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小说推荐乾坤寞之大神泣在线阅读

时间:2021-02-23 13:39:07    作者:沐西湖    来源:zsy

小说简介:张宇辰凌绝是作者沐西湖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一场噩梦改变了他的平凡,从此再无回头之路,他一路走...

有哪些小说推荐乾坤寞之大神泣在线阅读

《乾坤寞之大神泣》第7章

说罢,舞光遁形不见。

此时,凌人点点头,忽然他大袖一挥,一道白光随即显现在身前顷刻呈镜面状态,只见他没有片刻犹豫纵身跳入光晕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市郊的偏僻村落,人口不过百许,却也不乏生机,人们依旧忙活平日里的琐碎,无暇去理会这小村庄那闹市般的一角。

一处小庭院坐落在村南,此时大门外早已车水马龙喧闹非常似集市一般,各式各样的名车无序的停放,那个年月能享用到私家车的人寥寥无几,除了达官显贵外寻常百姓哪来这等的排场。

从车牌看去可知这些个车主有半数不是本市人,若非是慕名前来拜访高士寻求一知半解,还真想不出这穷乡僻壤还能有何景致吸引他们。

内堂中,早已抵达多时的凌人正跟另外一名老者攀谈交涉。

再看那位老者,和凌人一般身着白袍,黑白相间的发梢几缕赤红格外惹眼,脸上看去,丝毫不见岁月沧桑,眼角平整,目光有神,谈吐之间亦无老迈之气。

掌教师弟,你尽管放心,张宇辰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三日之内我定叫他投奔南山别院。

老者说道。

凌人先行谢过凌天师兄。

凌人起身恭敬说道。

舞师,张宇辰父子已在门外,请他们进来吧。

凌天跟一位年轻的弟子说罢,转身朝向凌人继续道,

掌教师弟请回避。

凌人点头随即退入内室。

那位叫舞师的弟子也浑身素白一尘不染,听到凌天吩咐,俊朗的脸上稍微有些迟疑,迅速答话。

师傅,外面有好多人在等候,这样不妥吧?

你告诉他们说张宇辰父子是我的远方亲戚,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凌天随便说道。

弟子谨尊师命。

舞师说罢,转身走向屋外。

大门一开,那些等候着个个喜出望外,纷纷上前问询赌运,无论多么富有,多么权贵在那时那刻都收敛无遗。

张宇辰父子何在?家师有请。

舞师大声喊道。

听到舞师的喊话,当时很多人都木然,现场显得混乱不堪,各种口音不解的问话雨点般回应。

小师傅,我们先来的,总有先来后到吧?

对呀,我们都等了好多天了。

这不对呀。

此时,舞师皱皱眉头,眼神中透出一丝狠辣,随即一股滂沱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拥挤的空间,吵杂声戛然而止,那些方才还雀跃的人们犹如烂醉般倒在一起。

忽然,充斥的气息被大力驱散,直叫四周的死物挪移了方位,舞师身后紧闭的大门也轰然打开。

这时,屋里的凌天感觉到了外界气息的爆发急忙出门观瞧,看到满地昏睡的人们他扭头质问道。

你这样一来还能分辨谁是张宇辰吗?

师·······师傅,是他。

舞师吞吞吐吐的指着直立当地的张宇辰说道。

这时,张宇辰没有理会凌天师徒的说话,因为父亲也昏厥在地了。

此时,凌天见到张宇辰焦急的模样急忙上前解释。

没事,你不要惊慌,随我前来。

说罢,他扭头朝向舞师吩咐道。

把孩子的父亲也扶进来。

几十岁的人了,做事还这么冲动。

舞师没有多余说话,扶起张宇辰的父亲进了侧室,从面部表情来看他有一肚子的怨气没处发泄,可眼下他也知道好歹,为人弟子敬师尊长乃是本分,除非有朝一日你不再需要师傅就另当别论了。

