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廷林籽雨完整未删减版-我能看穿一切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3:24:06    作者:番茄牛腩    来源:zsy

小说简介:《我能看穿一切》是番茄牛腩创作的一部都市文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杨子廷林籽雨人设很吸引人,我能看穿一切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一个开摩的为生的普通人,却有无数形形色色的女人环绕其身。钱是什...

杨子廷林籽雨完整未删减版-我能看穿一切完本免费阅读

《我能看穿一切》第7章 装个逼闪瞎你的狗眼

凌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问道:现在从这里去市中心要多长时间?

打车去最起码要半个小时,而且这是郊区,能不能打上车还是另说。

杨子廷回答道。

凌月脸色煞白,突然想到了什么,扯着杨子廷的衣袖问道:你能用摩托车带我去市中心吗?我会付给你酬劳的。

提起摩托车,杨子廷心里有些苦涩,黯然道:被人砸了,已经坏掉了。

现在那堆破铜烂铁还在小巷里躺着呢。

什么?凌月瞪大眼睛,那就算了。

她踩着高跟鞋噔噔地往楼下跑,杨子廷跟上她看看是不是能帮上点忙。

这里除了少量的出租车偶尔也会有大巴车经过,不过大巴车来得随意,他也不知道时间。

他目光随便一瞟,突然心里有了成算,给凌月指了一个方向,你先去那边的公交站台等着,我想想办法。

凌月无法,噔噔噔地又跑到了公交站台,心里默默祈祷车赶紧来,再迟就来不及了。

而杨子廷向着包子铺的方向快步走去,远远地就听到了熟悉的嚣张跋扈的声音,老孙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交保护费,你这店是不是不想要了?

龙哥推着一辆崭新的摩托机车,嘴里叼着根烟,呼出一口白雾,慢腾腾地威胁道。

他嘴角的伤疤已经结了痂,整个人看上去比昨天还要阴沉。

老孙头苦着脸,求饶道:龙哥……您在宽限我几天,等我把房租收了就把钱给您。

即使他年龄比龙哥要大上许多,也要恭恭敬敬地的唤上一句龙哥。

龙哥冷笑了一声,假惺惺地说:老孙头,我倒是也想给你点宽限,可是你看看这条街这么多人,要是人人都来让我宽限,我可还怎么混?

两天,就两天,房客马上就要交租了,龙哥,您可怜可怜我,我肯定会给您补上的。

老孙头哀求道。

他也是个可怜人,虽然有几间空房租了出去,但是唯一的孙女还在上大学,有着高昂的支出,他身体也不太好,孤身一人撑着一间包子店。

龙哥抽了口烟没有说话,他身边的狗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一棍子打在了桌子上,砰得一声极响:你这老头磨磨唧唧的,我老大说得话你听不懂?老大可怜你,谁来可怜我们……

龙哥叹了一口气:你看不是我不愿意,你要吃饭,我这些兄弟也要吃饭……他脸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规矩不能破,那就给我砸!

老孙头一脸绝望。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住手!

一只手抓住了棒球棍,看上去轻飘飘的,但是小弟使劲拽了半天也没拽动分毫,骂骂咧咧道:谁?谁敢坏我们龙哥的好事?

龙哥也想骂上两句,看到来人时,嘴里的烟都掉了下来。

杨子廷挑眉微笑:龙哥,好久不见。

他的手一松开,受到力的作用,小弟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妈的。

他骂了一声,挥起棒球棍劈头盖脸地朝杨子廷砸了过去。

这一棍充满了气势,还没到杨子廷身上,他便觉得后领一紧被人扯了回去,然后两个大耳刮子扇到了他的脸上。

老大?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老大,不敢相信竟然是龙哥打了他。

龙哥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他,突然低吼了一声:你谁啊叫我老大?你们有人认识他?

其他小弟们不知道老大的用意,但是老大说不认识那就是不认识,慌忙摇头,都说:不认识,不知道哪混进来的。

都不认识是吧,那就是不知道哪来的冒充我手下的,你们还不打?

