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战焱冷潇潇结局是什么-第一战婿免费阅读全文

时间:2021-02-23 14:34:09    作者:清风烈酒    来源:zsy

小说简介:向大家推荐一本都市文小说《第一战婿》,作者是清风烈酒,主要故事围绕主角凌战焱冷潇潇展开,一步一步的来吸引读者,就好像是一盘美味的食物等待它的主人,文笔超赞,情节跌宕,值得推荐。沙场战神,铸就无敌战魂;情场狂龙,坐拥如花美...

凌战焱冷潇潇结局是什么-第一战婿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战婿》第8章 踢门踏户

只不过……谁敢伤害他的家人,他就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凌战焱杀意萦怀。

只不过有些事,妹妹还是不知道为好,我愿一世守护你的天真无邪!

思及至此,凌战焱直接换了个其他话题,聊起了妹妹小时候的糗事。

凌战焱被逗的花枝乱颤。

正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的时候,凌飞霑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袋,一脸沮丧道:哥,我差点忘了,今天还得上学去。

可恶明明难得哥哥回来,要不……我今天就旷课一天?。

旷课什么的休想!我送你去上课。

凌战焱故意翻了个白眼道。

凌飞霑捋着秀发,嘻嘻一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送,你就在家休息,不用担心我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家里的门被敲响。

家里有客人?凌战焱下意识的往门口走去。

而凌飞霑似乎想起了什么,下意识阻止道:哥,别开门……

话音未落,只听见哐当!一声脆响,凌家的大门居然被硬生生踹开。

只见,一个身穿名牌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一身高傲的模样,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

年轻人脸上还挂着故作风流倜傥的笑容:飞霑,这是送给你的。

年轻人无视凌战焱,直接走到凌飞霑面前,送上了鲜花,可凌飞霑脸上却露出异常反感之色。

陈羽,把你的花拿走,还有以后别跟我来这一套!

飞霑上次都是误会,那些女人就是逢场作戏,我对你才是认真的。

陈羽邪魅一笑。

凌飞霑顿时冷笑道:你想多了,你有多少女人我根本不在意,我只是单纯地对你没有兴趣。

别这样嘛,飞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追了你这么久起码得给我点儿机会是不是?这样,我送你去上学吧。

嘶。

听到这话,凌飞霑感觉头更大了。

飞霑,要不要我帮你把这蠢货打发走?

此时,凌战焱晃了晃脑袋站起来,他差不多已经理清了人物关系。

一个追妹妹的猪?还敢踹咱家大门?

找死!

飞霑,这个人是谁?

陈羽目光不善的看向凌飞霑。

他看中的女人家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让他怎能忍受?

他是我哥,不过关你什么事!凌飞霑没好气道。

凌飞霑跺了跺脚,可哪怕再生气,说话声音也不敢太大,显然有些害怕此人。

听了她的解释,陈羽心情好转,对着凌战焱嘿嘿笑道:原来是大舅哥啊,大舅哥你好,我是飞霑的未婚夫。

嗯?

凌战焱脸色微变,自家妹子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如此纨绔的未婚夫?

当下,把目光看向凌飞霑。

凌飞霑连忙摇头,以作回答。

第一,我不是你大舅哥,因为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妹夫,第二,出去,把门修好,然后重新敲一遍门,态度好些,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陈羽一愣,眼中立时露出阴鸷之色:小子,跟我说话注意点儿,我把你当大舅哥,你才是一盘菜,否则你……

砰!

陈羽正说着,一个硕大的拳头就砸了过来。

这货直接一屁股摔在地上,急忙爬起来的时候,只感觉头晕脑胀跟被人敲了闷棍似的。

用手一抹,鼻血都流了出来。

你敢打我,你他妈知道我是谁么?陈羽大怒。

不知道。

凌战焱蓦然冷冷摇头,我只知道,你很欠揍。

听到这话,陈羽的火气瞬间从眼里喷了出来,可看着凌战焱沙包大的拳头,他反而转向了凌飞霑厉声道:好啊!飞霑,这件事你难道不要给我个解释吗?

这!

凌飞霑秀眉蹙着,头真的大得快裂开了。

凌战焱不知道陈羽是谁,她是知道的,对方可是燕京市四大家族之一,陈家的大公子!

