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背后高手小说永久免费

时间:2021-02-23 15:39:08    作者:凤鸣苑    来源:zsy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背后高手》的小说,小说是凤鸣苑倾心创作的一本职业文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羊城晚报出版社出品:杨冲锋是一个有着军营特训经历的复员军人,在柳江市柳泽县柳芸烟厂销售科里上班...

完结背后高手小说永久免费

《背后高手》第8章 老张调动

(一)

杨冲锋没有去厂里,他觉得有必要回家告诉安贞一声,让她放心。

回到家后,他没想到张应戒回来了,厂里的廖副厂长,厂部的人,人事科的人等都在。

只是没看见付副书记和孙定才主席,估计他们还没来得及过来。

杨冲锋将近三个月没有见张应戒了,此时见他面色沉稳,任几个人说什么都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

这些到来的人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张应戒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回来,势必会重掌柳芸烟厂。

这时,向领导汇报工作和思想是很有必要的,几个月不见得表表忠心,弥补一下。

杨冲锋不好和这些领导在一起,便走进去找安贞她们。

他向安贞简单地说了今天请愿的事,安贞这才放心。

安贞告诉杨冲锋张应戒是上午回来的,其他的也没说什么。

一会儿杨冲锋见厂里领导走了,走到张应戒身边,叔叔……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很多话题都是忌讳,怕触了张应戒的痛处。

冲锋,忙了一天吧?厂里的事我听他们说了。

今天是不是饿了一天?中午我和张馨等你来着。

张应戒说着走到杨冲锋身边拍了拍他,要他一起到客厅去坐。

中午忙,在外面吃了点。

冲锋,你好样的,我没看错。

张应戒说。

叔叔,我哪有做什么了。

不说这些,冲锋,你对厂里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

张应戒说。

叔叔,我这段时间很少到厂里去。

安贞见两人说烟厂的事,便起身到厨房做饭,陈玲琳见了也站起来走去帮忙。

张馨看着电视,张应戒要她把声音调小一些,她嘟着嘴调了。

杨冲锋不敢把自己对烟厂的真实看法说出来,毕竟张应戒在烟厂花费的精神不少。

冲锋,组织上对我的工作可能要调整了,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先说说,到时才好考虑。

叔叔要调走?到县里还是到市里?杨冲锋心里一惊,厂里没有了张应戒自己这个被他提拔起来的副科长会是什么处境?看来张应戒这次虽说没有得到什么处理,但他调走也是上面的一种态度。

还没有最后确定,估计是到市里税务部门去。

冲锋,这个事只跟你一个人说。

叔叔,我知道。

对你我是信得过的,有没有考虑过今后怎么发展?烟厂正在和省烟厂谈合并的事,也不是就没有机会了。

我走后,谁来主抓厂里的工作,都还在讨论中。

上面倾向让书记来过渡,你要是想观望一阵也不急于决定。

要不等我在市里稳定了,再跟我到市里去?

我听叔叔的。

张应戒把该说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那是看在他受到打击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始终没有弃他而去,还一直照顾着他的家人。

这时候,自己也就不需要再提什么要求了。

两人一直说着话,张应戒却始终没有提及他这三个月的情况。

不知道安贞阿姨是不是了解?

饭后,安贞问张应戒:老张,你到市里去后,冲锋你打算怎么安排?他都三个月没有上班了,在厂里有什么前途?

厂里有和省烟厂合并的意向,冲锋再等等。

这时候安排他从政,也不现实。

等过一年后,让他到税务部门去。

再者,与省里烟厂合并后,岗位调整时,看有没有机会升半步,要是到行政里想升半步就难了。

张应戒说。

安贞见他说得在理,对杨冲锋说:冲锋,那就先安心等一两年,不要急。

谢谢阿姨,工作上我完全听叔叔的。

他们正说着话,大门响了。

是县委书记吴德慵和秘书,杨冲锋赶忙把他们让进屋里。

吴德慵不停地问着张应戒身体怎么样,精神怎么样等等,显得很关心。

安贞说着这段时间吴德慵书记对她们很关照,经常来家里看望她们。

吴德慵就说应该的应该的。

杨冲锋暗笑,吴德慵也就到家里一趟,那次肯定是得到什么消息了,知道张应戒快回柳泽县了才来看望问候一次,现在安贞说成经常,他却认下了。

杨冲锋不好听他们说话,走到小客厅和张馨陈玲琳待着,也不好就此离开走人。

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张应戒突然叫杨冲锋:冲锋,过来,见见吴书记。

杨冲锋走过去,张应戒就慎重地介绍:德慵,这是烟厂销售科副科长杨冲锋,从部队回来的一个小伙子,工作很有冲劲。

书记,您好。

杨冲锋说。

老领导,杨科长我见过,也了解他。

年轻人今后在工作上要多挑一点担子,冲锋,要做好准备呀。

吴德慵看着杨冲锋,表现得很热情。

书记,我能力欠缺,还请书记多指导。

杨冲锋说。

老领导,部队回来的人就是不同。

冲锋,当着老领导的面说,下次要听到你说保证完成任务。

这才是部队里的人说的话嘛。

吴德慵和张应戒两人都笑起来。

杨冲锋陪着,听他们说着话,不再插嘴。

张应戒虽然离开柳泽县权力场,但到市里税务局也是重权在握的实职,吴德慵当然要来认老领导这门。

张应戒知道自己要离开柳泽县,但自己的根却在这里。

吴德慵现在能来向他讨教烟厂的策略和对烟厂今后的规划,那是他做出的一种姿态。

吴德慵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吴德慵了,张应戒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变化。

(二)

杨冲锋现在很纠结,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在张应戒家里住着?要住下来,张应戒心里会有什么想法?自己要是见张应戒一回来,就出去那他会不会有想法?杨冲锋拿不准。

杨冲锋心里徘徊不知道怎么决定,这时黑牛却来了电话。

杨冲锋暂且放下,先去黑牛那了。

杨冲锋到了一剪梅后,黑牛告诉他采石场的地点已经找到了。

等他决定。

第二天大早,小厉和另两个飞天帮的手下,骑着摩托出了城。

杨冲锋的想法是,让黑牛成立建筑公司和建筑装潢公司,那就可连带做打砂场,公司可内销降低成本,也可打开销路。

方芸提供的信息说,近几年全国房地产会快速发展,让他在柳泽县先做基础准备,他还不能完全从厂里脱离出来,便找到黑牛合作。

杨冲锋本来都想放弃他的副科级了,可张应戒给了承诺,就只有先稳住几年。

生意上的事不能耽搁,找黑牛是最佳人选了。

黑牛对利益看得不重,只要黑牛不直接露面经营,也不会影响客户的选择。

经营过程中,黑道白道有他在其他人也不会总来找麻烦,公司好发展一些。

唯一的担心就是黑牛的手下会不会在公司运营过程中出现状况?