龙哥一声令下,那个小混混还懵着就被按到了地上暴打一顿。

龙哥搓搓手看着杨子廷,讪笑道:杨哥,您看这也不知道哪来的人敢冲撞您,我都处理好了。

杨子廷满意地点点头,故意问道:龙哥,您这是做什么呢?

他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在干嘛,这个场景他隔三差五就能看到。

别,您千万别用敬称,叫我小疤就行。

龙哥哪里敢说出自己今天的目的,看到刚出锅的包子,灵机一动,听说老孙头家的包子最好吃,我一大早就过来买准备孝敬您。

老孙头看着他讨好杨子廷的样子都傻了,这是那个为非作歹的龙哥吗?这是平日里默默无闻的杨子廷吗?

杨子廷摇头,故意叹息一声:我可不爱吃白食,还是算了吧。

他意有所指的往老孙头哪里瞟了瞟,龙哥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强硬地按到了老孙头手里,喊道:机灵点,给我杨哥来两个包子,要刚蒸好的。

老孙头拿着钱有点手足无措,呆呆地看着杨子廷和龙哥,龙哥看他这傻样,心里一急。

别磨叽了,把我杨哥饿着可怎么办,不用找了,赶紧给我把包子拿过来。

他嘴上说的豪爽,其实心里都在滴血,他哪里花钱买过东西?

老孙头这才回过神来,拿了两个包子装好递给龙哥,龙哥粗暴地一把抢过来,又眼巴巴地递给杨子廷。

杨子廷接过包子,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对待老人要尊敬一些。

龙哥赔笑:是,您说得对。

杨子廷没再理他,从兜里拿出早上特意带的三千块钱,递给老孙头:孙伯,我预交后两个月的房租,钱你就先拿着。

杨子廷是老孙头的房客?龙哥后悔今天出来收保护费了。

老孙头感激地冲杨子廷笑笑,然后将刚到手的钱递给龙哥:龙哥,这是这个月的保护费……

龙哥并不像往日一样理直气壮地拿过钱,而是像见了鬼一样连忙后退,嘴里义正言辞说道:什么保护费?孙伯你年纪也上去了,家里还有个正在上学的孙女,这钱我哪里能要,你还是留着给自己买东西吧。

他走到自己的机车旁,道别道:杨哥,孙伯,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等等!

《我能看穿一切》第8章 一刀富,一刀穷

是杨子廷叫住了他,龙哥后背冒出了冷汗,这小子不是还要在打他一顿吧,他笑着转过头:杨哥,您有事就说。

杨子廷指了指他旁边的摩托车,说:你车借我一下,我去趟市中心,晚上回来还你。

对了,你住哪?我晚上直接把车还到你家。

不用了,这车本来就是给您新买的,您就不用还了,他将钥匙双手递给杨子廷,上次不小心弄坏了您的机车,我心里一直都过意不去。

他的心里都在滴血,这车是他刚弄来的宝贝,花了大价钱的,但是比起杨子廷知道他家住在哪,还是把宝贝割舍出去吧。

杨子廷皱眉问道:真的?

那当然,千真万确。

那行吧。

杨子廷接过钥匙,点了点头,龙哥得了赦令,带着小弟赶紧跑了,身后像是有狼在追一样。

孙伯看着杨子廷欲言又止,有一肚子话想说,却又不敢说出来。

杨子廷看着他胆怯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孙伯,你别担心,我还是那个租你房子的小廷。

你放心,他以后不会再来收你的保护费了。

老孙头哎了一声,虽然不知道小廷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可真是帮了自己大忙了。

杨子廷跨上机车,巨大的轰鸣声卷起一地灰尘,他留下一句话:你别想的太多,我还有事先走了。

另一边,凌月焦急地站在公交站台,不住地看着表,在这个鬼地方等到一辆出租车或者大巴实在是太难了。

——嗡!