陈家的陈大少在自己这儿挨了揍,自己该怎么办?哥哥又该怎么办?

自己无所谓,但是哥哥面对陈家的报复,该多么凄惨!

急的凌飞霑都快哭了。

砰!

就在凌飞霑不知所措的时候,又是砰的一声,陈羽再度惨叫着就飞到了沙发里,另一个鼻孔也流出了鲜血。

这货四仰八叉着,呆呆看着天花板彻底傻了: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老子是又被打了么?

哥,你……凌飞霑大惊。

没事,就是看这小子欠揍!凌战焱不以为意的活动了一下双臂。

要是以前,他才懒得和这种纨绔子弟废话,不过谁叫他听闻父亲被人打伤,心里憋了火气。

陈大公子这么好的沙包送上来,不用都对不起自己。

此时陈羽捂着鼻子狂怒地跳了起来,一身的绅士气质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冒着邪火的阴鸷:阿虎,给我进来!

一声令下,门外走进来个黑脸壮汉,劲爆的肌肉快把黑西装给撑爆了,虎目溜圆吃惊地看着陈羽: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少他妈废话,这混蛋居然敢打我,给我狠狠地收拾他!此时陈羽胆气壮了起来,冷笑地看着凌飞霑,飞霑,你让到一边儿去,别伤着了你。

凌飞霑美目一颤,看到那五大三粗的阿虎之后她不由得心中捏了把冷汗,这体型跟凌战焱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啊!

喀拉拉!

阿虎捏着拳头:小子,劝你老实点儿,这样你还能少受点儿痛苦。

是么?凌战焱疑惑了一句,浑不在意不在意地道,只要你不怕疼就可以!

他现在就想发泄怒火,用眼神制止了门外想要冲进来的黑影。

还跟他废话什么?给我照死了打!陈羽跳脚。

阿虎一听,狞笑着不再罗嗦,骨节暴突的拳头就冲着凌战焱砸了过去!

凌飞霑吓得捂住了嘴巴,因为明显看得出来凌战焱的无论身形还是拳头都比对方小了整整一号,这一拳轰下去怕是凌战焱当场就要进医院了。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凌战焱毫不避让,居然也直挺挺地伸出了拳头。

砰!

喀拉拉!

两人的拳头顿时撞在一起,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

伴随着一通惨叫,凌飞霑却傻眼了,因为惨叫的居然是那个阿虎。

阿虎整个人像是被车撞了似的,噔噔噔连退数步重重撞在了墙上,然后满脸煞白地抱着那条胳膊就瘫在了地上。

《第一战婿》第9章 打小的来老的

这!

陈羽张了张嘴巴,刚想要说什么可嘴巴却跟被胶水黏住了似的,眼前这个家伙猛然散发出来的杀伐气势,让他有种被捏住了喉咙般的恐惧。

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妹妹,否则我会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你!现在滚吧!凌战焱霸气道。

你……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没这么容易算了。

得罪了我陈羽,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陈羽放了句狠话。

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会不会放过你。

凌战焱脸上毫无波澜,整个人平静的有些可怕,他一脚踹翻陈羽,然后踩住陈羽的脸,就这么慢慢的,一遍一遍在地上摩擦,不一会陈羽的脸就已经血肉模糊。

啊……

你他妈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敢这么对我,被我爸知道一定杀你全家!

你口口声声你爸你爸的,我很好奇,你爸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让你在外面如此横行霸道。

凌战焱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扔到他的面前,给你爸打电话,让他登门道歉,不然今天你就不用走了。

真的让我打?陈羽简直有些不敢置信。

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还是说,凌战焱脑袋有问题,让他打电话搬救兵,岂不是嫌死的不够快?

废话少说。

凌战焱力道加重几分。

陈羽顿时疼痛欲绝,我打,我打,你快松开!

喂?

