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保镖在都市by将球球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5:59:08    作者:将球球    来源:zsy

小说简介:萧何牧秋荻是著名作者将球球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萧何牧秋荻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他,自小跟随师傅习武,中医古术痒痒精通,本以为只在这山村里终老,没想到师...

全能保镖在都市by将球球在线免费阅读

《全能保镖在都市》第7章 杀手蝰蛇

轰走了三个小姐还有那两个拉皮条的壮汉之后,马拉奇与昆塔思皆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在他们看来,华下的一句俗话可谓是真理——

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们是来自西方的资本社会,家族里掌控着大财团,资金雄厚,所以,从小到大,他们的为人处世,便是深深浸yin着金钱至上、金钱无所不能的观念。

来到了东方,来到了华下,他们惊奇的发现,原来如今的华下人更为崇拜金钱利益。

所以,他们可以在华下肆无忌惮的进行资本运作,肆无忌惮的玩弄华下女性,做他们想做的一切事情。

一根雪茄抽完之后,马拉奇用E国语问弟弟昆塔思:你安排的人,为什么还没回来?

按照他们的预料,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该做的事情,应该做完了。

昆塔思笑着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他打给的正是一个小时之前,他安排出去对付萧何的那个黑手党杀手成员。

那人从E国跟随他们来到华下,作为昆塔思买通的职业杀手,负责他们两兄弟的安全,以及一些额外的行动。

马拉奇望着他,而昆塔思自己则是把手机放在耳朵边,表情从容淡定。

随着电话铃声一遍遍的响起,很让昆塔思疑惑的是,为什么对方还不接电话?

怎么了?马拉奇有些不耐烦了,再一次掏出一根雪茄点上,抽了起来。

烟雾缭绕之下,拿着手机的昆塔思也拿了一根雪茄,点上,抽了起来。

很显然,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急躁。

没人接,可能他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吧。

昆塔思放下手机,如此说道。

可靠吗?马拉奇忙问道,他最关心的就是昆塔思安排的人是不是很可靠,毕竟这里是异国他乡,万一出了篓子,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做起事情来比较麻烦。

昆塔思沉吟片刻,露出笑容,很有信心的说道:绝不会有问题,蝰蛇是号称黑手党排名前十的杀手,他做过的案子,从来还没有失手过。

再说了,这次咱们对付的只是一个华下毛头小子,轻松简单。

那就好。

马拉奇抽了一口雪茄,缓缓地吐出了一大口烟圈。

烟圈由小变大,旋即飘散不见。

一人跑,一人追!

穿过二楼的走廊,再从楼道口冲上三楼,最后,萧何在江景秀色号的顶层甲板上站住了。

这里,空旷无人,寒风凛冽。

他知道,对方就是要故意引诱他来到这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萧何如果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那么他绝对活不到现在。

不用再跑了!萧何用英文喊出这句话。

他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懂,可是潜意识里,他认定了对方应该不是华下人。

因为,从刚才追逐的过程之中,他看到了对方的背影——魁梧、高大,而且有一头微卷的黄色短发。

一个魁梧高大的男人,把头发弄成微卷,而且烫染成黄色,这在华下很罕见。

即便是染发烫发,也应该是那些年轻潮男们做的事情,比如那些非主流们。

萧何凭着直觉认定,对方的年纪应该不小,绝对不止二十多岁。

而且,对方的脚步矫健而稳重,即便被萧何紧紧追迫,对方也能够从容不迫。

这份超常的心态,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萧何的一声冷喝之下,离着他大概有二十多米距离开外的那名黄发男子站住了。

旋即,他缓慢转身。

嗖!

对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狡黠诡谲的精芒,闪电般的,便是再度出手,甩出了一只块状物!

萧何早有预料,猛然向右侧跳跃,单手抓住了顶层甲板边儿上的栏杆,双脚在栏杆上站稳,严阵以待。

啪!

块状物没能击中萧何,而是飞驰而过,落入江中。

毒镖?萧何眼神一寒,目光如炬。

毒镖,顾名思义,便是在飞镖上沾上毒素,只要刺入人体,便是能够让人致死。

黄发魁梧男子喷出来的毒镖,速度、力量、准头,皆是属于上乘水准。

若非不是萧何身手敏捷高超,放在别人身上,又岂能轻易躲开?

可见,对方是冲着萧何的性命来的,非得要让萧何死于非命!

没错。

忽然,对方说话了,而且说出来的是萧何听得懂的华下话。

还有吗?萧何冷冷地回了一句,他是宗室殿出身的人,打小便是接触各种功夫以及飞镖暗器,这里面的各种门门道道,他再熟悉不过了。

一般来说,使用毒镖的人,身上绝对不会携带太多的毒镖。

萧何在等他发毒镖。

嗖!

