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小说(都市小保安)-都市小保安完整版

时间:2021-02-23 16:09:08    作者:庄岩    来源:zsy

小说简介:庄岩创造出了这部《都市小保安》,庄岩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都市小保安》孙阳,来自大西南边陲,有个神秘师父,教他...

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小说(都市小保安)-都市小保安完整版

《都市小保安》第八 阴谋与误会

小依,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林天兴站了起来,笑呵呵的夸奖她。

唐依槿有点脸红,低声嘀咕:哪有,天兴哥哥过奖啦。

哈哈!林天兴见她羞涩脸红的模样,更是心中荡漾,丹田处一股欲火燃烧了起来,他咳了两声,说道,对了小依啊,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情?唐依槿的大眼睛上下闪动,连忙问道。

林天兴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来,递给她看。

跟孙阳有关的,他又去打架了,而且这次还被人打伤了,伤的不轻。

林天兴冷声说道。

啊?怎么回事?唐依槿看到了手机里面的照片,只见孙阳躺在病床~上,手臂打着绷带!

就在昨晚,他跟一群街头混混打了起来,好像是因为——林天兴眼神微动,话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是么?是上次在酒会出现的那小子吗?这时候,王夫人也站了起来,一脸忧色,皱着眉头说道,打架?这可不是好行为!

唐依槿很着急,连忙问道:天兴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去打架呢?你说啊,告诉我啊!

是这样的,这事儿啊,其实我并不太愿意说出来,毕竟影响不好。

林天兴顿了顿,低声说道。

快说吧,如果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我可不会让小依再跟他有任何的接触!王夫人也急了。

恩,好吧。

林天兴义正言辞地说道,据我手下的一些人得到的消息,昨晚上孙阳去了一趟地下Se情酒吧,应该是去找乐子嫖妓去的,然后跟几个街头混混发生了冲突......

听着林天兴讲出来的这番话,唐依槿大惊失色,错愕不已。

孙阳跑去Se情酒吧了?

他还去***了?

一瞬间,她愣住了,低声喃喃:真的吗?真的吗?他去***?还跟几个街头混混打架?他怎么是这种人啊.......

这些照片是我手底下的几个人在现场发回来的,不会有假。

林天兴摸了摸下巴,望着唐依槿手里拿着的手机,言辞灼灼地说道,你看,他已经住院了,而且的确是被人打得手臂骨折!另外,这几张照片是昨晚上我那些手下在案发现场抓拍到的,穿白色T恤的就是他,你应该看到了。

那——他报警了吗?他的伤严不严重?唐依槿轻咬红唇,很是担忧。

报警?林天兴摇摇头,冷声道,这事儿无法报警!那家情se酒吧是不合法的,而且跟孙阳打架闹事的几个混混逃走了,根本找不到人,没办法报警。

那他——他不就是白白挨打了啊?唐依槿嘴唇在动,低声说道。

唉!顿时,林天兴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槿颜妹妹啊,你还不明白吗?他被打也是活该!谁让他去那种地方的?再说了,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他有没有受伤,受伤的严重不严重,而是他的人品!去那种地方能是好人吗?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嘭!

登时,唐依槿身子一软,倒在沙发上,一脸颓然。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是那种人!

天兴哥哥,有没有可能是——是搞错了?

她的心底里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件事情是林天兴弄错了的。

要不然,你现在就打给他,问问他是不是在医院。

林天兴摇摇头,一脸淡漠。

她有他的手机号码,于是她飞快地掏出手机,拨号码打了过去。

孙阳,你在哪里?她急忙问了出来。

我在医院,受了一点伤。

孙阳的声音响起。

啪!

她挂断了电话。

这一次,她是狠狠地挂断了电话,又是气愤又是悲伤!

原来,他真的是那样的人!

今天,她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并不是因为林天兴的到来才打扮的,而是为了去跟他见面!

她知道,今天下午有一趟公共课,那是他的太极拳课程,她想好了去观看他打太极拳的,然后等到课程结束之后,跟他一起去吃东西。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从见到他开始,她就觉得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开心很温暖。

在天水城的那家娱乐会所,她险遭两个恶霸刺头的凌辱,是他出面帮了她!

在武大校园,是他的出现,他的劝导与帮助,让她收获了寝室的友情。

在酒会现场,是他的出现,让她觉得幸福而甜蜜。

.......

过往的甜蜜与感动,在这一刻化为须有!

他居然是一个下流无耻的混蛋!居然跑去Se情酒吧***、闹事、打架!

她的心都快碎了,窝在沙发里面,一动也不动,心如死灰!

