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当嫁by苏二喵最新更新

时间:2021-01-13 14:45:10    作者:苏二喵    来源:zzy

小说简介:小说《灵婚当嫁》主要角色是薛婉婉白夜,苏二喵近年写了不少佳作,《灵婚当嫁》是里面较受欢迎的一部小说,用一个又一个的剧情章节让薛婉婉白夜的人设变得灵动又饱满,《灵婚当嫁》最近梦里老来一个男鬼,无休止的折磨我...

灵婚当嫁by苏二喵最新更新

《灵婚当嫁》第3章 离奇死亡

我万念俱灰,放弃了抵抗,不再作声无谓的挣扎。双眼瞪圆,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那中年男子一边亲吻着我的脖子,一边摸索着去碰我。这时全封闭的房间里突然吹过一阵阴风,寒意森森,让人不由得后颈发凉。

男子动作一僵,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不禁面露狐疑之色。

房间里面的温度仿佛在一瞬间下降到了零点,床边的粉红色纱幔无风自动,气氛有些诡异。

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紧张的盯着那中年男子。

他突然两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嘴巴长得很大,舌头伸得老长,一双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窝里面掉出来,脸色白得吓人。

啊!我吓得惊叫出声,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着我的手铐。

有血缓缓的从男子的嘴角渗出,他的瞳孔一点一点的放大,最后涣散,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好好的一个人就在我的眼前离奇死亡,恐惧无以名状。

我的女人也敢碰,死有余辜!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我听出正是夜里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鬼。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人?我连大气都不敢踹,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围,生怕那只男鬼会突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怎么?我帮你杀了他,你不高兴?男鬼虽然没有现身,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应该就在我的旁边。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我的眼前!怎么可能高兴?再这样下去我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我不需要你帮我杀人,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鼓足了勇气对他吼道。自从被他缠上以后,我的身边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不需要?对方的语气冷厉了几分,明显不快,难道你情愿被他霸占了身子也不想我救你?

我愣了一下,陷入了沉默。其实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我确实萌生过一丝邪念,我希望他能出现替我化解危机,但是我没有想过要杀人。

哼。男鬼嗤笑一声,不管你愿不愿意,这都由不得你!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想也不想就否定,你说我是你的人,有什么证据?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男鬼幽幽开口,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的人,不信的话,看看你的后背是不是有一个彼岸花的胎记。

他说的没错,我的后背心确实有一个巴掌大的印记,可是我爷爷说这是我小时候贪玩被烫伤的,并不是什么胎记。因为在背后,我也没怎么在意。

你早就看过我的身子,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伤疤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还是不相信他的鬼话。

信不信由你!男鬼懒得跟我辩驳,沉声道,你只要记住,我叫白夜,是你的夫君就可以了!

说完,我感觉到手腕一冷,手铐应声打开。男鬼的气息顿时消失了。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趁着还没人发现,赶紧将床单撕成条状,捆在一起,从窗口逃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我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身上只有十几块的零钱。这一带非常的偏僻冷清,大马路上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我怕那些人发现我逃跑了会来追我,咬紧牙关,疯一般往城区跑。

此时我就穿着一件卡通睡衣,外面披着一个外套,脚上还套着毛绒拖鞋,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被人看见肯定会以为我是哪个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患者。

跑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并没有人来追我,我终于松了口气,站在路边的站牌下休息一会儿。

边上有一个路灯,幽幽发着白光,大概是坏了,忽明忽暗。我一回头,发现灯柱后面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

那小姑娘小脸圆嘟嘟的,头上扎着两小辫子,穿着紫色的公主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我,非常的讨人喜欢。

我看她孤身一个人,担心她是迷路了,于是走过去问: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姑娘不说话,只是对我轻轻摇摇头。

我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要不要我带你去找警察叔叔,帮你找爸爸妈妈?

