定权在你。

黄琼洁就在电话里笑出声来:算你乖,过几天回柳泽给你发个奖。

杨冲锋便缠着问奖什么,黄琼洁说还没有想好,乖乖地等着吧。

两人正说着,房间门被敲响,杨冲锋以为是陈玲琳,回头见是张馨,指着手机要张馨先到房间外等自己,张馨扬起手对他进行威胁,做了怪脸下楼去了。

黄琼洁说有事下次再说,说了声拜拜就挂了。

杨冲锋郁闷地看着手机。

杨冲锋放下手机下楼来,看到安贞、张馨、陈玲琳都在,正要说什么,这时,大门的铜质大环被扣响。

安贞明显一震,眼里有些惊恐的神色。

张馨也感觉到老妈的情绪,伸手和安贞拉着一起,陈玲琳同样站到安贞身旁。

杨冲锋看着三人心惊胆战样子,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张应戒家里以前客人不断,杨冲锋偶尔来一次,都会遇见几拨客人。

可这两三个月来,没有人登门了,这时有人敲门,肯定有什么事。

如今的张家还会有什么事?按这时张家的处境而言,最有可能的就是把安贞带走。

这段时间对家里可能发生的事都想到了,这时要真正面对,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和心理承受,要来的终究会来,就算不开大门,也是无法躲过的。

大门的铜环还在有节奏地扣响,杨冲锋和安贞对视后,见安贞点了头。

杨冲锋走向大门,开了门,杨冲锋见门外站着两个人,灯光不好,来人却很面熟,一时之间却没有想起。

安贞嫂子在家吧。

来人说。

在家里呢,快请进。

杨冲锋见对方没有什么恶意,得快些让屋里3人安心才好。

3个人走进屋,带头的人说:嫂子。

杨冲锋跟在提着礼包的那人身后,见安贞一下子站起来,有些激动,说:吴书记,您……您坐。

杨冲锋一下子想起这人是谁,柳泽县县委书记吴德慵,柳泽县目前最大的领导啊。

杨冲锋感到脑子有些短路,县委书记到家里来还提了礼品,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提礼品的人,应该是县委专职秘书或县委办主任之类的人吧。

嫂子,还跟我客气。

吴德慵说着就坐下来,陈玲琳忙着去泡茶,杨冲锋也走去帮忙。

杨冲锋耳听着那边说话,只听安贞说:毛主任,请坐,请坐。

那主任说:不客气、不客气。

杨冲锋和陈玲琳把茶端过来,放到茶几上,陈玲琳就拉着张馨到楼上去,免得吴德慵说出什么话来让她受不了。

杨冲锋走到院子外站着,却在仔细听着里面说话。

吴德慵说话声音大,有点男中音的磁性,在院子里听得很清楚。

吴德慵先问了洪灾中是不是受灾了,有没有损失。

安贞便把情况说了,她们家基本上没有损失,然后表达了对书记关心的感谢。

安贞如今还在县委里上班,去不去没有人管,可她一天都不敢落下,也不敢像以前那样随意先走了。

嫂子,这段时间县里忙,一直都想来看看嫂子,可县里的事情一桩接一桩啊。

县里如今是多事之秋,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那些厂子,都成了无法解开的绳索,捆着县委要县委帮他们解决。

今天到嫂子这里来诉诉苦,心里就踏实不少了啊。

嫂子,张馨还在市里读书吧,家里让嫂子一个人操劳,老领导又不在家,辛苦嫂子了。

我要向嫂子请罪,对嫂子一家关心不够啊。

吴德慵一番话说下来,就是来叙旧。

安贞便说县里的大事多,县里最忙的也就是县委书记,责任重大。

接下来吴德慵和安贞两人说了些以前的往来和他们之间的情谊。

说到后来,吴德慵就表态说嫂子,在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直接跟我提。

安贞让张馨下楼来和吴德慵见见,杨冲锋也走进客厅里。

吴德慵和张馨说了几句话,说了张馨小时候的两个故事,就问她现在的学习情况。

之后见杨冲锋在屋里,就问安贞杨冲锋是谁。

杨冲锋才做了自我介绍,安贞把杨冲锋夸了一阵,说到杨冲锋在抗洪中获得了奖,吴德慵说:小杨,真是好样的,英雄啊。

值得骄傲、值得培养。

谢谢书记鼓励。

杨冲锋说。

吴德慵对杨冲锋没有多搭理。

吴德慵话说了后,和毛主任就告辞离开了。

安贞、陈玲琳和张馨都走到大门外相送,杨冲锋一直送到大街上,等两人上车后,杨冲锋才折回。

大家回到客厅,安贞默不作声地在想着。

杨冲锋进来后,安贞说:冲锋,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阿姨,我想,叔叔就要回家了。

安贞等人听后眼睛便亮了起来。

安贞想了想,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很淡却显得轻松,陈玲琳也想通了吴德慵到来预示的信息,脸上更多一些期盼。

倒是张馨,欢喜之余有些压力,清亮的眼里多出一丝暗淡。

张应戒的事对张馨说来,终是与她的认识观和接触的教育相背离的,要让她坦然接受还需要时间。

杨冲锋看在眼里,对人生沉浮的认识又提升了一层。

冲锋,我们都要谢谢你啊。

安贞说。

在最沦落的时候,杨冲锋一直能帮着她们让她们有个主心骨,才是最让人感动和感激的。

陈玲琳也表示了谢意。

阿姨,嫂子,说谢谢就见外了啊,我有今天是叔叔帮我在先。

叔叔可能是这几天就会回来了,张强哥也应该没有什么事的。

杨冲锋估计烟厂那边也会有动静了,吴德慵两三个月来都没有上张应戒家门,这时突然提着礼品看安贞,哪会有这样好的心?就算他心里还挂记张应戒一家,也决然不敢上门的。

张应戒问题解决了,烟厂会不会也得到解决?从张应戒被他们带走后,烟厂就用不同的借口拖延着没有上班,工人责问时总是推托没有一个肯定的答复。

(二)

