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战皇最新更新

时间:2021-01-13 14:20:10    作者:尝鱼有刺    来源:zzy

小说简介:近发现很多人都在搜主角是楚狂澜苏荷的小说,其实这是尝鱼有刺写的《狂澜战皇》中的人物,小说文笔绝佳,剧情栩栩如生,值得推荐。一代战神楚狂澜,镇抚九州,润泽亿万黎民,却不知妻女骨瘦如柴,过着凄苦无依的日子,直到他解甲归田,惊...

狂澜战皇最新更新

《狂澜战皇》第3章 你是我的女儿

啊!!!开门!给我开门!!

厉吼声瞬间驱散了安安的困意,生生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特质的铁门被捶的砰砰作响!

三哥,什么情况?

门外传来剧烈的敲击声,让屋里的马仔同时亮出砍刀。

魏三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先锁死了钢大门,心中一惊。

莫非,是少夫人的娘家阎家知道了?

阎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安平市阎家冷血,沈家无情。

人人都知道的这个事情。

阎家冷血起来,六亲不认,亲人也能翻脸活埋,更何况外人害的女儿大出血。

少夫人阎珊珊,是阎家家主阎沧海的嫡女,受阎沧海的万般宠爱。

此次难产出血,沈俊凯根本不敢告知阎家,就怕阎家将他活剥。

谁知道阎家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嘭!

嘭!嘭!

门外撞击声越来越大。

开始有拳印凸现在铁门之上。

这可是特厚级别的安全铁门啊!

到底谁在外面,有这么大的威力。

魏三偷偷地从猫眼看去,却看不见任何人影。

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下一秒,一声巨响!

纯钢打制的门整个飞进屋内。

数百斤的大门像急行火车,撞在魏三身上,魏三被当场拍死。

楚狂澜!

终于杀到!

这……干你娘啊!

马仔见魏三被铁门拍死,惊喊出声。

都给我死!

楚狂澜冲进屋后,含恨出手。

房间里顿时布满了他动作极快的身影。

当杀到医生护士面前时,才堪堪停手。

眼前的一幕让楚狂澜怒火冲天!

妻子苏荷躺在病床之上,面色苍白,陷入昏迷。

旁边架子上,还放着一个满满的血袋。

抽血!抽血!

这帮人在抽我老婆身上的血!

一生见惯尸山血海的楚狂澜当场暴怒。

我不管你们什么原因,你们这是要……

活活抽死她吗!!!

马上给我,输!回!去!

楚狂澜一把薅起正在操作设备的采血医生,将他举到半空,双眼满含杀意。

大哥,大哥,别杀我,我是被逼的啊!

血液科科长王建平只感觉裤裆一热,吓的小便失禁。

称霸安平多年的魏三和马仔就在眼前死去,让他差点吓死当场。

马上!按我说的做!否则让你后悔做人!

楚狂澜放下医生,眼里蹦出怒火。

王建平死里逃生,落下后根本顾不上失禁的事。

所有人,马上开始抢救!

既然没了沈家持刀威胁,所有医生和护士开始执行作为医者的天职。

迅速投入到抢救苏荷和楚安安的工作当中。

楚狂澜呆立在病床前面,望着面前可怜的女人,自责与悔恨在内心交织。

十年前,就是这个女人,无怨无悔的跟自己逃到安平小城,没想到还是辜负了她!

这位先…生,她失血过多,只要把血浆输送回去,就会没事!

王建平一边操作机器,一边向楚狂澜解释情况。

楚狂澜充耳不闻,只是愣愣的看着苏荷,状若木鸡。

一旁,小安安被啸叫声惊醒之后,吃力的抬头,一眼看见楚狂澜。

她惊喜的张大嘴巴。

啊!爸爸,是你吗?!爸爸!!!

安安惊叫出声。

血脉亲情,安安从小看爸爸和妈妈的合影。

楚狂澜出现以后,她瞬间认出了爸爸。

爸爸!?

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呼唤,引起了楚狂澜注意。

这就是猪肉荣口中说的小女孩?