说到爸爸妈妈,小姑娘乌黑的眼睛动了动,似乎有些反应,不过她还是直勾勾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看来这小姑娘戒心还挺重,不跟我这个陌生人说话。

为了获取她的信任,我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她好像对我也不是很排斥,还默许我牵了她的手。不过她的手好凉啊,大概是大晚上在外面呆太久了。

我的运气还算好,没过多久,我就在路上拦下了一辆私家车。

车主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开着一辆黑色的宝马,看样子应该是个富二代。

您好您好,先生,我错过了末班公交车,看您也是回城区,能不能顺带捎我们一段?我态度十分恳切道。毕竟这么长时间才见到这么一辆车,要是错过了很可能整晚上都没有其他车子从这里经过。

那富二代先是有些不耐烦,不过盯着我看了两眼,目光落在我胸前,嘿嘿的笑了笑道:好说好说,为美女效劳乐意之至,上来吧。

虽然对方的眼神让我感觉有些不自在,不过没办法,总比被那些人追上落在他们手里强。

我忙不迭的道谢,牵着那个小姑娘一起上了车。一进车门,我就闻到了一股酒精味,看样子,这富二代是酒驾。我犹豫了一下,想要下车,心想着不管怎么样还是生命安全最重要,万一出个什么意外我找谁哭去。可是那小姑娘却拉了我一下,意思是不让我走。

我想想也是,人家一个小姑娘,在这偏僻的地方迷了路,心里肯定很害怕,迫不及待的想回去,于是就忍住了。

我姓梁,梁少伟,大家都叫我梁少,美女怎么称呼?那富二代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礼貌的回话:我姓薛,您随便怎么称呼。

薛小姐,大晚上的兴致这么好?在外面散步呢?梁少伟痞痞的笑了笑,回过头看我一眼,就像看着红灯区的失足少女一样。

我一个姑娘大晚上的出现在这种地方,确实会让人有不好的瞎想,可是下午遭遇的那一切我又不能跟别人说,反正误会就误会了,萍水相逢一场,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这边晚上空气挺好的,我经常来这里散步。我面不改色的随口胡诌。

梁少伟也不知道信不信,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过脸重新发动车子。

说实话我就是一个穷逼,迄今为止坐的最贵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像这种豪车还是第一次坐,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他猛地一踩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吓了我一大跳。再看码表,最低一百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带限速是八十。好在附近也没有测速探头,不然酒驾加超速,足够他去警局喝一壶的。

薛小姐,别紧张嘛。梁少伟边开车边跟我聊天,我局子里面有人,撞死个人都能摆平,超速什么的小意思啦。

我尴尬的笑了笑,只当他是酒喝多了说胡话。

这时我旁边的小女孩脸色突然阴了下来,半低着头,浑身微微有些发抖。

那个梁先生,能不能麻烦您稍微开慢一点?我怕小女孩晕车不舒服,忙客气的对梁少伟道,这里还坐着一个小孩子,你开太快了恐怕她受不了。

梁少伟哈哈哈笑了起来:薛小姐,你真会开玩笑,这里不就是你跟我两个人么?哪来的小女孩?哦——我懂了,是你的心里还住着一个小公举吧?

他这句玩笑话我听了却半点笑不出来,透过前面的后视镜,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旁边,确实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小女孩?

我脖子僵硬,后颈发凉,缓缓的回过头。只见旁边的小女孩脸色青紫,浑身是血,脸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了一般,呈现一种扭曲的形态。她的一颗眼珠子垂在眼窝下方,手和脚也不同程度的断裂,看上去就像一个破烂的布娃娃。

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以后,那小女孩脖子僵硬,转过来,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啊——我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原来刚才一直被我牵着的小女孩竟然只鬼!

怎么了薛小姐?梁少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猛一踩油门停了下来,还好我提前系了安全带,没有扑出去。

鬼!鬼!有鬼!……我惊恐万状,下意识的往后退,手胡乱的摸索着,想要打开车门逃出去。

鬼?什么鬼?薛小姐你别开这种玩笑。梁少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毕竟在这荒凉的地段,只有两个人大活人,我突然这么一惊一乍,他心里多少有些发毛。

那小女孩回头冲我咧嘴一笑,阴森恐怖,我声音发颤,拿腿蹬她:别过来!别过来!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别害我……

而那小女孩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她像一只节肢动物一样,沿着座椅缓缓的向梁少伟爬去。