黑牛所说的砂场柳塘乡就在县城边,离县城五公里,只是不知道到柳塘乡后还有多远。

作为砂场,交通便利是非常重要的,交通便利会降低不少成本,让购买方乐意接受。

杨冲锋可不想让小厉他们出面找建筑行业的老板来销售,让砂场按行业规则来营运才是长远之计。

四个人骑着车到了李家村,小厉的车就慢下来:杨哥,地方就在前面了。

小厉三人在前带路,过李家村后把车停下来。

三个人里有一个是李家村的人,叫李金辉,杨冲锋对李金辉没有什么了解。

不过他看着倒感觉很精明的样子。

他们站在公路边见有条简易小路从坡地经过,距离公路五六百米远一座两三百米高的石山耸立着,杨冲锋从他们站着的角度,看不到石山到底有多大。

石山光秃秃的,几乎看不到爬山的路。

不知道背面是不是有路可走,这石山的位置上很理想。

从公路到石山之间,要修一条运输通道,这间距里只有一块是禾田,其他的都是坡地。

给的补偿就会降下不少,谈判的阻力也会小些。

几个人离开公路往里走,边走边看要修路该怎么走。

李金辉对这些地的主人很熟悉,说除了那块禾田外,其他人都应该很好谈的。

禾田的主人不好谈,他不肯同意吗?杨冲锋问。

杨哥,那禾田的主人在村里有些牛气,他家有个人在乡政府里。

李金辉解释说。

要是绕过这禾田,就必须要从另一个入口过去,那个入口要多绕两三百米远,更主要的是从那边开山破石的难度要大。

那边石山从坡脚直耸百米高,而不像这边坡度缓些。

他们走到石山脚下,看着工场地,比较平坦宽敞。

杨冲锋对爆破很内行,看着石山开山取石作业的难度不大,这里确实是比较理想的砂石场了。

李金辉说这石山往里延伸有几百米,他在村里问过,要开采打砂足可经营20年不成问题。

杨冲锋看过后,说:李金辉,要从这里修通一条路,不会太难吧。

得多少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给的。

杨哥,其他的都已经问过,没有问题,就是禾田那家。

他们家同我家本身就有些不和,又仗着有人在乡政府,他们家那老头把田看得比什么都重。

杨哥,我会让村里的人再出面去说,应该不成问题的。

李金辉说。

好,小厉,这件事你要多费心了,记住,现在我们是办公司,所有的办法都要按公司的规定来做。

你回去后跟黑牛说,找一个人出面承包这砂场。

李金辉做得不错,让他也挂上名,村里这边就便于做今后的工作。

杨冲锋说。

杨哥放心。

小厉说。

杨冲锋回到县城里,吃了早点就到烟厂去。

张应戒交代他先在烟厂待一到两年,自然要有个待下去的样子。

昨天厂里出了这样大的事,今天厂领导肯定要到厂里做些工作。

张应戒厂长的职务还挂着,他也该在厂里露露面吧。

大门处小黑板上面贴着开会的通知。

会议定在上午十点,开会的人是烟厂全体领导干部。

杨冲锋琢磨着一定是张应戒要做最后的交代,他是不会就这样低调消失的,何况昨晚和吴德慵书记通了气,他在走之前也要把下面的人安稳住,吴德慵才能平稳过渡。

杨冲锋到销售科办公室里,没有什么人在。

他就给黄琼洁打电话,她又去了柳江市,从宣传方面汇报昨天发生的事,今天还要赶回县里来,对昨天的事进行跟踪。

杨冲锋说厂里上午要开会,黄琼洁表示已经得到信息,争取在开会前赶到县里参加会议。

从柳江市到柳泽县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黄琼洁已经在路上,杨冲锋有种想一直和她聊天的冲动。

杨冲锋想到安贞阿姨也许能帮助解决柳塘乡砂场的事,便打电话询问,安贞先是问了杨冲锋怎么昨晚半夜不回来,他们很担心。

杨冲锋向安贞说了有个朋友想在柳塘乡开砂场,遇到点阻碍,看安贞有认识乡里的人没有。

安贞答应帮着问。

杨冲锋是按时进入会议室的,主席台上已经有几位领导了。

付副书记、廖副厂长、孙定才老主席,其他中层领导都坐在台下。

会议室里人不少,议论声嗡嗡地听不清,张应戒还没有到,但看着厂里两大副手都没有坐到主席台的正中位,敏感的人就知道那是张应戒的位置。

厂长兼厂党委书记张应戒,离开烟厂三个月后突然回归,知道他工作变动的人在柳泽县里只有几个人而已。

杨冲锋坐在会议厅里听着周围的人纷纷议论张应戒会采取什么办法来挽救烟厂,让烟厂走出低谷,这些人各抒己见说得很热烈,杨冲锋听了心里暗笑。

不明真相的群众就是这样子的。

时间到后,张应戒很准时地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有极少数的中下层领导还没有得到张应戒回来的消息,突然见了张应戒就有些吃惊。

张应戒走进会议室,目光扫过会议室,那嗡嗡声就停止了。

张应戒脸上平静地等会议室里安静后才往主席台走,主席台上的几个领导也都站了起来,给他让路。

黄琼洁这时从门外小跑进来,跟张应戒一起走往主席台。

杨冲锋暗想看来自己好多东西还得学。

现在,大家明知道张应戒要走了,但他在走之前会怎么样做,才把那种领导者上位者的东西表现出来,杨冲锋看得清楚也体会深刻。

开会后,张应戒先说了烟厂目前的状况、目前的困难、目前领导者和全体职工的思想状态,然后才说到昨天的事件。

他表达出一种沉痛,一种理解、一种自责,最后给全体领导在事件中的优秀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随后,张应戒分析了全国的经济形势,分析了柳芸烟厂陷入困境的原因,再分析了柳芸烟厂走出困境的优势和希望。