女孩挣扎的坐起,没有血色的脸上,努力展现出灿烂的笑容。

嘻嘻,你是来救我们的吗?爸爸,安安好开心啊!

楚狂澜僵硬的扭过脖子,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骨肉。

瞬间觉得浑身热血涌到嗓子眼里,堵塞的说不出话。

你,喊我什么?

女孩额头还在流血,苍白的脸上突然绽放出天使般的笑容。

喊你爸爸呀!你是安安的爸爸吗?你一定是我的爸爸对不对?!

楚安安虽然笑着,心里紧张的要死,生怕这就是梦。

难道安安已经死掉了吗?

不,好疼!

安安狠狠咬了胳膊一口,疼的呲牙咧嘴。

是真的,不是做梦,爸爸回来了,麻麻!快醒醒呀,你快看,爸爸来了!

小安安惊喜地喊着妈妈,试图唤醒她。

爸爸不认识我,还能不认麻麻吗?

轰!!!

楚狂澜只感觉数颗世界最先进的导弹在脑中炸响。

就算战场上九死一生也没有现在万分之一的痛苦!

她,原来是我的女儿?!

我真当了爸爸?

是啊,十年之前,家难发生的时候。

苏荷一直说最近不太舒服,最后也没能带她去医院检查。

她当时怀孕了啊!

床上躺着的是我的妻子。

这个满脸血迹的孩子居然是我的女儿。

骨肉至亲的娘俩!

她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啊!啊…!!!

楚狂澜仰面发出惊天狂啸,这啸声冲破医院大楼,传向天际。

纵使驾驭百万雄狮,纵使镇抚亿万子民!

连自己的妻女都照顾不好。

可配称人!?

啸叫惊动了整个广安医院。

不少医护人员、患者纷纷跑到采血室外,看到屋里的情况后又惊吓逃走。

安安,来!爸爸抱抱!

楚狂澜走了两步,僵硬的伸出胳膊,生怕吓到女儿。

原来女儿叫安安。

楚安安,很好听的名字。

安安高兴极了,兴奋地拔掉胳膊上的针头,光着脚往爸爸怀里跑去。

操!谁他妈让你下床的!马上给我滚回去!

一声怒喝突然从门外传来。

沈俊凯骂骂咧咧的回到采血室,就看到安安跑下床的一幕。

魏三,魏三,你死那去了!这孩子怎么跑下来了……不对,有人闹事!

沈俊凯见一个男人站在屋里,马仔全躺在地上,知道出了事情。

你他么是谁?魏三怎么样了?!

沈俊凯厉声叫骂。

魏三?杀了,现在该你……

楚狂澜将女儿护在身后,森然说道。

过来领死!

沈俊凯不可置信的拿手指着自己,怀疑耳朵出了问题。

你说什么,叫我过来受死?!

身后的保镖捧腹大笑起来。

我没听错吧?居然有人对沈少说了这句话,乖乖,沈少有多少年没听过这么狂的话了!

让我干死他的吧,沈少!

沈俊凯摆手阻止,嘴角露出仁慈的笑。

你是不是这娘们的老公,算了吧,你个傻逼我不计较,给你个机会,马上把你孩子放到床上,我可以饶你不死!

沈俊凯指着楚安安,下了最后通牒。

众保镖没想到大少居然如此仁慈,纷纷意想不到,露出震惊的表情。

楚狂澜听完,眯住了眼。

身上的一股杀气开始弥漫。

没想到区区安平县城,竟然混乱成这个样子。

我楚某人拼死御敌,是为了保护你们这帮狗东西吗?

该死!

楚狂澜从怀中掏出一个丝绢展开,温柔的系在女儿脸上。

安安,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没有爸爸的话,不要摘下丝巾!

嗯嗯,我听话,爸爸!

楚狂澜说的仔细,女儿听的认真。

做好这件事后,楚狂澜霍然转身。

沈俊凯?沈家豪门?

好!好!好!

楚狂澜连说三个好字,怒极反笑。

想不到我往地狱塞了十年恶鬼,竟然还有这么多阴魂存世!

