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斩鬼录免费版-沈祝安洛依依大结局更新

时间:2021-02-23 15:54:08    作者:孤城    来源:zsy

小说简介: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斩鬼录》,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孤城,故事情节进展很快,内容衔接恰到好处,尤其是沈祝安洛依依人设很吸引人,斩鬼录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一个神秘的同租女子,一件件深埋于泥土中的往事,那...

热门小说斩鬼录免费版-沈祝安洛依依大结局更新

《斩鬼录》第8章 五雷号令

卧槽这什么情况?我大惊,登时就想往后缩去。

小子别动!老孙头见状也是脸色大变,但却没有撒手的动作,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了剑,另一只手中黄符不要钱地往我身上扔。

这些黄符几乎没有一张能存留下来,几乎都是刚刚碰到我身上,就直接化为了灰烬。

老东西你他娘的到底在搞什么?洛依依见情况不妙,赶过来帮忙,谁知她见了那道符之后破口大骂,你他娘的为什么这符上印都没有?你用铅笔画的么?

我那印早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我这五雷压煞符效果会这么弱?!老孙头也急的冒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只恨自己没有多几只手扔符。

所以我就不该相信你!洛依依也很恼火,却拿他没丝毫办法,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身上那玩意儿明显不简单,除了老孙头,恐怕在场还没人能除掉它。

刘力你个臭小子愣着干啥?!还不过来帮忙!老孙头大吼,唾沫横飞。

不,不是,老孙头我是众阁出身,你都搞不定我怎么帮你啊?刘力手足无措地说着,我却敏锐地注意到他说的众阁,这个我有些熟悉,似乎是听我爷爷说起过。

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法去思考,随着紫符的不断燃烧,我的感觉越发奇怪。

一阵瘙痒从我小腹处开始,向上蔓延,仿佛有无数的虫子顺着我的皮肤,一寸一寸地攀爬着,一直到我脖子的位置,忽然停下。

我一个激灵,一阵冰凉的感觉从我的脊髓一直冲到我的大脑,我瞬间清醒了不少,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忽然发现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嗬……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一阵气音,我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住了,见三人没有反应,我忍不住四处张望,发现身后正好一面穿衣镜,我猛地回头。

随后我看到了让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数次惊醒的画面。

本来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布被扯掉,悬吊吊地挂在一旁,一只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掌,正从我的脖子处伤口处慢慢探出,我甚至能够看到那只手上密布着深紫色的伤口,恐怖而狰狞。

难怪我说不出话,脖子上有只手,谁能够说出来话。

嗬!我的惊叫全都变成了大股的气流从我嘴里喷出,那模样看起来真有几分搞笑,如果没有那只鬼手的话。

小子别慌!老孙头又摸出一张紫符,脸上一阵肉痛之意,老夫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刘力你快去把我的五雷号令拿过来!

刘力闻言,手忙脚乱地往房间里冲去。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浩劫,吾证神通……

老孙头口中大声念咒,隐隐地竟然能看到一丝金光从他丹田处发起,顺着一道繁复的路线直到指尖,随之进入那紫符之中。

金光速现,覆护坛庭!老孙头大喝一声,将手中的紫符用力地拍在那鬼手之上。

这一下竟起了些效果,那鬼手停住了往外探的趋势,隐隐地竟然往后缩去,我不由得大为惊喜,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这时老孙头才得空抹了把头上的汗,刘力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我没见过的东西,似乎和电视里那些令牌有些像,但是似乎又有些差距。

我还在用力回想的时候,洛依依在一旁已经惊呼出声:雷击木?老东西你是不是又去我家偷东西了?

偷个屁!你以为就你家有雷击木?老孙头以不屑的神情表达了自己高洁的品格,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搜集起来的,你家那帮老匹夫,连看都不让看,我怎么可能拿得到。

雷击木我有所了解,当年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那雷击木被九天雷霆所击,蕴含天地的浩然正气,对于驱邪赶煞有奇效,爷爷还给我讲过其他东西,只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现在想起来都是模模糊糊,印象不深。

我僵着身子瞅了一下,那号令四四方方,长条圆角,木色黝黑,质地细腻,看上去和普通木头没啥差别,除了上面刻了字。

老孙头拿到了令牌,又摸出一张紫符往上一贴,嘴角一哆嗦,我猜他肯定是在因为又用掉一张紫符而心痛。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朝我要钱,反倒是端起架势,衣摆无风自动,手中的号令在贴上紫符之后蔓延出了一种莫名的气势,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浩然正气,连带着老孙头看上去也正派了许多。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详,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变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服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急急如律令!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听完老孙头念完口诀。

