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缺素素小说(阴命而生)

时间:2021-01-13 14:40:10    作者:娘子    来源:zzy

小说简介:娘子的小说《阴命而生》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程缺素素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该部小说的作者娘子的文笔清新流畅,让《阴命而生》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一起来看其它小说《阴命而...

程缺素素小说(阴命而生)

《阴命而生》第3章 它们回来了

这是哪个畜生干的?对付一个孩子算啥,有种冲着老子来……

大头爹看着儿子血肉模糊的身体,跪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大头娘嚎的直接背过了气去。

大头年近九十的太爷爷呆呆的望着大头的尸体出神,半天后他长叹一声,抹了一把浑泪儿,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到我跟前,问道:程缺,你外公呢?我找他有事儿。

说起外公,我还纳闷呢。外公昨天就出去了,临走时在我的房门上贴了一张符,还嘱咐我夜里不管谁叫都不能出去。有了前一晚的经历,我自是打死不敢出去,好在昨晚一夜无事,外公也一夜未归。

我给太爷解释了一番,告诉他等外公回来了,我第一时间去通知他。

不想那老头还挺倔,非要去我家里等着,我拗不过他,便由着他去了我家,如此,太爷从天刚亮,一直等到月上中天也没有等到外公。

外公在十里八乡颇有名气,不少人远道而来请他去看事儿,所以对外公几天不回我早已习以为常,可太爷明显等的不耐烦了,拄着拐杖在屋里来回的走趟趟,晃的我两眼发花,最后我实在熬不住,跟太爷打了声招呼,就先回房间睡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光大亮,起床,伸个懒腰出门一瞧,外公还没回,太爷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老头也真是够执拗的,不知道他找外公究竟有啥事儿,问他也不答。

太爷,醒醒,太爷……

我怕他那把老骨头睡在桌子上不舒服,就想叫他去屋里睡,叫了两声没回应,我轻轻推了他一把,不想这一下竟将太爷给推倒了,看着硬邦邦倒在地上毫无反应的太爷,我惊得魂飞天外,闷哼了一声撒腿往外跑去!

刚跨出大门口,砰的一声,我狠狠的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来人被我撞的趔趄了两步,上来照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臭小子,你慌里慌张的干嘛去?

我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都快哭了,外公!外公,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快点回家看看吧,大头他太爷爷死在咱家了!

你说什么?!

听了我的话,外公的脸色一变,一步跨进了家门。

我紧跟在外公身后,也走了进去。

太爷是溺死的,溺死在桌子上的一个粗瓷水碗里,一碗水溺死一个人,这比大头蜷缩着腿吊死更加不可思议,可这是事实,太爷满是褶皱与老年斑的脸被泡的浮肿,,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对自己的死充满了不甘。

外公检查了一下太爷的尸体,随即面色凝重的走向我的房间,望着我房间的门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顺着外公的目光看去,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外公贴在我房门上的那张符纸,竟不知何时烧掉了半截。

外公,这~这是……有鬼!

看着那符,我惊悸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跟着外公耳濡目染多年,对符我也了解一二。

画符之人道行越高,画出的符威力越大,鬼物就越难以接近,反之,鬼物若比画符之人强大,符挡不住它,便会自燃。

外公的本事我心中有数,他画的符都被烧成这熊样了,可见昨晚有一个多么强大的阴鬼想闯入我的房间!

程缺,回头我去学校给你请个假,这几天你就别去上学了,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外公面色凝重的嘱咐了几句,转身去香堂将佛龛里供奉的一个黄布包取了出来。

黄布包里包着一把枣木剑,打我记事起,剑就一直与三清像一起接受供奉,从没使用过。

据外公说,这枣木剑取自泰山之巅一株千年雷劈枣木之树心 ,属天然灵物,能驱邪避凶,通神达灵。

外公取出沉甸甸的枣木剑递给我道:拿好这个,外公不在的时候若有东西闯进来,你就用这剑将它往死里砍。

听外公这话音儿,像是要出去,我一手拿着剑,一手紧紧的抓着外公的袖子,眼巴巴道:外公,你要去哪儿?带上我呗?

家里刚死了一个人,还有厉鬼想要害我性命,我一个人在家多不安全啊!

外公看透了我的心思,照着我的脑袋又是一巴掌:瞧瞧你那怂样,大白天的你怕啥?我去处理你太爷的事儿,下午就回来。

外公找了几个人,帮衬着将太爷的尸体抬走了。

我家跟大头家是邻居,他家有丧事,去帮忙的人多,熙熙攘攘我听的清楚,所以白天的时候我真没感觉害怕。可左等右等,等到天都黑透了,外公还没回来,我开始慌了。

每个人对黑暗都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尤其我经历了一连串的恐怖事件之后,总感觉黑暗里藏匿着一个恶鬼,那个恶鬼前晚想将我引进临河淹死,昨晚想闯入我的房间杀我,谁知道它今晚再想啥损招来对付我……

我越想越害怕,心砰砰直跳,总觉的恶鬼会从某处钻出来。

最后吓得不行,我跑进外公房间翻出一摞黄符,围着床密密麻麻贴了一圈儿,抱着枣木剑上床钻进了被窝里。

印象里我好像没得罪过鬼啊,为什么有恶鬼三番五次要害我?