都给我投胎去吧!!!

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楚狂澜单手擎天,就要碾碎他们。

哐啷!

采血室的窗户玻璃突然炸开,一个人影跳了进来。

《狂澜战皇》第4章 盛夏酷暑,寒冷如斯!

呔!君上面前,安敢行凶。

找死!

人影落地后不作停留,闯进扑来的保镖里面,十几名保镖惨叫着飞向四方。

寒光闪过,人影又拔出怀中六尺青锋,冲对方斩落。

住手,欧阳负雪!

我女儿在此,不得见血!

楚狂澜厉喝出声,认出的来人是谁。

麾下六大抬棺使之一,欧阳负雪。

抬棺使,凡楚狂澜率军出征,六大抬棺使必抬起万斤镔铁棺椁,压在阵尾,已示死战决心。

此番楚狂澜只领着袁婴悄然离去,九州军上下全都恐慌不已。

军中一日不可无帅,龙国一日不可无君。

全军只留一督帅坐镇,其余将领全部赶来寻找。

因为欧阳负雪速度最快,所以听到啸叫后第一时间赶到。

负雪护驾来迟,请君上治罪!

欧阳负雪收起武器,单膝跪地拜礼。

起来!

楚狂澜淡淡吩咐一声,将女儿放到床边。

转身后,看着沈俊凯,吐出两字。

跪下。

声似霹雳!

镇天威压之下,沈俊凯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他想起身,但如何努力也做不到,只能色厉内荏的说道。

你们到底谁什么人,胆子也太大了,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老婆又是谁吗?马上放我离开,不然……

沈俊凯开始慌了,对方似乎不是普通人啊。

看其身上的衣着,好像是个退伍老兵?

哦?不然什么?

楚狂澜伸出一只手掌,悬在了他的头顶。

告诉我,不然什么?

楚狂澜眼中杀机浮现,只要他说完,当即要震碎他的脑袋。

不然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他妈的,我爸是沈南雄!我岳父是阎沧海,你们惹的起吗?

沈俊凯喊出最后底牌,疯狂叫嚣。

沈南雄、阎沧海?

听到这两个名字,楚狂澜双目微阖,眼中划过一丝痛苦。

原来是你们两个老贼?!

楚狂澜本是雍州商界新贵,楚家二房嫡子。

父亲楚阔海为楚家时任家主,为人公正严明,年富力强。

几年内带领楚家成为雍州上流家族,风头正盛时遭到亲兄弟谋害,死在家中床上。

楚狂澜为父亲守夜看护的时候,被污蔑成弑父凶手,遭到全雍州人的憎恨。

逃亡之时,只有母亲关月华和未婚妻苏荷无条件相信他的清白。

楚狂澜只好带着苏荷躲到安平小城,徐徐图谋。

可刚刚躲藏几日又被楚家发现,当即指使沈南雄与阎沧海对楚狂澜赶尽杀绝。

若不是得恩人所救,将楚狂澜带入军中,他早成一堆枯骨。

想到这里,楚狂澜改变主意。

沈俊凯,我给你个机会。

从现在开始,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叫人。!

要想活命,就让沈、阎两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给我到这里集合。

告诉他们,雍州楚狂澜,回来屠你两姓满门!

沈俊凯愣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有人敢对沈阎两家的开战。

你死了,你死定了!我找人弄死你去!!!

沈俊凯挣扎的从地上爬起,仓皇逃离。

连隔壁即将难产而死的老婆也不管不顾。

楚狂澜丝毫不放在心上,他就算跑了,阎沈两家跑不了。

随后转身盯着欧阳负雪,声音冰冷地喝问。

谁让你们入境的?!

除了你,还有谁敢擅出九州军!

欧阳负雪吓的冷汗之流。

九州军军纪严明,楚狂澜对违纪之人从未手软。

不得将令,谁敢擅出大营!

若不是君上突然消失,引得龙国震动,他们如何敢出大营。

欧阳负雪单膝跪地,不敢抬头。

君上,九州军得知您离开的消息后人心惶惶,紧急商议后,只留下玉红衣督帅镇守全军,其余统领带着八百亲卫营死士发誓要寻您回去!

