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潇顾惜烟在哪可以看完整版(夫人欠债别想逃)

时间:2021-01-13 11:44:53    作者:火扇    来源:zsy

小说简介:经典美文《夫人欠债别想逃》是来自火扇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云南潇顾惜烟,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一张结婚证书,把他们捆绑在一起。人前,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但是却给了她极致...

云南潇顾惜烟在哪可以看完整版(夫人欠债别想逃)

《夫人欠债别想逃》第3章:一百块还少吗?

同时心底很是不满:既然如此,干嘛刚才他停下来?不是出租车,就不要抢出租车的生意嘛。

不过又转念一想,也多亏他了,换成出租车,怎么可能那么快赶上徐家辉。

因此,她还是诚心诚意地表示感谢:这位帅哥,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停下来,但是太谢谢你了,多亏你能帮着我赶上。

一边说着,她一边万幸地摸了摸相机。

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是吗?可是我觉得,一百块是不是少了点?

她愣了一下,一百块还少?

这可是她三天的生活费啊。

他开着这样的豪车,还想从她这里得到钱啊?

算了算了,怎么有钱人也这么小气,但好歹他也帮助了自己。

想到这里,顾惜烟摸了摸钱包,再次摸出一百块,同时给他下最后通牒:这已经是最多了,你不能因为帮助了别人一点小忙,就再想着讹人吧?

男人没有接过那一百块,皱着眉头俯身接近了她。

顾惜烟只觉得他高大的身体伸向了自己,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着她袭来,她心底莫名地很是紧张。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打开车门逃离这里。

可是还未站起身子,人就已经被他抵在了车窗边。

他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男朋友有什么魔力,从酒店里就捉奸,一直追到这里?

顾惜烟愣住了:什么酒店?

上次如果我不放过你,你觉得你真的能从那里离开吗?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句话来。

顾惜烟彻底地怔住了,有些紧张和莫名的望向了他,下一秒,他的脸慢慢地再次朝她凑了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捏住了下巴:想起来了没有?

她的心随着他呼吸的靠近,还有他的动作,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差点没有跳出心脏来。

她终于想起来了,怪不得那么面熟呢!她还以为天底下的帅哥都是相似的呢!

闹了半天,他们这不是第一次见面!

上次,在那个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她被误认为是那种女孩,求着他放过自己。

现在,居然会再次碰到他了!

他是那个云南潇,那个云氏集团的大总裁!

顾惜烟觉得很是尴尬,她结结巴巴干笑着:哎呀,原来是云大总裁,真巧啊,没想到居然是你,这世界居然那么小……

云南潇眼神眯了眯,巧合?

当然不会,其实,他已经跟着她很长时间了,一直在车内看着她拿着相机狼狈地追赶着那对男女,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她,这些年一直要寻找她又是为什么?他想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他没说什么,从她的手里夺过了相机,并再次发动了车子。

喂喂喂,我要下车啊,你带我去哪里?

云南潇置若罔闻。

看到相机被夺走,顾惜烟顾不得他开车了,赶紧去抢自己的相机:赶紧还我!你可千万不要把里面的照片给弄没了!

她的手还没有过来,顾惜烟衣领已经被拎了起来,整个人像小鸡似的,被他给提了起来,再次扔到一旁。

相机就放在了他旁边,他若有所思看她一眼:这照片就对你那么重要?

当然了,这可是证据!

你男朋友劈腿的证据?他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你知道他出轨了,为什么还要证据?还要这证据给谁看?

给他看啊。

她理直气壮,这样,他就不能否认了!

然后,你觉得他就会离开这个女人,重新和你在一起好好的是吗?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天底下有这么傻和一根筋的女人?

顾惜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她死命地咬住嘴唇,上面都沁出了血丝:是的,她知道自己傻,可是他不是她,怎么能明白她的感受?

算了,你还给我就可以了。

她再次起身使劲去抢,他却轻轻地抓住她的胳膊,再次甩到一旁,根本不让她接近相机。

顾惜烟急了,她大叫着就再次扑了上去:那可是她花了大价钱钱特意买的相机,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照片,是她好不容才拍到的证据!是她和徐家辉谈判的筹码!

你不能这样,这相机里的东西对我很重要!你怎么能这么没有道德,小心以后自己也会被女朋友甩掉!

