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小说推荐(张一山黄翠花)-大道相师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4:13:59    作者:柿子会上树    来源:zsy

小说简介:喜欢《大道相师》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柿子会上树的内心世界,柿子会上树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柿子会上树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张一山黄翠花栩栩如生,充满...

有哪些小说推荐(张一山黄翠花)-大道相师免费阅读

《大道相师》第9章 黑气缠身

所以有时候,大家会看到一些论坛里,讲什么巫蛊小鬼害人,总有人问,既然这么厉害,为何战争时代,不对敌人下手,这就有些无知了。

简单说一点,先不说能不能成功,首先用秘法害人,自身必然折寿,如果是害善人,那么折寿的年岁会更多,而如果是害一个有大气运的人,只怕反噬过重,还没害下去,自己就承受不住,一命呜呼了。

说到气运,就不能不提面相和风水,气运飘渺无依,如天地大道,不可捉摸,故有各种秘术,试图从天地种种迹象中,找到一丝可以遵循的规律,这看万物山川的,便是风水一学;而这看人的,便是面相一学了。

一个人气运好坏,影响因素极多,佛家有因果论,前世种因,今世得果,道家就是利用奇门八卦,借天偷力,西方是信仰,如此种种,不胜枚举,这里不讲,可以讲是老天注定的东西。

如若有一个人气运不好,那么他做什么事情都艰难重重,但这并不表示这气运在后天就不能修改,人做了善事自然能够修改原本的面相,就比如原本长在印堂之上的痣突然消失不见,那就是你做的这个善事替你消除了一个劫难,当然,气运可以改变自身的面相,而面相是先天命格,命格一旦被自身行为改变,以后的路,自然也就能够伴随先天命格的改变而改变。

拿我自己举个例子吧,爷爷说我生下来并没有任何气运可言,命中带厄运,从面相上来看,我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可是爷爷替我取了一个名字,张山,它改了我的命格,自我懂事开始,他就带着我日行一善,整整二十多年,我的气运逐步的改变,再加上我生长的风水环境,我的面相也改变了不少,不说可以阻止厄运,但最起码这些善事已经帮我挡了很多灾难。

爷爷,不插手都插手了,您以前不是教过我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高志远身上的黑气想必就是在那工地给惹上的,这瓶药水也只能治标,想要治本,那就只能解开那风水局了。

我一边将爷爷给我的药水放回了包裹里面,一边走到了爷爷的身边说道。

其实这些事情他比谁都要清楚后果。

只见爷爷缓缓地点了点头:恩,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吧,城市不比乡下,人心叵测,就凭你那点儿相术还不成气候,走之前把炫光镜留下。

爷爷,您多保重,我电话二十四小时都开机的。

我将炫光镜放在了爷爷的面前,而后不等爷爷说话就直接跨出了后院大门。

回去的车上,我一直看着手中的药水,久久不能自己,我知道,无论爷爷配置任何的药水,都需要灌注自己的血液从而达到药水的最佳药性,因为这种药水不同于平常的药水,必须用中指之血作为药引才能事半功倍,而且就算我有心想要替爷爷滴血,也是不行的,因为这个药水是爷爷配置的,就必须用爷爷的血液来调制,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竟开始变得酸楚了起来。

还有那一颗槐花种,说实话,带着这么一个东西在身边我是要提起很大的勇气的,因为或许我一个不小心,就能将这东西里面的阴寒之气引入我自己的体内,所以在离开之前,我已经将这槐花种连根拔起,并且用黄皮纸在它周围全部包裹严实了才将他带走的。

不过我相信,以爷爷的能力,就算是没有这槐花种也能够破解那两个风水局,只不过爷爷住在乡下惯了,突然让他挪步,一来我怕他身体吃不消,二来,爷爷的性子是不会离开乡下的。

星期一早早的,我就来到了工地之上,见高志远还是一脸黑气的样子,马上就从小卖部里面买来一瓶可乐,再将可乐倒掉,用爷爷的药水代替,只要他喝下了一口,哪怕是一小口,这黑气就能迅速的缓解。

我拿着已经灌好的可乐来到了高志远的身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将可乐递给了他:高经理,累了吧?