摩托车的轰鸣声远远便传来,凌月心里升起微薄的希望看了过去,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着坐到了车上。

手法非常熟练而且凌月非常熟悉,果然是那个大混蛋。

抱紧我!这次不等杨子廷说出什么话,凌月娇嫩的小手就在他的腰间狠狠掐了一把,这家伙肯定是故意占她便宜的,这辆摩托明明很大,她为什么还要坐在这个尴尬的地方。

杨子廷车速越来越快,让坐在上面的凌月胆战心惊,胳膊和腿都紧紧地怀着杨子廷,不过虽然看起来惊险,但是杨子廷的技术明显很不错,有惊无险地穿过每一个岔口,毕竟他以前也是做摩的的,要是没有速度和安全,哪里能揽到客人。

去哪?杨子廷言简意赅问道,心神全部都放在路况之上。

市中心临海酒店,赌石大会的哪里。

得嘞,抱紧了!说着,他的速度又提高了几分。

五年一次的赌石大会热闹非凡,原石厂商和珠宝厂商集聚一堂,下到原石小贩,上到名门贵胄,各种身份的人在这里汇聚,鱼龙混杂。

在这里,哪里都与原石有关。

摩托机车在临海酒店门口发出嗤的一声停了下来,凌月潇洒地跳下摩托,与杨子廷打个招呼,就快速地往酒店里走去。

我先去换衣服,你随意逛逛。

杨子廷将车停好,开始琢磨赌石大会的事,那里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丰富的表情,或是高兴的满脸通红,或是失望得垂头丧气。

都给老子让开,别挡着老子发财!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人群后响了起来,众人自觉地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胖子将石头放到切石机旁,语气谦逊了许多,说:师傅,麻烦您帮我开一下这块。

听到有人在开石,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杨子廷看这里热闹,也跟着凑了上去,嘴里嘟囔道:这是在干嘛?怎么这么多人看?

一个中年男子好心地为他解惑道:这是在赌石,就是赌这石头里能不能开出东西来,什么翡翠,玉,玛瑙,这里面都可能开的出来。

即使杨子廷穿的一看就是地摊货,中年男子眼里也没有一丝的鄙夷。

杨子廷有些惊讶:这么厉害?

中年男子被他逗笑了,但凡是论上赌的,都是沾了风险的,有运气好的外行人随便买一块就能吃一辈子,也有钻研一辈子的怎么也开不出好玉,小伙子,要是没下定决心,这行你还是离得远上一些好。

杨子廷点点头,真心实意地向他道谢,他可以听出来这位大叔是真的为了他好,可是这行他还真想闯一闯。

这赌石,听起来也就和刮刮乐差不多吗,他能看到刮刮乐里的奖金,这石头里的玉八成也能看到。

切了!他正在琢磨,就听到周围人兴奋地喊叫起来。

他望过去,那原石被切开一角,三抹绿色在上面呈现。

有人已经出价道:十五万!

胖子冷哼了一声,不屑地撇了撇嘴,道:我三万买来的,光看这已经切出来的成色,你还想十五万买走?你看我像是傻子吗?

他对师傅说:师傅,继续切。

龟龟,这钱也太好赚了吧,就这么一刀就翻了五番。

杨子廷感叹出声。

大叔笑道:这就是赌石,无数人前仆后继的赌石,不过这买的人也不厚道,一块半赌开到十五万,开的也太低了。

半赌?您能给我讲一下吗?

原石分三类,一为赌货,就是说石头上一点翡翠痕迹都没,价格最低;二为半赌,就是已经露出一点翡翠的,价格中等,上面那块就是半赌;三为明赌,意为已经有大片的翡翠痕迹,价格自然也是最高。

大叔没有一点不耐烦,耐心地给他解释道。

谢谢您。

杨子廷礼貌道谢。

心里暗自琢磨,他要是想获利最高,就应该买赌货,别人可能是睁眼瞎一头雾水,可他是有透视眼的人,风险对他来说几乎没有。

胖子洪亮的声音像魔音一样灌进他的耳朵里,胖子急得满脸通红,喊道:涨!涨!

切割机一点点切过原石,除了最开始的那三道,再也不能看出一点翡翠的痕迹,石头被切成了三瓣,胖子不死心地说:师傅,您继续切!

师傅叹了一口气,他见得多了,这最后一块应该开不出来,就算是走了好运能开出来,也根本小的卖不出价钱。

我能看穿一切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