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保镖在都市结局是什么-将球球写的最新小说

时间:2021-02-23 16:03:59    作者:将球球    来源:zsy

小说简介:将球球的小说《全能保镖在都市》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萧何牧秋荻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该部小说的作者将球球的文笔清新流畅,让《全能保镖在都市》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一起来...

全能保镖在都市结局是什么-将球球写的最新小说

《全能保镖在都市》第9章 蝰蛇!黑手党!

灯光熄灭,一片漆黑!

众多警员,以及昆塔思、马拉奇他们,顿时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

怎么回事?

怎么搞的?怎么会突然熄灯?

谁?谁?

一片躁动,声音嘈杂。

还没等这些警员反应过来,便是有一股劲风如影随形般急冲而出,旋即便是一阵阵如暴风雨般的拳头!

啪~啪!

嘭嘭嘭嘭嘭嘭!

堵在门口的两个警员被人在黑暗之中暴打了几拳头,痛不欲生,惨叫连连。

而与此同时,本来无比愤怒的牧秋荻,已然是呆立在卫生间门口,满脑海里都是无比的惊异——这是怎么回事?

走!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耳边有人说话,不是别人,而正是萧何的声音。

如此危急时刻,正是萧何突然出现,在黑暗之中拽住了牧秋荻的手臂,一前一后的冲了出去,离开了房间,顺着二楼走廊往外狂奔。

刚才,萧何并没有离开牧秋荻的房间,而是在那些警员以及昆塔思、马拉奇出现之前,飞身一跃,跳到了房间房门的上头,躲避了起来,随时等待着出手救人。

他瞄准了房间灯光的开关,猛然间出手,便是将灯光开关关掉,然后暴打堵在门口的两个警员,旋即拽着牧秋荻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他娘的,追!追!给老子追!

快!你,还有你,过来,不抓到他们,谁他娘的也别想回来见我!

为首的警官怒不可遏,大声嘶吼,而与此同时,已经有身边的警员把房间灯光开关打开了。

房间里重新出现了光明,只可惜,牧秋荻不见了。

马拉奇、昆塔思双双愣住,一言不发,脸色极为难看。

很快,昆塔思的脸上肌肉开始颤抖,他的手臂也开始颤抖,一双碧蓝色的眼睛里,迸发出疯狂至极的怒火,一声咆哮——

一群蠢货!一群蠢货!快把那两个家伙给老子抓回来!抓回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踉踉跄跄的跑到了游轮顶层的甲板上面。

此时已然是深夜,根本没什么人上来观赏江景,而且寒风冷冽,一般人也受不了这样的寒冷。

与陆地上相比,江面上的温度就更加低一些。

萧何抓着她的手暂时躲到甲板的一个角落里,掏出手机,借着微微的亮光,萧何问她:有没有受伤?

牧秋荻连连摇头,轻声道:我没事,你、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她很惊讶,从来没见过如此强悍的功夫,也从没见过萧何这种如此淡定从容的家伙。

一大群水上警员,再加上昆塔思与马拉奇那两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佬,可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萧何却是从容不迫的逃了出来,而且还把她给救了。

雕虫小技罢了,对了,昆塔思那两个混蛋,为什么要诬陷你?萧何问道。

牧秋荻被他这么一问,顿时一脸愠色,摇摇头说道:这还用说,他们肯定是想要控制我,然后控制咱们的江山风华公司。

好大的野心,两个狗日的混球。

萧何不由得爆了粗口。

只是,他更加清楚,恐怕马拉奇那两个混蛋不仅仅是为了江山风华,一定还有别的图谋,比如,最为明显的是,他们肯定是贪图牧秋荻的姿色,妄图得到她。

还痛经吗?萧何看着她有点憔悴的脸色,心有不忍。

牧秋荻有些羞涩,摇摇头。

萧何淡笑道:那就好,这样吧,这里风大,你先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最好能够避风。

牧秋荻环顾四周,这里是顶层的甲板,空无一物,四周便是船板边缘的护栏,别的东西都没有,更别说可以用来暂时躲避的房屋了。

萧何早就观察过顶层甲板的情况,他不再犹豫,马上拉着她的手往前走:跟我走,他们肯定会马上追上来,我有地方可以先躲一躲。

牧秋荻不是一个没主见的人,可在如此深夜,在空旷的游轮甲板上,她还真是没有了任何主意,只能听从萧何的安排。

手被他牵着,自己就像是一个茫然若失的小孩,完全听由他的安排。

这样的感觉,是牧秋荻从未有过的——

虽然是寒冷的夜晚,虽然随时可能被那些警员追上来,虽然自己被人诬陷了,可跟他在一起,心里面涌现出来的,是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有他在,不论世界怎么变化,不论前路多么凶险,似乎也不再那么可怕了。

