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龙眼完结大结局

时间:2021-01-13 14:05:10    作者:零度    来源:zzy

小说简介:零度的小说《地葬龙眼》是一部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陈原林素素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零度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

地葬龙眼完结大结局

《地葬龙眼》第3章 老北京城

我家就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了我会喘气,连耗子都没有。曾经何等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这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代家里变迁的事,先说正题。)

虎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说:老陈,你还是跟我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人,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能有啥出息?

我说:我去北京能干啥?

虎子说:有本钱了想干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开个书店。现在金庸、古龙、卧龙生写的武侠小说多火啊,我们连租带卖,在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成问题。

那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说。

虎子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志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这样,你在家里要是呆腻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

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三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疙瘩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上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虎子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的公共汽车,送走了虎子。

我回来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了一垛柴火。靠着东家借西家挪来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借给我了。怎么办呢?

我现在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县里。在县里饿着肚子走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到合适买家。

有那种摆地摊的老头,看了东西之后,直摇头,给我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实在是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行,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

到了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一国的,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杖,有人下种,有人施肥。我孤身一人,根本就种不成地。想种地,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我给虎子写了一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的回信,他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好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车站接我。

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一粒粮食了。

我去火车站买票,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这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分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的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到北京站。

村里有一部手摇电话,我给村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室的门。

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说找虎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我是虎子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去北京,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那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的。

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衣服,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的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的嫁妆带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

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还有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书,虽然看不太懂,但这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

我把那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裤衩子上,都说火车上有很多小偷,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西不能丢。

从这天下午我就断了顿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粮食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天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

也是从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着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着。我只能喝凉水充饥。

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去抱柴火烧炕,把炕烧热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心生一计,去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经过商量,他们给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门口那一堆粪送给隔壁了。

也就是这几块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车站,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没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根本是走不到火车站的。

上了火车之后,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点开出去。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分钟,这三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个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出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外,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我穷怕了,也饿怕了。

没出过门,更没坐过火车,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我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

一路四个多小时总算是到了北京站,那个女人把我带到了出站口之后,她就被一辆天津大发面包车接走了。我在这人山人海中四处张望,就是没看到虎子的身影。

我心说这小子不会找不到我吧。

也就是这时候,一个穿着喇叭裤,白衬衣,戴着蛤蟆镜的人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这不是虎子那孙子吗?他摘下来眼睛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才几天没见啊,你胖了啊!看来伙食不错啊!

我低头看看自己说:我胖了吗?

胖了,眼睛胖了。他说,这眼睛胖了,但是眼神可不怎么样了,怎么的,认不出虎子同志了吗?

我这时候用手一捂脑袋说:我已经饿得浑身没力气,老眼昏花了。不过虎子,你这身行头哪里弄来的?不少钱吧。

虎子哈哈一笑,接过来我的行李,一搂我的肩膀说:走吧,哥们儿带你去下馆子去,是吃烤鸭还是吃涮羊肉!

我说:啥肉多我就吃啥。哥们儿现在恨不得把你给吃了。

虎子有一辆三轮车,我把行李都扔在了三轮车上,然后我坐在了后面。

虎子拉着我到了东来顺,虎子说今天要带我开荤。

这一顿我和虎子吃了五斤羊肉,就这才刚刚打住了底子,要是敞开吃,指不定吃多少呢。

饭馆服务员都被我俩的饭量给吓坏了。让我俩悠着点,说肚子里没油水儿时间久了,冷不丁吃多了不消化,这要是一泡稀窜出去,这钱就白花了。

这样,我和虎子才算是打住了。不过又补充了一大碗面条,我的肚子这才有了一点满足感。

我出来躺在虎子的三轮车上就在想,能吃饱真的太好了。

虎子车技很好,拉着我在路上跑得飞快,一边飞奔一边按铃铛,很多人都在路边骂他,但是他毫不在乎,反而哈哈大笑。

虎子家离着潘家园旧货市场只有两条街,住在一个大胡同的四合院里,这院子里住着五户人家,虎子的亲爹妈在这里有三间房。这两口子住两间,给虎子腾出来一间。

这屋子也就十平米,放下一张木板床之后就没有什么富余地方了,不过虎子有办法,他从旧货市场弄来一个破床垫子,白天掀起来,晚上铺在地上,我俩还是能睡得下。

虎子说:老陈,地方小了点,不过这北京城里,对于我们外地人来说,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错了。凑合凑合,这几天我俩就找个门面房,把我们的书店开起来。到时候我就吃住都在书店里,不和我爸妈在这里挤着了。

我说:那得不少钱吧。

虎子这时候左右看看,然后去关了房门,回来后小声说:老陈同志,你也许还不知道吧。我那簪子出手了,你猜猜什么数?

