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锋剑仙更新全集-青锋剑仙免费版

时间:2021-02-23 14:00:20    作者:明月清泉    来源:万丰(非)

小说简介:赫连明德罗君则是作者明月清泉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凤慕夕有些烦躁的在闺房中走动着,房外虽然一...

青锋剑仙更新全集-青锋剑仙免费版

《青锋剑仙》

凤慕夕有些烦躁的在闺房中走动着,房外虽然一片宁静,但是凤慕夕知道龙七在那里,隐藏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凤慕夕现在觉得自己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若是当年跟随着神农老人的时候,武功学好一点,最不济的毒术学好一点,如今想摆脱龙七她们就会容易多了。

看着那沾染了污秽的白绫,凤慕夕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前才被龙七给催了,如今这样倒也不错。

灵器仙物捆仙绫的灵气被破坏了,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洗干净了就能够恢复的。

凤慕夕的捆仙绫和赫连明德的青锋剑一般的并不能算作是完成的灵器,都缺少了灵。

因此靠着外力恢复捆仙绫的灵气,必须找到这世间上最纯净的水。

最纯净的水除了东海龙宫的无香真水、西海龙宫的天河之水、北海龙宫的纯净灵水、南海龙宫的净河之水和天界瑶池之水之外,在这人间也就只剩下天池圣水了。

几番思量,也只有那天池圣水相对比较简单而已。

人们口中的天池其实共有三处水面,除主湖外,在东西两侧还有两处水面,东侧为黑龙潭,潭下为百丈悬崖,有瀑布飞流直下,恰似一道长虹依天而降,煞是壮观,帮成一景曰‘悬泉瑶虹’。西侧为玉女潭,池水清澈幽深,塔松环抱四周。如遇皓月当空,静影沉壁,清景无限,因而也得一景曰‘龙潭碧月’。

而能够恢复捆仙绫灵气的便是主湖。但是主湖却不是这么容易到达的。

东侧为黑龙潭,顾名思义那深潭之中卧有黑龙。黑龙是所有龙族之中最强大的龙。

而西侧的玉女潭,则是天池圣教的地盘,因为圣教教众多为女子,因而名为玉女潭。

凤慕夕不由得苦笑的想到:就算是最简单的天池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啊!

凤慕夕叠好手中的白绫,来到琴台在这寂静的夜晚默默的抚琴。

凤慕夕的手虽然熟悉的轻拢慢捻,但是心思却已经不再这古琴之上了。凤慕夕的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香炉中那一缕缕腾起的青烟,思绪早已经魂游天外了。

琴声虽然美妙,但是却缺乏了神韵。但是对于龙七来说倒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有人说人生是一场戏,但是凤慕夕却认为人生是一局棋。而自己的一声便是为了完成那一局棋。

凤慕夕深深的叹了口气,往日的种种如潮水一般的涌入脑海之中,让凤慕夕的心境陡然的乱了起来。

琴声一向都是弹琴之人心灵最真实的写照,本来平淡如水一般的琴声,渐渐变得有些杂乱,让人听了都觉得心烦。

即便是像龙七这样不懂得音律的人也能够听得出来。

“铮”的一声,凤慕夕猛地缩回手,一滴鲜血随之涌出,坠落,绽放血色之花。

凤慕夕看了看那断了琴弦的古琴嫣然一笑。

凤慕夕突然想起了那一年,那人带自己去了丰都。丰都鬼域,那里是通向魔界和冥界的大门。

那人曾经说过,在没有老叟的接引下,若是想去到那血红的曼珠沙华盛开的彼岸,想平安的渡过神仙也渡不过的忘川只有一个方法。那便是让那漆黑一片墨黑色的忘川河上有了光亮,借着那点点的光亮渡过忘川。

忘川忘川,回首相望已成川。

忘川只是冥界的一条河。阴间的灵魂跨过它,就可以进入冥界,再入轮回,重返世上,重获新生。

人生世上只百年,不管世上何雄名,死后都往鬼门关。关外生人犹歌舞,关内魂过黄泉路。有道是:奈何桥,路遥迢,一步三里任逍遥;忘川河,千年舍,人面不识徒奈何。

忘川之水能够吞噬所有在忘川河上的东西,只有那老叟的渡舟例外。

一般来说,若是没有老叟的接引是过不了那忘川河的,但是……那个人居然说说还有其他的方法。

“咯~咯~咯~”凤慕夕不觉的笑了起来,笑到花枝乱颤。

良久之后,凤慕夕才摸了摸眼泪说道:“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师姐,师姐啊师姐,你在看着的是不是?是不是啊?当神仙真的好吗?真的好吗?可是……”

凤慕夕低头有些落寞的说道:“我什么我感受不到那些他人羡慕的喜悦呢?无尽的生命,无穷的法力,其实……有何用呢?”