不多时,萧何带着她来到了轮船顶层甲板的一个通气口——

方形的通气孔,是用作给轮船内部房间通气用的,比常见的烟囱要大,是铝合金的材质。

萧何掀开空气孔上面覆盖的铁盖,往下一看,便是看到了底下有一只很大的风扇,正在运转,不停的往上抽风。

牧秋荻也看了过来,顿时便是被通气孔排放出来的风,吹得满头青丝凌乱不堪。

要怎么做?牧秋荻忙问道。

萧何很认真的看着她,决定耐心的给她讲解一番,劝说劝说,但是他也知道,这对她来说很难,而且他们没那么多时间了。

你爬下去,你看,里面有梯子,你抓住梯子躲起来,可能要委屈一会儿,但现在我们没有别的办法,那些警员追上来之后,肯定会发现我们。

萧何很认真的说道。

他看着她那明澈清亮的美眸,等待着这位从来都是美艳高贵的女孩的回答。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她出来,总是会遇上麻烦呢?

上次,去申海,他中枪,跌落一个小山村,而且可恶的是P股中枪,是牧秋荻帮他处理伤口。

而不久之前,两人在武大图书馆,遭到了白擎苍的追杀,最后萧何自己没受伤,而是牧秋荻替他挡了一枪,同样也是P股中枪。

萧何只能在心里面祈祷:这一次,可千万别再中枪了!

我现在就爬下去。

令萧何倍感意外的是,牧秋荻很顺利的答应了,没顾忌什么淑女身份,也不在乎通气孔里面难闻的气味,几乎不用萧何怎么劝说,就直接准备下去了。

来,自己注意点,我托着你,你慢一点。

萧何很欣慰的点点头,扶着她,让她一步步往通气口往下爬。

等到她整个人都下降到通气口里面去了之后,萧何趴在边儿上望着她,吩咐道:现在好了,你躲着别动,别出声,等我。

等我,这两个字说完之后,萧何已经将通气口外面覆盖的那只铁盖重新盖上。

他快步来到之前控制蝰蛇的地方,发现这家伙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他迅速拉掉蝰蛇嘴巴里的纸巾,神色冰冷严峻,冷道:最后一个机会,快说,是谁安排你来杀我的?

蝰蛇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唾沫里带着血,神色狞然,一副不死不屈的样子,低声道:我、我可以告诉你,我是黑手党的人,你知道黑手党的七诫吗?七诫里面,第一项就是守口如瓶,嘿嘿,嘿嘿……

萧何不得不承认,这黄发魁梧男子的华下语说的还真不赖,他都不忍心把这家伙干掉。

只是,黑手党这三个字,瞬间让萧何心中一震,大为惊异!

嗤!

萧何猛然撕开他的上衣,借着手机灯光的照耀,赫然发现,这家伙的胸口有一道刺青,是黑手党成员特有的刺青——

一只黑色手印!

这家伙穿在黑色西装风衣外套,萧何扒开他的衣服之后,发现里面还穿着一件比较特殊的深褐色衣袍。

萧何仔细一看,发现这件衣袍的衣襟胸口,绣着一颗星星,而且,这颗星星的材质是铁的。

如果我没猜错,铁制的星星,便是你们黑手党内部最低等的杀手等级标志吧?萧何冷冷地盯着他,如此问道。

蝰蛇露出了惊异的表情,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华下小子,居然懂得这么多!

你们黑手党的杀手等级十分森严,从上到下,分别是金、银、铜、铁四种等级的杀手,衣服上绣着的星星所用的材料,便是你们杀手等级的代表。

金做的星星才是高等级的杀手……当然了,我还听说,你们黑手党里面,最为顶尖身份最高的杀手,是水晶做成的星星。

萧何冷声说道。

蝰蛇露出了十分诧异的表情。

你不远万里跑到华下,就是为了暗杀我,想必,你背后的人,一定很强大吧?这艘轮船上面也有两个E国人,一个叫做昆塔思,一个叫做马拉奇,那么,是他们指使你干的,对不对?萧何揪住了他的衣领,怒道。

忽然,蝰蛇的嘴角猛然一动,似乎在拼命的撕咬着什么,等到萧何发现过来,这才看到蝰蛇的嘴角流出了一股黑血!

萧何心下大骇!