让会场里的人都受到鼓舞,特别是说到柳芸烟厂有可能和省城烟厂合并,要真是合并成功,那柳芸烟厂的前景就非常乐观,身为柳芸烟厂的中下层管理队伍的一员,每个人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掌声热烈而真实。

到最后,张应戒提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前销售科科长张强,一个是前人事科科长,这两人上面已经有了定论,并判了刑。

张强三年,人事科科长七年。

张应戒用沉痛的语气告诫所有在场的领导们,一定要加强自我修养提高自我素质,在各种利诱面前要保持清醒。

然后对杨冲锋等一些人进行了表扬,宣布杨冲锋接替张强的销售科科长职务,要烟厂厂部立即组织材料上报到县里。

(三)

开完会后,不少人都要杨冲锋请客,这种时候还能提升半步变为正科级,掌握柳芸烟厂最红火的部门之一,让人眼红啊。

杨冲锋一脸宠辱不惊,用平常的语气和大家说话。

黄琼洁和烟厂的主要领导到厂部去了,要跟踪采访厂里对请愿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

杨冲锋便在厂部办公室外等着黄琼洁。

杨冲锋现在心里还不能确定他对黄琼洁是种什么感情。

厂部有说话声,杨冲锋佯装往厂大门慢慢走,还没有到大门口付副书记在后面就叫他了:小杨,杨科长。

杨冲锋回头,装着无意中见到领导。

黄琼洁正含笑看着他,身边副书记副厂长老主席走着,张应戒走在最后面,从面色上看不出什么来。

杨冲锋和付副书记招呼了一声,付副书记说:小杨,还没有吃饭吧,走和我们一起过去。

吃过饭,孙定才老主席交给杨冲锋一个任务,那就是替厂里领导送送县宣传部的小黄。

杨冲锋很乐意地接受,临走时老主席还对黄琼洁夸赞杨冲锋说这小伙子不错。

走出领导们的视线,杨冲锋说:你也别太卖命,天天这样往返跑这样拼命工作,对身体会有影响的。

谢谢,恭喜你啊,高升了。

黄琼洁用调皮的语气说。

我说的是心里话。

我也说心里话。

冲锋,这几年对我来说是工作的起步期,人家对家里找的借口就是忙工作。

对家里找借口,是不是你妈又在逼你找男朋友了?是啊,你吃醋?黄琼洁说时站住了,直看着杨冲锋,眼里在笑又带着挑衅。

杨冲锋被逼得不知要怎么说才好,想表达爱意,又觉得太仓促对黄琼洁不尊重,但这时气氛上又很合适,话赶话说到这里两人都明白要说什么了。

那当然了,琼洁,上次你答应要嫁给我,你不会因为工作忙忘记了吧。

杨冲锋决心说出来,正准备等你稍微空闲下来正式向你求婚呢。

胡说,有你这样编排人的?我几时答应嫁给你了,你现在就算求婚也不同意,没有一点诚意。

黄琼洁脸变得绯红,也没有想到杨冲锋突然说起婚嫁来。

黄琼洁既羞又恼,忙转头不看杨冲锋。

我到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嫁了算了。

杨冲锋把手从黄琼洁身后递去,触及到她的手,黄琼洁以为他要拉她的手,忙收起回头看,杨冲锋说:你说要到街边拉一个,我第一个递手给你拉着。

没见过你这样无赖的。

黄琼洁说着手放松下垂,杨冲锋想握住那手却又怕唐突了佳人。

两人很快走到县委门口,黄琼洁先站住:冲锋,今天要赶材料,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等忙完烟厂这事,会闲一些的。

杨冲锋心里其实已经很甜蜜了,自己和黄琼洁又进了一步。

自己对黄琼洁是爱吧!要么为什么见到黄琼洁后,心总是虚虚地,就怕惹她不欢喜。

见她美目瞟来就先咚咚地心跳加速,而她的一个皱眉一次笑脸一声娇嗔,都会带动自己的心神,就怕她恼着了生气了烦厌了累着了,反正一直就在看她的每一个细节的变动。

第二天中午,安贞告诉他已经和柳塘乡乡长刘景奎打好招呼,让他们见一见,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刘景奎。

杨冲锋激动地万分感谢了安贞。

随后杨冲锋立即赶到鸿丰酒楼和刘景奎见面。

安贞作为中间人也一定会到的。

安贞和刘景奎确实是一起到的,杨冲锋先和安贞打招呼,没有等她给介绍,便对刘景奎说:阿姨这位是刘景奎刘乡长吧?进包间后杨冲锋说:刘乡长,早就听阿姨说过柳塘乡的刘乡长工作能力很强,在柳塘乡做了不少让乡民受益的事。

今天见了,刘乡长果然风采照人,一看就是能力强务实的人,真替柳塘乡的人感到幸运啊。

杨科长只怕是全柳江市地区最年轻的正科了,和杨科长比,我都三十多了。

惭愧啊。

刘景奎是两年前换届时走了张应戒的路子,才入了组织部的视野,也算幸运,随即当选了乡长。

之后在柳塘乡还算不负众望,这两年来,带着全乡开垦栽植水果,已有小成,杨冲锋先前说的那些话,也是他心里自认的骄傲。

如今看杨冲锋顶多二十四五岁,已经是正科级的领导了,当然刮目相看。

刘乡长,说起来我不过是运气,哪能和刘乡长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创下的业绩相比?杨冲锋说着给刘景奎递烟点火,把他的敬意表达出来,两人即亲近了两分。

刘景奎估计杨冲锋是张应戒的子侄至亲,要升到正科级自然容易。

安贞对刘景奎语言间隐含的意思,早就听出来了,她可不想有人对杨冲锋误解,说:刘乡长,冲锋走到今天那是他为厂里立了大功。

一次为厂里挽回几千万的损失;那次抗洪时不要命的游水到二桥上去和武警一起救人,市武警的领导亲自提名成为县里抗洪十大英雄之一,其他的成绩虽说影响没有这么大,可也不小。