杨冲锋走进烟厂,门口处聚集十几个人,有两三人说话声音很高,正在明目张胆地大骂烟厂领导腐败,声音也是越来越高,更没有什么顾忌。

杨冲锋走得慢,听这些人骂得痛快。

他心里想着,烟厂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好好地就败落了。

他们说的都不错啊,杨冲锋对烟厂里的内幕不怎么了解,可从销售这一块也能看出些,更能推想出点真实的内幕来。

自己也就参与一次真正的销售,获得的利益足让其他职工恨得生吃了肉吧。

杨冲锋慢步走到销售科,销售科里的人起哄让他请客。

他本想着领完奖金就请他们吃饭,却不想付副书记叫他去办公室。

这是第二次见付副书记,杨冲锋也不知道什么事,只要表现得恭敬谦逊就对了。

结果去了,付副书记就是鼓励鼓励,又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

杨冲锋从付副书记处出来,独立思索着烟厂的未来走向,照烟厂目前的状况,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扭转困局了。

他心里想着先请销售科的人吃饭吧!走一步算一步吧!

吃过饭后,杨冲锋寻思好些天没去一剪梅了,今天趁空去看看,顺便问问黑牛上次说的做装修的事怎么样了。

如果他做了,自己也好给他参谋参谋,只要黑牛能走上正途,这比什么都好。

杨冲锋走进一剪梅,自己径直找到黑牛,正好黑牛也没什么事,俩人坐在一起就聊起来。

冲锋,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让他们组成两个公司,一个主要做装修,另一个主要做建筑工程。

公司还没有注册,算是一个搭伙吧。

两边都找了些事做。

黑牛说。

那就好,黑牛,还是要注册成正规公司,找些技术业务熟悉的人带着,钱多钱少今后总可以发展。

杨冲锋对于公司的概念,是方芸告诉他的,方芸对目前形势把握得很准确,眼光也长远和犀利。

房地产在大城市里已经有发展了,柳泽县未来这方面的发展前景应该也不错。

听人说,这是因为亚洲金融风暴带来的经济衰退,国家要做出一些政策调整,说什么刺激内需。

这些事我们也说不明白,但国家不会就这样看着大家吃亏的,我们先走一步,虽说艰难,可比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要强啊。

杨冲锋说。

不错,冲锋,要不你出面来管理?我手下的弟兄都服你的。

黑牛说。

还是让熟悉的人来管理比较好,当公司管理者每做一件事都决定着是赚钱还是亏本。

我们哪算得来?黑牛,你两头都请些行家来做,等着赚钱这样多好?能不能赚钱还难说,让那些小崽子有事做,有个去处那是好事。

冲锋,这样吧,公司里算你一股,怎么样?行啊,我弄些钱过来入股。

杨冲锋说。

冲锋,说什么钱不钱的,我们兄弟之间不说这些。

两伙人也没给他们什么钱,买材料都是先赊账欠着,完工后再结算。

那些小崽们这些主意多得很。

黑牛说。

亲兄弟明算账,要成立公司,就要有一套管理法子,由不得平时的性子。

这样吧,我出10万,公司算我一股。

10万才一股,我哪有90万来陪你玩?冲锋,这样吧,10万算三成,就这样定了。

好。

杨冲锋说。

黑牛那些人只要收敛住,走向公司化,总比现在收保护费强。

是不是再弄一个石料场?自己有建筑公司,办一个石料场应该不错,只要安排几个人管理着,机器的成本又低,赚多赚少总比没有要强。

杨冲锋把刚想的想法说出来。

不错啊,小崽里有些人就是城外附近村子的,让他们先找地方。

两人算是把要做的事情拍板定下来了。

杨冲锋心里也为黑牛高兴,总算将来有个正经营生做了,反而自己现在处境有些尴尬,安贞阿姨家去还是不去?张应戒回来自己还在他家住吗?

(三)

到8月中旬,柳芸烟厂停工整整3个月。

柳芸烟厂工会主席孙定才已经57岁,还有3年就退休了。

他自认为自己是老党员,觉悟比普通工人要高,所以在其他职工思想懈怠、怨气冲天的时候,他还能心平气和地劝解工人体谅烟厂的困难,烟厂领导,县委总会想办法帮着解决目前烟厂困局的。

孙定才主席按着自己一贯的思想坚持着,每天如往常一样上班,心里想着,自己是工会主席要做好带头榜样作用。

8月17日,孙定才主席一如既往来上班,走进烟厂大门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与往日不同,有种往日上班的感觉。

大门内站着不少人,比他还早。

这些人都一种表情,见到他后都和他打招呼,脸却看向另一方。

孙定才见工人们打招呼有些应付,都想要他快些离开。

孙定才心想他们肯定有什么事。

大洪水以前,就听说一些人在私下串联要大闹一场,让县里甚至让市里对烟厂重视起来,看今天这样子,不会是他们要闹吧。

孙定才不敢有丝毫迟疑,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后,马上给保卫科科长打电话,让他时刻注意着厂里的情况。

保卫科科长听后,连声应着,说马上去办。

其实他也没把孙定才的话放在心上,只是让保卫科的值班人员注意一下情况,有什么及时去看。

他自己又继续干他的事去了。

孙定才挂了电话后,还是不放心随即给付副书记打过电话,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付副书记听到孙定才说厂里的异常状况后,要孙定才先稳住,并时刻监视着厂里的情况,他立即就到厂里来。

柳芸烟厂这时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工人们都站在过道、走廊、小坪院和车道上,也有人进了办公室。