原来,蝰蛇早已经在嘴巴里含住了一块药包,关键时刻,便是用力咬破药包,让药包里的烈性毒药渗入体内,自杀了!

混蛋!萧何破口大骂,很是遗憾。

最终,他还是没能问出蝰蛇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昆塔思最有嫌疑,只是,昆塔思背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势力集团,我却不得而知,这问题只能留着去拷问昆塔思本人了。

萧何暗暗想着,顺手将已经自杀死掉的蝰蛇推出护栏外。

嘭!

蝰蛇落入江中,消失在滚滚江涛之中。

《全能保镖在都市》第10章 人都是逼出来的!

啪~啪~啪!

啪~啪~啪!

有人在鼓掌。

掌声不绝于耳。

这可不是舞台,听到身后传来的掌声,萧何心中一惊,但是,他并不发怵。

他还没回头,不过,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肯定是昆塔思那伙人来了。

转身,迎面射来了手电筒的亮光,不出他所料,果然,对方就是昆塔思、马拉奇以及那一伙警员。

有何贵干?萧何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的来了一句。

昆塔思盯着萧何,目光阴寒冷酷,操着并不流利的华下语冷声道:萧何,你杀了人,这是犯法的!

萧何反诘道:是吗?那么,你有证据吗?

萧何,你这混蛋!昆塔思震怒了,他以及他身边的马拉奇,还有这些警员们,是亲眼看着萧何把人推入江中的。

怎样?萧何挑着眉毛,他决定要做一回无耻狂徒,冷笑道,就好像你诬陷牧秋荻小姐一样,你,可以拿出强有力的证据吗?我杀了人,那么,人呢?我杀人的证据呢?

他的无耻,是正大光明的无耻,而昆塔思这家伙的无耻,是背地里下刀子的无耻。

明明是他安排了蝰蛇来暗杀萧何,现在,他反咬一口,咬定了萧何是杀人犯。

至于萧何,他的想法很简单——

反正老子又不是第一次杀人!

你被逮捕了!就在这时候,领头的那个警官掏出手铐,一步步向萧何走来。

在游轮上撞开牧秋荻的房门,与昆塔思勾结在一起,这群警员已经丧失了良知,现在跟两个外国佬狼狈为奸了。

萧何对他们充满了深深的鄙视。

幸好,这些警员的等级不高,充其量也不过是江面上维持治安的小警员,他们的手里,并没有佩戴枪支。

七八个警员都拿着警棍,以及手铐,用来对付长江江面上行驶的轮船发生的突发事故。

遇到了比较大的案子,他们解决不了,只能呼叫更高等级的警员过来。

当然了,在他们眼里,现在的案子还算简单,也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闯进游轮,做了一些影响社会治安的事情。

至于刚才他把那名黄发男子推进江中,这是众多警员没预料到的。

为首的警官正在思考,要不要现在就给上头的负责人汇报情况?

可是,看对方——也就是萧何,赤手空拳,并无特殊之处,于是这名警官放松了警惕,决定还是自己把这小子擒获,不需要上头来人帮忙。

他们一共是八名警员,害怕对付不了一个毛头小子?

他拿着手铐,在手中晃动着,发出了清脆叮当的响声。

一排警员都拿着手电筒,齐刷刷的照着萧何,让他无可遁形。

你们最好给我机会,让我把事情说清楚,他——还有他,这两个洋鬼子,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他们诬陷了牧秋荻小姐,而且,还安排了人来杀我!萧何大声呼喊了出来。

如果他不能与这些警员达成和解,那么,只能用强硬的手段。

在此之前,有必要进行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和平处理方式。

很可惜的是,这些警员并没有把萧何的话听进去,他们是铁了心要把萧何铐起来再说!

老子看出来了,你们,跟昆塔思、马拉奇这两个人渣是一伙儿的!萧何心中冷笑,明白了一切。

别废话了小子,你束手就擒吧,免得挨打!领头的警官怒声喝道。

萧何抹了抹鼻子,嘴角微动,眼睛里闪过了一些邪肆之色。

束手就擒?在我萧何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这四个字。

呼!

风声,凌厉肃杀的风声。

八名警员手里的八只手电筒发出来的光芒,虽说不能彻底照亮整个轮船顶层甲板,可一大片范围还是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的。

可是,便是这么一阵风声拂过,萧何那人居然是从他们的视野之中,消失了!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居然会这样?

简直难以置信!

所有人都开始惊讶,心里面,逐渐浮现出了恐怖的阴云。

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小子,居然如鬼魅般不见了。

别跟老子装神弄鬼!就在这时候,为首的警官冷哼一声,十分嚣张的吼了出来——

小子,给老子滚出来!

