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都市之超级保镖(郭岩青然)大结局更新

时间:2021-02-23 15:28:59    作者:罗霖    来源:zsy

小说简介:小说《都市之超级保镖》主要角色是郭岩青然,罗霖近年写了不少佳作,《都市之超级保镖》是里面较受欢迎的一部小说,用一个又一个的剧情章节让郭岩青然的人设变得灵动又饱满,《都市之超级保镖》发展商业,征服女人、阔少返乡、...

免费小说都市之超级保镖(郭岩青然)大结局更新

《都市之超级保镖》第9章 咬牙咽下去

这一顿饭,郭岩居然强忍着头皮吃下去了,除了没吃烧焦的红烧肉、烧糊的藕片之外,其它的都还勉强可以接受。

不对,除了红烧肉与藕片之外,还有什么菜?

当然还有!那就是面条,虽然青然这位高厨把油炸面做成了炒面,不过嘛,郭岩倒觉得这碗炒面的味道还不错。

坐在郭岩对面的青然,一直盯着他看,直到他把面条吃完。

哇!好!青然充满了成就感,能够让郭岩吃光她做的面条,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她笑嘻嘻的鼓起掌来,妩媚之中带着几许调皮。

郭岩拿起纸巾抹了抹嘴巴,笑望着青然,说道:能把油炸面做成这样,你也算是一个人才。

谢谢你!青然欢喜不已,尽管郭岩说的这番话是嘲笑她的,可是,她已经在心里把郭岩的这番话当做了对她的赞扬。

你是头一个在我面前夸我厨艺好的男人!青然十分高兴的站了起来,隔着饭桌,捧起了郭岩的脸,给了他一枚香吻。

郭岩错愕不已,等他回过神来,青然已经喜滋滋地去收拾饭桌、洗碗洗筷子去了。

而且这女人居然还哼着小曲儿,还别说,她的声音很好听,哼出来的歌曲,是王菲的《我愿意》。

我可不愿意!要不是看在你辛辛苦苦下厨的份儿上,我才懒得吃。

郭岩敞开嗓门,没好气地说道。

青然自顾自的哼着小曲儿,没在意郭岩的牢骚。

嘭嘭嘭!

就在此刻,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来了。

嘭嘭嘭!

敲门的人,如果不是查水表的,那一定就是收房租的,要不然,哪有人用那么大的力气敲门?

郭岩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往门口走去。

我去开门!青然走了过来,迅速摘掉围兜,赶在郭岩前一步,打开了门。

很快,青然愣住了。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怒意。

因为,在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肖振海!

肖振海的脸色很不好看,神色沉郁、脸色铁青,看起来是人非人,是鬼非鬼,特别是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青然。

几天不见,这家伙的白头发都多出几根了,而且,他站的不直,微微弓着腰,一直用手捂着肚皮下方的位置。

一个刚从医院里走出来的家伙,而且是被医院断定为性功能彻底废掉的男人,他能有什么好心情?

***出血是外伤,容郭恢复,小问题。

可关键是,咱的电异术,直接毁掉了他的前列腺神经系统,医生也没救!站在客厅里的郭岩暗暗想道。

不出郭岩所料,肖振海这家伙,还真的是神经系统被毁掉了,整个人丧失了性功能,以后想玩弄女人,算是彻底没有了作案工具。

你来做什么?青然冷着脸,厉声问道。

眼前的男人,已经跟她彻底毫无瓜葛。

肖振海推开了左右两位扶着他的壮汉保镖,踉跄着靠近了青然,逼问道: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青然一脸决绝,道:我已经删掉了手机里的号码,当然——包括你的号码。

我跟你再无任何关系,请你迅速离开。

此时,郭岩在客厅里看到了青然的手机,他悄然拿起来,翻看了一下电话簿,居然只发现了一个号码——

而且,还是他的号码。

郭岩嘴角带笑,放下了这部只存有他的手机号码的手机。

好!你够狠!青然,我没有放弃你,你就那么绝情吗?肖振海逼近了青然,嘴角抽抽,狠狠地说道,那好,现在我只问你一句,当初在天台上,到底是谁在背后冲老子下黑手?谁?是他妈的谁?说!

青然退后一步,根本懒得再去理会肖振海。

给老子说!背地里下黑手的,肯定是和你认识的!肖振海怒吼了起来。

一个男人,丧失了那方面的功能,可却不知道害了自己的人到底是谁,那是一种怎样悲催的心情?

肖振海绝望地离开了医院,他知道这一生算是与女人无缘了,可他要弄清楚,背后黑手,到底是什么人!

若是找不到背后黑手,肖振海这一辈子注定都要在愤怒、压抑、痛苦之中活下去,一直到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走开,要不然,我报警了。

青然冷声道。

《都市之超级保镖》第10章 是抢银行还是打架?