嗖!

嗖!

忽然,眨眼之间,黄发魁梧男子向萧何这边急冲过来,与此同时双手发力,居然是连续丢出了三只毒镖!

萧何等的就是他出招,因为早有预料,所以他闪躲起来的时候,得心应手。

左边一闪!

右边一闪!

黑夜之下,空旷的顶层甲板之上,萧何的身影犹如暗夜里的鬼魅,他施展了在宗室殿修习过的最顶尖的身法腾挪之术,也就是凌波微步,脚步按照七星北斗的星辰方位,演练出令人眼花缭乱、无法预判的腾挪移动之法。

于是,黄发魁梧男子的三只毒镖,再一次全部落空,皆是被萧何躲掉,最后飞了出去,最终落入江中。

此时,黄发魁梧男子的眼里,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

怎么会这样?他——他居然全部躲掉了?

一直以来,他的毒镖可谓是很少失手,以前杀人的时候,往往只需要一两个毒镖便是足够了,可如今却是将全身携带的毒镖尽数放完,依旧没能得到半点便宜!

黄发魁梧男子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遇到了高手!

萧何按兵不动,背靠着甲板边缘的栏杆,双拳紧握,缓缓下蹲,却是在十分隐蔽的开始蓄力。

他不确定对方还有没有毒镖继续发出来,但,随时做好反守为攻的准备,总是没错的!

在宗室殿的时候,父亲萧猎带着他进深山打猎,从来不带任何捕猎工具,而是仅仅凭借着自身的拳脚功夫。

那时候,每当有凶猛野兽出没的时候,萧何要做的就是先做好防守,严密观察猎物的一举一动,先让猎物嚣张一阵子,等到猎物一无所获、有些泄气的时候,自己再伺机反扑,一击致命!

唰!

就在这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黄发魁梧男子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条紧身背心,露出大块大块的肌肉。

他冲着萧何示威,炫耀着满身的肌肉,然后指着萧何:小子,有种就过来!

嘿!萧何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对方只剩下这么一条选择了,那就是赤、身、肉、搏。

没有暗器飞镖的威胁,萧何便是觉得放心了许多。

如果对方有枪支、暗器这一类的远程快速攻击性武器,萧何必然要极为警惕,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毕竟,人的肉身,是怎么也敌不过子弹与暗器这一类致命武器的!

面对这些致命武器,萧何只能选择闪躲,然后寻找机会反扑。

可现在,对方居然直接向他发出了挑战,要赤手空拳的打一架。

作为宗室殿最年轻的少年宗师,萧何会害怕吗?

呼!

他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告诉对方——

老子让你尝尝华下功夫的滋味!

黑影如蛇,迅即如电!

天——啊!刹那间,黄发魁梧男子向上帝发出了一声祷告,他可以用人格保证——如果他有人格的话,他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快的动作!

还没等他把一声惊叹完成,萧何这位华下的功夫强者,便是已然冲到了他的面前。

就在黄发魁梧男子以为对方会直接冲着他挥拳的时候,令他无比惊诧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只见萧何极为诡异的附深下腰,躲过了黄发魁梧男子冲出来的重拳,居然是绕到他的身后!

嘭!

一声闷响!

嘭!

又是一声闷响。

拳头之中,饱含着一股股内劲!、

没错,萧何正是将龙象镇狱劲的内劲气息迸发而出,凝聚在拳头上,挥打出了无比惊人的两记拳头!

啊——

黄发魁梧男子背部重拳,他只觉得剧痛难忍,脊背的骨头几乎就要断裂,而与此同时,他的脸色变得你扭曲,嘴巴张开、再张开……

最后,他的嘴巴、鼻子、眼睛,几乎要拧结起来,脸上的表情,痛苦狰狞到了极点!

啪!

萧何乘胜追击,顺势便是一脚踢出,将这来自E国的魁梧男子踢翻倒地。

说吧,你是谁?黑夜之中,萧何站在寒风凛冽的甲板上,一脚踩住了黄发男子。

对方低声嘶吼,拼命的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他准备顽抗到底。

萧何笑了笑,掏出一把香烟,大概有十根左右的样子,拿出打火机全部点燃。

人类有一种死法叫做窒息而死,死的时候极其痛苦,现在,咱们来做一个小小的实验。

萧何那所有点燃的香烟拿在手里,燃烧的烟头冲着对方,然后一股脑的往黄发魁梧男子的两只鼻孔里塞去!