刘景奎听了,立即站起来,面色严肃,说:杨科长,这么多的大功劳,你再谦虚可就是看不起老哥了。

说着双手给杨冲锋递烟过来,要给杨冲锋也点上,杨冲锋忙用手挡住,说:刘乡长,我们都不必这样客套,来日方长。

老哥和我的脾气很对啊,等下要给老哥敬两杯酒。

下午刘景奎还有事要办,安贞也要去上班,酒就不能多喝,刘景奎和杨冲锋两人分了瓶白酒,最后一杯团圆时,刘景奎说:老弟,李家村那事乡政府那边所有的事我来协调,你就放心吧!杨冲锋忙说了感谢。

开砂石场要到县里办一些手续,县政府那边黑牛已经找到人,很快就能办齐手续,村里和乡政府都没有了障碍,杨冲锋便和黑牛商量着要去采购设备。

设备到来之前,得先把路修通了,才不至于耽误开工的时间。

(四)

三天后,黑牛给杨冲锋来了电话,告诉他砂石场那里出了点事,具体细节还要等李金辉报上来。

原来,前一天李金辉在村里拉了十几个人去修路,其他人家的补偿都已经说好,唯独禾田那家不肯谈,也不肯要补偿。

李金辉便让人先把其他地段先修了,禾田那家走到工地去骂村里的那些人。

李金辉请村里的人去说,要他家让出几米宽的路来,那家人死倔就是不肯松口。

那里的地势杨冲锋看过,他家那田是一狭长的田,种着水稻,刚好把进入石山的路给堵住。

没有谈好,李金辉便用自家的田和他家对换,他们还是不肯。

反复说了大半天,跟在李金辉身边一起的一个小子就说了句,我们李哥这样跟你说好话,那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要面子,我让你五年都没有收成。

这句话说了后,那家人就骂开了,那小子忍不住要动手。

好在李金辉制止了,毕竟要到这里开砂石场,又是在本村,那家人也是两个50多岁的老人,那是不能动手的。

两老人随后就给在乡政府里上班的儿子打电话,他儿子叫李金棠,柳塘乡计生专干,在乡政府里混得不错,和书记关系顺,有望在下一次换届中升为副科。

家里老人也就仗着这点,在村里很强势。

李金棠下午回到村里,到家后听了事情经过,认为李金辉也就是村里一个小泼皮,开山办砂石场的事,自己也可以在乡政府那里让人卡住他们的手续,这个砂石场就没法开工。

他便走到工地里去,让村里人都回去,说这个砂石场本来就是违规的,要强行开工那就等着罚款。

李金辉在村里名声不怎么好,毕竟是在飞天帮里混,村里人都认为是一个小痞子,李金棠说后,村里人也怕李金辉是一时冲动,把地弄坏了后砂石场要是不开办,那就不可能拿到补偿,跟小痞子要钱哪能要得到?修路的事就停了下来。

黑牛透露出了要用飞天帮的力量来解决这事,他哪有耐心来和李金棠磨牙?打算李金棠到县城时好好教训一次,让他知道好歹。

他的主意让杨冲锋堵回去了:黑牛,我们是做生意,求财不闹气,更不能踩到那根线。

动用些手段我不反对,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武力,打打杀杀还办什么公司?

杨冲锋随后便到了柳塘乡,见到刘景奎乡长正在办公室里和几个人说笑。

刘乡长,好啊。

杨冲锋走进办公室后说。

刘景奎正说得开心,没有想到杨冲锋会到乡政府来找他,见来人是杨冲锋,立即站立起来,走向杨冲锋,说老弟,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也一样,老哥敢不尽心?

老哥正在忙呢。

杨冲锋说。

老弟来了,什么事都要先让让。

刘景奎说,也不怕其他人乱说,这些人都是围绕着他转的下属。

乡政府里书记第一,乡长第二,刘景奎却没有比乡书记弱势,这两年做了些实际的工作让村里的人认可了,也让县里的人认可了,他也就有资本牛气了。

那可别,误了老哥的正事我可担待不起。

杨冲锋说着接过刘景奎递给的烟,帮刘景奎点火。

走,先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说。

刘景奎拉着杨冲锋到街上的小餐馆里去。

刘景奎知道杨冲锋肯定是为上次说的那个砂石场的事,原先是说李家村的村民来办理一切手续,现在杨冲锋亲自来了,会不会是信不过他刘景奎。

老弟,砂石场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刘景奎问。

杨冲锋也就直接说:刘哥,你们乡政府里是不是有个叫李金棠的?刘景奎这才松一口气说:是,有,是他怎么了。

杨冲锋把李金棠阻碍的事说了,刘景奎答应包在他身上。

回到县城,杨冲锋和黑牛两人都觉察到,砂石场要让李金辉出面来做,压不住场面。

一是太年轻,还不到二十岁,心性也有待磨炼;二是他是飞天帮的成员之一,在外面做生意别人看到他的身份就敏感。

杨冲锋和黑牛两人商议要让谁出面才好,黑牛那边没有人选,飞天帮的核心成员,柳泽县的人大多都认识。

杨冲锋便想到李翠翠是最适合的人选,就算让李翠翠和刘景奎乡长接触,也不会把黑牛的身份泄露出去。

柳塘乡的砂石场,目前有三个主要投资人,黑牛、杨冲锋和上次在柳塘乡时将刘景奎也拉入伙了,他们都不适应出面经营。

杨冲锋找到李翠翠,李翠翠说:冲锋,我哪会做那些?要是做不好把公司弄亏了,怎么办啊。

杨冲锋也知道她没有经营公司的经验,但有为他们担忧的心就够了。

解说了一阵,李翠翠还是生怯怯不敢肯定。

随后,杨冲锋把李翠翠要做的事,对她作了交代。

杨冲锋决定砂石场这边具体的工作也不用李翠翠做多少,先学着,今后熟悉了,再真正进行管理。

砂石场的股份,也要进行调整,杨冲锋和黑牛两人议定:黑牛占三成,负责出人手和一部分资金;杨冲锋占三成,出十万的资金,平时不参与具体事务,只有需要协调要出面时才参与;刘景奎出两万资金,占两成,负责柳塘乡和李家村等方面要处理协调的事宜;李翠翠占两成,进行全面经营管理。