云南潇听到这话,抬眸扫了顾惜烟眼,无比冷漠的道:是吗?就算被甩,也不会像你这样没出息。

我就是很没出息!你把相机赶紧还我!

顾惜烟顾不得他在开车,站起身冲上前就去抢,她现在万分焦躁,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拿到她的相机。

可他居然一边开车还居然能一边阻止她,她根本就够不到他旁边的相机。

顾惜烟不死心,她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手乱抓着,试图抢过自己的东西。

云南潇一边开车一边冷冷的扫了眼身上的人,讥讽道:还挺坚持的,看来谁做你男友也会劈腿,因为劈腿成本那么低。

她根本不是想着马上摆脱那个渣男,还弄什么劳什子证据!

顾惜烟顾不得多说什么趁着云南潇说话一个不注意,一下子朝放像机的位置跳过去,想着抢过来。

因为她的动作太过猛烈,云南潇开车的手都被打到一边,手也脱离了被打偏的方向盘。

云南潇大吃一惊,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拼命,车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朝马路一边冲去,他赶紧地再次抓住方向盘。

但还是晚了,车一下子撞在了栏杆上。

车停下了,云南潇下去查看一番又再次上来,顾惜烟呆呆地看着他。

他语气冷冷:就为了几张照片,你居然拼命去抢?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现在好在没出什么事!

她也被吓住了,缩了缩自己的小身子,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模样:谁让你不给我相机?

先别提你那个什么相机!你觉得,现在我的车怎么办?被撞成了这样,你觉得,自己能这样离开吗?

维修得多少钱?她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

三千?

他摇摇头:维修费,至少三十万。

他说的倒是也没错,如果要维修,要重新送回原厂去,也许还不止三十万。

但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也许根本这车他就废弃了。

可是现在,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忽然恶意满满,想要看她到底这么解决这个问题?

喂喂,你要知道,是你先抢我的东西的,这能怪我吗?

她很不满大叫。

他看了她一眼:是吗?可是结果就是,现在我的车,因为你被撞击成了这样,你必须要负责。

顾惜烟咬牙切齿,可是明白他说的是真的。

是的,这车是因为她才会如此,他顾惜烟虽然穷,但是这是她的责任,她不会赖账。

可是,他去哪里找三十万?

这样吧,我给你打个借条,一定想办法换你,但是只能分期了。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让她一下子拿出三十万,根本是天方夜谭。

也可以。

没想到,云南潇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变戏法一样拿出纸和笔来:那就写张借条吧。

顾惜烟接过了纸和笔,在上边刷刷地写上三十万的借条,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会打工挣钱,每个月还给给你一部分,放心,我不会抵赖的。

她又主动地报出自己的手机号,让他可以随时和自己联系。

云南潇很满意,他忽然觉得事情变得分外的有趣,接过借条认真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把相机还我,我要走了。

顾惜烟很是泄气。

当然不行。

他的话言简意赅,但是让顾惜烟一下子心跌入了谷底。

你什么时候还上了一部分钱,我再把相机给你,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地要还钱呢?

云南潇的话是理直气壮。

顾惜烟垂头丧气,他说的有道理,只能点点头:好吧,那我会尽快地还上第一笔钱。

她觉得云南潇的要求并不过分,是的,她嘴上说说还钱,谁知道能不能坏呢。

那我可以走了吧?

顾惜烟觉得心情败坏极了,今天出门真是倒霉投了,好不容易有了证据,最后被云南潇拿走了不说,还平白无故地欠了他三十万。

可以了。

云南潇很大方地点点头,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顾惜烟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身后的云南潇一直从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表情若有所思。

看着她离开,他的眼神稍微缓和了点,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在马路不远处等出租车:这个女孩,和十多年前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摇摇头,没想到现在,她居然是要和渣男在一起,居然,明知道对方已经劈腿,也不死心。

她看起来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根本是很怕失去吧?也根本是小孩子心性。

顾惜烟拦了辆出租车,直接让出租车把她送回自己租住的地方。

回到家里,她浑身无力,干脆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发现天都中午了,她愣愣神,觉得精神有点空虚。

从十八岁上大学,她就搬了出来住,即使周末也很少回去,直到现在她二十二岁,上大三。

自己是养父养母收养的孩子,他们对她还好,但是自己一直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这么些年,一个人,她都习惯了,因为平日打工挣生活费也没有住过宿舍。

想到那三十万的借条,她小脸垮了下来,心沉甸甸的,她得还到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呢?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懒懒地打开门,发现是李笑眉,她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林峰。

他们三个从一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旁人都叫他们铁三角,还有人一直在猜测,到底其中哪两个才是一对?