啊——我——我说!我说!登时,黄发魁梧男子全身颤抖,失声喊叫了出来。

名字。

萧何表情冷酷。

黄发魁梧男子声音嘶哑,脸色苍白:我叫——我叫蝰蛇。

《全能保镖在都市》第8章 卫生巾与盗窃贼

寒风依旧冷冽,长江江面上,渔火点点,过尽千帆。

站在最高层的甲板上面,萧何点了一根香烟,至于脚下这个叫做蝰蛇的家伙——

一条皮带绑住了他的双手,并且缠绕在甲板边缘的护栏上,动弹不得。

这条皮带是从蝰蛇的身上扒下来的,因为萧何是一个比较注意形象的人,他可不会扒掉自己的皮带。

萧何特别注意了一下蝰蛇的皮带牌子,结果发现还是一条名牌皮带。

E国人就是讲究,连皮带也必须是顶级名牌的,不错。

萧何轻轻一笑,望着蝰蛇,调侃道。

蝰蛇已经被他打得鼻青脸肿,额头磕破,嘴巴歪掉,连正常呼吸都比较困难,哪里还有心思跟萧何聊天调侃?

他傻愣愣的盯着萧何,心里面哀求着——千万别把自己丢进江里面去啊!

蝰蛇,恩,好名字。

那么,这应该是你的代号,我没说错吧?萧何盯着他,表情变得严峻认真起来。

蝰蛇下意识的点点头,却依旧不敢吭声。

行了,说吧,为什么杀我。

萧何深吸一口气香烟,弹弹烟灰。

蝰蛇低着头,一言不发。

萧何觉得有必要对他进行一些严肃的素质教育,如果对他太温柔了,恐怕对方不会说实话。

对付这种顽抗死守的家伙,萧何有的是办法。

这不,刚才他就逼着对方说出了名字吗?

就在萧何准备动用严酷手段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摸出来,发现是牧秋荻打来的。

接通电话,和牧秋荻说了一些话,很快,他挂断了。

牧秋荻遇到了麻烦。

萧何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就这样吧,我有别的事情要忙,暂时不动你。

旋即,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大包纸巾,是刚才买香烟的时候顺便买来的,拿着这些纸巾,他在蝰蛇的眼皮子底下用力的擤鼻涕,又往纸巾上吐了一些口水。

蝰蛇十分诧异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我要先离开,所以,我不希望你发出声音被人发现。

萧何露出笑容,笑起来人畜无害,顺手把脏乎乎的纸巾揉成一团,然后用力的塞进蝰蛇的嘴巴里。

带着口水、鼻涕的纸巾团,有一股浓烈的臭味,就这么被萧何硬生生的塞进蝰蛇的嘴巴里,也不知道蝰蛇心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其实,萧何还能做的更恶心一些,比如说直接蹲下来拉一场大便,用擦过P股的纸巾塞进蝰蛇的嘴巴里。

只是,萧何觉得,甲板上风大,脱了裤子拉大便,很冷。

我先走了,等会儿见。

萧何冲着他挥挥手,笑着离开。

一瞬间,蝰蛇的眼神里充满了悲苦与绝望,那表情,那眼神,就好像是十***岁的黄花大闺女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被一群恶心的粗野汉子给强、暴了似的。

那叫一个惨啊……

下楼。

回到一楼大厅,来到服务台。

萧何若无其事的冲着服务台的小姐说道:买点东西,你这里有卫生巾吗?

服务台的小姐看看萧何,再看看旁边,发现没有人跟着他,不禁心下嘀咕:一个大老爷们,买什么卫生巾?

萧何可不想跟她废话,掏出钞票:快点,好点的卫生巾,多来几包,我急用。

哦哦,好,好的。

服务台的小姐掩嘴偷笑,却还是从身后的货架上面翻找到了两包卫生巾,递给萧何。

拿了东西,萧何迅速离开,根本不敢停留。

他娘的,一个大老爷们去买卫生巾,实在是太尴尬了。

要不是为了牧秋荻,他才不会这么做呢!

怪不得她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出来,原来是来了大姨妈,突然发现包包里没准备姨妈巾,唉,这事儿闹的。

萧何摇头苦笑,迅速往二楼跑去。

一路之上,他很警惕,虽然说前来杀他的蝰蛇被他控制住了,可他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人。

砰砰砰!

来到牧秋荻的房间门口,他警惕着前后的走廊,抬手敲门。

快进来!忽然,门开了一条缝,从里面伸出一根细嫩的手臂,一把将萧何拽住。

牧秋荻轻呼一声,迅速将他拉了进来。

嘭!

