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如清风toki写的最新小说-星河坠入怀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3 16:15:13    作者:穆如清风toki    来源:zzy

小说简介:唐夜陆怀渊是作者穆如清风toki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唐夜本以为自己会做一辈子的混世魔王,哪怕亲...

穆如清风toki写的最新小说-星河坠入怀在线免费阅读

《星河坠入怀》第3章 把你丢去喂蛇

场中凝滞的空气,突然被男人低沉而含威不露的嗓音打破:出什么事了?

保镖和负责人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来,陆、陆总……

唐夜在会场后面的花园里找了半天,才在草丛中找到那位爱耍脾气的大小姐。

她旁边还有个小女孩,半蹲在陆忱星的脚边,正被她咄咄逼人地骂着:这么点事情半天弄不好,你给我走开!离我远点!

女孩吓了一跳,哇地一声哭出来,跑走了。

陆忱星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抿了下唇,低头开始处理缠在自己蕾丝鞋上的野草。

可是无论她怎么弄都没办法弄断,反而越绕越乱。

被杂草缠住,动弹不得,陆忱星心里愈发焦急,再这样下去……

唐夜叹了口气,走过去,放手,我来。

陆忱星听到她的声音,身体一僵,小脸更冷了,不用,你走!

唐夜没搭理她,往草丛里扔了块石头,在她身边蹲下身子,视线刚好和陆忱星一般高。

四目相对,女孩倔强地瞪着她,几次吞吐,才僵硬道:草里有蛇,你不想活了?

唐夜垂眸,一根根梳理着女孩脚下的杂草,我知道。

她看见了,所以蹲下身子之前扔了块石头过去,短时间内它应该不会回来。而且一般的草蛇也没什么毒性,咬不死人的。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刚才那孩子离开的?唐夜问。

陆忱星脸上闪过一丝被戳穿的尴尬,凶巴巴地回道:怎么可能,我是嫌她笨!

小屁孩这么喜欢虚张声势。唐夜笑了下,心倒是善良。

胡说什么!少自以为是了!

女人面无表情,你再跟我呛,我就把你丢到那边去喂蛇。

……

陆忱星咬牙切齿地蔫了。

这女人,刚才在会场里赢她赢得一点面子都不讲,让她出尽了洋相,现在又开始威胁她了!

她为什么不像其他人一样让着她?!

陆忱星越想越委屈,可是又怕她真的说到做到,把自己丢去喂蛇——这女人好像没有什么做不出来。

最后一根稻草被扯断,陆忱星的脚立马轻松了很多。

正踟蹰着是不是说句谢谢,便听那个女人没有抬头,淡淡道:投机取巧不是制胜的法宝,别把自己的聪明用在歪道上,以后下棋输了就是输了,作弊很难看。你的爸爸妈妈肯定也不喜欢这样的孩子。

唐夜原本以为大小姐根本不会理她,谁料陆忱星收回了脚后,麻木地说了句:他们本来也不喜欢我。

唐夜怔了下。

以她对陆怀渊的了解,他一定会是个负责任的父亲。

而庄清时那个人,温柔又贤惠,见到孩子就母爱泛滥,更别说对自己的女儿了。

不过……他们两个的女儿,怎么会是这种性子?

陆忱星,我才一会儿没让人看着你,你要翻天了是不是?身后传来一声冷冽的呵斥,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时哆嗦了一下。

陆忱星是真的哆嗦,而唐夜,则是心脏猛地蜷缩了起来。

——这道嗓音,她就算死了被人烧成灰烬也不会忘记。

陆怀渊。

《星河坠入怀》第4章 跟当年一个德行

有一瞬间,唐夜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回头,还是应该就这样背对着他,大步离开。

陆忱星老大不情愿地蹭到了爸爸身边,低着小脑袋准备挨训,可很久都没听到他继续开口。

她偷偷抬头,却发现爸爸正盯着不远处那个阿姨出神。

那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无法描述,只让她觉得内心一阵酸痛。

唐夜深吸一口气,摆好一脸微笑转过头来,好久不……

陆忱星!陆怀渊冷冷开口,正巧截断了她的声音,甚至看也没看唐夜的方向,一双黑眸只盯着身边的女孩,厉色道,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不是非要我再关你两个月你才记得住?

一句话不仅震到了陆忱星,也让唐夜瞳孔剧烈一缩。

五年了,她终于又有机会这样近地站在他面前看他。

男人穿着名贵的西装,从头到脚都显得矜贵非凡,修眉凤目,鼻梁高挺,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比五年前更多了成熟与稳重。

不过他说——陌生人。

她是陌生人。

陆忱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禁不住父亲的怒火,眼眶瞬间就红了。

陆怀渊面无表情地转身,冷漠道:喜欢乱跑你就自己留在这里,司机不会过来接你。

陆忱星吓得眼泪汪汪,赶紧跟上了爸爸。

徒留唐夜一个人站在原地,从始至终她就像空气一样,存在感还不如旁边的绿化带。

半晌,她抬手摸了摸鼻子,无所谓地轻笑出声。

什么人呐,还是这么狼心狗肺,救了他女儿连句谢都没有,跟当年一个德行。

她曾绞尽脑汁地想过五年后该用什么样的开场白和他打招呼,想得心都疼了。他倒是简单得多,半点后路不给她留,直接对她视而不见。

这样,倒也省了她许多麻烦。

唐夜抬头望天,顺手抹了下脸上的水滴,小声嘀咕:榕城的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讲不讲道理。

可天上晴空万里,地面干涸如初,其实没有半点下雨的迹象。

只有她的眼眶,红得像兔子。

……

跟着员工一起收拾完会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唐夜一出门就接到了电话。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那是一串数字,甚至没有存姓名,却仍旧让她的心无端端地猛烈跳动了一下。

您好。那边传来的不是想象中低沉磁厚的男声,而是个儒雅清和的女声,请问您认识这个手机的主人吗?

唐夜皱了下眉,认识……吧?

她跟陆怀渊再怎么说也做过半年夫妻,认识那肯定是认识的,不过,也就止于认识了。

我是夜色的服务生,手机的主人在吧台喝多了,眼下我们只有您的联系方式,您看您方不方便过来接他一趟?

只有我的联系方式?唐夜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服务生坦然道:通讯录上锁了,您的号码在屏幕上,可能客人原本是想打电话给您的。

唐夜一怔。

光线昏暗的酒吧里,服务生望着趴在吧台上紧闭着双眼、眉心紧蹙,却依然英俊无比的男人,眼前浮现出他醉倒之前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反反复复地敲打着这串号码的样子。

那时,他醉眼迷离地看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按下拨通键。

电话那头很久没有声音,服务生叹息道:打扰您了,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却忽然传来女人嗓音有些轻渺的嗓音,地址发给我,我过去。

星河坠入怀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