凤慕夕说完衣袖一挥,藏在衣袖中的柳叶随之飞出如同蝴蝶一般的扑向那燃烧的蜡烛。轻轻的一声“噗”蜡烛随之熄灭,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漆黑的房间中,只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着一笠烟雨静候天光破云,聆三清妙音也号如是我闻。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为道为僧,又何必区分。霜花剑上雕镂一缕孤韧,踏遍千山涤荡妖魁魔魂。少年一事能狂,敢骂天地不仁。才不管机缘还是祸根,醉极弹歌一场。梦与我孰为真,不能忘情徒惹得心困。仙路看近行远,霖林雨雪纷纷。寂寥也不妨笑面对人。”

九天之上四人的聚会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散去了,秦宝元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中带着从未有过的伤感。脑子里面一遍一遍的在回响这素天星刚才唱的那首歌。

秦宝元伫立在那里良久之后,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妹,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千年一日般的寂寞,我早已经适应,又怎么可能会打得了你的疑问呢?”

秦宝元顿了一会儿看向渐渐远去的素天明她们想到:师妹,或者她们回答得了你的问题,也或者你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赫连明德从凤慕夕那山寨逃了出来之后,便带着海菊匆匆忙忙的赶到了渤海。

海风中带着咸咸的味道迎面拂来,赫连明德来到海边,将海菊蛤放进了海水之中。

海菊蛤一入海水之中,便张开了坚硬的外壳,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赫连明德对着海菊轻声的说道:“你到深海去休息吧!等你恢复了之后,再来找我,到时我再带你去东海之滨。你放心吧!我赫……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一定会平安的带你去到东海之滨的。”

海菊蛤没有说什么,然是慢慢的向着深海处退了过去。

赫连明德淡淡的笑了笑,便向着渤海之滨的小渔村走去。

小村庄的渔民们都很热情好客,让赫连明德感受到了渔民们淳朴的情感。

作为风绝尘的徒弟赫连明德自然知道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要拜祭的便是当地的土地神,先打好关系以后办起事来便会简单的多了。

而在这渤海之滨除了药仙拜祭土地神之外,还要拜祭的便是妈祖娘娘。

妈祖,又称天妃、天后、天上圣母、娘妈,是所有渔民共同信奉的神祇。渔民们在船舶启航前要先祭天妃,祈求保佑顺风和安全,在船舶上还立天妃神位供奉。

妈祖娘娘的前身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名为林默。她立志不嫁慈悲为怀,专以行善济世为已任。因默娘生前与民为善,升化后被沿海人民尊为海上女神,立庙祭祀。后屡显灵应于海上,渡海者皆祷之,被尊为“通灵神女”。

虽然妈祖在天界并不是担任海神一职,但是在民间百姓中确实海神般的存在。四海龙王即便是见了妈祖也是要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娘娘”的。

赫连明德在妈祖庙虔诚的上了三炷香,正欲离开,去发现一道红光从西北天空射来,晶莹夺目。

“妈祖娘娘。”赫连明德喃喃的说道。

霞光中映现出一到身影,身一身鲜红的衣裙,长及曳地,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正是妈祖娘娘。

“妈祖娘娘。”赫连明德猛然回过神来连忙跪拜道:“赫连明德拜见妈祖娘娘。”

妈祖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起来吧!无需多礼。今日前来是有事情要拜托明德你的。”

妈祖有事相托,赫连明德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连忙问道:“不知道妈祖娘娘找在下到底所为何事呢?”

妈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渔村不久之后将会面临一场浩劫,我虽然身为妈祖,但是却早已位列仙班,有些事情我是有心无力,实在是不便插手,但是你却不一样,你虽然是个修仙者,但毕竟也还是凡人。凡间的事情,你可以管,也有能力管。”

“妈祖你你有话但说无妨,只要在下能帮得上忙,在下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妈祖娘娘。”赫连明德坚定的说道。

妈祖犹豫了一会才说道:“你可会阵法,尤其是能够防御得了实物的那种阵法。”

“……”

看到赫连明德的表情妈祖便知道答案了,不由得喃喃地说道:“难道真的是天命不可违吗?”

“妈祖娘娘难道除了阵法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方法帮助得了这里的渔民了吗?”

“实不相瞒,渤海的镇海之珠被魔族的人盗走了,失去了镇海之珠,潮汐将会失控,我控制不了多久的了,总有一天潮汐会淹没这个小村庄的。”妈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妈祖娘娘便显灵,让这里的渔民们搬离这里不就好了吗?”赫连明德想了想说道。

妈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先不说天机不可以泄漏,单单是如今面临的局势就不是紧紧搬离就能够解决的了的问题。搬离不过是治标不能治本的方法。当然了,布阵也只是治标的方法。”

“……”

赫连明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妈祖娘娘的意思是想让我去去魔界找回镇海之珠?”