但是别人都猜错了,三个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至少在顾惜烟这里,那是比什么都纯洁。

惜烟,你干什么去了?这两天也没有回过学校,我和林峰都担心死了。

李笑眉赶紧询问。

去抓奸了。

顾惜烟也没有隐瞒。

他们都知道,最近顾惜烟的感情出了点问题,男友劈腿了,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一直在找他们。

《夫人欠债别想逃》第4章:良心哪里去了

惜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你为什么一直要吊死在一颗上?李笑眉是恨铁不成钢。

看到顾惜烟没有说话,她叹口气:看来是捉奸很有收获了?那下一步这么办呢?

顾惜烟迷茫地摇摇头,她真的不知道,分手吗?

她真的不甘心。

两个人陪了顾惜烟一会儿,顾惜烟强颜欢笑:行了,我没事的,你俩都回去吧。

三十万的事情,她没有说出口,知道说出来也没有用。

三大家都是学生而已,就算想帮助她,到哪里去弄这些钱呢?

林峰叹口气:惜烟,想开一点,有什么事,一定不要自己扛着。

她点点头,认识以后,林峰一直像大哥哥一样地照顾着她,可是因为徐家辉的吃醋,有一段时间,她还和林峰拉开了距离。

可是现在,林峰还是那么关心自己,一点也不介意。

想到这里,她觉得心底更难受了。

两个人离开了,顾惜烟也没了困意,她呆呆地坐在哪里,心头一阵迷茫。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是有人给她发了微信,原来是徐家辉。

上面只有简短一行字:小烟,这些天我因为比较忙,公司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就没有时间去见你了。

很抱歉。

她觉得浑身都冰寒了。

他甚至连自己面都不想见了,甚至话都只是用微信说一下而已。

其实,这种她早就该料到的不是吗?亏的她还去抓奸!

她咬咬牙,还是打电话过去。

那边传来了徐家辉不耐烦的声音:小烟,我刚才不是给你说明白了吗?

顾惜烟气结:徐家辉,你忘记当初你落魄的时候,是谁一直在陪着你的了是吧?现在事业成功了,看上了袁娇娇了,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他口气全是无奈:我就是忙,和别人没关系,现在我忙,先挂了。

说晚,那边就挂掉了电话。

顾惜烟张着口,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手机再次响起来。

她居然有点欣喜:难道,徐家辉后悔了?他会给自己认错?

来电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接通起来,那边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顾惜烟。

顾惜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感觉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不由自主地反问到:你是?

这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债主是谁了?这让我怎么相信你会还钱呢?

那边传来了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

顾惜烟一下子明白过来,是云南潇。

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啊,他就过来电话催债了!

她憋着气:我知道自己欠你钱,可是我也说了,肯定会还你的。

那好,不是分期吗?一个月内,先把首付给换了吧,先还上五万吧,怎么样?

五万?

顾惜烟大叫起来:不行不行!我上哪里去弄五万块啊。

她闲暇时整天打工,一个月也不过挣个千把块,可是他张口就是五万。

那边云南潇的声音变得冷硬起来:顾小姐,这可就是你不讲道理了吧?把我的车碰坏的是你,我已经很仁慈了,可以允许让你分期付款,可是现在区区的五万快,你都不愿意拿出来,那你是不是想要赖账啊?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想过赖账!顾惜烟赶紧辩解,我只是觉得,五万实在太多了。

在一个月内必须把五万块还过来,否则,我可是要去要个说法了,要不然,我去你的学校问问,你们是怎么教育出来的学生?

千万别!好好好,我给你,我一个月里还给你五万块不行吗?

顾惜烟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云南潇忽然那么不好说话,赶紧应允起来。

那边这才答应:好吧,那我就等着。

挂掉电话,云南潇把玩着手中的相机,看着里面那对男女相拥接吻的照片,他的脑海里又现出了顾惜烟抢相机的狼狈模样。

他当然不在意什么三十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是想忽然和她联系一下,也许,只是单纯地想要为难一下她?