杨冲锋带着李翠翠见过刘景奎后,砂石场总算可以开工。

《背后高手》第9章 新任厂长

(一)

连续几天,县委常委成员们都在开会。

县常委共有11人,这些天人总是不齐,今天又只有9人。

常委们开了几天会,议题不变,却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县委书记吴德慵手里拿着一支高档金笔在笔记本上写着,偶尔拿起左手边的紫砂茶杯喝上一口。

会议室里沉寂得有些烙人,可在座的9个人或喝茶或抽烟或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或拿了关着的手机看看又放下,一个个都很沉稳没有丝毫烦躁的迹象。

吴德慵又喝了一口茶,看向常务副县长刘跃进,刘跃进感觉到书记的眼光可这时却装着没有发现,低头在小本子上写,却总在写同一个字:烟。

这几天常委都在讨论请愿事件的处理,要处理好这一起群体事件,必然牵涉到柳芸烟厂的走向,柳芸烟厂如今的状况,在座的常委们都清楚。

请愿事件与柳芸烟厂的困境是捆绑在一起的,要拿出解决事件的方案就必须先找出解决柳芸烟厂困境的路径来。

县长李耀强一直在省城里与省城烟厂在谈判,就两厂合并问题磋商,可双方的条件相差太大。

省城烟厂可以接收柳芸烟厂作为他们的分厂,但除了熟练工人外,管理人员只能保留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这样算下来就会有500到700人下岗。

最让柳泽县无法接受的有两点,一是柳芸烟厂这几年产生的亏欠要与烟厂剥离,由柳泽县来承担;二是烟厂的管理完全脱离柳泽县县委县政府,省城烟厂的条件就是用柳芸烟厂这样一个生产厂和熟练工人并入他们,而不考虑给柳泽县任何回报。

这样的条件,是柳泽县无法接受的。

柳泽县想让省烟草合并,就是想摆脱目前柳芸烟厂带来的巨大的亏损漏洞和近千工人的岗位问题,同时,让柳芸烟厂重新焕发生机,变成柳泽县的创利企业,成为柳泽县的亮点和政绩。

跃进县长,政府方面还没有拟出具体方案?吴德慵见没有人说话,点了常务副县长刘跃进。

刘跃进微不可察地震了一下,手正在写那个烟字的最后一笔,这一震封口就没有封好,笔画向下斜了。

刘跃进没有来得及看那字,当即整理思路。

政府这边的方案是以同省烟厂组合并拢为主体,谈判一旦成功,柳泽县就可摆脱目前沉重的债务压力,工人们的岗位可得到稳定,利税也就有了固定来源……刘跃进也知道这是大家早就知道了的,说出来等于没有任何新的内容。

但这却是目前唯一的指望,之后,计划建立一个钢业加工工厂,县里等市场调查出数据后再确定钢业加工厂的规模。

初步规划,钢业加工厂能安置500人的就业问题,年创利税2000万,具体方案有待进一步落实中。

原计划等有了详尽方案后,再交常委讨论……

刘跃进说了后,常委们顿时感觉到耳目一新,只有不断地创造出新的亮点,柳泽县才会发展起来。

一时间会议室里就议论起来了,都觉得柳泽县要是有个钢业加工厂,产品只要在柳江市地区就有很大的容量。

常委们对经济大多不熟悉,但不妨碍他们对市场的直观理解。

吴德慵对于这事早就和县长李耀强通过气,刘跃进说出来,也算给常委们打了强心针。

吴德慵见议题转移了,便在实木的办公桌上敲着,提醒大家。

几天来的讨论,对请愿事件的处置已经有了初步的框架:一是消除影响,对市里汇报时把县里所做的工作要汇报到位,提醒县委县政府对工人的关心;二是对请愿事件中的组织者和核心人员,先进行冷处理,等事件的影响消除后,再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三是找出解决烟厂走出困境的路,尽最大努力与省城烟厂合并,从根本上解决柳芸烟厂乃至柳泽县的最大问题;四是从县里财政划拨一定的资金,把烟厂职工的工资进行比例补助,让职工们在停工后有最低的生活保障。

但是,对于第三条却一直都没有结果,现在要讨论的就是,如果省城烟厂合并谈判破裂,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县委县政府要采取什么样的方案来处理柳芸烟厂的问题?吴德慵敲了敲桌面后,议论声小下来,说:如果,如果和省城的谈判与我们的意向相差太远,县里要拿出相应的对应措施和方案来,时间很紧,刘县长,你们要多辛苦。

吴德慵说着心里有些憋火,对烟厂的事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从五六年前柳芸烟厂起步,就是他在抓,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现在要收拾残局那可比开始的创业更难。

常委们听到吴德慵这句话,所有的动作都停下来,看着县委书记吴德慵,知道这是散会前的台词,要等他带头先走出小会议室,其他人才会有序地跟随着走。

开大会了。

8月23日这天,柳芸烟厂召开全厂职工大会。

会议的场地在柳芸烟厂里的篮球场上,这种大会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开了。

杨冲锋带着销售科的人,销售科是一个人员很多的科室,很多的销售人员都在外地,像方芸就是销售科的副科长。

在厂里的销售科人员不多,十几个人。

篮球场上,虽然很乱却都分了区域,各科室的人集中在一块,销售科虽说是大科室坐在篮球场上还不足一行。

后面让财务科的人接着。

主席台上摆着一排办公桌,用殷红的布盖住,摆上几盆塑料花,让会场更显得庄重。

主席台上还没有什么领导,会场里议论纷纷,停工三个多月的近千职工都不清楚今天会议的内容和主题,而老职工们却知道,这样的会议必然是涉及全厂每一个人。

县委书记吴德慵很早就走进厂部,这里的每一间办公室,他都是那么熟悉。

在烟厂当厂长的几年里,在烟厂开始艰难创业起步的几年里,几乎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这些办公室里。

他对柳芸烟厂的感情有多么深,很少有人能体会到,那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茁壮成长一样。

时到今日,柳芸烟厂走到这种境地,作为柳芸烟厂的主要创始人和核心领导之一,吴德慵是异常心疼的,这几天和老领导张应戒反复交谈,想探讨柳芸烟厂能焕发出第二青春的路子来,可两人一直都没有找到可行的办法。