槿颜妹妹,别伤心了,他不值得你去喜欢,人啊,只有时间长了才能看出好坏,现在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以后远离他就好了,这种垃圾人渣,不值得你伤心难过。

林天兴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

可是——可是......她哭了起来,泪眼婆娑,鼻子抽抽着,嘴唇发紫,看起来尤为可怜。

没什么可是,小依,你记住了,以后别去理会他就行了,看来啊,你的天兴哥哥说的没错,时间久了,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品行就能看出来。

他以前那么靠近你,讨好你,肯定是有所图的。

王夫人坐在宝贝女儿的身边,拿了一些纸巾来,给她抹眼泪。

妈!我、我真的不知道他会这样,我......她仍旧是哭个不停。

依槿妹妹,那穷小子一无所有,他靠近你就是为了得到你的欢心,从宏远集团里捞到好处,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你太单纯善良的,太容易相信人,你被他骗了。

林天兴低声说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

没错,他得逞了!

这一切的计谋,让他在唐依槿的面前,狠狠地打击了孙阳一回。

原本,他还没想到如何对付孙阳,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从赵文平那边得知,孙阳那小子住进了医院。

于是,这一系列的阴谋,马上展开。

以他的人脉和能力,弄几张模棱两可的照片,然后找几个人来构陷孙阳,岂不是易如反掌?

小依啊,好啦好啦,别哭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记住了,可别轻易相信人,也别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生来往了。

王夫人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严肃地说道,以后你就尽量别在学校寝室里住,也别跟其他的男同学来往,恩,下午你不是要去学校吗?就让你的天兴哥哥开车送你去。

恩恩!妈,我听你的。

唐依槿哭着投入了王夫人的怀抱。

这时候,一头银发的老太太也走了过来,一脸的忧虑:怎么啦怎么啦?是谁又惹小依生气啦?告诉奶奶,奶奶一定饶不了他!

奶奶!悲戚不已的唐依槿看到奶奶也走过来了,不由地更加伤心难过,因为她经常在奶奶面前提起孙阳。

可现在呢,孙阳居然是那种人!

小姑娘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

天兴,就在这边吃中饭吧,吃完饭了你开车送小依去学校,就麻烦你了。

王夫人望着林天兴,轻声说道。

好的,我一定保护好小依的安全。

您放心!林天兴心中一喜,朗声说道。

很快,王夫人吩咐家里的保姆佣人去准备午餐,她自己跟老太太一起安慰小依的情绪。

这也不算坏事,小依啊,你太小了,一直是我和你奶奶宠着你惯着你,你什么也不懂,这回好了,如今你总算是知道社会复杂人心黑暗了吧?

听妈的话,听奶奶的话,就算是喜欢男生也要喜欢门当户对的男生,那些阿猫阿狗什么的,以后再别去理会他们了!

听着她们安慰唐依槿的话语,此时的林天兴缓缓走到了一边,靠近客厅窗户,他拿出手机。

赵文平,你那边怎么样了?他刻意压低声音。

他安排赵文平过去看望孙阳,一是为了拍下孙阳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而是为了让赵文平好好地羞辱羞辱孙阳。

好爽啊!

忽然,手机那边传来了赵文平的声音。

可是,这家伙怎么会喊出好爽啊这三个字?

难不成这是又在搞女人?

林天兴大为困惑。

此时此刻的赵文平并没有在搞女人,事实上,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原因无他,正因为近年来他搞女人太多,酒色过度,落下了一身的病,别的不说,身上的两处病痛就够他受的了。

其一,他的颈椎病非常严重,到处求医问药,只可惜这种病日积月累的,太过严重了,很多名医都没办法可以治好他的病,这样一来,他只好一日一日的拖下去,如今已然是苦不堪言。

其二,肾虚的问题。

这问题极为严重,他经常半夜盗汗,四肢乏力什么的那是常事儿,而且因为肾虚的关系,他的最大爱好——搞女人,也变得力不从心,以前一夜数次,可现在倒好,一夜能有一次那就可以去拜观音菩萨了。

再加上他逐渐上了年纪,一个男人到了四五十岁,想要雄风依旧就有些困难了。

这两样病痛,简直是他的心病!

刚才那一声好爽啊,从他的口中喊出来,正是因为他只觉得骨头酥麻,身心大畅!

病房里,他趴在一张椅子上,把上衣脱掉,赤膊上身。

他的肩膀、后颈、颈椎位置,已然是插着数十根银针!

别动,刚才很爽,接下来估计要痛一阵子了!忍住!孙阳半蹲在床头,正好迎面对着他的后背。

他的身边是那只针囊,针囊里面的几十根银针大部分都插进了赵文平的肩部穴位里。

他的左臂骨折,可依旧能用右手来撩动银针,驾轻就熟。

《九阳秘籍》里面,针灸之术只能算是偏门之术,可他在古武堂里对针灸之术有过极为深厚的学习,可谓是精通其中门道。

所以,他这次小试身手,帮助赵文平解决他的颈椎病痛难题。

《都市小保安》第9章 救命恩人

赵文平还没挂断手机,而此时,手机那头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林天兴的声音——

你在搞什么?没听到我说话吗?

