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尊继承人最新章节-我是魔尊继承人完结大结局

时间:2021-02-23 14:24:06    作者:南宫素素    来源:zsy

小说简介:在众多的玄幻文类型小说中,南宫素素创作的《我是魔尊继承人》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李尘凡玲萱的名字,南宫素素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云山天宫是隐秘于世的仙家修...

我是魔尊继承人最新章节-我是魔尊继承人完结大结局

《我是魔尊继承人》第7章 老板娘

李尘凡下了两仪山,就直奔南方而去。

他并没有地图,也不知道南方到底会有什么。

他只能装作一个凡人,出门闯荡,因为这个阶段的修士如果不隐藏一下,简直和找死无异。

东玄域虽然多是修行之人,但凡人也更多,只不过和修士不在一起罢了。

很多穷人家的孩子出来测试天赋,希望做上仙长从而鸡犬升天。

那不愿意去冒险的,要么去读书,要么去做商贾。

凡人的城池还是很多的。

此行他目标的第一站,就是凡人城池南离城。

李尘凡带着水,在路上边研习经书边赶路。

以前也并不是没有接触过修炼法门,因为青姐姐就是修行之人。

虽然他并不爱看,也是多多少少接触过些。

《金刚锻身经》是他参悟的第一门心法,虽然没有功法打底,但先炼体总归是没错的。

《金刚锻身经》共有六重,第一重就是以气锻身,刚好这一重不用锤炼筋骨,就边赶路边修炼了。

不得不说,东玄域实在是广大无边。

李尘凡走了三天,才见到第一家客栈。

她抬了抬头,发现这家客栈叫辞门客栈,以石头堆筑,门前几张小桌,有着几桌客人在叫小二。

有佣兵,有官士,都坐着喝酒吃肉。

李尘凡自幼独自居住在深山老林,也不善言辞,便径自寻了一处无人角落,叫了点酒菜听他们攀谈。

诶,你听说了没有,王家王成虎他孙子出门采药,让一个车那么大的狼给吃了。

他家人三天没见他,去找才发现了他半个头盖骨呢!

一个貌似车夫的汉子喝了口酒,开始说起周边的小事。

那刘媒婆又出马了,说是给城西金家的儿子纳了第八房小妾呢!

还有那景连镇那个谁谁谁……

李尘凡摇了摇头,果然凡间的谈资也就是些娶媳妇要债的事。

这时,门外来了个黑袍人,全身以黑袍黑巾遮住,头戴斗笠,似是不愿见人。

来了就径直走向靠近门口的厢房,敲门问老板娘在不在。

看来这是个老顾客了。

李尘凡顿时来了兴趣,继续看了下去。

那人连敲了几下,里面传出一个慵懒的女声。

规矩!

黑袍人二话没说,从怀中掏出两块莹白的石头,放在门口的盒子里。

当啷两声,里面又传出声音。

问什么?

这次,这黑袍人取出一张纸,一样放到盒子里。

之后便立在门旁等候。

吱呀门旁的窗户开了一条缝,伸出了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准确的将两块石头和那封信拿在手中,又缩了回去。

不多时,那只小手又伸了出来,将一张纸放进了盒子里,随后窗户关上。

那黑袍人拿起纸看了看,便塞进怀中,抱了抱拳,起身离开,并未多做停留。

李尘凡看的好奇,他手中也有不少这样的石头,貌似是青姐姐说的灵石。

既是修炼之物,又是修士交易的一种货币。

这些灵石都是他在万佛大阵中找来的,现在都存在他的戒指里面。

大概还有个四五百块,李尘凡心想,这应该不是一个简单客栈,看样子还顺带交易消息之类的东西。

这个老板娘,应该也是一个修仙之人。

如此一来,他正好有要问的事,要不要去问问她,看她知不知道。

他想着便拿出纸笔,将要问之事写在纸上,并如先前那人一般,掏出两块灵石,和纸一起放到盒子里面。

很快,那只小手又伸了出来。

将纸拿进去瞧了半天,才传出声音。

你且进来一叙。

李尘凡问的不是别的,就是那十一魔物之事,没想到老板娘却把他叫进了屋里。

他推开门,只见粉帐罗纱,屋内尽是女子闺房摆设,中间一席大床,床边站着个碧绿罗衫的小丫鬟,正瞪着大眼睛瞧着他,脸蛋红红的煞是可爱。

想必刚才传递物件的便是这丫鬟了。

中间大床被珠帘隔开,瞧不清人影,只是依稀得见仿佛有个慵懒曼妙的身影横卧在床上。

李尘凡不敢多看一眼,低头想到:难道这便是老板娘?

只听老板娘挥了挥手,道灵儿你先出去吧。

这丫鬟屈了屈膝,便退出了房间,并把房门关紧。

这声音慵懒诱人,李尘凡越发的紧张了。

他只是问个消息罢了,怎的这老板娘突然叫他进来了?

李尘凡也没敢问,只能现在一旁等候老板娘说话。

过了片刻,老板娘似是换了个姿势,慵懒问道:你是两仪山下来的?

是的,姐姐。

小嘴怪甜的,那你可是认得青丫头咯?哦,就是李尘凡青。

李尘凡一想便知她问的便是青姐姐,因为据说他的姓就是随的青姐姐。

原来青姐姐叫李尘凡青。

他只知道青姐姐姓李,却不知道叫什么,原来和他也只差一个字。

认得,是我姐姐。

呵呵,我可是和那青丫头有仇,你这问题我不能回答,你也死在这里吧!