《灵婚当嫁》第4章 鬼母女

怎么突然这么冷?梁少伟并没有发现趴在他肩膀上的小女孩,只是打了一个激灵,将空调调高了两度。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不悦道,薛小姐,我是看你一个人站在路边挺可怜才捎你一程,你再装神弄鬼可别管我翻脸。

我惊恐的睁大双眼,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

因为就在梁少伟转过头的那一刻,他的脸几乎和小女孩的脸贴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从小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

梁少伟见我不说话,抽出了一根烟点燃,然后继续发动车子。

我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看来这只小鬼并不是要缠着我,也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只要我不去招惹她应该没什么事。

就这样,忐忑不安的过了半个小时。

卧槽,怎么又到了这里?前面开车的梁少伟突然骂了一句粗口,我往外面一看,还真是,怎么跑了一圈又回到了刚才我们上车的地方?

应该是刚才那个路口走错了方向吧。我安慰他道。其实我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应该是他肩膀上的小女孩在搞鬼。

梁少伟显得有些烦躁不安,他又点了一根烟,猛地抽了一口:今天真塔玛见鬼了!这条路老子开了不下百回,一共就一个岔路口,怎么会走错?

他嘴里嘀咕着,再次发动车子。

半个小时以后,车子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好像我们一直在围着一个圈圈打转一样。

靠!这也太邪门了!梁少伟气得砸方向盘。

我小声提醒他道:要不咱们打电话找找人吧,或许能把我们带出去。

梁少伟接受了我的建议,忙把手机掏出来,可是解锁一看,顿时傻眼了:靠!居然没有信号!说着直接把手机从车窗砸了出去。

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记得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说过鬼打墙,好像就是像现在这样被困在一个地方,无止境的循环,永远都出不去,直到你精疲力竭而死。

看来,我们是遇到鬼打墙了。

那小女孩回过头来冲着我咧嘴一笑,发出桀桀桀桀的恐怖笑声,我咽了咽口水,问梁少伟:那个,梁先生,冒昧问你一件事。

梁少伟趴在方向盘上,没有说话,我就当他默许了,直接道:你之前有没有的罪过过什么人?或者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

都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个小女孩都死了还这样缠着梁少伟不放,我想应该不会是毫无理由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梁少伟眼神变得有些可怕。

我……我没什么意思,只是随便问问。我顿时心虚起来。毕竟在这僻静的马路上,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要是他一个大男人要把我怎么样,我还真拿他没办法。

咦,那里好像有一个人……我看到车子前面不远处好像有一个人影,忙对梁少伟道,我们过去看看吧,或许能找到人帮忙。

梁少伟现在一门心思就想着离开这鬼地方,也没继续跟我纠缠刚才的问题。他将车子开过去,可是马路上空荡荡的哪有人影。

走了么?应该不会这么快啊。这里是笔直的一条路,就算走也应该可以看到。

梁少伟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应该刚才那个人影他也是亲眼看到了的,这凭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妈的,老子就不信离不开这鬼地方!他猛地一踩油门,笔直冲了出去。车子前面突然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他来不及刹车一下子撞了上去。

白衣服的女人浑身是血的趴在挡风玻璃上面,整张脸都被撞扁了。

天啊!怎么回事?撞人了?我吓得心扑通扑通的跳,刚才那一瞬我根本没看清白色的身影是怎么从路边窜出来的。如果是白衣服的话在晚上应该是很好辨认的,怎么会没发现呢?

梁少伟也吓得呆住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发抖。

就在这时,那个趴在挡风玻璃上面的女人缓缓的抬起头来,眼睛和嘴角全都是血,笑得诡异森森。

啊啊啊啊啊——鬼啊!梁少伟的脸顿时苍白如纸,哆哆嗦嗦的发动车子,嘴里不断的念叨,别,别缠着我,别缠着我……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们别缠着我……

而趴在梁少伟肩膀上的小女孩突然张了张嘴,我从她的唇形读出了两个字——妈妈。

别缠着我,别缠着我!我不是故意的!别再缠着我了!梁少伟闭着眼睛,不敢去看玻璃上的白衣女人,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梁先生,慢点开!小心!我忙提醒他,这一段路有一处是大转弯,照这个速度下去我们肯定会撞到护栏上面去的。