她观察了一下,这次肖振海带了两个壮汉保镖,清一色的穿着深蓝色西装,另外还有一位司机,三十岁上下,体格彪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

不知道我说什么?老子明白着告诉你,害老子的黑手,就算老子找不到,老子也要先拿你开刀!你他妈就是个臭biao子,害老子——肖振海勃然大怒,他实在难以把性功能残废这五个字说出来,可他的脸上,已然是青筋暴起,眼睛里充满了戾气。

啪!

啪!

登时,青然扬起手来,用尽力气,冲着狂怒、咆哮着的肖振海,就是两巴掌!

这一次,她直接扇了肖振海一顿。

啪~啪作响,打得肖振海一脸火辣辣的。

青然发飙了,她再也忍受不了肖振海这货的嚣张狂傲与蛮横无理,这两巴掌打出来,她顿觉浑身舒畅,对付这种男人,就应该狠一点!

混蛋,臭男人,给老娘滚开!青然怒吼道。

刹那间,肖振海颜面尽失,又是暴怒又是狼狈的脸上,呈现出猪肝色,他气得发抖,用那双饱含戾气、充满了仇恨感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青然,似乎要把她撕烂!

给老子废了她!把她扯光!狠狠地打!肖振海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摆手,命令手下两位保镖。

此时,他嘴角微动,一脸阴沉暴戾,他的眼里,只剩下了对青然的仇恨!

满满的仇恨。

两位壮汉保镖马上冲过来,一个大家伙狠狠地抱住了青然,一个大家伙直接拉扯着青然的长发。

歹毒,阴险,可怕!

这两个保镖,已经算不上是男人了,而是赤裸裸的打手,没人性的暴力分子。

连女人都不放过的混蛋!

啊!肖振海——你他妈就是个混球!混——球!青然痛叫了出来,怒骂肖振海。

扯光她,狠狠地打!往死里打!臭娘们,臭biao子!肖振海那玩意儿被废,可他的手还是很有力量的,他一把冲上来,握紧拳头,便要往青然的脸上打过去!

青然脸色惨白,陷入了绝望之中。

嗖然之间,一把沙发椅夺门而出,直接冲向肖振海,迎着他的头,直接劈下去!

砰!

一声儿闷响,只见门口站着一人,他举起了这把沙发椅,狠狠地砸在肖振海的身上,砸得肖振海趴倒在地。

嗷!肖振海无比痛苦地喊了出来。

沙发椅挡住了肖振海的视线,当他要挣扎着从沙发椅下爬出来的时候,一只拳头,狠狠地砸了下来,冲着他的腿一顿狂锤!

嘭!

嘭!

嘭!

接连三声闷响,这三拳头打下去,居然是带着一股股直接刺向神经的电流,打得肖振海低声嘶吼,痛哭流泪,一脸扭曲,比死了还难受!

嘭嘭!

又是两拳头,可这一次,这两记拳头,没有对准肖振海,而是对准了那两位壮汉保镖。

左手一拳,打在左边那个保镖的鼻子上。

登时,这保镖鼻血流出,痛的惨叫一声,整个人一脸麻木。

啪!

右手一拳,直接打在右边那位壮汉保镖的鼻子上,于是,他也光荣地流下了鼻血。

嘭!嘭嘭嘭!

接下来的几拳打出来,两位保镖的眼睛,成了熊猫眼。

两位保镖眼睛模糊,根本看不清打他们的那个人是什么模样。

旁边的那位司机,吓得半死,这么一位大汉,居然浑身颤抖——

他从未见过如此凶猛的家伙!

而且,从青然家里冲出来打人的这家伙,居然还套着丝哇!

不仅是丝哇,还是黑丝长筒网袜。

丝哇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因为,当女人穿上它的时候,具有带着姓感的杀伤力。

然而,当男人用这玩意儿套上脑袋的时候,更具有杀伤力。

因为,丝哇是男人抢银行做蒙面大盗的必备单品。

太逆天了!

这是打架,还是抢银行?

他的力量不大,真的不大,可是,他的拳头里面,饱含着电流,是那种刺骨的电流,就跟电击棒似的。

转瞬间,两位保镖接连扑通倒地,嗷嗷叫唤,生不如死,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

你——要不要试试?头上套着丝哇的男子,开口说话了。

他在问那位司机。

这位司机屁都不敢放一个,一脸哆嗦,慌慌忙忙掏出了手机,可当他要打电话的时候,头上套丝哇的男子扬起了拳头,顿时,这司机吓得把手机丢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了。

套丝哇的男子明显是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打给医院,赶快喊救护车吧。

你们刚从医院出来,恩,我建议你们——多住几天。

旋即,啪的一声,套丝哇的男子拉着青然进去,回到房里,反手锁紧了门。

郭岩马上把套在头上的丝哇拉开,一张冷峻的脸庞出现,他很无奈地说道:青然,你这条丝哇,多长时间没洗了?