楚狂澜心中微动,这帮生死兄弟还是寄挂自己。

君上,他们已经来了!

欧阳负雪往窗外一指,窗外响起列兵行进的哨子声。

袁婴从城外领来了八佰近卫营死士,全部进城。

全体都有,散开警戒!

楚狂澜凝目望去,麾下九州军将领果然全部赶来,医院广场上站满了钢铁卫士。

三位统军大督帅和五名抬棺使在医院楼前单膝跪地,不敢上楼领罪。

八百近卫营死士列阵在北,警卫长袁婴站在门口持刀警戒。

整个广安医院的病人和医生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吓的缩在屋里瑟瑟发抖。

这样,不行!

楚狂澜皱起眉头。

如果一旦动手,必定误伤百姓。

传我将令,马上清场!

楚狂澜冷冷说道。

今夜,让这里变成乱、葬、岗!

将令一出,八百死士全部动员起来。

二十分钟后,整个医院的医生和病人全部被转移到了距离最近的医院。

八百将士围在广场,静待两家来人。

楚安安见突然这么多陌生叔叔站在楼下,疑惑的问着爸爸。

爸爸,外面好热闹啊?他们是谁啊?

楚狂澜轻抚女儿的脸颊,一脸温柔。

他们是爸爸战友,爸爸来了很多很多的战友。

那,他们是来保护爸爸和妈妈的吗?安安歪头问道。

楚狂澜缓缓摇头。

不是,爸爸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他们来是要讨回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呀,爸爸?

楚狂澜长身而起,望着楼下的芸芸众生。

这世道,为何总欺负好人!

报……!

三公里处,有四千名手持利器的凶徒正往广安医院前来,请君上指示!

亲卫长袁婴在楼下高声大喊。

楚狂澜站在五层窗口,看着八佰精兵,傲然长喝。

凡踏进医院一步者!

皆斩!

盛夏六月,寒冷如斯!

一时间两方都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

对方为首两人正是沈南雄和阎沧海。

两个年过五十的老头又一次拎起砍刀,一脸痞气。

什么?弑父的楚狂澜回来了?

阎沧海当得知自己女儿大出血,又被楚狂澜困住后暴跳如雷。

妈的,他居然真敢回来?还敢困住我的女儿,不就是用他老婆一点血嘛,就算杀他全家,不应该吗?

阎沧海想起那个十年前跳河而逃的少年,一阵冷笑。

沈南雄微微摇头。

亲家啊,俊凯说不是那么简单,这次那小贼回来,好像领来了几百人的卫兵坐阵,恐怕不好对付!

连忙劝阻亲家不要意气用事,对方可是有八九百人。

哼,他一个丧家之犬能领什么兵,肯定是雇佣来的保镖罢了!

老沈,你快通知南部卫戍区的萧然上校,就说有人冒充卫兵闹事,让他快来处理!

另外,咱们带着全部手下,抓住他向楚家报喜。

我就不信,四千人灭不了他区区几百人?

阎沧海根本不信,楚狂澜能翻起什么浪花。

不错,多少年没人敢在安平地界闹事了!

沈南雄也放开了手脚。

两个老贼一脸猖狂。

甚至叫上了两家所有男人,共同分享这一盛世。

越是小的地方就越混乱,安平已经被这两家祸害的不成样子。

街上的百姓纷纷躲避这四千人组成的洪流,发现他们往广安医院奔去,心中惶恐。

不知谁又得罪了沈狼阎虎啊!

大家没了为战神的兴致,纷纷回家躲避。

当四千人一直奔到医院门口,才停下脚步。

整个医院出奇的安静,一片漆黑。

两个家主正要命令杀入,沈俊凯从黑暗中跑了出来。

你们可来了,爸,儿子被打了啊!

阎沧海见女婿跑出,上前就是一个窝心脚。

你他妈的跑出来了,我女儿呢?她怎么样了!

狂澜战皇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