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泉水写的小说-异蛊传说全文免费

时间:2021-01-13 14:30:10    作者:九道泉水    来源:zzy

小说简介:主角是萧昆仑郭泥的小说叫做《异蛊传说》,是作者九道泉水的一部其它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写得非常精彩,值得推荐,一起来阅读吧。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而师...

九道泉水写的小说-异蛊传说全文免费

《异蛊传说》第3章 三尸蛇蛊

昆仑,师父不会让你死的!师父先帮我处理好伤口,好在钢珠没有留在体内。

师父又搭起我的脉搏,过了一会儿,眼神有些困惑,问道:昆仑,你知不知道你体内蛊虫的来历?

我无力地摇头,如果不是田小圆,我根本就不知道体内有一只蛊虫。

师父思索片刻,道:这些年我也没有觉察,今日你情绪波动巨大,又身受重伤,流了不少鲜血。神秘蛊虫第一次发作,所以你会疼痛难忍。蛊是毒性和怨念极强的物种,控制不好,它会要你的命的。

我顿了一下,问:世上真有蛊虫吗?

我心中一惊,看来田小圆没有骗我,我体内的确有蛊虫。

以前我听师父和深夜访客交谈,偶尔听过蛊这个字,但我从未见过蛊虫,也不了解蛊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总是有人说,蛊可以杀人于无形?

我越发困惑,蛊虫杀人无形,如果我身体一直以来,有一只神秘蛊虫,为什么我还活得好好的呢。

我体内蛊虫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师父说:世上自然是有蛊的,只是世上善用‘蛊’的人少之又少。你体内的蛊虫十分神秘,藏得很深,若不是今日发作,我也难以察觉。以你现在的状态怕是难以承受住……任其发展,恐怕过不了今晚。

我腹部的绞痛不断袭来,这只觉醒的神秘蛊虫,瞬间抽走我的生命力,惨叫声不断响起,后背和脑袋上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扎。

师父来回踱步,最终跪在蛊神神像前,咚咚咚地磕头,道:弟子黑魔星,今日欲传蛊术给少年萧昆仑,请蛊神大人庇佑。

师父大步走了出去,很快拿回了竹篓,竹篓里面是三色毒蛇,又准备好一个黄色罐子,摆放在桌子上。

在神龛上,点上了七盏油灯,火苗摇摇晃晃,随时都要灭掉。

师父道:三色毒蛇是一胎所生,呈现蓝、红、白三种颜色。毒性之强,举世罕见。正是养三尸蛇蛊的好材料!多年前,它们没有咬死你,注定为你所用。这次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它们抓来,冥冥之中要救你一命……

我心中一惊,气力恢复了一些,猛然叫道:可是那三条咬我的三色蛇!

师父点点头,将一把锋利小刀丢在我面前,道:割开左手掌心,放血进去。这一步,师父不能代劳。

我接过匕首,用尽最后的力气,划开口子,掌心的鲜血缓缓滴入罐子里。

师父依次把蓝、红、白三条毒蛇放了进去,又放入一只剧毒金尾蝎子、一只剧毒黑色蜈蚣。

最后用三张厚厚的油纸,封住了黄色罐子,用一根铁丝缠死封口。

整个过程,师父神情肃穆,口中不断地,念叨着某种神秘的咒语,像是一种古老的语言。

做完这一切,师父脸色白了许多,耗尽了极大的气力。

师父解释说:三条剧毒之蛇只有两只食物,必定相争相残。食物吃光后,它们会相互攻杀,最后剩下一只的便是三尸蛇蛊。昆仑,你记住了。这便是蛊,多只毒虫置于容器之中,活下来的那一只。

原来这就是蛊,我震惊不已,多只剧毒毒虫在封闭容器厮杀,剩下一只,毒性之强,真是难以想象。

难怪世人谈蛊色变。

师父又道:我侗族人养蛊,选用黄色罐子。苗族人养蛊,选用黑色罐子。日后你若见到身带黑色罐子的苗人,切记要小心。侗人三尸蛇蛊最为厉害,而苗人则是金蚕蛊,你一定要记住!