柳芸烟厂是在两人手里创建的,如今却又在两人手里没落,很多问题两人都心知肚明,可探讨时都避开这些话题,一些不能说出来的话题。

生产渠道、销售渠道和管理团队都是原先那些模式,到现在却运转不灵,效益不见了。

其中的原因,吴德慵和张应戒哪会不知道?讨论了几天,也得出些应对办法,只是实际落实是不是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孙定才老主席最先出现在众人视野里,随后是副厂长副书记,最后才是吴德慵。

全厂的职工看见吴德慵出现,都懵了。

吴德慵是县委书记却又是柳芸烟厂的老厂长,他们对吴德慵的感情要比对张应戒来得深。

不知道吴德慵出现的原因,但也想到肯定是柳芸烟厂有了新的措施。

吴德慵走到主席台中央,会场里安静下来,他对职工们的反应很满意,内心里的愧疚也增加一分。

吴德慵坐下后,习惯于拿起茶杯,先浅浅地抿一口茶,再抬头向会场里扫一遍。

他和张应戒那犀利的眼神不同,吴德慵的眼神看起来很和善,他的目光所到之处,被他扫到的人都感觉到自己对他们的关怀。

孙定才老主席这时用麦克风说话:柳芸烟厂的广大……

等老主席说完开场白,大家也就知道今天的会是针对烟厂的实际情况,要做出些实际的行动了。

不少人就有些期待,老主席把麦克风交给吴德慵时,台下的掌声就激烈起来。

等掌声到最高潮处,吴德慵伸出手虚压,下面的掌声一下子就收了,吴德慵清了清喉:广大烟厂职工们,很久没有在这样正式的场合见大家了,刚才大家的掌声太热情,让我这个县委书记、烟厂老厂长很惭愧,当不起啊。

厂子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要在这里向大家作深刻的检讨。

有人说,这两年国际经济形势、国内经济形势都走入了困境,这是大气候所致,不能只看到我们厂的困难。

这是不是这个道理?我看不尽然,国际国内形势是很严峻,是大气候经济倒退,可我们管理者就没有一份责任吗,我们作为柳芸烟厂的职工就没有一份责任吗?我们好好静下心来想想,烟厂走到今天这样的结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责任,不是我们推脱就不存在了的。

你们说是不是?吴德慵说到这里,停了停等下面议论了一会儿,又说:今天我们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的,我们是来总结曾经的不足,要为今后更好地迈开步子总结经验和教训。

大家是不是都注意到我头上的横幅:柳芸烟厂第二次创业动员大会。

吴德慵指着主席台上横挂着的横幅,这横幅早就挂在上面了,就算有人看见也没有多想,这时,吴德慵说出后,大家心里都有些感触:第二次创业啊。

等会场再次安静下来,吴德慵就把张应戒调往柳江市税务局任常务副局长当众宣布,这不是什么新的消息。

可再说到柳芸烟厂新任厂长由吴德慵县委书记一起兼任,下面就有人带头鼓掌起来。

杨冲锋和吴德慵接触不多,也就是在安贞家见过两次,说过几句话,间接的了解点,那些都不能让他对吴德慵作出评价。

接下来,吴德慵公布了一直以来柳泽县县委县政府与省烟厂的谈判结果:谈判最后破裂了。

按省厂的条件,柳芸烟厂里所有的管理者都得下岗,职工只收技术熟练的老职工,那也会有三分之二的人将面临下岗,对柳芸烟厂欠下的债务,还不肯完全承担,新的烟厂将完全脱离柳泽县,也脱离柳江市。

这是柳江市和柳泽县都不能容忍的,两方反差太大,并合的计划就此打住。

柳芸烟厂要想走出困境,要想恢复往昔的青春,必须自主创业,自立自强。

为此,柳泽县县委县政府倾尽全县之力来支持烟厂的第二次创业,具体的做法:一是向柳江市和省政府申请支持,把柳芸烟厂的不良资产剥离开,让烟厂轻装上阵;二是成立催款工作组,负责到各处将烟厂的外债催回,烟厂就有了足够的流动资金;三是精简机构,将厂里的机构科室精简,人员也会精简;四是鼓励一部分人自主创业,从烟厂里分离出去,厂里给予一定的创业资金;五是对全厂职工进行考核,对技术不过关,工作态度不负责的职工,进行自学整顿,到家里自学技术或反思工作态度,重新考察合格了再回厂上班……

(二)

会议一直开到中午才散,下午还要召开各科室的会议,要把科室的精简工作进行初步落实。

科室的精简要是没有见到成效,职工分流就会有更大的阻力,弄不好会再次酿成群体事件。

等人群散了,杨冲锋便打算出厂,回安贞家去吃中午饭。

刚走出大门,杨冲锋的手机就响起来,他还以为是张馨打电话催他,接听就说:我出厂门了,很快就到家的,乖。

科长。

电话里突然叫出杨冲锋的职务,他才知道弄错了,忙解释:哪位,对不起,我以为是我妹妹来的电话。

科长,我是科里小齐啊,今天从厂里出来,碰上我叔叔。

叔叔知道杨科长是个很有能力的领导,想请你在中午时一起吃个便饭,不知道杨科长有没有其他安排?小齐叫齐思伟,年纪比杨冲锋要大一点点,他的叔叔是县政协的副主席,叫齐庭,这些都是张强当初跟杨冲锋说过的,怕杨冲锋在无意中得罪人。

这时齐思伟打电话来约吃饭,还把他叔叔政协副主席搬出来,肯定和下午的精简机构人员相关,这饭可不能去吃,但也不能直接回绝而得罪人。

杨冲锋在知道电话是齐思伟打来的时,先前说的那句话,给他一个很好的借口。

齐老哥,今天很不巧啊,我妹妹过生日,电话都催两三遍了,你来电话我还以为又是她催呢。

你看,能不能改天我约齐主席和齐哥吃饭?杨科长,还真不巧,那就改天吧。

从齐思伟的语气里像是想把事情说出来,却终于还是忍住。

杨冲锋挂了齐思伟的电话,之后又接了类似的两三个电话,每次都用同样的借口推脱。

他回到家里,张馨一见他就说:冲锋哥哥,怎么一直在打电话?我拨了几次你都在通话中,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小张馨过两天就要到市里去了,我敢不回来陪你看碟片?阿姨呢。