遭了!李尘凡一阵懊恼,小脸煞白,想不到刚下山就要命丧于此。

《我是魔尊继承人》第8章 玲萱到来

过了半晌,那老板娘却突然哈哈一笑。

你个小笨蛋,还真信了。

放心吧,我和她不但没仇,还好着呢。

转言又严肃地说道以后记住了,藏好你的身份底牌,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罢,仿佛又恢复了慵懒。

说吧,你怎么对魔物的事这么上心?按理说你接触不到这个才是,青丫头也不傻,怎会将这个告诉你?

李尘凡可算知道了外面的人心险恶,要不是老板娘对他没有杀意,光他做的这两件蠢事足够他死两次了。

想了想,这老板娘一口一个青丫头,自始至终又没什么恶意,便说道:我去过封魔殿,现在魔物已经逃了,我想问问这里知不知道它们的消息,并且我想找一个能学习修行的地方。

老板娘似是打量了他两眼,道既是青丫头的弟弟,那这活我接了,不过得等两天才能知道消息。

她顿了顿,接着道:至于你,过两天我给你推荐个地方吧,不过我需要问下你的青姐姐。

李尘凡心头一紧,他不怕别的,就怕青姐姐反对。

虽然他留了书信,但毕竟是逃出来的。

就这样吧,让灵儿给你找间房吧,我再睡一会。

说罢,便没了声音。

李尘凡不敢多问,也只好依言去找间客房暂时住下。

对于老板娘的底细,李尘凡并不清楚。

但他没有感受到杀意,说明老板娘所说的她和青姐姐认识可能是真的。

李尘凡沉默半晌,不觉沉稳了许多。

因为他知道如果再这么莽撞下去,不知何时把命丢了。

吃过了饭菜,李尘凡打量起这家辞门客栈。

先前只顾找个安身的地方,并没有太多在意,但现在仔细看来这家客栈却非同寻常。

且不说老板娘是个深不可测的修行之人,就连客栈所在的地方也很奇怪。

虽然乍一看,这客栈地理位置很不错,正好招待过路人,但仔细想来却有很多蹊跷。

首先没见过哪个客栈会孤立在城池以外,尤其这修士以及凡人共存的年代更是混乱不堪,流寇仙盗比比皆是,正常人哪里会敢在这里建造客栈?

其次这客栈里外根本就是两个样子,外面石筑,里面确是木头搭建,而且这木头的质地比起一般的石头来说更为坚硬。

外面湿热里面干爽,外面尘土飞扬里面却是一尘不染,就连在里面打坐都心神安定。

想来这老板娘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李尘凡感叹了一句,便不再去想。

好不容易有了平静的空间,正是修炼的好时候。

他把《金刚锻身经》拿出来修炼,每种功法都分小成,大成,圆满三个阶段。

他的以气锻身还处在冲脉小成阶段。

这个时候应该可以练习伏魔剑经了。

此时,老板娘正在床上卧躺,她的面前摆着一枚水晶球。

而水晶球里面,正是李尘凡的身影。

这小子也太乱来了,青丫头,什么都没教他吗?

老板娘似乎有些不满意,玉手托着香腮,想了一阵,道:罢了,我还是去教他一遍吧,不然的话他这么练,不知得练到猴年马月。

说罢,闪身从闺房中移步而出,来到厢房门前。

这客房的禁制是他所布,她想破开自然轻而易举。

而这时李尘凡正在冥想之中,浑然不知老板娘已经来到他的跟前。

老板娘皱了皱眉头,伸出一指点在他的额中。

不多时,便把修炼法门传给了他,里面还有许多老板娘的亲身体验,也一并传给了他。

然后转身带上房门,飘然而去。

嘿嘿,这下青丫头又欠了我一桩人情。

老板娘促狭的笑了笑。

眨眼间,回到了她的房间,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此时,玲萱已经赶到了辞门客栈的百里之外。

她有地图,又比李尘凡功力高了许多,自然比他行路要快。

只花了一天时间,便已经快赶上李尘凡三天的路程了。

玲萱拿起地图看了看,自言道:看来是快到了,歇息一会儿再走吧。

说罢,便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打坐修行,稍作歇息。

可休息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队车马从西南方向缓缓驶来,带着一路的烟尘。

里面好像是商贾,还押着几车东西,看样子正是要去辞门客栈。

玲萱不能静下心来打坐,便躲在一遍观察。

只见那车马走了没几步,就从旁边杀出来一队黑衣人,二话不说拔刀就砍,顿时场面上鲜血淋漓,惨声连连。

其中一武夫勇猛无比,连杀数人却是双拳难敌四手,腹背受敌最终倒下。

可奇怪的是黑衣人杀了他们以后,却没有劫走车马,只是在他们身上搜了搜,发现一无所获以后,气恼地砍碎了马车闪身离去。

玲萱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杀人如杀鸡般的场面,呆了半晌才重新冷静下来。

此时距离黑衣人离开也快一刻钟了,她却突然发现那勇猛武夫似乎在动。

她仔细看去才知道这武夫眼看不敌,便假死脱身。

但因为伤势太重,也只剩下了一口气。

玲萱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出来救人一命。

武夫感觉到有人来了,本能的一阵颤抖,眼里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终究没希望吗?

玲萱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你可以相信我。

武夫眼中闪出了一丝希望,勉强抬头看了看玲萱,似是回了口气,才慢慢说道:我时间不多了,临死只有一事相求……咳咳……

我是魔尊继承人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