侗人使用黄色罐子,苗人使用黑色罐子。

侗人最厉害的是三尸蛇蛊,苗人最厉害的是金蚕蛊。

我点头说:我记下来了。

师父欣慰地笑了,道:这三尸蛇蛊饮过你的鲜血,会与你血脉相通。头七天,罐子厮杀很厉害,会有些毒气、怨念散出,过了头七天就好。从今晚开始,你带着它,在蛊神殿上连睡七天。有我侗族神蛊虫三尸蛇蛊相伴,料定你体内那只神秘蛊会安分很多。

还真是的,有了这黄色罐子,我体内噬咬感弱了很多。

我道:我已经好了很多。

神龛上摆着的七盏油灯越来越亮,师父彻底松了一口气:七盏命灯无损,今晚没事了。

我睡在蛊神殿上,没过一会,就听到罐子发出剧烈的动静,直到很晚才停下来。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着,感觉有一股怪异的气息从罐子散出来,笼罩在我的四周。耳边还传来轻微的声音,像是在呼喊我的名字。

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我才睡过去。隐隐感觉蛊神殿有些动静,似乎有一双凉凉的手放在我额头上。

次日一早,师父熬制了一碗黑色汤药,远远就能闻到刺鼻的气味。

师父说:你与三尸蛇蛊同屋睡了一晚上,虽有老蛊神照应。但毒蛇相杀,怨气和毒气漫出来,你的血气肯定会有亏损。这碗药汤,是给你补身子的。

我捏着鼻子,咕嘟咕嘟地一口喝下去,整个人精神好转了一些,伤口也没有那么疼痛了,心中暗想,看来三尸蛇蛊起到了一定作用,昨晚发作的神秘蛊虫,没有夺走我的性命。

我气力恢复了一些,喝了稀饭,想起昨晚似乎有手放在我额头上,便问师父:师父,你昨晚后来进蛊神殿了吗?

师父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啊。

我心中一惊,如果不是师父的话,那搭在我额头上冰冷的手会是什么人呢?难道真的是老蛊神大人吗?

师父这时咳嗽了几声,脸色没有多少血色,看来昨晚念咒语养蛊虫,消耗了不少力气。

师父道:昆仑,昨晚我想了下。你体内的神秘蛊虫,可能和你的出生有关系。此番蛊虫发作,是福是祸,师父也说不好。你一定不要放弃自己,你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我低下头,泪水流了下来,手掌放在腹部,那种蛊虫已经消失不见,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晓得,我不会让人看扁的。

连着几日,我每晚都在蛊神殿上过夜,次日早上喝下师父熬制的黑色汤药。

到了第三天中午,罗本杰出现在蛊神庙里,带来了很多祭品,巴掌啪啪地打在自己脸上,哭喊道:黑师父,我有眼无珠,得罪您老人家,求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两个儿子吧!

师父没有搭理罗本杰。

罗本杰又慌忙跑到我跟前,双眼通红地看着我:昆仑,你和罗锤是同学,求你高抬贵手。他还是个孩子!我给你跪下了!

我心一软,道:不用给我下跪,有问题找我师父解决。

这时,师父抬眼看了一眼罗本杰,说:是老蛊神惩罚的他们,我给你开几服药,七天之后,应该会没事的。

罗本杰没有半点蛮横之气,说:那就有劳黑师父。

很快,罗本杰带着几服草药,灰溜溜地走了。

我好奇地问:师父,罗本杰怎么变得那么乖了?