妈祖摇了摇头说道:“魔界之人虽然盗走了镇海之珠,但是却没有办法将镇海之珠带去魔界。因此镇海之珠还在人界。”

赫连明德想了想才问道:“那么妈祖娘娘是否知道镇海之珠的下落?”

“我并不知道。”妈祖苦笑着说道:“我私自下凡控制渤海潮汐,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私下凡尘,一身的法力被封印,只能够勉强的维持着渤海正常的潮汐,实在是分不出半点功夫来感应镇海之珠的方位。”

赫连明德一筹莫展的看着妈祖说道:“妈祖娘娘,明德无能实在是无法帮助妈祖娘娘的帮。”

“其实渤海之变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妈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赫连明德说道:“你还记的一百五十年前南海之滨的那场干旱吗?”

赫连明德猛地抬头看向妈祖问道:“妈祖娘娘知道原因?”

“我本就是保护四海安平的妈祖娘娘,这四海之内的事情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呢?”妈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切皆是天意,你若真是想解开一百五十年前南海之滨一夜之间干枯的原因,那边去寻找那镇海之珠吧!你会找到答案的,所有的一切一切,将会在你眼前一一展开。”

所有的一切……妈祖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已经求助于水神阁下和四海龙王了,但是靠着我们几个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因此明德你一定要尽快找到镇海之珠。”

“可是没有人知道镇海之珠在哪里啊?天地之大,明德力量微薄,只怕是会有负所托。”赫连明德犹豫地说道。

“如果一切皆由天定,那么冥冥之中一切早有安排。若是如此想的话……”妈祖停顿了一会儿看着赫连明德说道:“那么你会来到这渤海之滨,会出现在这小渔村,会来到这妈祖庙,会遇到我遍都不是偶然,而是上天的安排了。那么这一路上你所遇到过的人的事,便也都不是偶然,而是天定的了。”

“妈祖娘娘的意思是他们之中有人能够帮助明德寻找镇海之珠?”

“天机不可泄露。”妈祖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只能给你一个提示,那便是‘木中锁魂,水中映月’。”

“木中锁魂,水中映月?”赫连明德一脸的不解,但是却再也没有人能够为自己解答心中的疑惑了。妈祖早已悄然离开了。

赫连明德不由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带着满腹的愁绪向着妈祖庙外面走去。

夕阳染红了妈祖庙门前的门联:风调雨顺,四海龙王朝圣母;国泰民安,五洲赤子拜阿婆。

这门联的意思是天下太平,风雨适时,五谷丰登,四海龙王都来朝拜妈祖。四海龙王虽然统领四海,权力显赫。但是妈祖统驭四海,凌驾于四海龙王之上。妈祖恩德浩荡,普施人间,造福百姓的杰出功绩。妈祖德高望重,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是护国庇民之神,四海民众大受其恩。

赫连明德坐在村子里面的苦楝树上仔细的回味着妈祖所留下的那八个字“木中锁魂,水中映月”,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想不到。只有放弃。

至于妈祖说能帮到自己寻找到镇海之珠的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赫连明德下山之后才遇到的人,那么赫连明德想了很久只觉得凤慕夕和海菊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而在这两者之中若是真要选择一个的话,赫连明德觉得海菊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身为海妖的海菊对于镇海之珠应该有所了解,因此此时赫连明德真的十分的认同妈祖的那句话,一切都不是偶然,是天意注定。自己对海菊有恩惠,海菊帮自己找到镇海之珠不过是举手之劳。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妈祖除了那天现身过之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赫连明德每天除了安静的在小树林里面打坐之外,偶尔在月下练剑。

辟天、镇魔、济世……赫连明德试过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青锋剑半点反映也没有,这让赫连明德不由得有些失望了。

“师傅的试练有是这么简单的呢?”赫连明德收起青锋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现在这样算什么?还算是一个修仙者吗?欲速则不达啊!”

“风明德。”妩媚的声音在赫连明德身后响起,赫连明德转身便看到了那红衣妖娆的女子在清辉的月光之下静静的站在那里,宛如一幅画一般的。

“你回来了。”

海菊听到赫连明德的那句“你回来了”心中不由的一动,一股莫名的情感在心中滋生,愣在了那里。

“海菊姑娘。”赫连明德轻声的呼唤道。

海菊回了回神,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少侠这声姑娘倒是显得有些见外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咧!”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是有些显得生分了,那边叫海菊可好?”

海菊心中一喜,随口道:“那……我叫你明德可好?”