太爷死的那么蹊跷是意外吗?会不会是昨晚那个鬼没能进入我的房间,便迁怒在了太爷的身上,将他杀了?

还有大头,大头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如果说他是自杀,那他死后尸体为何被人挖出,剥皮悬挂于门框上?这看起来更像是仇杀。

再就是外公这几日行踪神秘,他都干啥去了……

躺在被窝里,脑子里止不住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想到了几点,我竟睡着了。

心里不踏实,觉睡的也不安稳,迷迷糊糊中总是做噩梦,一会是太爷爷拄着拐棍儿在我家屋子里来回转圈圈,拐棍儿与地碰撞的声音不断的敲击着我的耳鼓,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一会是大头被剥了皮的尸体吊在我床上方的屋顶上,晃晃悠悠的荡秋千。

我觉得很不舒服,抹了把脸,湿漉漉一片……

啊!血!

我一下子惊醒,猛然坐起。摸了摸额头,大汗淋漓,再摸摸旁边,外公还没回来。看看窗外,漆黑如墨,不知到了什么时辰。

一阵莫名的恐惧感袭来,我一把将枣木剑抱在了怀里,心说,这都啥时候了,外公怎么还不回,不会出啥事了吧?

开始死人了,阳桥一倒,他们回来了。

就在我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外屋忽然传来了一句幽幽的说话声。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没给我吓死,一颗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堵得我呼吸都困难了。

这啥情况啊?谁在外面?是人是鬼?

阳桥?这词爷爷也说过,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回来了?他们又是谁?

我抱着枣木剑哆哆嗦嗦的听着,外头却又半天没了声儿。

就在我怀疑是不是我太过紧张,产生了幻听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阴命而生》第4章 桥倒气数尽

老程,你说老桥倒了,是不是表示临河镇气数将尽了,这么下去,怕是还要继续死人啊。

听清这说话的声音,我心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还当是谁呢,感情是老村长正在跟外公聊天啊,这俩老头啥时候回来的?黑灯瞎火也不掌灯,是想吓死我吗!

老村长年近八十,早已从村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多年了,可因为他在职时间较长,期间也为村里办了不少实事,所以退下来后大家还一直尊称他一声老村长。

只是老村长这话是啥意思啊?什么老桥倒了,临河镇的气数就尽了,一座破桥能关乎整个临河镇的气数?这也太扯犊子了吧?

老桥是被强制推到的,临河镇气数要降下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可能因为此事这么快就死人,我怀疑,这两起死亡事件都是人为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直没吭声的外公忽然开腔说道。

人为?老村长倒吸了一口凉气,疑问道:难道不是他们回来复仇了吗?你看出了什么端倪?

外公沉声道:杀人者那晚并不止想杀大头,他将我引开,又控制着大头的鬼魂将程缺引到了临河,如果不是我温养了几十年的那块玉佩在关键时刻唤回了程缺一线清明,现在他恐怕也遭遇不测了。

没有杀死程缺,凶手并没有善罢甘休,他在我昨天去找张道墟时,又遣厉鬼来我家想害他性命,幸好我提前在他房门上贴了一张符,程缺才幸免于难,只是老李头未能逃过一劫。

就凭这个,你就断定是人为的?他们也完全可以做到这些啊。老村长反驳。

外公肯定的回答道:鬼多讲究因果,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它恨我们便会直接对付我们,即便它们怨愤难平,要报复到后辈子孙身上,也不会耍啥调虎离山的手段,不敢露面儿……玩心机让人防不胜防的多半是人。

听了外公这话,我才恍悟,原来村长口中的‘他们’指的是鬼!不过听外公那话音,它们跟外公,老村长之间好像有啥恩怨,村长怀疑它们回来杀人了,外公却说杀人者不是鬼,是人……

外公跟老村长的话我虽听的云里雾中,不过有一点倒可以确定,大头不是死于自杀,那杀死大头的人究竟是谁呢?

老村长跟我有着同样的疑问,他问道外公,如果是人干的,你认为会是谁?

唉!

外公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搭话儿,想来他也正为凶手是谁而烦恼。

见外公久久不语,老村长自顾推测,难道是它们的后辈子孙中有知情者,如今回来报复了?

说完他嘬了嘬牙花子,又推翻道:好像也不对啊,当年参与此事者都是道门中人,大家发誓不会将此事对外说出,修道者最重口舌之报,应该不会违背当初的誓言,它们的后辈子孙又如何会知晓此事?