相互之间,见面后都很默契的各自到自己的位置,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议论什么。

孙定才见人多了,却还没有见到厂里的领导,也没有见保卫科科长,心里就有些着急,想到付副书记给的任务,便走到厂大门处,心想工人们要有什么异动,自己就立即拦住他们,一定要等付副书记到后来处理这事。

等付副书记急匆匆赶来时,厂里聚集的人更多了,孙定才见付副书记到了,总算吃了颗定心丸。

付副书记到后,第一句话就问,保卫科的人到了吗?孙定才说,值班室里有两三个人。

付副书记看着厂里人群的样子知道事态严重,骂了一句,忙用手机打给保卫科科长。

付副书记命他十分钟内把保卫科的人都召齐到厂大门口集中,否则,等着处分吧。

保卫科科长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急忙赶回厂子,途中打电话询问保卫科值班的人才知道,工人聚集,他一听更是吓出一身汗。

付副书记立即给厂里其他领导打电话,他只是希望把事情控制在烟厂里,要是真闹到县委县政府,县里领导会怎么看自己?烟厂是处级单位,自己要是成功控制了这次事件,会不会把自己这副处的级别提半级?五十几岁了,再不提就没有了机会。

大门外还在不断走来工人,付副书记有种想哭的感觉。

自己怕是控制不了了,要是张应戒在厂里,他应该能处理了吧。

付副书记想了想,犹豫着决定用更稳妥的方式来处理,拿出电话,拨给县委,汇报了厂里的情况。

九点钟,工人们渐渐往厂门口聚集。

看着人越来越多,一、二车间的主任走到众人前面,先要出烟厂大门。

孙定才一把拉住两个车间主任:你们两个先给我站着,我有话找你们说。

老主席,我们一直对您都很尊敬,您有什么话说,等明天吧,现在我们有事。

两人被老主席拉着,也不好强行挣开。

听我的,有什么事有什么要求我们和付副书记一起到厂部去谈,什么事都可以沟通的。

你们这么闹,那是违法的。

孙定才手抓得很紧。

老主席,请您放开,我们是尊敬您的,也尊敬付副书记。

但今天是大家的事,厂里只要把欠我们几个月的工资发下来,让我们从今天起开工上班,什么都好说。

两车间主任说。

旁边就有人喊起来:几个月没有工资,我们老婆孩子要不要吃饭?老主席你帮我们要来工资,哪怕是一半我们都听您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付副书记这时知道自己去拦也没有用,孙定才这样强拉住带头的两个车间主任,自己又如何躲开?要是躲开了县委到时候能不知道?这时去说服工人,是不可能的了,去说话铁定要被骂的,可还是得去。

付副书记走到孙定才身旁,高声说:大家请安静,我是付副书记,你们听我一句话。

县委县政府对我们厂是非常关心的,对大家的困难也非常了解和同情,正在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要相信县委县政府。

再说,你们这样出去,也不就是要县委县政府给你们解决吗,你们的情况我会向上级反映,只有你们不出去,我马上到县委寻求解决的办法。

付副书记用尽全身的力气喊着,这时工人哪还肯听?

杨冲锋得到消息前正准备去黑牛那里,半路上肖成俊打来电话,说厂里出事了,工人们集合起来要到县委去讨说法,让他马上过来。

杨冲锋听后连忙打车赶回厂里。

当他下车后就看到,一队不规整的队伍正在走出厂门。

队伍前举着横幅,上面写着还我工作,惩治腐败!强烈要求清查柳芸烟厂的腐败分子!让我们活下去!