这回轮到赫连明德愣住了,像一块木头一样的站在那里什么也没说。

一抹艳红的色彩在海菊的面颊上缓缓腾起,幸好夜色正浓,赫连明德并没有察觉。

海菊偷偷地瞄了一眼发愣的赫连明德想到:我这是怎么了?心跳的好快,好奇妙的感觉。

赫连明德愣了一会儿便说道:“好。”

听到赫连明德同意,海菊的心跳得更快乐,如今海菊连正眼都不敢看向赫连明德了,只是偷偷地瞄上几眼。

“海菊我有事要请你帮忙。”赫连明德微笑着说道。

“嗯?”海菊一是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问道:“什么事啊?”

赫连明德简简单单的就将那天遇到了妈祖的事情告诉给了海菊,同时也表明希望海菊能够帮助自己寻找到镇海之珠解救天下苍生。

“不,不是我!”海菊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拼命的摇了摇头说道:“妈祖娘娘说的那个人一定是那个叫做凤慕夕的女孩,绝对不会是我的。我不过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小妖而已,我怎么会有能力寻找到镇海之珠呢?”

“可是海菊……”

赫连明德的话,还没有说完,海菊突然变回了原形,躺在地上,坚硬的壳一张一合的说道:“我不过是个小妖,镇海之珠的事情和我是没有半点关系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很想帮你,但是我是爱莫能助。你若是真的是急着去找那镇海之珠的话,我可以自己回东海之滨的。你不用担心的,我现在可以照顾得了自己的了。”

赫连明德虽然不知道海菊为什么会逃避镇海之珠的问题,但是既然海菊不愿意的话,赫连明德也不会强迫她的。而且……妈祖所说的那个人真的有可能是那凤慕夕而不是海菊的。

“好吧!海菊既然你不想说,也不想帮忙的话我也不会勉强的。”赫连明德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赫……风明德答应过的事情是一定会完成的。既然不知道镇魂之珠的位置,那边走到哪里,寻找到哪里就好了。我们先去东海之滨。”

海菊蛤静静的躺在地上,什么话也没有说。

赫连明德不由的苦笑,而后捡起地上的海菊蛤放在衣袖中。在这月色正浓的夜晚,悄然的离开了渤海之滨。

“这场浩劫真的可以托付给那少年吗?”一身水蓝色的衣裙、腰间配着淡蓝色流苏绢花。挽着一个流云髻,两旁斜插着紫玉璎珞,额际带着一条银色的额链的女子站在妈祖身边轻声的问道。

“水神,你不相信那少年,也得相信那个人啊!那个人若是愿意的话,这浩劫便可以化解。若不愿意的话……”妈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凭着那少年只怕是很难完成任务,但是却也不是说没有半点机会的。”

水神——冰若水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看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妈祖毫不在意的轻笑着问道:“四海龙王还没有来吗?”

冰若水那千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没呢?他们手中的事情可不少呢!这次从四海赶来这渤海,便要提前封闭龙宫才能保证四海的安定,有不少事情要交代的呢!”

“唉~”妈祖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墨黑的夜空中,一道一道的霞光闪现,妈祖转身看着到来的四位中年男子。

来人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正是龙王四兄弟。

“妈祖娘娘。”四位龙王一同喊道。

妈祖慈眉笑道:“大家都是仙友,又何须如此客气呢?难不成四位龙王在意凡人的几句话不成?”

妈祖说的自然是那句四海龙王朝圣母。妈祖虽然是并不在意渔民们怎么称赞自己,但是却也担心龙王会心存芥蒂。

北海龙王大笑着说道:“妈祖娘娘说笑了。我们之所以会尊称您为娘娘,那是出自真心的啊!与这凡人的话可是没有半点的关系的。”

西海龙王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妈祖娘娘以一介凡人的能力来帮助渔民实在是令到我等佩服。”

东海龙王点了点头说道:“妈祖娘娘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立志终生不嫁,为渔民保驾护航,我们称您一声娘娘自然是甚好,甚好啊!”

南海龙王也发话了:“妈祖娘娘也太见外了,我们四海龙王尤其是那么小气的神仙?若真是在意,今日便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妈祖含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好好努力吧!”

妈祖、水神、四海龙王来到渤海之滨,六人的身影渐渐的在这渤海之滨消失不见了。

另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渤海之滨,看着消失的六人,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慢慢的重复道:“木中锁魂,水中映月。嘎~嘎~嘎~没想到妈祖,你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可惜了。有些事情莫说是你,即便是那九天之上的光岚和暗影也是不知道的。风绝尘、凤九,你们的徒弟会化界的了这场灾祸吗?真不知道这一次你们要付出的是什么样的代价。”

那道身影突然仰望着天际喃喃自语的说道:“天道无情。”

青锋剑仙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