事无绝对,凶手曾控制着大头的魂魄将程缺引了出去,用鬼遮眼之法差点将程缺害死,并控制着厉鬼来闯程缺的房间,这说明凶手会道术,能控制厉鬼代表道行还不浅。外公沉声说道。

听了外公的话,老村长深吸了一口气,照你这么说,凶手也是道门中人……可这~这也说不通啊!老程你说,这事会不会是咱们想复杂了,老李头跟他孙子的死或许只是个意外,跟当年的临河之事根本没啥有关系。

外公苦笑了一声,道:三天死俩,这一切你觉得都是意外?

老村长被外公问的哑口无言,‘砰砰’直磕烟袋锅子,随后,一股呛人的旱烟味伴随着老村长的咳嗽声飘了进来。

咳了一通,老村长还不甘心的说道:就算这事不是意外,也不表示它就跟当年那事有关啊,也许是他老李家得罪了高人,也许凶手杀人是为了练啥邪术……

我说你这把年纪,怎么倒学会了自欺。

外公不耐烦的打断了老村长的话。

哪有那么多也许,若只是为了修炼邪术,他怎敢对程缺出手?当我程不悔是摆设吗?凶手三番五次对付程缺,这摆明了是在挑衅我,我这一辈子的作为自个心中有数,除了临河那件事之外,我无愧于谁,所以我认为凶手定是冲着当年之事而来……

外公跟老村长你一言我一语,我虽搞不清前因后果,却也总算听出了个大概。

总的概括下来就是:当年在临河,一些修道者一起偷摸的干了一件事儿,那事还不占理,这回村里莫名死人了,外公怀疑当年那群占理的人来找他们算账了。

外公这人我很清楚,他除了长的丑点,看起来不修边幅外,实际上是个非常正直磊落的人,我想不出他能干出啥亏心事儿……

咦?老程,你说那凶手会不会是专门冲着程缺而来的……

我这正瞎捉摸呢,老村长一句话拉回了我的思绪,听他提到我,我连忙支愣着耳朵听了起来。

你忘记这孩子的身世了吗,凶手可能是……

老村长像是知道我在偷听般,后面的话音压得低低的,我愣是一句都没听着。

这……

老村长不知道说了啥,外公倒吸了一口凉气,后面又没了声儿。

这给我急的,躺在床上抓耳挠腮的,凶手可能是啥啊?

老村长提到了我的身世,难不成凶手是当年将我从娘肚子里剖出来的人?他得知我没死,追到这里杀我来了?

对于杀我娘的凶手,我是恨之入骨的,很小的时候,看到别的孩子被娘揽在怀里,依偎着娘撒娇,我就躲一个人无人的角落里幻想我娘的样子。

娘是什么样儿的呢?娘的声音一定是柔柔的,手软软的,怀抱很温暖的,身上香香的……可不管我怎么想,到最后我想到的都会是娘死时的模样。

爹说娘被杀时双手是被反绑在椅背上的,那也就是说,娘是以一个最近最清晰的距离,眼睁睁的看着凶手,看见我从她的腹中掉在了地上……这何其残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娘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与绝望!

想的多了,便生出了恨来,我恨杀死我娘的凶手,恨他让我出生就失去了母亲。

孩提时期,是整个生命结构的基石,在那时候播下什么样的种子,日后便会收获什么样的果实,而我心中从小就有一颗仇恨的种子,我不断的告诫自己,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身上就背负着血海深仇!我长大了一定要报仇!

为此,我不止一次请求跟外公学道术,可外公都拒绝了,他说修道者小为修心养性 ,大则为天下苍生 ,而我心中仇恨太重,身有戾气,道术到了我的手中,稍有差池便会成为一把杀人的利刃,故不肯教我。

老程,你说程缺那天不仅看到了大头的鬼魂,还看到了阴桥?

半天,老村长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两句话儿。

在得到了外公确切的肯定后,他又道:这孩子的阴阳眼封印不住了啊。

我有阴阳眼!老村长的话让我大吃一惊,难怪那天我看到了鬼。

外公道:是啊,封印不住了,没想到以张道墟前辈的道行,才封了他九年。

听外公这话意,我的阴阳眼还是与生俱来的,只不过打小就被封印了,之前外公提到他这几天去找了张道墟,难道就是为了我阴阳眼的事儿?外公为什么要封印我的阴阳眼呢……

找到张道墟前辈了吗?他怎么说?老村长问道。

唉,他当年留下的地址早已人去屋空了。外公叹了口气,言语中有些无奈,又道:这么多年过去,算起来他应该也有一百多岁了,在不在人间尚是个未知数啊。

要我说这就是天意,程缺那孩子天生灵觉敏锐,异于常人,你不能一味地压制,你应该教他道术,这样一来,遇到啥事他即可自保,你程家也算是有了个传承。

唉,我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程缺虽叫我外公 ,随我姓程,可实际与我并无半点血缘关系,并且他……

阴命而生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