杨冲锋看见保卫科的人和一些领导在行走的人群两边维持着,不让队伍失控。

杨冲锋急忙跑到保卫科科长跟前,科长要他带一些人负责前面开路。

肖成俊和杨冲锋两人见面后一阵苦笑。

走一段路,两边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

场面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队伍还没有到新桥,就听到警笛声朝这边来。

新桥还在修建中,桥的支撑架是密密麻麻用螺丝固定在一起的钢管架,高高耸立,桥下有通道口,通道口不大只容一辆卡车通过。

要保证烟厂的车能自由出入。

离新桥桥下还有十几米,就见两辆警车齐刷刷地停在路口,把要走向城区的人的路给堵死了。

要想通过,就必须从警车边挤过或从车上踩过。

后面还有警车开过来,正走着的人们突然看见前面的警车挡住去路,情绪就激动了。

杨冲锋拉着肖成俊往人群后走。

现在闹起来就算再怎么努力劝说,人们都不会再听了。

人在愤怒中,往往容易失去理智,弄出事来。

两人走到人群尾部,孙定才和付副书记跟在后面,想等时机再做工人们的思想工作。

杨冲锋见到付副书记后,忙把桥下的情况跟付副书记做了汇报,这样,两位领导就不会认为杨冲锋和肖成俊两人是临阵逃跑消极怠工。

付副书记认为杨冲锋汇报非常及时,便让杨冲锋和肖成俊两人与他们一起,到人群前去做工作,看能不能把工人劝回厂里。

愤怒的工人已经失去理智了,杨冲锋陪着两领导往前挤,两耳都是高喊的骂声和叫声。

警车堵了去路,请愿队伍过不去,群情激愤,大有要和警察干一场的架势。

现场局面越来越难以控了。

愤怒像淤积的洪流,情绪越来越波动,已经有人在喊把警车砸了。

果然就有人捡起路边的石块往警车上摔去,没有砸中,碰上桥支架上的钢管,发出清脆的响声。

更多的人捡起石块向前面投掷,想砸了警车。

杨冲锋带着付副书记走到人群最前面时,群情正到爆发的顶峰,付副书记出现后,爬到停着的警车上。

人们见到付副书记,不再投掷石块,吼声却更大起来。

肖成俊也把孙定才扶到人群前,爬上警车前盖。

突然有人从桥上跳到水里,桥下的水有一两米宽的地方不深,也就一米多,而水深处也有桥钢管支架。

大家见找到新的出路,其他人也往下跳,从水里淌过从支架间穿过。

上年纪的人则留在路上,等年轻人过后,也想从那条路走。

杨冲锋见了,跟付副书记说:书记,快向县委汇报吧。

要是有人出事,那事情就更大了,也不是领导们想要看到。

付副书记才急忙给县里打电话,十分钟后,警车边的警员接到命令,撤出路口让工人们通过。

杨冲锋正要跟着去看看,手机震动起来,他是安贞阿姨打来的。

问杨冲锋在哪里,杨冲锋就说了自己的情况。

安贞要杨冲锋千万不要和别人一起去闹,说他是领导,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参与。

杨冲锋要安贞放心,说他正陪着厂里领导们在一起。

他刚挂了安贞电话,又震动起来,是黄琼洁来的电话,忙问有什么事。

黄琼洁同样嘱咐杨冲锋不要参与闹事。

黄琼洁打算来这里采访报道此次事件。

杨冲锋担心黄琼洁独自一个人会很危险,他让肖成俊保护付副书记和孙定才主席,他急忙赶去接黄琼洁。

(四)

杨冲锋接到黄琼洁,劝说她现在太危险,不适合去,黄琼洁却坚持要到现场报道。

杨冲锋无奈只得陪着她又赶到现场。

两人小跑到县政府大门外,大门外站着很多人。

有些是看热闹的人。

县政府大院站满了人,院子本来就不大,七八百人往里挤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哪里还有空间?人挤在一起,那种凝聚力却更强烈了。

只要有人吼起来,立即有更多的人呼应,比起一出厂时稀稀落落的口号声不同,这时更多的是种强烈的愤怒。

口号声越来越整齐,吼声也越大。

杨冲锋等黄琼洁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后,带着她想往里钻。

这群人心里的怒火得有人及时疏通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这里,就见警察围了过来,有的人以为是要抓人,顿时大声嚷嚷:抓人啦……烟厂职工的情绪更加不稳定。

这时,有警员从外走来,拿着扩音器对着院子里的人群喊话,下了保证,说明了他们只是来维持秩序,不让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插到烟厂职工队伍里来。

并说县委书记和县长随后会过来与大家见面,共同协商怎么样解决烟厂问题。

喊话进行了几遍后,骚动的情绪得到缓解,不过人们没有这样容易被说服,很多的质问声响起。

杨冲锋拉着黄琼洁让她紧跟在自己身后。

两人走到县政府办公楼下台阶,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裳。

两人相对而笑,台阶上站着不少的人,有烟厂职工代表也有县政府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领导,班长也站在上面台阶的高处。

黄琼洁想往台阶高处走却被人拦下,杨冲锋和那警员说,对方没有同意。

班长对那警员说,才放两人上去。

扩音器里不停地安抚着职工们的情绪,职工们听着这些不咸不淡的话有些不耐烦,偶尔有些还起哄。

县长李耀强终于从大门外走进来,喧嚣的人群暂时安静下来,等待县长给他们的答复。

人们让出一条路,李耀强和另两个人一直走到台阶高处,接过扩音器,开始向工人们做说服工作。

杨冲锋觉得没有必要去听这些领导讲什么,对烟厂今后会怎么样自己分析得很准了,已经给烟厂判了死刑。

只是看县里会怎么样来处理烟厂的善后工作,他便把注意力放到黄琼洁身上,密切注意着人群里的动态,要保证一旦乱了起来能保护住黄琼洁不受伤。

职工直闹到下午三点,县政府用车送来了满车的简易盒饭,激愤了大半天的职工们早就饿得肚皮相贴,见送来了盒饭,有人就准备去抢。

县长李耀强用扩音器喊着每个人都会有一盒的,大家不用乱。

警察维持着秩序,职工们轮流着去拿饭。

黄琼洁拍了些照片,杨冲锋估计吃过盒饭后,烟厂的人也没有心思再聚集大闹了,毕竟这样也闹不出结果来。

杨冲锋和黄琼洁趁大家吃饭的空当儿,两人也去外面随便垫了点。

吃过饭,杨冲锋说:还去县政府吗?黄琼洁点点头,这是柳江市的一件大事件,说不定会惊动省里,她敏锐地感觉到一定得全程跟踪。

我陪你到县政府去,先看看那里的情况。

两人又到县政府,发现那里的人已经散开,有一些人在,都是些来看热闹的人。

黄琼洁要对今天的事对县政府领导进行采访,杨冲锋一看也没什么事了,就和黄琼洁分开了。

《背后高手》第8章 老张调动

(一)

杨冲锋没有去厂里,他觉得有必要回家告诉安贞一声,让她放心。

回到家后,他没想到张应戒回来了,厂里的廖副厂长,厂部的人,人事科的人等都在。

只是没看见付副书记和孙定才主席,估计他们还没来得及过来。

杨冲锋将近三个月没有见张应戒了,此时见他面色沉稳,任几个人说什么都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

这些到来的人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张应戒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回来,势必会重掌柳芸烟厂。

这时,向领导汇报工作和思想是很有必要的,几个月不见得表表忠心,弥补一下。

杨冲锋不好和这些领导在一起,便走进去找安贞她们。

他向安贞简单地说了今天请愿的事,安贞这才放心。

安贞告诉杨冲锋张应戒是上午回来的,其他的也没说什么。

一会儿杨冲锋见厂里领导走了,走到张应戒身边,叔叔……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很多话题都是忌讳,怕触了张应戒的痛处。