爸,我是你儿子啊,我被人打了,对方还说要你登门道歉才肯放我走,呜呜……

就是我一直想弄到手的那个贱女人的哥哥,啊!爸,他又踩我,我受不了,你快来。

凌战焱怕陈羽又多说废话,于是夺过电话,语透杀机,旧城区凌家,我等你来杀我全家。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用来形容陈羽父子再合适不过了。

等挂掉电话,陈羽瞬间恢复底气,哈哈,贱民就是贱民,就连智商都是低的可怕,等我爸来了,你们都等着死吧。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爽快的死去的,我要让你看着自己父母,自己的妹妹被羞辱至死。

你却只能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或许我玩腻了你妹妹,到时候也让你尝尝亲妹妹的滋味。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仁慈?

哈哈哈!

凌飞霑一脸绝望,脸色惨白。

哥……这可怎么办啊!

不怕,一切有哥在呢,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陈家敢那我怎么样!凌战焱温言安慰着妹妹。

从今往后,只要我在一天,这天下之大就没人能够让你们再不开心!

我要你和爸妈,快活一生!

这话是我说的,就是漫天神佛也得认可!

今时今日的凌飞霑还不知道,自己哥哥的承诺代表着什么。

但是看到凌战焱自信的表情,凌飞霑心中莫名安稳了许多。

莫说这天下,就这小小的燕京市,我陈凯都不敢说能快活一世,你一个区区贱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突然,外面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起,一个头发黑油发亮的肥胖中年男人正好听到了凌战焱的话,一脸阴沉的走进了凌家。

爸,快救我啊,就是这个畜生,你看,我的脸都破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陈凯的到来,让陈羽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见自家儿子满脸血肉模糊,陈凯只觉怒火攻心,贱民,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的话,老子送你们上路。

左一个贱民,右一个贱民,你们陈家还真以为自己是人上人了?凌战焱慢斯条理的将妹妹挡在身后,注视着这位陈家家主,淡淡道:身为四大家族的家主,你居然不认识我?

你?陈凯闻言顿时一愣。

他进来时怒火冲天,还真没好好看凌战焱长什么样子,现在仔细一看,他顿时心中一颤。

是你!

陈凯一张胖脸顿时像开了染坊,红一阵黑一阵。

他如何能够不认识凌战焱?

昨天晚上凌战焱一声令下,整个燕京市风云搅动,各方大佬齐聚帝豪酒店,在会场上凌战焱撒钱如粪土,硬生生让全场富豪不敢吭声。

刚刚更是在肖家大杀四方、无人敢挡——是的陈凯刚刚也在肖家,目睹了凌战焱的盖世杀气。

如此人物,怎么会在旧城区?

如此人物,他儿子又是怎么招惹上的?

一丝冷汗从陈凯额头慢慢滑下。

陈羽还没认清形势,依然在叫嚣:爸,别让你手下杀他,打断他的两条腿,我要亲自动手!

爸,你愣着干什么?让保镖们上啊!

爸……

啪!陈凯一脚踹了上去,打的不是凌战焱,却是陈羽。

闭嘴!凌先生打你是你的福分,居然还敢顶嘴!陈凯朝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怒吼道。

陈羽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肚子,颤声道:爸,你怎么打我……

陈凯看着凌战焱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心中一颤,脸上浮出甜腻的笑容,恭敬道:凌先生,这次是小儿不对,我们陈家愿意负全责,还请您看在陈家的面上,绕过小儿罢!

看在陈家的面子上?凌战焱眼神中透出一丝冷意:你们陈家在我面前也配有面子?

陈凯闻言顿时脸色一僵。

凌先生,我可是怀着诚意来的,您只要饶了我儿子,什么都可以商量!陈凯强行压抑心中的怒火。

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他惹不起!

所以,面对凌战焱,陈凯只能笑脸相迎。

如果陈羽不是他唯一的亲儿子,换做陈家随便哪个旁系,他早就将那家伙的人头拧下来送给凌战焱当球踢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拿你整个陈家来赔罪吧!凌战焱如九天神帝,下达了判决。

陈凯走了,带着无比的惊惧和愤怒,拖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凌家。

凌战焱给了他一周的时间,安排陈家的一切,然后滚到自己面前交出来!

看陈凯离开时通红的双眼,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甘愿交出陈家,不过凌战焱不在乎,所谓的陈家只是蝼蚁。

若非为了给妹妹出口气,他才懒着理会陈家,所谓的燕京市四大家族财富加一块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安排下去,免得陈家狗急跳墙。

第一战婿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