很快,门关上了。

为什么这么着急?萧何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秀脸,不由得很想笑。

原来一向镇定自若的她,也有着急忙慌的时候。

再淡定的女神,遇到了大姨妈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淡定。

东西给我,好痛……牧秋荻秀眉紧蹙,从萧何手里夺走了一包卫生巾,旋即迅速冲进卫生间。

要不要帮忙?萧何站在卫生间门口,很友好同样也很猥琐的笑了一下。

帮忙?你能帮什么忙?卫生间里,传来了她略带嗔怒的话语,女人的经痛,你们男人不可能体会得到。

萧何笑着回应:也是,女人的经痛,男人无法体会,就好像男人的蛋疼,你们女人也一样无法体会。

话音刚落,卫生间里传来了牧秋荻一句很轻的——

呸……

萧何不跟她开玩笑了,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肯定是比较尴尬的,于是他决定先出去,去蝰蛇那边,先把蝰蛇搞定。

转身,来到房间门口,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凭借着混迹江湖培养出来的警戒心,萧何透过猫眼往外瞄了瞄,顿时瞳孔放大,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门外,出现了一群人,以马拉奇、昆塔思这两个老外为首,而且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群身穿水上警员制服的男人!

萧何心中冷笑,看来,自己的猜测,已经是***不离十了。

在这条游轮上面,除了昆塔思,还有谁会派人来暗杀自己?

从猫眼看到门外马拉奇与昆塔思那阴沉冰冷的面孔,萧何屏住呼吸,安静等待。

是这里吗,各位警官?门外,昆塔思冷冰冰地问道。

游轮上负责安全工作的安保部经理连忙小跑过来,忙不迭的点头答应:恩恩,昆塔思先生,这里就是牧秋荻小姐的房间。

至于这几名水上警员,则是不久之前接到了报案,特意赶过来登上这艘游轮的。

这时候,马拉奇摸着下巴,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望着这群水上警员。

他不会华下语,那么,与这些警员沟通的重任,便是放在了弟弟昆塔思的身上。

昆塔思一脸冷色道:牧秋荻小姐偷走了我身上最珍贵的宝石项链,哼!我刚才和她一起共进晚餐,除了她,不会有别人!想不到她是一个偷窃贼!

经过船长的吩咐,这些水上警员们大概知道昆塔思与马拉奇是两个来头很大的外国人,而且实力雄厚,他们可不敢得罪了对方。

所以,听昆塔思这么一说,这些警员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破掉这起盗窃案子。

你们几个,过来,把门撞开!顿时,领头的一个警员吩咐身边几个手下,一声冷喝!

嘭!

啪~啪!

七八个警员一拥而上,瞬间便是将牧秋荻住的这间房间的房门,踢开了!

与此同时,昆塔思的嘴角翘起,一抹邪笑之意,悄然生出。

刚才还站在门后面的萧何,此时此刻已然是消失不见。

搜!给我搜!领头的警员大声呼喝,吩咐手下们在房间里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房间里被一伙儿警员翻了个遍,最后,他们撞开了卫生间的门。

牧秋荻站在卫生间里,神色惊慌,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几许因为愤怒而绽放的红晕。

她在卫生间里听到了刚才昆塔思在门外说的那些话。

昆塔思,你什么意思?她的美眸之中闪烁着一股股怒火,盯着昆塔思,怒不可遏!

牧秋荻小姐,偷了我的东西,怎么,你现在想抵赖了吗?可惜,晚了。

昆塔思笑道。

把你的包拿出来!领头的警员吼了一声。

牧秋荻从惊慌之中逐渐沉住气,她知道,这事儿要么是一场误会,要么就是昆塔思他们的阴谋。

她把包包递给警员。

很快,让她有苦难言、有冤屈却无处诉说的一幕出现了——

警员在她的包包里面,居然还真的翻找出了一条光芒璀璨的钻石项链!

这条项链就是我的,各位警官,你们可以仔细辨别一下,是不是我之前所说的那条项链。

昆塔思双手环抱在胸口,得意一笑,如此说道。

警员们仔细辨别了一下,旋即,为首的那个警官一声令下:把她带走!

牧秋荻瞬间脸色一僵,一颗心坠入冰点,无比绝望的大喊出来:你们——你们这是诬陷!诬陷!

她现在总算是清楚了,原来,之前她与昆塔思、马拉奇共进晚餐的时候,肯定是他们动了手脚,把这条项链瞧瞧的塞进了她的包包里面!

顿时,她感觉到一场针对她的阴谋,就如有晴天出现的霹雳,又好像是天空出现的阴云,瞬间将她笼罩。

原来,这两个E国人,居然是如此无耻阴险的家伙!

去拘留室好好谈谈吧。

为首的警官冷冽一笑,大手一挥,铐住她,带走!

就在这时候——

嘭!

房间里的灯,十分诡异的灭掉,一片漆黑。

全能保镖在都市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