冲锋,忙了一天吧?厂里的事我听他们说了。

今天是不是饿了一天?中午我和张馨等你来着。

张应戒说着走到杨冲锋身边拍了拍他,要他一起到客厅去坐。

中午忙,在外面吃了点。

冲锋,你好样的,我没看错。

张应戒说。

叔叔,我哪有做什么了。

不说这些,冲锋,你对厂里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

张应戒说。

叔叔,我这段时间很少到厂里去。

安贞见两人说烟厂的事,便起身到厨房做饭,陈玲琳见了也站起来走去帮忙。

张馨看着电视,张应戒要她把声音调小一些,她嘟着嘴调了。

杨冲锋不敢把自己对烟厂的真实看法说出来,毕竟张应戒在烟厂花费的精神不少。

冲锋,组织上对我的工作可能要调整了,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先说说,到时才好考虑。

叔叔要调走?到县里还是到市里?杨冲锋心里一惊,厂里没有了张应戒自己这个被他提拔起来的副科长会是什么处境?看来张应戒这次虽说没有得到什么处理,但他调走也是上面的一种态度。

还没有最后确定,估计是到市里税务部门去。

冲锋,这个事只跟你一个人说。

叔叔,我知道。

对你我是信得过的,有没有考虑过今后怎么发展?烟厂正在和省烟厂谈合并的事,也不是就没有机会了。

我走后,谁来主抓厂里的工作,都还在讨论中。

上面倾向让书记来过渡,你要是想观望一阵也不急于决定。

要不等我在市里稳定了,再跟我到市里去?

我听叔叔的。

张应戒把该说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那是看在他受到打击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始终没有弃他而去,还一直照顾着他的家人。

这时候,自己也就不需要再提什么要求了。

两人一直说着话,张应戒却始终没有提及他这三个月的情况。

不知道安贞阿姨是不是了解?

饭后,安贞问张应戒:老张,你到市里去后,冲锋你打算怎么安排?他都三个月没有上班了,在厂里有什么前途?

厂里有和省烟厂合并的意向,冲锋再等等。

这时候安排他从政,也不现实。

等过一年后,让他到税务部门去。

再者,与省里烟厂合并后,岗位调整时,看有没有机会升半步,要是到行政里想升半步就难了。

张应戒说。

安贞见他说得在理,对杨冲锋说:冲锋,那就先安心等一两年,不要急。

谢谢阿姨,工作上我完全听叔叔的。

他们正说着话,大门响了。

是县委书记吴德慵和秘书,杨冲锋赶忙把他们让进屋里。

吴德慵不停地问着张应戒身体怎么样,精神怎么样等等,显得很关心。

安贞说着这段时间吴德慵书记对她们很关照,经常来家里看望她们。

吴德慵就说应该的应该的。

杨冲锋暗笑,吴德慵也就到家里一趟,那次肯定是得到什么消息了,知道张应戒快回柳泽县了才来看望问候一次,现在安贞说成经常,他却认下了。

杨冲锋不好听他们说话,走到小客厅和张馨陈玲琳待着,也不好就此离开走人。

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张应戒突然叫杨冲锋:冲锋,过来,见见吴书记。

杨冲锋走过去,张应戒就慎重地介绍:德慵,这是烟厂销售科副科长杨冲锋,从部队回来的一个小伙子,工作很有冲劲。

书记,您好。

杨冲锋说。

老领导,杨科长我见过,也了解他。

年轻人今后在工作上要多挑一点担子,冲锋,要做好准备呀。

吴德慵看着杨冲锋,表现得很热情。

书记,我能力欠缺,还请书记多指导。

杨冲锋说。

老领导,部队回来的人就是不同。

冲锋,当着老领导的面说,下次要听到你说保证完成任务。

这才是部队里的人说的话嘛。

吴德慵和张应戒两人都笑起来。

杨冲锋陪着,听他们说着话,不再插嘴。

张应戒虽然离开柳泽县权力场,但到市里税务局也是重权在握的实职,吴德慵当然要来认老领导这门。

张应戒知道自己要离开柳泽县,但自己的根却在这里。

吴德慵现在能来向他讨教烟厂的策略和对烟厂今后的规划,那是他做出的一种姿态。

吴德慵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吴德慵了,张应戒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变化。

(二)

杨冲锋现在很纠结,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在张应戒家里住着?要住下来,张应戒心里会有什么想法?自己要是见张应戒一回来,就出去那他会不会有想法?杨冲锋拿不准。

杨冲锋心里徘徊不知道怎么决定,这时黑牛却来了电话。

杨冲锋暂且放下,先去黑牛那了。

杨冲锋到了一剪梅后,黑牛告诉他采石场的地点已经找到了。

等他决定。

第二天大早,小厉和另两个飞天帮的手下,骑着摩托出了城。

杨冲锋的想法是,让黑牛成立建筑公司和建筑装潢公司,那就可连带做打砂场,公司可内销降低成本,也可打开销路。

方芸提供的信息说,近几年全国房地产会快速发展,让他在柳泽县先做基础准备,他还不能完全从厂里脱离出来,便找到黑牛合作。

杨冲锋本来都想放弃他的副科级了,可张应戒给了承诺,就只有先稳住几年。

生意上的事不能耽搁,找黑牛是最佳人选了。

黑牛对利益看得不重,只要黑牛不直接露面经营,也不会影响客户的选择。

经营过程中,黑道白道有他在其他人也不会总来找麻烦,公司好发展一些。

唯一的担心就是黑牛的手下会不会在公司运营过程中出现状况?