安贞从厨房里走出来,系着围裙。

阿姨,又让你辛苦了。

安贞便要张馨和杨冲锋去吃饭,杨冲锋边吃饭边把回来路上的事说给安贞听,要她帮出主意。

安贞处理这些事比杨冲锋老辣多了:冲锋,这些事不论你怎么做,都会得罪人。

这时不要忙做什么结论,也不要答应谁,谁请吃饭都不可以去。

你先做一个精简的计划,让大家讨论,这样他们心里有数,同时,你把最后的决定拖得越久,就越不会得罪人。

等其他科室都精简了,厂里催了两三回后,他们想闹也不会冲着你了。

谢谢阿姨,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好。

杨冲锋嘿嘿地笑。

冲锋,今天你就处理得很好,谁一开始不都这样?安贞对他很满意的。

杨冲锋下午回到会议室开会,他稍微迟了一些,也就比领导先一脚进会议室里,而且显得赶得很急的样子。

其他科室的人都到了,销售科也一个不少,齐思伟见杨冲锋很急地走进来,便站起来说:科长,这里有位置坐。

杨冲锋很快地扫了一眼,见其他科室的科长也都混杂在科员里坐,便到齐思伟身边的空位上坐了。

齐思伟也算有心眼,先就占一张空位留着。

领导们很快就到了,这次是吴德慵最先走在前面,副书记副厂长都跟在后,一串儿走进烟厂的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但把柳芸烟厂所有科室成员聚集到一起,还是很挤。

乱哄哄吵闹闹的会场随着领导的到来,一下子安静下来,这时,大家都明白真要实行精简的话,下次集中开会时就会只剩三分之一的人坐在这里,谁都不想成为被精简的一个。

齐思伟这时只能靠和杨冲锋拉近关系保住自己在销售科的位置。

虽说叔叔是政协副主席,可他在县里说话的分量小,关键时刻也帮不上什么忙。

齐思伟现在很后悔以前怎么没和杨冲锋打好关系,现在只能是补救了。

不知道杨冲锋会不会给自己说说话让自己留下来。

吴德慵和厂里主要领导坐下后,对柳芸烟厂面对的困境进行了全面分析,认为走入现在的困境的主要因素是员工过多,超过了烟厂的承受力。

杨冲锋心里想,就算多了一半人,可目前柳芸烟厂据说已经亏欠银行贷款、县烟草分公司和柳泽县烟农共计三四个亿,这四五百人在一两年里能领走这么多的钱?

接下来就是吴德慵强调各科室的精简问题,套用国内流行的用语,叫分流。

分流一说让人内心好接受些,自己不是被原岗位舍弃,而是有更适合的岗位等待着自己。

分流就等同于失业。

会议室里的人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生怕自己是被出流出的那一个。

杨冲锋才听到付副书记布置下来的任务,各科室要在三天之内把分流的名单交到厂部。

到时,哪个科室没有完成这项工作,那个科室的科长就先分流。

领导还没有宣布散会,一些自己衡量没有可能留下来的人已经先站了起来,对真正的失业,他们已经不再顾虑什么,同时也会到另外的地方聚集,商讨应对的办法。

说分流就分流?哪有这样的政策。

不少人心里都这样想。

销售科里,今天来的人比平时都要齐。

杨冲锋作为科长,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亮相,但这次亮相却是要选择谁走谁留。

要把三分之二的人分流走,谁是那三分之二的一员?销售科科室成员有两部分,外派业务员和内勤人员。

目前要分流的主体就是十几个内勤人员,外派人员的分流有待下一步再调整。

安贞已经把工作的指导思想说得很明白了,下午分科室的讨论会要做什么,杨冲锋也要想好。

等人都齐了,议论声也停下来,杨冲锋才说:各位同事,从上午到现在一直开会,大家肯定都开烦了。

我也一样,可是,厂部布置下来任务了,而且一定要在三天内有结果。

要不就把我这个科长先分流了。

要是分流我能让大家留下来,我是情愿来做这事的,可大家仍然要有人被分流走。

等厂里效益好了,我们还有回来的机会,这些话说多了也是白说。

总之一句话,今天大家就讨论好,我们科室应该怎么样来做这个事,把条条框框先定下来。

大家安静下来了,没有人提出任何一点关于分流的执行方案细则的建议。

每个人都深锁眉头,口吸香烟,就是没有人说话。

杨冲锋看着这些人,说:大家都很谦虚,那么下面我们是不是点名发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这样我也好有个总结的依据,分流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嘛。

杨冲锋一说,抽烟的人都低着头,就怕杨冲锋点自己第一个发言。

就这样一直拖到下班,也没有人提什么建议。

大家都饿了,却没有一个人说要下班走人,此时的耐心都很好。

杨冲锋说:今天就这样吧,走之前我说两句话:一是你们每个人回去都好好想想,每个人也都找一找其他岗位,都做两手打算。

二是,我会向厂部汇报,尽量到厂部争取多一些留下来的名额,至于能多多少,我想也不要太指望,毕竟厂部有全盘的统一的规划,我们个体利益要服从集体利益。

销售科的人走出厂大门时,其他科室里的人还都没有出来。

(三)