青然还未从刚才的紧张中缓过神来,她惊讶无比地望着郭岩,很快,她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从猫眼往外看,发现肖振海以及那两位保镖,互相支撑着,踉踉跄跄地往楼梯口那边走,她这才放心下来。

刚才是你?青然无比惊愕地望着郭岩。

刚才那一幕,对青然来说,绝对是九死一生。

她险些遭人毒打,而且保不准还会被羞辱一番,是死是活都成问题。

好痛!郭岩捂着手,刚才那一顿暴打,他用尽了力气,尽管电异术很强大,可他只能将电异术维持一小段时间,而且,刚才那几拳头,拳拳到肉,打在两个保镖与肖振海的腿上,硬得很。

郭岩的拳头渗着血,虎口受损了,虽然不严重,但的确颇为疼痛。

我给你拿药水!要不要去医院?青然连忙往她的卧房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

医院?难道我套着丝哇去医院吗?郭岩捂着手,无奈地笑道。

他不能让肖振海那伙儿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要不然很麻烦。

首先,肖振海跟他是竞争对手,若被他看到了真实面目,必然有一堆麻烦事儿。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青然曾经是肖振海身边的女人,现在成了郭岩身边的女人,而且,郭岩大打出手,这让肖振海怎么想?

尽管郭岩夺走肖振海的女人,并且把肖振海暴打一顿,这足以倾泻怒气,可谓荡气回肠。

但是,郭岩想的更多,他不是鲁莽之人,他想着的是,总有一天,他要让肖振海这类人渣滚进牢房,用最彻底的方法,让他消失!

青然已经拿来了紫药水、碘酒还有纱布。

我以前做饭的时候,总喜欢被油烫到,所以一直准备着这些药。

唉,我总是做不好菜,你别笑话我。

青然仔仔细细地给郭岩手上的伤口进行消毒、包扎,低声说道。

真是一个蠢女人!郭岩笑道。

我承认好吧?青然叹了一口气,也不跟郭岩去争执了,她很小心地说道,好点了吗?

包扎的不错,比你的厨艺高多了。

郭岩没心没肺地笑道。

现在,怎么办才好?警肯定要介入了。

青然的神情,还是一片慌张,她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肖振海被暴打,他那种人,岂能忍气吞声?

郭岩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呼!

深吸一口,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烟气。

抽烟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有的时候,抽一根儿烟,的确能提提神,而且让人的思绪变得灵动起来。

青然望着他,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了。

所有的豪门球队,都是从草根发展起来的!

当初见到郭岩的时候,青然被他的这番话吸引了。

这一次,他暴打肖振海,出手凌厉而决绝干脆,再一次让她惊愕不已。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坏笑起来的时候,明显就是一条大色狼。

可是他又会散发出孩子般的纯真笑脸。

他动手打人的时候,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又一股气势凛然的杀气。

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又是那么的沉稳、老练,味道十足,有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气息。

忽然,郭岩开口说话了,他眯着眼睛,笑望着青然,很奇怪地问了一句:青然,你被人打劫过吗?

啊?青然一愣,完全不明白郭岩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被人打劫,不但劫财,而且劫色。

郭岩坏笑道。

青然一脸紧张,连忙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你现在要装作被人打劫的样子,家里的东西,值钱的都被劫走,最好把所有箱子啊、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全部弄乱。

郭岩开始解释起来。

青然是聪明女孩,她马上就明白了,美眸之中,泛出了几丝惊喜——你的意思是,你装作是入室打劫的,然后暴打了肖振海他们一顿,这样就可以向警方解释喽?

郭岩满意一笑,道:恩,聪明,一点就通。

劫匪遇到劫匪,那就是同行相见,分外眼红,我打他们一顿,这很正常嘛。

到时候你直接一口咬定,肖振海那一伙儿人就要是来打劫你的。

郭岩继续说道。

青然频频点头,她越来越觉得郭岩很不简单了,能够想出这样的主意,够狠,够无耻!

而且,够厉害!

对付肖振海那伙儿人,就应该这样!

当然了,既然是打劫,我想,没有哪个劫匪看到了你这样的漂亮女人,不会动心的吧?郭岩盯着青然的姓感身材,从头到脚细细品鉴了一遍,笑眯眯地说道。

你要我装出——被你劫色的样子吗?青然迟疑了一下,旋即咬咬嘴唇,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我要怎么做?

吸引力我,然后我对你进行强行占有,这样显得真实。

郭岩坏笑道。

你——占我便宜!啊?不行!青然后退两步,又是害怕又是委屈,她惊叫了一声。

郭岩坐在沙发上,一脸的风轻云淡。

他倒是挺欣赏青然这号美女娇羞害怕的样子,别有一番滋味。

其实,像青然这样的大美女,不需要她做出任何的沟引动作就足以让男人动心了,不过嘛,若是能看到她眼神含春、风骚撩人的样子,郭岩想了想,这样也不错。

此时,青然思来想去,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那——好吧。

她挣扎了半天,只好按照郭岩说的办法去做,去——沟引他!

于是,这位大美女慢慢地伸出了手指头,缓缓地张开红唇,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在樱唇小口里,眼神迷离而吸引力,吸吮了起来。

都市之超级保镖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