黑牛所说的砂场柳塘乡就在县城边,离县城五公里,只是不知道到柳塘乡后还有多远。

作为砂场,交通便利是非常重要的,交通便利会降低不少成本,让购买方乐意接受。

杨冲锋可不想让小厉他们出面找建筑行业的老板来销售,让砂场按行业规则来营运才是长远之计。

四个人骑着车到了李家村,小厉的车就慢下来:杨哥,地方就在前面了。

小厉三人在前带路,过李家村后把车停下来。

三个人里有一个是李家村的人,叫李金辉,杨冲锋对李金辉没有什么了解。

不过他看着倒感觉很精明的样子。

他们站在公路边见有条简易小路从坡地经过,距离公路五六百米远一座两三百米高的石山耸立着,杨冲锋从他们站着的角度,看不到石山到底有多大。

石山光秃秃的,几乎看不到爬山的路。

不知道背面是不是有路可走,这石山的位置上很理想。

从公路到石山之间,要修一条运输通道,这间距里只有一块是禾田,其他的都是坡地。

给的补偿就会降下不少,谈判的阻力也会小些。

几个人离开公路往里走,边走边看要修路该怎么走。

李金辉对这些地的主人很熟悉,说除了那块禾田外,其他人都应该很好谈的。

禾田的主人不好谈,他不肯同意吗?杨冲锋问。

杨哥,那禾田的主人在村里有些牛气,他家有个人在乡政府里。

李金辉解释说。

要是绕过这禾田,就必须要从另一个入口过去,那个入口要多绕两三百米远,更主要的是从那边开山破石的难度要大。

那边石山从坡脚直耸百米高,而不像这边坡度缓些。

他们走到石山脚下,看着工场地,比较平坦宽敞。

杨冲锋对爆破很内行,看着石山开山取石作业的难度不大,这里确实是比较理想的砂石场了。

李金辉说这石山往里延伸有几百米,他在村里问过,要开采打砂足可经营20年不成问题。

杨冲锋看过后,说:李金辉,要从这里修通一条路,不会太难吧。

得多少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给的。

杨哥,其他的都已经问过,没有问题,就是禾田那家。

他们家同我家本身就有些不和,又仗着有人在乡政府,他们家那老头把田看得比什么都重。

杨哥,我会让村里的人再出面去说,应该不成问题的。

李金辉说。

好,小厉,这件事你要多费心了,记住,现在我们是办公司,所有的办法都要按公司的规定来做。

你回去后跟黑牛说,找一个人出面承包这砂场。

李金辉做得不错,让他也挂上名,村里这边就便于做今后的工作。

杨冲锋说。

杨哥放心。

小厉说。

杨冲锋回到县城里,吃了早点就到烟厂去。

张应戒交代他先在烟厂待一到两年,自然要有个待下去的样子。

昨天厂里出了这样大的事,今天厂领导肯定要到厂里做些工作。

张应戒厂长的职务还挂着,他也该在厂里露露面吧。

大门处小黑板上面贴着开会的通知。

会议定在上午十点,开会的人是烟厂全体领导干部。

杨冲锋琢磨着一定是张应戒要做最后的交代,他是不会就这样低调消失的,何况昨晚和吴德慵书记通了气,他在走之前也要把下面的人安稳住,吴德慵才能平稳过渡。

杨冲锋到销售科办公室里,没有什么人在。

他就给黄琼洁打电话,她又去了柳江市,从宣传方面汇报昨天发生的事,今天还要赶回县里来,对昨天的事进行跟踪。

杨冲锋说厂里上午要开会,黄琼洁表示已经得到信息,争取在开会前赶到县里参加会议。

从柳江市到柳泽县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黄琼洁已经在路上,杨冲锋有种想一直和她聊天的冲动。

杨冲锋想到安贞阿姨也许能帮助解决柳塘乡砂场的事,便打电话询问,安贞先是问了杨冲锋怎么昨晚半夜不回来,他们很担心。

杨冲锋向安贞说了有个朋友想在柳塘乡开砂场,遇到点阻碍,看安贞有认识乡里的人没有。

安贞答应帮着问。

杨冲锋是按时进入会议室的,主席台上已经有几位领导了。

付副书记、廖副厂长、孙定才老主席,其他中层领导都坐在台下。

会议室里人不少,议论声嗡嗡地听不清,张应戒还没有到,但看着厂里两大副手都没有坐到主席台的正中位,敏感的人就知道那是张应戒的位置。

厂长兼厂党委书记张应戒,离开烟厂三个月后突然回归,知道他工作变动的人在柳泽县里只有几个人而已。

杨冲锋坐在会议厅里听着周围的人纷纷议论张应戒会采取什么办法来挽救烟厂,让烟厂走出低谷,这些人各抒己见说得很热烈,杨冲锋听了心里暗笑。

不明真相的群众就是这样子的。

时间到后,张应戒很准时地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有极少数的中下层领导还没有得到张应戒回来的消息,突然见了张应戒就有些吃惊。

张应戒走进会议室,目光扫过会议室,那嗡嗡声就停止了。

张应戒脸上平静地等会议室里安静后才往主席台走,主席台上的几个领导也都站了起来,给他让路。

黄琼洁这时从门外小跑进来,跟张应戒一起走往主席台。

杨冲锋暗想看来自己好多东西还得学。

现在,大家明知道张应戒要走了,但他在走之前会怎么样做,才把那种领导者上位者的东西表现出来,杨冲锋看得清楚也体会深刻。

开会后,张应戒先说了烟厂目前的状况、目前的困难、目前领导者和全体职工的思想状态,然后才说到昨天的事件。

他表达出一种沉痛,一种理解、一种自责,最后给全体领导在事件中的优秀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随后,张应戒分析了全国的经济形势,分析了柳芸烟厂陷入困境的原因,再分析了柳芸烟厂走出困境的优势和希望。

让会场里的人都受到鼓舞,特别是说到柳芸烟厂有可能和省城烟厂合并,要真是合并成功,那柳芸烟厂的前景就非常乐观,身为柳芸烟厂的中下层管理队伍的一员,每个人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掌声热烈而真实。

到最后,张应戒提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前销售科科长张强,一个是前人事科科长,这两人上面已经有了定论,并判了刑。

张强三年,人事科科长七年。

张应戒用沉痛的语气告诫所有在场的领导们,一定要加强自我修养提高自我素质,在各种利诱面前要保持清醒。

然后对杨冲锋等一些人进行了表扬,宣布杨冲锋接替张强的销售科科长职务,要烟厂厂部立即组织材料上报到县里。

(三)

