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西湖写的小说-乾坤寞之大神泣全集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3:43:59    作者:沐西湖    来源:zsy

小说简介:沐西湖的小说《乾坤寞之大神泣》是一部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张宇辰凌绝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沐西湖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一场噩梦改变了他的平凡,从此再无回...

沐西湖写的小说-乾坤寞之大神泣全集免费阅读

《乾坤寞之大神泣》第9章

此时,宇辰父亲稍微迟疑了一下,细细思量后才回答。

这样也好,那我就先谢过道长了。

岂敢,岂敢。

这时,父亲转身用大手抚摸着宇辰的头并叮嘱道:要听凌人爷爷的话,爸爸改天再来看你。

张宇辰听完父亲的话点点头,表情木然,当时当地,他的思想早已被凌人等人看穿,他不知道的是,从那时开始,他的人生与众不同了。

父亲走后的当晚,张宇辰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十年了,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在外过夜,心里紧张之余又有些许遐想,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睡意渐渐朦胧。

梦中,场景依旧,天际中空的血色依旧滂沱,这一次,他没有敢靠近血云,而是在远处观望。

地面之上,喊杀震天,战争仍在继续,不知道何时才是终了。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

忽然他身后传来凌人的说话。

凌人爷爷,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做梦老在此处徘徊?张宇辰没有回头的问道。

依你目前的修为还不适合到此处,一切原委你会慢慢详知,快快醒来吧。

此时,张宇辰睁开双眼,擦拭了额头的汗水,但见凌人正坐在床榻之上,心里的紧张顿时全无。

凌人爷爷,您的神通真是了得,居然能进入到我的梦境中。

他微笑着说道。

假以时日,你也能做到。

凌人的说话很自信。

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呢?宇辰问道。

初来乍到,先熟悉一下环境,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凌人回答。

此时的窗外已经蒙亮,凌人看着张宇辰穿好衣服,随即带他来到屋外。

远处的广场上,几十名身着灰黑长袍的弟子正在练功,张宇辰看罢他们专注的样子之后微微一笑,随即目光落在了墙角俯卧的一头巨兽身上。

那巨兽,身长十米左右,即便是俯卧也有两米高度,红色的毛发自然下垂,遮蔽了耳目,叫张宇辰看不仔细。

忽然,那巨兽仿佛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随即猛的抬起头看向了张宇辰所在。

那一刻,张宇辰心惊肉跳,若非凌人在旁侧扶持他会摔倒在地,原因是那巨兽的模样狰狞非常。

此时,巨兽的嘶吼惊天动地,就连远处晨练的弟子们也不由的看向此处。

再看时,那巨兽已然抬头,仔细看过,他斗大的头上长满了血红的眼睛,数量过百,此时,头顶一角更是发散出一团黑雾,顿时毛发直立,浑身抖擞,不知不觉中已经给人形成一种威慑,而张宇辰就是在这种威慑下吓坏了。

妖怪,妖怪。

他大声的喊道。

突然,远处的巨兽再度发出撼动天地嘶吼,随即身形消失不见,转瞬间,一股劲风扫过,再看时已然来到了张宇辰咫尺所在。

试想,一个庞然大物,一头不知敌友的巨兽突然站在你眼前,你的心还能平静?

眼见巨兽的气息已经将张宇辰压制到了崩溃的极点,凌人急忙说话。

曦虎灵尊,快些收了神通,别把宇辰吓着。

凌人喊罢,巨兽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空气中唯余一个女子娇声。

让他以后不要再叫我妖怪。

此时,张宇辰惊魂未定,眼神茫然,看到他的模样凌人急忙解释:宇辰,不要害怕,她是南山别院的守山大神曦虎灵尊,千百年来她一直守护这这里,没有一丝懈怠,你之所以能来到这里乃是受了她的恩惠。

可她的模样太可怕了。

张宇辰仍然道。

这时一股滂沱的气息骤然而至,立时叫张宇辰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转瞬间,一位身材婀娜,风姿卓越天仙般的美女便站立在身前并用美眸凶恶的直视他的双眼,细看此人,正是前文曾提到的那名唤作曦虎的女子,片刻过后,就听她再度问话:我长的像妖怪吗?