他的人影在电筒的灯光下,微微闪动。

而他,已然停下了脚步,脚下便是钢铁制成的坚硬甲板。

头顶,是漫天的星辰。

夜,已经很深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到凌晨。

苍茫的大地,浩瀚的江水。

现在,这条江景秀色号游轮,应该快要行驶到下一个城市港口了吧。

别动。

忽然,为首的这名警官,听到了耳边响起的声音,很简单的两个字,低沉,而充满力量。

说话之间,背后有一只手绕了过来,手里紧握着一只寒光森森的匕首,紧紧地贴住了他的脖子。

一时之间,这名警官大为惊骇,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

别动,我不想说太多次。

萧何的声音冰冷彻骨,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感。

两人的人影合二为一,而萧何就站在这名警官的身后,用一只匕首,扼住了这名警官的要害。

只要他一动,那么,匕首就会刺入他的咽喉。

这时候,站在前方的其他七名警员大惊失色,慌张不已。

小子,你——你别乱来!

你这是袭警!连警员都敢威胁,你不想活了吗?

你这是重罪,你知道吗?

众多警员面面相觑,却下意识的冲着萧何发出了一阵阵呼喊。

给你的下属们说两句,让他们现在就滚!萧何在这名警官的耳边轻声说道。

此时,这名警官已然是簌簌发抖,天色寒冷,可他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冒出了冷汗。

他不是刑警,不是常年奔赴在凶案现场的警员,只不过是维持正常治安的水上警员!

被人拿着匕首威胁,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还想我说第二遍吗?萧何补充了一句,并且把匕首往他的脖子里摁了摁,稍微用了一丁点儿的力,便是让他的皮肤破开一条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啊!你们——你们——你们快走!离开!撤离!他慌了,失声大喊。

别急,只是一条很小的伤口,还没伤到动脉呢!当然了,如果伤到动脉,血流不止,那就彻底没救了。

萧何笑的人畜无害。

这名警官恐惧到了极点,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

站在萧何对面的七名警员,以及马拉奇、昆塔思二人,被突然发生的一幕,完全惊呆了。

你们是怎么来到这条船上的,就怎么回去。

萧何朗声道,我没有太好的耐心,限你们在五分钟之内,迅速滚出这条游轮!

快走!快走!你们还不快走?想我死吗?这名被萧何控制的警官,大声呼喊了出来,双腿发软,差点一P股坐在甲板上。

还是萧何把他拉了一把,让他站稳的。

是!是!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你——你别乱来!别乱来啊!

萧何不想和他们多说废话,只冲着他们来了一个字——滚!

三分钟过后,七名警员乘坐着冲锋舟,离开江景秀色号游轮,消失在茫茫江面上。

站在顶层的甲板上,萧何看到了这一切,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名警官还在他手里控制着,所以,他不担心,因为已经扭转了局面。

不过,马拉奇与昆塔思还站在对面,昆塔思的手里拿着一只电筒,两人的神情,相当的冷峻肃杀。

你杀了蝰蛇。

昆塔思嘴角抽抽,发狠的说道。

怎样?你派来的人,太逊色了。

萧何冷笑道。

你——你真的杀了人?顿时,被他控制的这名警官失声而出,十分震惊。

他还以为萧何是失手把人推进江里面的呢,如果仅仅是失手过错,那还不至于被判定成杀人犯。

可现在听他亲口承认,看来,此人就是一个杀人犯。

你杀了蝰蛇,所以,我必须杀了你。

昆塔思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阴沉的笑意。

他缓缓的把手伸进上衣衣兜里,然后,一柄通体金色的手枪,赫然出现!

手枪之中的王者,沙漠之鹰!

你——你们?刹那间,这名警官满脸惊骇之色,张大嘴巴,愣住了。

没错,我安排人来杀他,既然我的杀手没能干掉你,那么,现在就由我来亲自将你送进地狱!昆塔思抬起手来,扳动手枪枪扣,黑乎乎的枪口,已然对准了萧何!

嘭!

在昆塔思脸上浮现出来的得意笑容之中,他扣动扳机,一颗子弹穿膛而出。

带有消音器的手枪,发出子弹的时候,并没有产生太明显的声音。

嘭!

又是一阵响声,是重物砸到金属甲板发出来的声响。

人都是逼——出来的!一个家伙飞身往旁边扑下去的时候,随口喊了这么一句名言。

至理名言。

全能保镖在都市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