林天兴的声音显得尤为气氛。

赵文平实在是不想搭理他,可他不得不低声下气,连忙回道:哎呀,是林大少啊,我、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做,稍后给林大少您汇报情况。

你!

请林大少爷稍安勿躁,真对不起。

......

他挂断了电话,这是他头一次把林天兴大少爷的电话给挂断了。

嗷!啊!忽然,他痛叫了出来。

这是孙阳在继续对他施展针灸之术,先是酥麻,接着便是剧痛。

针灸之术,讲究的便是对穴道进行疏通、清理,活血通脉,这样才能达到应有的效果。

随着赵文平一阵一阵的剧痛嚎叫声响起,孙阳的针灸之术越来越见成效。

与此同时,Y长、医生纷纷循声赶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到孙阳正用银针做针灸治疗的时候,大家惊为天人!

他居然会针灸?

以黄Y长为首的这些人,一个个惊愕万分,目瞪口呆。

好了,记住,还需要三次针灸治疗,做完之后,你的颈椎病痛就可以完全康复。

孙阳笑了笑,准备把赵文平肩部的数十根银针抽出来。

经过了这一次的治疗,赵文平只觉得浑身舒坦,而且萦绕在他身上多年的颈椎病痛,明显得到了改善!

他惊喜万分,转过身来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孙阳的手,感激涕零:孙阳,阳哥,阳哥!你是我的大恩人!我谢谢你,谢谢你!

还没完呢。

孙阳笑望着他,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惊无比的话——

你现在把裤子脱了。

脱裤子?

四十多岁的赵文平神色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难不成,眼前这小子有这爱好?断背?

慕容白,你先出去吧。

孙阳看了看身边的慕容白,微笑道,你回避一下,治疗肾虚,涉及到私密位置的一些穴道,你要看吗?

慕容白唰的一下脸色泛红,她瞪了孙阳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谁要看?小流氓!我先出去。

很快,她快步走出了病房。

你们呢?孙阳看了看在场的几位女医生、护士小姐,笑着问道,你们要看吗?

于是,这几位女医生、护士小姐很知趣的离开了。

唯独黄Y长没离开,他要看看孙阳到底有怎样的厉害本事。

唰唰!

霎时间,孙阳用右手夹起十来根银针,手臂挥洒自如,动作很快,如光如电!

赵文平已经乖乖的脱掉了裤子,趴在椅子上。

如果放在以前,要是别人叫他脱裤子的话,他一定会狠狠地揍那人一顿。

可现在,他对孙阳的针灸之术深信不疑,这会儿他脱起裤子来,比平时***玩女人的时候脱裤子还要快!

别动,插错地方了可别怪我!孙阳嘱咐一声,旋即手臂挥动,手指间的银针唰唰唰的,一根一根的插入了赵文平腰部、股部的一些穴道之中。

这般娴熟之极的手法,这般登峰造极的插针之术,简直是眼花缭乱,让一旁观看的黄Y长目瞪口呆。

太神奇了!

同样的,治疗你肾虚问题的针灸之术,一共需要四次才能彻底痊愈。

这是第一次,还剩下三次。

结束之后,孙阳如此说道。

扑通!

赵文平跪了下来。

病痛有没有好一些,身体状况有没有发生改变,这就好比——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赵文平他自己能够感受到,经过孙阳的治疗,他的病正在一步步好转!

砰砰砰!

他把头往地上磕去,磕得砰砰作响,仰起头来,他眼睛里噙着泪水,失声痛哭道:阳哥,这次多谢你了!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是我的恩人,救命恩人!犹如再生父母!

孙阳没办法扶他起来,只好轻笑道:赵文平,起来吧,我说过我可以治疗你身上的病,我不会食言的。

赵文平感动得眼泪鼻涕一起往外面冒,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一刻犹如婴儿般脆弱,哭得不成样子。

颈椎病,让赵文平玩女人的时候,无法施展更多的姿势。

肾病,让他无法持久,甚至一度心力交瘁!

我、我的病,颈椎病和肾病,这是我的心病啊!我赵文平此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可这两种病让我痛不欲生!这一次,阳哥你帮了我,你就是救了我的命!

阳哥,以前我与你之间的恩怨,都是我的不对!从今往后,我赵文平为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你让我抓狗,我绝不敢抓鸡!

阳哥,你虽然年纪比我小,可你就是我的大哥!大哥请受小弟一拜!