张宇辰此时也直视了半响才回答道:不,不像,您不像妖怪。

以后在这里生活,彼此之间必须和睦相处,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听懂了吗?化作人形的曦虎灵尊依旧恶狠狠的问道。

听到了,听到了。

张宇辰说罢,曦虎灵尊再度遁形不见。

远处,舞光悄然走过曦虎灵尊身侧并温和的说:你干嘛这么针对他?他又不是第一个叫你妖怪的人。

给他点教训,否则他不长记性。

曦虎灵尊轻声道。

舞光笑笑继续说话:我刚上山的时候也是这么称呼你的,他跟我很像。

你是唯一,他永远比不了。

曦虎娇声温柔的说道。

此时舞光扭头用很坏的眼神直视曦虎所在,大约盯了有几秒时间,曦虎才注意到。

干嘛这么看着我?曦虎涨红了脸颊问道。

本来挺温柔的一个人,非要扮作格格不入的样子,何苦呢?舞光说道。

你该干嘛干嘛去,在南山别院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曦虎故作生气的说道。

是,曦虎灵尊,晚辈谨记教诲。

舞光也故作姿态的回答。

言语间,二人又对视一眼,他们的眼神已经完全暴露了他们之间的亲密,虽然这份情看似有些不合伦理。

广场上,凌人和张宇辰已经解释清楚,这时他忽然唤舞光前来说话。

十月十八日晚九点,这个地区要地震了,你和其他白袍弟子速度下山,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让山下的百姓早有准备,切记,这是天意,不可泄露。

弟子知道了。

舞光说罢,转身遁形不见。

到此时为止,张宇辰在山上的所见所闻都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一切都像是电影般的不可思议,心里更是坚定了他要在南山别院探个究竟再说。

姑且不说山下地震灾情如何,单说后话。

次日一早,张宇辰便被吵杂声惊醒了睡梦,他匆匆穿好衣服下床推门望去。

《乾坤寞之大神泣》第10章

数十位身着灰衣的弟子正排着整齐的队伍向院外跑去,看模样是晨练早课,他没有片刻迟疑就加入了晨练队伍,其他人也留心到了他的存在,只是微微笑过没有多余言语。

晨练的队伍一直跑到了山巅的一棵巨松下才开始做准备工作,张宇辰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这棵巨松高逾百米,并且枝繁叶茂,之所以说她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完全是由于她的存在几乎遮蔽了整个山头,她就像是这座大山的守护者,傲立山巅,极目远眺。

枝行间,无数飞禽穿梭往来很是热闹,鸟儿的啼鸣此时汇合而成了大自然独一无二的天籁之音。

张宇辰感慨时,晨练的队伍已经阵势拉开,一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白袍弟子正居中指点。

有一点张宇辰很明白,这南山别院诸多弟子之间有着严谨的等级划分,白袍弟子似乎是这些身着灰黑长袍弟子的领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舞光正是白袍弟子,其他弟子对他敬畏有加,这两日来从别人的言语中可以了解到。

思想间,一道白光闪过眼际,虚光化实后,另一位白袍弟子站立在张宇辰面前。

张宇辰,你还不是南山别院弟子,不可以和诸家弟子一起晨练,若你早日拜入师门便可以和诸位师兄一起参加早课了。

乍到的白袍弟子对张宇辰傲慢道。

此时还未等张宇辰作答,另一道白光呼啸而至,这道白光牵引一股滂沱的气息直接将之前说话的白袍弟子驱赶出十数米开外。

舞俊,谁说张宇辰不是南山别院弟子?白光化实之后的白袍弟子问道。

远处,方才嚣张傲慢的白袍弟子定睛观望后忽然转变了语气。

舞光师兄,我等没有收到掌教凌人收纳高徒的信函,还请您多多海涵。

你听好,张宇辰是恩师凌人引荐的弟子,道号舞天,从今往后便是这南山别院的一员,尔等晨练早课他不光有参加的权利,还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尔等管不着。