李翠翠是老职工又是质检员,分流基本上轮不上她。

不过杨冲锋倒是想让她领了创业资金,专心经营砂石场。

第二天,杨冲锋一上班就见黄琼洁在自己办公室里坐着,齐思伟正陪着她说话。

两人见杨冲锋到来,齐思伟忙站起来,说:科长,黄记者等你一会儿了。

嗯。

当着齐思伟的面,杨冲锋和黄琼洁客气地说着见面话。

齐思伟便出去了。

齐思伟一走,黄琼洁立即做了个怪脸,两人都笑起来。

黄琼洁说:还笑?不准你笑。

才几天不见,就这样霸道了啊。

杨冲锋说。

谁让你关着手机怎么也打不通。

黄琼洁边说边做出生气的样子。

你不知道,现在我多惨啊。

杨冲锋说后把昨天中午接到电话,下午开会和回家后就关了手机免得人打电话进来一一说了出来。

黄琼洁听后,才展颜欢笑起来,说:活该。

冲锋,要是李大哥听说你升了官,又要为你吹牛了。

杨冲锋知道黄琼洁所说的李大哥,就是市武警大队的队长李浩。

李队长最近可好?好,他有什么不好?冲锋,我每次见到他,他都会问你的情况,也让我转达要你到市里去看他。

杨冲锋几次想给李浩打电话,总觉得自己和他相差太远。

他听黄琼洁这样说,便道:好,下次到柳江市去要李队长请客。

黄琼洁脸带着笑。

琼洁,这段时间都好吧。

嗯。

黄琼洁应着,脸却红晕起来,不敢正视着杨冲锋。

你也知道问问我啊,每次都要我先打电话。

我、我是怕你正在忙,影响到你。

杨冲锋忙解释。

冲锋,等你们厂里的事稳定下来后,我们到市里去玩一玩,放松放松好不好?好啊,也不一定要到柳江市去,柳泽县也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抽空我们就去,好不好?随你了,烟厂这次变革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市里很关注,这也是集体企业改革阵痛后怎么样走出困境的一次探索。

宣传方面要跟紧,这是上面的任务。

冲锋,等这次任务做完了,我们就去玩,怎么样?我只有期盼你快些忙完了。

杨冲锋笑着,脸上怪怪的。

我也很想放松放松,这段时间真的好累。

黄琼洁说着走出办公室,她要到厂部去采访,也会到各科室去看科室里讨论的情况。

销售科里的人员到齐后,那种无聊而又必须得开的会,又继续开着。

同样没有人说话,杨冲锋也不指望他们说什么,他们说得多情况反而更复杂,会让厂领导更难做。

全厂的科室都在开会,杨冲锋虽然无聊,却也不敢把人员私下先放走。

中午,杨冲锋等黄琼洁时,让厂副书记看见了,询问他销售科里讨论的情况。

杨冲锋也没有把真实的情况说给他听,只是简单地说正在进行呢。

两天之后,烟厂又传出新的消息,说是从德国引进了一套新的生产线,三个月之内会安装生产。

分流的事又有了新的转向,从市里到县里都在宣传买断工龄的事,并把买断工龄的细则也在厂内进行了宣传。

这两天杨冲锋虽说早就计划好处理销售科的事,可是还得拖着,等厂里领导的拍板。

这次分流,有人欢喜有人愁,有的人走关系到烟厂上班还不到一年,即使买断工龄,也没有多少钱;另一些老职工也是感到寒心,有着自己努力打拼的厂子就这样失去生机,心有不甘啊!烟厂的人都等,一时间人心惶惶。

黄琼洁采访两天,大致报道柳芸烟厂的措施和方法后,回柳江市去了,临走时说两天之后回来让杨冲锋等她。

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明确。

杨冲锋下班后本想回家,可又接到齐思伟的邀请电话,后悔怎么没有关手机,但是看来这次不能推托了。

杨冲锋在鸿丰酒楼见到齐思伟,没想到齐庭也在。

杨冲锋估计他们已经等自己一会儿了,心里也很纠结。

杨冲锋见了齐庭忙说:齐主席,我接到思伟的电话就往这赶,让您等一会儿了,我待会儿自罚三杯。

齐庭见杨冲锋这样说话,脸上有了笑容。

本来上次让齐思伟联系杨冲锋,想当面给侄子说说情,杨冲锋却推了,之后,每次打电话都是关机,让齐庭想着就窝火。

政协副主席是不怎么样,可人活一张脸,你一个烟厂里的正科级又算什么?虽说今晚又约杨冲锋,那是侄子再三恳求不得已才过来的。

现在杨冲锋一露面却是这样尊重他,心里那股气也就消了不少。

齐思伟给每人各发一包精品烟,杨冲锋接过烟,打开后便给齐庭递上,说:齐主席,借花献佛,我们年轻人礼数不到处还请多多包涵,也请多指教啊。

杨科长,平时就听思伟说杨科长能干,今天见了果然不错,思伟要是有杨科长一分的能力,我也不用这样费心了。

今后,还要请杨科长多带带思伟,让他多长点见识。

齐庭说。

齐主席,我看主席是对思伟要求太严,从我们年轻人的角度来看,思伟已经很不错,他够朋友,重义气,做事也稳定牢靠。

我觉得和思伟很合缘啊。

杨冲锋说。

科长,真要多谢科长了,像叔叔说的那样,我要有科长一成也就满足了。

齐思伟说。

看你什么出息,说出来让杨科长笑话。

齐庭说。

几个人喝酒时,杨冲锋总是把齐庭放在第一,让他更加高兴,对杨冲锋的欣赏更添一分。

喝了几杯,杨冲锋说:齐主席,想请你帮忙分析分析,烟厂就算分流成功,起死回生的几率还有多少?

齐庭一下子就沉默下来,虽然喝了些酒,柳芸烟厂的分流却是最敏感的话题,没有几个敢随便乱议论,特别是领导干部,就更加避讳。

齐思伟可能没有想过这些事,对叔叔的沉默就有些不以为然。

齐庭看着杨冲锋不说话,点了点头。

您是领导,我说得不对,请您多包涵。

齐主席,要是我能走我就选择离开,在那里或许会好,但其他的地方就不好?思伟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他的意思,齐主席要是看好厂里的发展,那边有我呢,请齐主席尽管放心,思伟我照顾。

齐庭没有说什么,拿起酒杯和杨冲锋喝酒。

齐思伟这几天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以前太自以为是,现在临时抱佛脚虽说有点用,但是看到叔叔的沉思,心里就在敲边鼓。

从叔叔的态度中,齐思伟看出叔叔很欣赏杨冲锋,那说明杨冲锋这人的能力确实不错,能让叔叔欣赏的人还没几个,如果不能待在厂里,跟着杨冲锋也行,他不是已经答应叔叔保自己了吗?看来以后得用心了。

杨冲锋现在的朋友不多,齐思伟想靠过来跟着自己,没有理由推拒他。

齐思伟身后的齐庭,能量虽不大,但说不定今后会帮上什么忙。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背后高手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