我这时候想了想说:怎么也得个两三千的吧。

虎子这时候伸出五个手指头,说:五千块。被一个二道贩子给弄走了,据说他转手卖给外国人就能翻倍。妈的我被那孙子忽悠了,你那牌子不能给他了,这孙子不实在。我们自己去找外国人去。

我说:你知道外国人在什么地方吗你就去找。

外国人都住在北京饭店,明天我俩先去找店面,找到合适的就盘下来。到了傍晚,我们就去北京饭店里蹲着,这外国人上午不出来,到了傍晚,都会出来走走的。虎子说,老陈同志,北京饭店里住着很多美国富婆,很多小白脸都在那边拍婆子,拍到美国富婆,人家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一点儿,就够我们过个年的。很多小白脸子都在那边发了。我看你有这潜力,我们一边谈买卖,捎带手你再拍个美国洋婆子,两不耽误。要是洋婆子图惜你活儿好了,把你带去大美利坚,你可就飞黄腾达了。

我说:谈买卖还行,这洋婆子还是算了。据说洋婆子身上味儿大,我怕熏死我。

我和虎子这时候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俩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肚子疼,然后躺在了床上笑得没了力气,起不来了。

《地葬龙眼》第4章 美国婆子

第二天我俩九点钟才起来的,虎子说路口的豆浆油条不错,到了的时候,人家都收摊儿了,我俩去了旁边的饭馆,吃了紫菜馄饨,里面放了不少香菜末和辣椒油,越吃越香。

吃完结账的时候,我们就问老板附近哪里有铺子要兑出去,老板一听,说自己这铺子就想兑出去呢。老板是本地人,但是老婆是广州人,他说老婆先去了广州打工,自己也打算跟着过去,在那边做点小买卖。

这铺子就是老板的,后面还带着个小院儿。铺子一共是三间,一间厨房,一间住人,一间是饭堂。我俩跟着老板前后看看,相中了这个地方。这周围居民很多,就是缺个书店。

老板也是个痛快人,租金一年五百块钱,不过要一下交五年的才行。

虎子和我也是比较着急,没怎么讲价就把这铺子给租下来了,一租就是五年。老板拿到了钱之后,立即就把铺子关了板儿,开始收拾东西搬家了,说给他两天时间,两天后过来拿钥匙交房。

房子有着落了,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把我手里的那块牌子弄出去。虎子骑着三轮车拉着我直奔北京饭店。

虎子在前面撅着屁/股猛蹬,我坐在车上,看着这宏伟的京城,心一下都敞亮了起来。天色不早了,我俩从天/安门前面一晃之后,就去了北/京饭店。

虎子把车停在了胡同里,用铁链子锁在了电线杆子上,然后我俩晃晃悠悠就进了饭店大厅,进去之后,看到很多年轻人西装革履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见到外国人就上去和人用鸟语搭讪。

虎子这时候一挑头说:看那女的,好像是美籍华人。老陈,把东西给我,我上去和人聊聊。

我看过去,看到了一个高挑的女人,中国面孔。我把东西拿出来递给了虎子。

虎子拿过去之后,直接就朝着这个穿着风衣的长发女人走了过去,离着很远,虎子就对人家挥手,喊着哈喽啊!那女的看看他,然后和身边的老外说了几句鸟语,随后问了虎子一句:你认识我?

虎子嬉皮笑脸说:十年修得同船渡,京城这么大,你我能擦肩而过也是一种缘分。

你这人还油嘴滑舌的。你要是没有事,我还有朋友等我呢。

虎子这时候说:有事,大事。我这有样东西,你看看收不收。

说着就把东西拿出来,递给这女的。这女的拿到之后前后看看,然后扭头看看我,随后说:那是你朋友?

虎子说:那是我兄弟,这东西就是他的。

这女的把东西交给了虎子,然后对一旁的几个外国人说了几句之后,对虎子说:走吧,去我房间里谈。

我一看就知道有戏,和虎子对视一笑。然后我俩跟着这女的上了楼,进了一套很豪华的房间。进去之后,我低头看看自己,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房间,坐也不敢坐,站着都怕踩坏了地毯。搞得我很局促。

这女的倒是豪放,说:你们坐一下,我给你们倒杯水。

虎子说:喝水就算了,我家自来水都喝不过来了。

这女的一笑,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她说:我叫尸影。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是我祖籍在河南尸乡。你们的东西不错,我想要。

虎子把东西拿出来,尸影接过去,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包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放大镜,在牌子上反复观察,看了又看,说:开个价吧。

虎子直接就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一万。

我心说你真敢要价啊,张嘴就一万,瞬间就变万元户。

尸影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成交。

我心说就这么痛快?这美利坚的同志就是有钱啊!

想不到虎子这时候一笑说: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美金。

我一听就懵了,我可是听说过,一美金就是十块钱人民币啊,这虎子一张嘴就是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这都够买一辆夏利了。

尸影这时候皱皱眉,随后把牌子放下了,她说: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交,不同意,你们就去问问别人吧。

虎子这时候皱皱眉,他说:你留个电话吧,我们回去商量商量。

尸影点点头,她在名片上写了个饭店的电话,她说: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我去上海。你们最好快点商量。

说心里话,我现在心都快飞出来了。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一下就是十个万元户了啊!我巴不得现在就成交。

但是虎子看起来并不着急,他拉着我出来一直拽着我上了三轮车。

我上了三轮车,抱怨说:虎子,一万美刀,你还绷什么劲啊,小心绷断了。

虎子笑着说:老陈同志,你别急,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东西,值钱。这到底是什么呀,你不好奇吗?我们先找个明白人去问问再说。

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吃完之后,虎子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

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

甭废话,李闯在家吗?

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

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

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

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

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

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

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

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䁖䁖。

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

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

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

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

虎子说:是啊,要出手。

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

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

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

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

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

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

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

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

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

地葬龙眼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