在他念完的一瞬间,我感觉一股无上的威严从他手中的号令传来,我脖子上的鬼手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股威压,猛地往后缩去。

老孙头见状,一步上前,怒目圆瞪,须发皆张,一巴掌将令牌拍在那鬼手之上,那鬼手仿佛被九天雷击,白烟四溢,登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在房间中回荡,仿佛要刺破耳膜般。

我根本受不了这声音,一下子就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直到声音消失之后才站了起来。

此时周围已经风平浪静,老孙头有些虚弱地坐在地上,手中还紧紧地捏着那方号令。

行啦,那阴煞已经跑了,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晃晃手中的的号令,老夫自己用雷击木练出的令牌,可不是那阴煞能够抵挡的。

洛依依闻言也放松了下来,原本紧绷的脸色也有所缓和,走上前来拍了拍我,我也宽慰地笑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想帮我,只是苦于自己能力不足罢了,现在我得救了,她想必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话说你这五雷号令是你自己练的?洛依依一边蹲下身子一边问。

废话,老孙头翻了个白眼,真要是上清宗坛里那块,还用得着这么费劲?亮出来,那阴煞就得灭了。

是是是,你们茅山上清宗坛最强,洛依依应付着,伸手想要抚老孙头起来。

我也不好在旁干站着,也伸手想搀老孙头一把,看得出来他此时已经没丝毫力气了。

正当我伸手的时候,忽然那五雷号令上的紫符掉了下来,我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白色的影子掠过,下一秒,紫符已经被撕得粉碎。

你……唔,小子快撒手!老孙头的声音吱吱呜呜的传来。

待我反应过来,大惊。

我左手竟然正掐住老孙头的脖子!

《斩鬼录》第9章 镇压

搞什么?我大惊失色,用力地想要扯开自己的手,谁曾想到这一用力非但没有扯开,力道之大反而把老孙头给带了起来。

就这一下,老孙头就被我扯得直翻白眼,洛依依扑上来想掰开我的手指。

我靠!洛依依刚一上手就惊呼出声。

我顺着她震惊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原来不是我的手在卡住老孙头的脖子,而是方才那只鬼手,只不过此刻换了个地方,从我左手腕上的伤口钻了出来。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要是这玩意儿能够从我伤口钻出来,那之后我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整个人岂不是要被直接撕碎?

洛依依和老孙头联手用力,那鬼手此时却如同精铁焊铸,纹丝不动。

咳……没用的,这鬼手力大无穷,咳咳……怨力极强,绝对不是普通死法,老孙头死命挣扎,还有心思给我解释,快想办法再来一次五雷正法,这鬼手气息已经弱了许多,咳,再来一次,它绝对就会蛰伏下去!

刘力在一旁听着了,赶紧捡起五雷号令,学着老孙头的姿势依样画葫芦,想要施展五雷正法。

眼看他在一旁比划了半天,最后却哭丧着个脸:老孙头我他娘的没学金光咒啊!而且你五雷斩煞符也没了,五雷正法施展不出来啊!

我差点骂出声,你是站不出来那你在那儿比划半天!

老孙头也被刘力这一通操作给气着了,话都说不出来,眼看着进气少出气多,就要活不成了。

没办法了,把这手给砍了!刘力咬咬牙,眼中精光一闪,提起身旁一把造型别致的刀,作势欲砍。

我大喜,早说啊,能把鬼手砍了那不早点弄!

来来来,快砍!能砍你早点砍啊,非要磨蹭到现在!我催促着。

洛依依一边掰着我的手,给了我后脑一巴掌:你傻啊!他说的是砍你的手!不是砍鬼手!

我大惊失色,感情你说了半天还是砍我的手?

刘力见我神情有些下不去手,解释道,那阴煞此时寄附在我身上,这刀有斩煞的效果,只要砍掉我的手,那阴煞必然遭受重创,那时候他们便可以顺势打散,甚至捉住这阴煞。

那不行!凭什么砍我的手!我赶紧蹿了起来,大吼大叫,你们技艺不精凭什么砍我的手?不是说你们能行么?这都对付不了?