听懂了吗?舞光傲气凛人道。

舞光师兄,我等奉命巡山护院,没有掌教亲手信函或亲口训示,我等一概不会承认任何无稽之谈,请师兄自重。

那位白袍弟子舞俊也不客气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方才的说话都是无稽之谈了?舞光有些火气的问道。

这是您自己说的。

那白袍弟子舞俊也不甘示弱。

那白袍弟子话音未落,只见舞光右手忽现雷闪,眨眼之间便冲击到舞俊近前,左手将他托举到中空,右手雷光直击而上。

千钧一发,就听远处传来喊话。

赵舞光,住手。

远处的喊声刚住,一道白影已经飞快抵至舞光跟前并将他右手的雷闪大力压下。

舞光见势不好迅速撤出圈外放眼观瞧来人。

噢,原来是凌飞师叔,弟子多有冒犯还请恕罪。

舞光恭敬道。

就在舞光说话同时,之前被羞辱的白袍弟子舞俊突然祭出长剑,流光飞速击向舞光所在。

叫他人心惊肉跳的刹那,只见舞光不躲不闪,右手的雷光随手劈落。

啪·······

那偷袭的白袍弟子舞俊当即一声惨叫,身体飞快向后倾射倒去并重重摔在地上,挣扎几下便没有了动静。

自不量力。

舞光蔑视的说道。

赵舞光,你乃是掌教凌人的首席大弟子,修为几乎和恩师同等,早已远超其他弟子,如今你出此重手打伤同门,修真之人的道义何在?令师知道此事,你该如何解释?那凌飞长者训斥道。

凌飞师叔,弟子早已跟这位舞俊师弟交代过,张宇辰乃是恩师引荐的弟子,道号舞天,可他居然不信掌教行为,并且偷袭与我,您说是不是该打?舞光说道。

该不该打不是你说了算,他是贫道的弟子,要教训也不劳你出手,简直多此一举。

凌飞大声道。

赵舞光负责山门惩戒,别院弟子不尊门规,我自有出手教训的权利,就算是您在场我也可以出手。

舞光依旧不让道。

你口出狂言,不尊长幼之道,这算不算不守门规?我是不是可以依律问你的罪?凌飞灼灼相逼。

弟子对您足够客气,若您真想和弟子动手,请别忘了一件事,越级挑战,后果很严重,请师叔自重。

舞光说话有些挑衅。

你这狂妄之徒,看招。

凌飞没有思想直接动手。

此时,巨松之下忽然飞沙走石,光线也忽然黑暗,随即看到数十盏血红的灯笼席卷了一切,顿时天昏地暗,景致全无。

羽宗白袍舞光和师叔占宗凌飞欲开打之时,守山大神曦虎忽然来到,此时,张宇辰躲在一块巨石后渐渐看清了激战所在的情况。

此时,凌飞和舞光俱已倒地并飞速弹起同时半跪在地说话。

晚辈见过曦虎灵尊。

此时,张宇辰早已知道方才的一切都是那引领自己上山的巨兽曦虎所为,此时那数十盏灯笼缓缓聚拢一处,五彩斑斓的流光包裹中一个大大的兽头出现当场。

你们都长能耐了是吧?一个女子的声音问道。

弟子不敢。

凌飞和舞光一起回话。

李凌飞,赵舞光,回山门思过,立刻,马上。

女声大吼道。

弟子谨遵灵尊令示。

地点:南山别院正殿内堂。

你也是,为师只是让你好好保护宇辰,没叫你跟人家挑衅,这山上又不止为师一位师傅,你这不是给为师添麻烦吗?凌人责备舞光道。

弟子知错了。

但是您如果要收纳宇辰为弟子必须要告知其他宗派领首师长知道呀,这么一味藏着掖着也总不好吧?舞光解释道。

乾坤寞之大神泣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