师父神秘地说道:你是蛊神选中的传人,他自然会替你惩罚他们的。

我虽然在蛊神庙住了那么久,只知道蛊神庙只有那尊雕像,从未见过老蛊神的真身。

师父常说,它是方圆百里最厉害的神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隔两天,我便听说,那天晚上,罗锤回去后,舌头长了烂疮,全身有无数只小虫子撕咬,奇痒无比,剧痛难忍,怎么都止不住。

至于罗大眼,右脚长出了蛤蟆皮,不断有脓水流下来,右手腐烂,不断有蛆虫钻出来。。

师父开了解蛊的草药,但是要吃够七天,才能痊愈,算是对他们的惩罚。

第七天早上,我早早醒来,喝过汤药后,以为一切已经安然无恙。

深吸一口气后,忽然,我便立马觉得腹部绞痛无比,随即剧烈咳嗽起来。

哇地一声,我竟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

《异蛊传说》第4章 黑白虫

一股钻心刺痛散开,我不由地叫了起来。

师父神色凝重,端详着我的脸色,上前搭起我的右手,眉头拧在一起,脸色乌青,过了好一会,才道:昆仑,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

师父长叹一口气,叫道: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体内的神秘虫子竟如此霸道,比三尸蛇蛊还要厉害几分!!

我不解地看着师父。

师父道:我本想用三尸蛇蛊,来保护你。等到三尸蛇蛊成熟后,就可以对抗你体内的神秘蛊虫。没想到反而害了你。

师父颇为自责。

我咬咬牙,勉强笑了出来,道:师父,我不怪你。

我心中清楚,师父是全心全意对我好。三尸蛇蛊是侗人最厉害的蛊虫,师父作为侗人,把最厉害的蛊术传给我,正是对我的爱意。

只是他没有料到,我身体里隐藏的神秘蛊虫,会如此厉害。

师父把我扶到床上,阳光从窗户间照射进来。

师父熬制了一味止痛的汤药,看着我喝下去。

昆仑,你体内的神秘蛊虫,应该不会杀你!它可能想杀死三尸蛇蛊。师父思索了许久,但是三尸蛇蛊与你血脉相通,性命攸关,也不能死掉。现在,有些棘手。两只顶级蛊虫相争,吃亏的是你。越拖下去,你性命越危险!

喝下汤药,我腹部没有那么疼痛,气力也稍微恢复了一些。

我知道师父的本领,他一定有办法解决眼前两难局面,道:师父,你不用着急,你是世上最厉害的人,你会想到办法的。

师父来回踱步,道:我去山中采药,想办法采七种药材给你调理,我会尽快回来的。我要是没回来,你去清水溪边等我。

师父熬好了一锅肉粥,煮了一锅红薯,犹豫了片刻,还是把装着三尸蛇蛊的罐子放在我手边。

师父准备了绳索,还有柴刀和背篓,显然他要采的药材,可能是某一处悬壁上,需要绳索坠下去。

我看着师父离去,心中忽然涌上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为何,眼角竟然有泪水流出来。

到了中午时分,阳光大盛。

我知道蛊虫害怕阳光,就坐在屋前,喝了半碗肉汤,就再也喝不下去了。

到了下午三点多,肚子又传来绞痛感。

我咬牙走回房间,睡在床上,咬牙忍着剧痛,每一秒钟都度日如年。我相信师父天黑之前,一定可以回来的,靠着这信念。

我忍受着腹部的绞痛,最后昏睡了过去。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不知道睡了多久。师父并没有回来。

好在腹部绞痛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我喝了一碗肉粥,吃了个红薯。天已经黑了很久,我担心师父,便准备去迎师父。

出门的时候,把黄色罐子带在身边。

顺着蛊神庙走两分钟,有块大石头,师父以前出门采药。我常常在大石头上眺望来路,等他回来。

明亮的月光照耀下去,整个山林显得格外空灵,一阵阵山风吹来,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等了半个小时,黄色罐子内忽然发出动静,越发地不安。