刘力提着刀追在我身后好言相劝,只要砍掉一只手,那阴煞绝对能抓出来,到时候我安全老孙头也安全,一只手换一个祸害无穷的阴煞,划得来。

我破口大骂,我听你那儿放屁!老子好端端的一只手就这样没了,换你你来么?

本以为这番话能让他有所愧疚,岂料他忽然站定,认真地说:如果能够斩杀邪煞,我一只手换,不亏。

刘力认真的神情让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神情有些悲伤,但我什么都没说。

停!你们都别追了!气急败坏的洛依依大吼,右手在包里来回摸索,我有办法!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她身上,已经濒临昏迷的老孙头也转动着自己小眼珠,那意思是你有办法快点,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没了。

你们看这个,只要有这个,就可以施展五雷正法!洛依依扯出一根红绳,绳子的末端挂着一块小小的印章,那印章上只印了个雷字。

老孙头一看见这印章,本已浑浊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张手。

洛依依会意,示意刘力把我按住,她自己从老孙头袖子里摸出一张黄符,将印章用力往上一印,随之将黄符拍在那鬼手上。

然而这黄符只支撑了片刻,紧接着便如绿叶枯萎一般落了下去,我低头瞅了一眼,发现那印章压根没印完全,只有一点淡淡的痕迹在符纸上。

你印章没印泥啊!我赶紧提醒洛依依,她也反应了过来,在身上东摸西摸,最终发愣地看着我。

我靠你带印章不带印泥的么?我真的要疯了,这女人本来在我心中高深莫测的形象此时已经荡然无存,看老孙头的反应这应该是个挺重要的印章,但是她居然没有弄印泥上去。

刘力也去一旁翻箱倒柜,最终也是无奈地坐在了地上,彻底傻眼。

老孙头此时空张着嘴,脸色涨红,如同那干涸池塘里的鱼,直喘气,眼看着就要没命了。

就在这束手无策时,洛依依忽然摸出一把刀窜到我身边,低声道:借点血用用!

我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手上一阵刺痛,洛依依把印章往我手里一摁,又往黄符上摁去。

这疯女人竟然拿我的血当印泥!

这一次黄符却是起了作用,洛依依将符纸往鬼手上一拍,符纸仿佛一块充满了电的蓄电池,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电光,我只感觉手腕一阵麻木,随之而来的是暖意和轻松,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离去一般。

做完这一切,鬼手已然消失,老孙头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看得出他着实被掐的不轻。

又过了一会,见再没有其他变故,洛依依和刘力这才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虚脱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也跟着找了个地坐着,仿佛一条咸鱼瘫着。

没事了?我有气无力地开口。

没事了,那玩意儿估计没散……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跳起来,都这么夸张了还没散?

紧接着她下一句让我安下心来。

但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

我这才安心地坐了下去,后怕不已,心想姐姐哟,大喘气是会吓死人的。

所以刚才为什么那个……阴煞,我本想说鬼的,但是怎么都不顺口,我这种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对于这方面接受始终有些不适应,为什么没有会忽然出现啊?

你现在遇见这种,是怨煞,也就是俗称的厉鬼,怨气极重,我最开始没注意到这一点,只以为是个有些棘手的阴煞,顶多就是跟你的时间长点,估摸着觉着是想找你当替身,或者是和你祖上有什么纠葛,也就没当回事,老孙头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给我解释道。

谁知道这怨煞这么凶横,两道五雷压煞符都没能压住它,一时疏忽,这才着了道,洛依依在一旁补充道。

不过归根结底,终究是这个老东西功力太弱,洛依依鄙视地看了老孙头一眼,要不然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力气。

哎哎哎,洛丫头你这就不对了,我老孙的名头,在咱们茅山一脉是出了名的……

弱。

你放屁!老孙头破口大骂,我还没问你,你那五雷斩鬼印哪儿来的?而且为什么那么小?五雷斩鬼印不是供在龙虎山正一宗坛么?

哼哼,想不到吧?洛依依一脸得意,我爹他们当时重新修复那五雷斩鬼印的时候,我拿了点边角料,给刻了个小印,没想到今儿就派上了用场。

修复?老孙头脸色变了,洛依依瞅了我一眼,扯着他到了一旁,不知道说些什么。

两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忽然老孙头惊呼出声。

啥玩意儿?五雷斩鬼印被打碎了?!

斩鬼录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