舞师情绪乃是后话,单说当前。

凌天将张张宇辰领入屋内,稍作劝慰之后,张宇辰的情绪逐渐缓和,感觉到他紧张的心绪缓解之后,凌天将气息包裹了他的所在开始仔细调查。

其实,凌天对舞师的训斥有两方面的理由,其一,身为长者,特别是修行者不应该擅自使用武力,这不仅会暴露自己,还会招致意想不到的祸端,其二,舞师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方才舞师向众人施加灵压却被一名十岁的孩童大力弹回,他这个做师傅的脸面挂不住,故而火气稍大。

在凌天将张宇辰内在仔细调查一番后顿时大骇,他发现张宇辰的体内有一股不寻常的滂沱气息,这股气息被莫名的封印在身体的某处,力道是方才舞师所放灵压的百倍有余,这年仅十岁的孩童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一切凌人事先也没说起过呀。

此时,在内室回避的凌人也已经悄然出现,见到师兄凌天满脸的愕然心里也开始思虑。

宇辰,你在这里稍作休息,我去去就来。

凌天嘱咐道。

这时,转醒的父亲也在舞师的带领下来到了此间,凌天看到他们微微一笑随即把舞师叫到一旁简单交代几句然后就步入了凌人所在的内室。

这么要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事先说明?凌天责怪道。

不是做师弟的不想说,而是师兄知道了对您也没有好处,人间界要找张宇辰的人不在少数,他此番前来师兄处想必也早就被人盯上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师兄莫怪。

凌人恭敬道。

青城祖师早就说过,你凌人师弟背景颇深,道行也霸道的可怕,若非青城有戒律,你这位王牌弟子也断然不敢如此的作为,罢了,既然此事对青城有利,我还担心什么呢?

凌天说罢转身退出了内室来到外间。

看到凌天出现,张宇辰的父亲急忙站起相迎,二人寒暄几句后,凌天直接切入了正题。

宇辰父亲,贫道也不瞒你了,张宇辰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他是受到了他人的暗示才变的如此的多虑和憔悴,想要让他转好其实也很简单,找一处安静清幽的所在修其心志,等他心境平复之后,一切自当不治而愈。

幽静所在?道长莫非要他隐居?父亲疑惑道。

《乾坤寞之大神泣》第8章

非也,眼下张宇辰正直学习的年龄,就算是身染疾患也不能耽误孩子,贫道有位老友在深山修行,他的所在距离您所在的村庄也不过几十里,我这位老友潜心修炼多年,也颇有些名气,不如贫道引荐您认识一下,宇辰的內疾也可化解。

凌天提议道。

道长的这位老友不知身在何处?父亲急切问询。

南山别院。

南山别院?那个地方只是传说呀。

父亲疑问道。

凡事都有缘分,有缘自然不是传说。

去吧,去吧。

告别了凌天师徒,次日,张宇辰父子便老早动身前往南山。

南山地处黄土高原北麓,乃是巍巍太行断续的分支,海拔两千米左右,绵延百里。

在这个时节,山清水秀,万物生机盎然,而南山别院正是坐落在这苍松翠柏环抱之中。

南山别院的传说由来已久,据说它早年是汉朝光武帝下榻的行宫,那个年代,此处佛道文化鼎盛,光武帝刘秀本人更是对道门的不死长生之术痴迷如醉,于是便大兴土木修建行宫,之后诚邀四方名望颇高的术士前来共同参悟长生不死之法,南山行宫遂渐渐被道门中人占据,再后来,无数的地方权贵富绅为求长生,不择手段巧取豪夺,更甚至于勾结外邦围困南山达半年之久,抗日期间,南山被好事者出卖,日军恼怒之下竟然炮轰了半个小时,满山的草木尽死,唯独南山别院再也不见了踪影,从此人间蒸发了。