开完会后,不少人都要杨冲锋请客,这种时候还能提升半步变为正科级,掌握柳芸烟厂最红火的部门之一,让人眼红啊。

杨冲锋一脸宠辱不惊,用平常的语气和大家说话。

黄琼洁和烟厂的主要领导到厂部去了,要跟踪采访厂里对请愿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

杨冲锋便在厂部办公室外等着黄琼洁。

杨冲锋现在心里还不能确定他对黄琼洁是种什么感情。

厂部有说话声,杨冲锋佯装往厂大门慢慢走,还没有到大门口付副书记在后面就叫他了:小杨,杨科长。

杨冲锋回头,装着无意中见到领导。

黄琼洁正含笑看着他,身边副书记副厂长老主席走着,张应戒走在最后面,从面色上看不出什么来。

杨冲锋和付副书记招呼了一声,付副书记说:小杨,还没有吃饭吧,走和我们一起过去。

吃过饭,孙定才老主席交给杨冲锋一个任务,那就是替厂里领导送送县宣传部的小黄。

杨冲锋很乐意地接受,临走时老主席还对黄琼洁夸赞杨冲锋说这小伙子不错。

走出领导们的视线,杨冲锋说:你也别太卖命,天天这样往返跑这样拼命工作,对身体会有影响的。

谢谢,恭喜你啊,高升了。

黄琼洁用调皮的语气说。

我说的是心里话。

我也说心里话。

冲锋,这几年对我来说是工作的起步期,人家对家里找的借口就是忙工作。

对家里找借口,是不是你妈又在逼你找男朋友了?是啊,你吃醋?黄琼洁说时站住了,直看着杨冲锋,眼里在笑又带着挑衅。

杨冲锋被逼得不知要怎么说才好,想表达爱意,又觉得太仓促对黄琼洁不尊重,但这时气氛上又很合适,话赶话说到这里两人都明白要说什么了。

那当然了,琼洁,上次你答应要嫁给我,你不会因为工作忙忘记了吧。

杨冲锋决心说出来,正准备等你稍微空闲下来正式向你求婚呢。

胡说,有你这样编排人的?我几时答应嫁给你了,你现在就算求婚也不同意,没有一点诚意。

黄琼洁脸变得绯红,也没有想到杨冲锋突然说起婚嫁来。

黄琼洁既羞又恼,忙转头不看杨冲锋。

我到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嫁了算了。

杨冲锋把手从黄琼洁身后递去,触及到她的手,黄琼洁以为他要拉她的手,忙收起回头看,杨冲锋说:你说要到街边拉一个,我第一个递手给你拉着。

没见过你这样无赖的。

黄琼洁说着手放松下垂,杨冲锋想握住那手却又怕唐突了佳人。

两人很快走到县委门口,黄琼洁先站住:冲锋,今天要赶材料,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等忙完烟厂这事,会闲一些的。

杨冲锋心里其实已经很甜蜜了,自己和黄琼洁又进了一步。

自己对黄琼洁是爱吧!要么为什么见到黄琼洁后,心总是虚虚地,就怕惹她不欢喜。

见她美目瞟来就先咚咚地心跳加速,而她的一个皱眉一次笑脸一声娇嗔,都会带动自己的心神,就怕她恼着了生气了烦厌了累着了,反正一直就在看她的每一个细节的变动。

第二天中午,安贞告诉他已经和柳塘乡乡长刘景奎打好招呼,让他们见一见,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刘景奎。

杨冲锋激动地万分感谢了安贞。

随后杨冲锋立即赶到鸿丰酒楼和刘景奎见面。

安贞作为中间人也一定会到的。

安贞和刘景奎确实是一起到的,杨冲锋先和安贞打招呼,没有等她给介绍,便对刘景奎说:阿姨这位是刘景奎刘乡长吧?进包间后杨冲锋说:刘乡长,早就听阿姨说过柳塘乡的刘乡长工作能力很强,在柳塘乡做了不少让乡民受益的事。

今天见了,刘乡长果然风采照人,一看就是能力强务实的人,真替柳塘乡的人感到幸运啊。

杨科长只怕是全柳江市地区最年轻的正科了,和杨科长比,我都三十多了。

惭愧啊。

刘景奎是两年前换届时走了张应戒的路子,才入了组织部的视野,也算幸运,随即当选了乡长。

之后在柳塘乡还算不负众望,这两年来,带着全乡开垦栽植水果,已有小成,杨冲锋先前说的那些话,也是他心里自认的骄傲。

如今看杨冲锋顶多二十四五岁,已经是正科级的领导了,当然刮目相看。

刘乡长,说起来我不过是运气,哪能和刘乡长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创下的业绩相比?杨冲锋说着给刘景奎递烟点火,把他的敬意表达出来,两人即亲近了两分。

刘景奎估计杨冲锋是张应戒的子侄至亲,要升到正科级自然容易。

安贞对刘景奎语言间隐含的意思,早就听出来了,她可不想有人对杨冲锋误解,说:刘乡长,冲锋走到今天那是他为厂里立了大功。

一次为厂里挽回几千万的损失;那次抗洪时不要命的游水到二桥上去和武警一起救人,市武警的领导亲自提名成为县里抗洪十大英雄之一,其他的成绩虽说影响没有这么大,可也不小。

刘景奎听了,立即站起来,面色严肃,说:杨科长,这么多的大功劳,你再谦虚可就是看不起老哥了。

说着双手给杨冲锋递烟过来,要给杨冲锋也点上,杨冲锋忙用手挡住,说:刘乡长,我们都不必这样客套,来日方长。

老哥和我的脾气很对啊,等下要给老哥敬两杯酒。

下午刘景奎还有事要办,安贞也要去上班,酒就不能多喝,刘景奎和杨冲锋两人分了瓶白酒,最后一杯团圆时,刘景奎说:老弟,李家村那事乡政府那边所有的事我来协调,你就放心吧!杨冲锋忙说了感谢。