然而梁少伟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拼命的踩着油门。

我看到那个小女孩一脸得逞的笑意,突然明白了,她们就是要逼死梁少伟。我猛地想起来,前两天和范小柒在咖啡厅喝咖啡的时候,桌子上遗留了一张前一位客人不要的报纸,上面有一个新闻是某某某路段,几时几分一对母女被碾压致死,肇事者逃逸,目前还在追查当中。

那路段正是我们遇到鬼打墙的那一段。

那眼前这对母女应该就是当日被撞死的那两人,她们之所以要置梁少伟于死地,恐怕那个逃逸的肇事者就是他了。

原来刚才他说的那句我句子里面有人,就算装死人都没事不是在开玩笑!

停车!快停车!快停下来!我不管梁少伟是不是死有余辜,可是我还年轻,没活够,不能给他陪葬。

那小女孩狠狠的等了我一眼,像是在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可是为了活命我也顾不了太多了,我咬紧牙关冲后面揪住梁少伟的头发,大声道,快停下来!不然我们谁都活不了!

嗞——随着一声刹车响,宝马停了下来,仿佛被浓雾笼罩着的去路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我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开到了外车道的边缘,护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撞断了,车子的一个轮子都悬在了半空中。

我赶紧从车上下来,双腿发软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太险了!要不是我扯痛了梁少伟的头皮,让他清醒过来,恐怕现在我们两个都已经在江里喂鱼了。

我休息了一会儿,见梁少伟还没出来,正打算过去看看他,这时逆向突然飞驰而来一辆大货车,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车子冲过来,眼睛被车灯映得短暂失明。

小心!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人,借着惯性,抱着我猛地扑到旁边,险险的躲过货车的车轮。而那辆货车则不偏不倚的撞到了宝马。本来就快要失去平衡的宝马经过这么一下,直接侧翻,滚落到了江里。

我吓得连呼吸都忘了,木呆呆的躺在马路边上。压在我身上的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声音清朗:喂,小姐,你还好吧?

我这才回过神来,站起身跑到货车前面,打算找那司机一起救人。可是驾驶室里空荡荡的,哪有什么司机。

别找了,根本就没有司机。刚才救我的男子走过来,看到这一幕语气十分的平淡,好像司空见惯了一般。

我这才看清他的正脸,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休闲牛仔裤和连帽卫衣,一头清爽的短发衬得他白净的脸英气逼人。

你会游泳么?刚才掉下去的那辆车里还有一个人,我们现在救他或许还有希望。我微微喘息着对他道。刚才他在那么危险的时候还奋不顾身的出来救我,想必也是一个热心的人,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没用的。年轻人摇了摇头,淡淡道,且不说我不会游泳,就算会,我们也救不了他。

为什么?我不解。

你没看出来么?他被两只怨鬼缠住了,活不过今晚。年轻人拍了拍衣服上面的灰,一脸无所谓道。

我惊住了,忙问:你看得到鬼?

年轻人点点头:我是个驱邪师,我叫范尘羽,这是我的名片。说着递了一张小卡片给我。

你也姓范?还是驱邪师?那你认不认识范小柒?我拿着名片,看着上面的联系方式怎么有点眼熟。

她是我妹妹,怎么?你也认识她?

原来你就是范小柒的哥哥,驱邪大师?我又惊又喜,真是太巧了,上次我们在扣扣上聊过,我就是那个薛婉婉。

薛婉婉?范羽尘捏着下巴想了想,好像有点印象了,就是那个说手上有一块血玉的对吧?

对对对!没错就是我!我仿佛看到了救星,正要把血玉拿出来给他过目,没想到他拉了我一把道:等会再说,警察马上就要过来了,要是看到我们在这里会很麻烦。

我想想也是,今天遇到的一切都太惊悚诡异了,要是警察让我去录口供,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就在我们两个打算离开的时候,那辆无人驾驶的大货车突然发动了引擎,倒了一下车,掉头朝着我们这边撞来。

灵婚当嫁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