扑通扑通!

赵文平彻底拜倒在孙阳的牛仔裤下了。

以后你听我的话,那行,你先告诉我,我受伤住院,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林天兴指使你来的吗?孙阳目光一沉,冷声问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赵文平连忙站了起来。

黄Y长,我有点私人的事情要谈,您——可以出去吗?孙阳看了看还在发愣的黄Y长,笑道。

黄Y长如梦初醒,连忙摆摆手说道:哦哦哦,孙阳先生您请便、请便。

很快,他退了出去。

孙阳可是这家医院的贵客,他怎么敢怠慢。

而且,他刚才施展出来的针灸之术,是那么的绚烂极致,那么的精彩纷呈!

......

说罢。

孙阳从床头柜上面拿了一袋零食,结果赵文平很殷勤的帮他把包装袋撕开。

是这样的,林天兴叫我过来,是为了拍一张照片,拍你在病床~上的照片。

赵文平如实回答。

是吗?孙阳轻皱眉头,调笑道,怎么,他暗恋我?

不是暗恋,是暗害。

赵文平眼神一动,很是诡秘地说道,他在设计谋暗害你。

孙阳心中一凛,镇定心神,淡然道:什么样的阴谋?

阳哥,你不知道,你受伤的这件事情,已经被林天兴抓住机会借题发挥,还找了几个人故意拍下一些照片,目的就是陷害你,把你的遭遇设计成一场阴险罪恶的嫖妓、打人事件!赵文平一脸认真地说道。

他不像是在撒谎,而且,他是林天兴的下属!

现在,他悄然转变了阵营。

林天兴是你的头儿,你说出这些话,不怕他找你麻烦?甚至——灭了你?孙阳冷声问道。

赵文平先是一愣,旋即呵呵笑道:阳哥,我已经决定了,今后我就是你手底下的人,而且,我早就看林天兴那嚣张狂傲的家伙不顺眼了,如今咱们联合起来,打他个措手不及.......

赵文平不愧是老江湖,他想的很周到,很有脑子。

你说说,我们怎么应对?孙阳决定先试探试探他。

这样吧,阳哥,我现在依旧装作是林天兴手底下的一只棋子,明面儿上我还是听他的话,对他恭敬顺从,其实呢,我跟阳哥你才是一个阵营的,咱们里应外合,不愁打不垮林天兴.......

赵文平笑得有些阴险。

孙阳笑得很灿烂。

敌人的敌人,那便是我的朋友!

他决定收下赵文平。

最后一个来看孙阳的人是安静。

她来得很安静,站在病房外面等着魏西、沐闵、于苏言他们全部离开之后,这才缓缓地走了进来。

她换了一身打扮,穿着一身儿黑色西装外套和白色修身长裤,高挑妖娆的身材毕露无遗,依旧是那么干练冷酷。

你来了!孙阳很是兴奋。

我是孙音身边的人,负责她的日常生活,而且,我还要负责她的安全。

安静轻声说道。

我懂我懂,安静,你过来坐吧,谢谢你来看我。

孙阳微笑道。

他现在无法与妹妹见面,唯一的联系人就是眼前的美妙女郎——安静。

她知道你在江城,我告诉她了。

安静坐了下来,低声说道。

她的神情宁静如水,柔亮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悲伤之色。

孙阳笑了笑,说道:肯定是你告诉她的,我应该谢谢你。

你的伤好点了吗?安静转移了话题,微微一笑,问道。

孙阳点点头,用眼神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左臂,笑道:就快要好了,如果不是你,我没办法住到这么好的医院里来。

感谢的话就别说了。

安静摆摆手,低声道,你也不必求我带你去见孙音,这件事情我办不到。

孙阳顿感落寞,很是哀伤,过了半响他摇摇头说道:罢了罢了,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不会求你的,你能让孙音知道我在江城,这已经很不错了。

是吗?安静有些困惑。

她深知孙阳是为了见到妹妹才来到江城的,而且,她从独眼黑狼那里了解到,孙阳从古武堂离开,那可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是啊。

孙阳笑了起来,既有些悲伤苦涩又有几分欣慰满足,能够让她知道我在江城,这不就说明,我与她的距离并不远吗?我来到了江城,与她同在一座城市,呼吸同样的空气,这已经比我在古武堂的时候强太多了。

可是,你们没法儿见面。

安静知道她说出这番话一定会让孙阳很伤心的,可是她没忍住,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果然,孙阳哑然无言,神色黯然了下来。

我、不是故意的。

安静于心不忍,低声说道。

没关系。

孙阳忽而又展露笑容,轻声道,没法见面,这只是暂时的,事情一定会有转机,这也是我离开古武堂的目的。

都市小保安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