开砂石场要到县里办一些手续,县政府那边黑牛已经找到人,很快就能办齐手续,村里和乡政府都没有了障碍,杨冲锋便和黑牛商量着要去采购设备。

设备到来之前,得先把路修通了,才不至于耽误开工的时间。

(四)

三天后,黑牛给杨冲锋来了电话,告诉他砂石场那里出了点事,具体细节还要等李金辉报上来。

原来,前一天李金辉在村里拉了十几个人去修路,其他人家的补偿都已经说好,唯独禾田那家不肯谈,也不肯要补偿。

李金辉便让人先把其他地段先修了,禾田那家走到工地去骂村里的那些人。

李金辉请村里的人去说,要他家让出几米宽的路来,那家人死倔就是不肯松口。

那里的地势杨冲锋看过,他家那田是一狭长的田,种着水稻,刚好把进入石山的路给堵住。

没有谈好,李金辉便用自家的田和他家对换,他们还是不肯。

反复说了大半天,跟在李金辉身边一起的一个小子就说了句,我们李哥这样跟你说好话,那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要面子,我让你五年都没有收成。

这句话说了后,那家人就骂开了,那小子忍不住要动手。

好在李金辉制止了,毕竟要到这里开砂石场,又是在本村,那家人也是两个50多岁的老人,那是不能动手的。

两老人随后就给在乡政府里上班的儿子打电话,他儿子叫李金棠,柳塘乡计生专干,在乡政府里混得不错,和书记关系顺,有望在下一次换届中升为副科。

家里老人也就仗着这点,在村里很强势。

李金棠下午回到村里,到家后听了事情经过,认为李金辉也就是村里一个小泼皮,开山办砂石场的事,自己也可以在乡政府那里让人卡住他们的手续,这个砂石场就没法开工。

他便走到工地里去,让村里人都回去,说这个砂石场本来就是违规的,要强行开工那就等着罚款。

李金辉在村里名声不怎么好,毕竟是在飞天帮里混,村里人都认为是一个小痞子,李金棠说后,村里人也怕李金辉是一时冲动,把地弄坏了后砂石场要是不开办,那就不可能拿到补偿,跟小痞子要钱哪能要得到?修路的事就停了下来。

黑牛透露出了要用飞天帮的力量来解决这事,他哪有耐心来和李金棠磨牙?打算李金棠到县城时好好教训一次,让他知道好歹。

他的主意让杨冲锋堵回去了:黑牛,我们是做生意,求财不闹气,更不能踩到那根线。

动用些手段我不反对,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武力,打打杀杀还办什么公司?

杨冲锋随后便到了柳塘乡,见到刘景奎乡长正在办公室里和几个人说笑。

刘乡长,好啊。

杨冲锋走进办公室后说。

刘景奎正说得开心,没有想到杨冲锋会到乡政府来找他,见来人是杨冲锋,立即站立起来,走向杨冲锋,说老弟,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也一样,老哥敢不尽心?

老哥正在忙呢。

杨冲锋说。

老弟来了,什么事都要先让让。

刘景奎说,也不怕其他人乱说,这些人都是围绕着他转的下属。

乡政府里书记第一,乡长第二,刘景奎却没有比乡书记弱势,这两年做了些实际的工作让村里的人认可了,也让县里的人认可了,他也就有资本牛气了。

那可别,误了老哥的正事我可担待不起。

杨冲锋说着接过刘景奎递给的烟,帮刘景奎点火。

走,先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说。

刘景奎拉着杨冲锋到街上的小餐馆里去。

刘景奎知道杨冲锋肯定是为上次说的那个砂石场的事,原先是说李家村的村民来办理一切手续,现在杨冲锋亲自来了,会不会是信不过他刘景奎。

老弟,砂石场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刘景奎问。

杨冲锋也就直接说:刘哥,你们乡政府里是不是有个叫李金棠的?刘景奎这才松一口气说:是,有,是他怎么了。

杨冲锋把李金棠阻碍的事说了,刘景奎答应包在他身上。

回到县城,杨冲锋和黑牛两人都觉察到,砂石场要让李金辉出面来做,压不住场面。

一是太年轻,还不到二十岁,心性也有待磨炼;二是他是飞天帮的成员之一,在外面做生意别人看到他的身份就敏感。

杨冲锋和黑牛两人商议要让谁出面才好,黑牛那边没有人选,飞天帮的核心成员,柳泽县的人大多都认识。

杨冲锋便想到李翠翠是最适合的人选,就算让李翠翠和刘景奎乡长接触,也不会把黑牛的身份泄露出去。

柳塘乡的砂石场,目前有三个主要投资人,黑牛、杨冲锋和上次在柳塘乡时将刘景奎也拉入伙了,他们都不适应出面经营。

杨冲锋找到李翠翠,李翠翠说:冲锋,我哪会做那些?要是做不好把公司弄亏了,怎么办啊。

杨冲锋也知道她没有经营公司的经验,但有为他们担忧的心就够了。

解说了一阵,李翠翠还是生怯怯不敢肯定。

随后,杨冲锋把李翠翠要做的事,对她作了交代。

杨冲锋决定砂石场这边具体的工作也不用李翠翠做多少,先学着,今后熟悉了,再真正进行管理。

砂石场的股份,也要进行调整,杨冲锋和黑牛两人议定:黑牛占三成,负责出人手和一部分资金;杨冲锋占三成,出十万的资金,平时不参与具体事务,只有需要协调要出面时才参与;刘景奎出两万资金,占两成,负责柳塘乡和李家村等方面要处理协调的事宜;李翠翠占两成,进行全面经营管理。

杨冲锋带着李翠翠见过刘景奎后,砂石场总算可以开工。

背后高手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