呵,习惯了,只不过这花姐已经两天没来了,联系也联系不到她,我有点担心……高志远接过了我手中的可乐瓶疑惑的说道。

我笑了笑:今天上午去打卡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她,或许是家里有事吧,我先去上班了。

说完这句话,我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可乐瓶,随后转身就离开了,当然,没有亲眼见他喝下去我是不会安心的,所以我躲在了工地的一个角落一直看着高志远。

《大道相师》第10章 高志远的疑惑

果不其然,在我走后,他才拧开了盖子喝了一口,我见他面色狰狞,本该喝下去的药水也全部被喷射在了周围的空气之中,不过只要是让药水接触到口腔之中,多多少少还是会流下去的。

只喝了这么一点,药效发挥当然不会这么快,所以我就直接从工地的一处角落将昨天晚上事先藏起来的槐花种拿了出来,并且趁中午大家都去吃饭的时间,迅速的将那槐花种埋入风水穴之中,在按照爷爷的方式将阴局破解。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在昨天就全部昨晚,正常人都知道,入夜之后,这种风水局的威力是很大的,如果说我在昨天晚上将这槐花种埋下去,月华属阴,可以增加寒气,月光一旦照到这槐花种,那么它周身散发的寒气就会把我直接吞噬。

你在这里干什么?就在我栽完槐花种准备起身回去的时候,高志远的声音从我身后飘来。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随后转身,见他眉目紧锁,周身的黑气已经少了不少,当即说道:我……我走的有点累,想要休息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脸色唰一下就开始白了起来,我不知道刚刚我在栽种槐花种的时候他有没有看见,所以我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虚。

高志远瞟了我一眼,而后不削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你刚刚给我喝的是什么?

我眉目一皱:刚刚……刚刚那不是可乐么?

他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凝重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脖颈阴险的说道:说,是不是黄翠花让你来害我的?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砰……的一声,高志远整个人就被我推在了地上,我的脸上不再有笑容,而且看高志远那惊慌的眼神,我想,刚刚的那一幕,他是全都看在了眼里。

脖颈之处寓意龙头,学习风水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有人碰触自己的脖颈,更何况那人是要拧我的脖颈,无异于扯动虎须。

我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这是现代社会,你以为杀人不用偿命?而且你刚刚也喝了,觉得现在有什么难受的地方么?实话告诉你,我是叶总请来的风水先生,为了避人耳目,所以以现场管理的名义来这里视察工地的风水,却发现你满面黑气,命不久矣,这次回去就是给你调制释放你体内黑气的药水,没想到,呵,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幸好现在周围没有什么民工,要不然这包工头一发话,我看我就会被几十个民工给包围了。

现在这种情况,我也只能谎称是我们老总让我来的了,他绝对不会去问的,因为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又怎么可能认识我们老总呢。

高志远听罢,随即将信将疑的从地上起身,那一双狐狸眼睛自然是一直盯着我的,我想他现在脑中肯定在千丝万缕的想着,我这么一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是风水师傅呢。

我看了一眼高志远,随后伸出手一把就将高志远拉了起来,并且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自幼丧父,十三岁就出来干了建筑,家中有一六十多岁的母亲,还有一个二十岁开外的弟弟,这些事情,恐怕你到现在都不愿向人提及,我说的对么?

只见他眉眼一瞪,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肩膀,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四下无人,而后才松了一口气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除了我的亲戚,谁都不知道。

我轻轻地将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臂给挪了下来,说实话,我很讨厌人家跟我有身体接触,不是讨厌高志远,而是下意识的反感。

你是午时出生之人,这个时辰出生的孩子天生一般都带有煞气,比如我,如果没有后天之人助力的话,你的父母之中肯定会去一个,你人中线偏淡,父命浅,眉间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条黑色的细线,那是姊妹线,也就是说,你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年纪跟你相差大约十岁以上,中年丧夫,又要养活两个孩子,想必你的母亲一定是强势之人,所以在事业上,你母亲一定给了你很大的助力,但你又不想让人知道你是靠着你母亲爬上来的,所以你对外便没有向人提过分毫,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淡然的说道。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你是魔鬼,你……我要杀了你……

高志远听罢,随即有些冲动的往前它了一步,随后怒火中烧的还想掐住我的脖颈,这一次,我哪里有那么容易给他掐中,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往他身后一拧,他的身体就这样被我牢牢地控制住了。

大道相师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