我当即警觉起来,与三尸蛇蛊相处的七个夜晚,我知道肯定有事情要发生。

我赶紧伏在石头上,发现蛊神庙边上冒出了几个人影,一个个鬼鬼祟祟的。很快,我发现他们把几捆柴火放在蛊神庙大门之上,又浇上了火油。

很快,蛊神庙烧起了大火,一股浓烟直冲了上去。

我后背心都是冷汗,要是我在蛊神庙睡觉,这大火烧起来,定会把我烧死的。

我伏在石头上,不敢乱动,这帮人敢烧庙宇,要是知道我躲在这里,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火光越来越亮,我看清了那带头人的面目,正是罗本杰。几天前,他跪在我师父面前,求我师父放过他两个儿子,没想到他敢来这里放火。

我拳头攥紧,无比地气愤。

我本想冲上去和他们拼命,但我知道,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

蛊神庙整体建筑是木材,大火越烧越大,只听到轰地一声,从里面传来一声巨响,应该是神龛上的蛊神神像倒在地上了。

罗本杰一挥手,散开在四周的人,顺着小路溜走了,很快就消失不见。

蛊神庙毁了,师父迟迟没有回来,我又变成无家可归的孤儿。一种孤独感涌上心头,我眼中泪水流出来。不,不,师父一定会回来的。

我在心中告诉自己。

我担心罗本杰没有走远,一直伏在石头上,没有发出半点动静。蛊神庙的大火足足烧了大半夜,到了后半夜还有火星冒出。

我身上被露水打湿,月光下那条山路,依旧没有看到师父的身影。

而我的腹部,时不时地传来绞痛。

我再次痛晕过去。

萧昆仑,昆仑……你快醒过来。我耳边响起呼喊的声音,慢慢地睁开眼睛,天上满是星辰,身上早已被露水打湿。

谁?我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可刚才明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蛊神庙那边传来的。

我从大石头上下来,艰难地走回蛊神庙,不断有烟雾冒了出来,一切烧得精光。

就在这时,两声炸裂声传来,像是罐子在高温下炸开的声音。我迟疑了片刻,冲进了蛊神庙之中。神龛上的蛊神神像倒在地上,碎成几段。

而就在碎片之中,有两个熏黑裂开的罐子,里面依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眼前一亮,这罐子虽然被熏黑。但是和师父常用的罐子是一模一样的。

原来蛊神神像里竟然藏着两个养蛊的罐子。

我一时好奇,便走了上前,弯下身去,眯眼一看,不由地眼前一亮。罐子里有两只虫子,应该是蛊虫。

一只白得像雪,一只黑得像眼眸。

两只蛊虫在烈火之中灼烧,已经奄奄一息。

我心想道:师父本事高超,一定可以救活它们的。

我跑到厨房那边,找出装盐的铁罐子,弄干净之后,想把黑白蛊虫弄到铁罐子。

我知道你们毒性很强。我对着它们说道,我现在是救你们,你们可不能把我给毒死了,这样子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话声一落,我深吸一口气,从罐子裂缝捏住它们,感觉它们的身子若有若无,冰凉凉地。

我把它们装到铁罐子里,右手的手指还是有些发麻发黑,看来毒性不弱。

过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恢复过来。

封好铁罐子,找了一些填肚子的红薯,我便离开了蛊神庙,决定在附近找了一处山洞躲起来。

我走了十几分钟山路,在两块大石头中间,钻了进去。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三色蛇的那个洞窟,如今三色蛇被师父抓住,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我靠在石壁上,大口地喘气,疲惫感袭来,沉沉地睡了过去。好在整晚都没有蛊虫折磨,我睡得很踏实。

我每日靠红薯充饥,一连等了三天,都没有师父的踪影,心中惊道:难不成师父采药材的时候,从悬崖上失手坠落下去了吗?

师父可能死了,蛊神庙又待不下去,何去何从呢?

我猛地想起,师父嘱咐过我,要是他没有回来,就去清水溪。或许去那里,可以见到师父。

异蛊传说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