张宇辰父子此刻行进在山路上,各自思虑其事,根本无暇去留恋一路的美景。

两个小时过去了,二人已经达到南山之巅,放眼望去,根本就没有见到只墙片瓦,张宇辰的父亲恼怒不已,自言自语道:我真是糊涂,竟然相信这无稽之谈。

说罢,转身朝向张宇辰大声喊道,回去吧,别找了。

此时,张宇辰并未理会父亲的喊话,他的目光直视幽暗的树林深处,此时,阴暗的林行间,虚空忽然乍现一个足球般大小的漆黑漩涡,一点点,一点点,眨眼之间便已经膨胀到直径十米大小,林间的光线尽数被吞噬不见,那虚空黑洞也越发的深邃诡异。

爸爸,你看。

张宇辰指着漆黑的漩涡大喊。

此时,张的父亲抬头看看天,缕缕日光穿透了参天树木茂密的枝叶射入林中,树行间的水气渐浓,不一会儿,头顶的中空便形成一张大大的光幕,五颜六色绚丽非常。

爸爸,你看呀。

听到张宇辰的喊叫,无奈的父亲此时终于把头转了过来,那一刻,他整个人忽然浑身一震,随即大声朝张宇辰喊道。

快跑······

此时,那处漆黑漩涡的所在忽然露出两个红色的亮斑,其状有灯笼般大小,在黑暗之中亮斑忽明忽暗,上下晃动,显得诡异非常,如同虚魂一般。

突然,两个灯笼般的亮斑摇身一变化做数十个数量,随即呼啸着冲袭而来。

快躲开。

父亲再度大声的喊叫。

听到父亲喊话,张宇辰掉头就跑。

爱子心切的父亲这时已经冲到了张宇辰近旁并将他抱起大步跑开。

谁知,刚跑几步,两人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此时,那数十个灯笼般的亮斑带动呼呼的风声盘旋在他们附近,灯笼到处光线立刻被吞噬,不多时四下里便漆黑一片。

感受到父亲心跳的加速,张宇辰也不安的看着周围的黑暗。

父亲一条手臂抱着他,另一条手臂正胡乱的抓向四周,欲找个依托以便摆脱困境。

可他的努力到头来都是徒劳,四周除了漆黑再没有任何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悬浮在中空毫无依靠的二人渐渐放弃了无谓的挣扎,此时的父亲也将张雨辰抱的更紧了。

这时,呼啸飞旋的光斑卷起二人忽然向黑暗深处退去,眨眼之间,周围骤然通亮,立时盲了二人的眼睛。

脚下,米数面积大小的方砖不计其数的向四周铺开,一处空旷的广场进入视野。

四周望去,殿宇楼阁遍布,假山、雅池、花草、走廊、亭台等等在所多有。

中空天际,此时云雾缭绕,强烈的日光被尽数散射,顿时呈现斑斓缤纷的色彩,如同祥云一般壮丽。

奇景之下,一座大殿脊梁上的琉璃瓦将漫天光晕映射开来,顿时金碧辉煌,如传说天宫一般华丽。

张宇辰父子二人惊叹于这人间仙境的美景,当即忘乎所以,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这是什么地方?父亲自言自语道。

这大概就是南山别院了。

张宇辰用平和的口吻说道。

此时远处传来爽朗的笑声,随即听到说话。

青城人道南山别院掌教凌人恭迎二位,接待不周请多海涵。

顺着声音望去,六位身着锦袍年岁层次不齐的男子正快步走来。

凌人爷爷?张宇辰失声自语道。

此时,父亲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张宇辰问道:你跟他认识?

说话间,方才问询的数人已经走到近前,此时就听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再度说话。

宇辰父亲,请到内室,凌人自当把一切原委尽数禀明。

地点:南山别院羽宗中枢大殿内。

此时张宇辰的父亲不时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道长您早该告诉我的。

既然您已经明了事情的原委,那贫道有一事请您千万答应。

凌人说罢忽然站起身躬身要求。

道长何必客气,直说便是。

贫道自有办法为宇辰解除身体疾患,但是,本门术法皆不外传,张宇辰必须拜入贫道门下潜心修习,请您斟酌。

孩子学习怎么办?父亲疑虑道。

贫道只是要求宇辰在课余时间上山,这与他的学业并无冲突。

南山别院环境优雅,对他的学习肯定有所帮助。

乾坤寞之大神泣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