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办法去还钱?

这边的顾惜烟,心底很是憋闷,五万块啊,一个月里,她去哪里弄五万块呢?

忽然见,她的脑海里闪现出一句话:把这酒喝了,哥哥一会会奖赏你的!

她的心一动。

好吧,那是那天在酒店里,她被误认为那种女孩,其中一个男人对她说的话。

是的,那是来钱快的一个好办法。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想出这个办法,也明白,那种场所根本不是她应该触及的。

可是这个念头一闪现出来,再也挥之不去了。

是的,她想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做那种女孩,如果豁出去的话,也许五万块,真的不是难事,她以前也隐隐约约听说过,自己同班的同学,真的有在酒吧做这种兼职的。

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想法,以前就是再穷,再困难,她也不会想到这种办法。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欠了云南潇那么多钱,不想办法,根本不可能还得起。

她咬咬牙,别人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呢?现在已经逼到这个份上了,她就不要去假清高了。

再说了,她只是去陪酒而已,只要坚持自己的底线,一定能出淤泥而不染,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加油!顾惜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还钱。

她握住拳头自言自语,给自己打气。

N市最豪华的一家酒吧,灰姑娘酒吧里。

顾惜烟踩着足足有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这灯红酒绿的场所。

她的脸上画着很浓的妆容,带着红色的假发,穿着她已经可以接受的最火辣的衣服,心底却是那么慌乱。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她最后还是决定到酒吧里来陪酒。

是的,这是她能想到还钱的唯一方法了。

看着这一片纸醉金迷,她的心砰砰直跳,但还是咬牙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很简单,这些人就是来找乐子的,钱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她只要守住底线就可以。

她无措地站在哪里,不知道该这么开始:是自己过去直接找男人说,需要陪吗?

她实在是没有勇气,一咬牙,冲着服务员招了招手:你过来。

服务员毕恭毕敬地来到她的跟前:请问有什么吩咐?

给我一杯酒,你们这酒吧里最浓烈的。

她想了个办法,不是酒后壮人胆吗?只有给自己壮壮胆,才可以继续。

服务员有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女孩子打扮得乱七八糟的,可是她的眼睛,确是那么的纯净,而且,她的声音,颇有些虚张声势的味道。

他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揣测着:这个女孩子,显然对这里是很陌生的,很像个良家女孩,不知道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是孤身一人?

看来,她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就是心情不好。

但是他没有多问,满足客人的需要才是他要做的,因此微笑着点点头:好的,您等一下。

很快,一杯猩红的鸡尾酒就送到了顾惜烟的身边,服务员恭敬地点点头:希望您过得愉快,就退了下去。

顾惜烟盯着这杯猩红的酒,尝试这抿了一小口,然后就忍不住使劲地咳嗽起来:没想到这色泽鲜艳的鸡尾酒,居然那么的辣。

她摇摇头:顾惜烟,你可是要去陪酒还钱的,这个样子,这么可能赚到钱?

想到这里,她想也没想,憋着气,咬咬牙咕咚咕咚把一杯酒全灌进了嘴巴里,呛得她差点没流出眼泪来。

等这杯酒下肚,她觉得浑身都是火辣辣的,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小脸很快变得酡红,酒精已经在她身上起了作用。

她抬起了眼睛,迷迷蒙蒙地看了周围一眼,嗯,不错,她觉得自己似乎没那么紧张了。

看来,这酒精让人胆子大还是很有道理的。

她一边嘟嘟囔囔着一边起身,摇摇晃晃地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她不知道,身后已经有两个男人盯着她很久了,他们看着这个孤身一人的小姑娘,彼此交换个眼色,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顾惜烟在酒吧里四下里张望着,还没想好到底去哪里找人,忽然觉得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两下。

她惊讶地回头,就看到了两个男人的轻佻面孔,他们手里都拿着酒杯,眼神里全是不怀好意。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啊,哥哥陪陪你这么样?

一个男人流里流气地说道,手也不老实地摸了一把她的嫩脸。

顾惜烟觉得自己像是被蜜蜂蜇了一般,赶紧躲闪,第一个直觉,就是赶紧离开这里,离着这两个男人远远的。

可是她还想着自己来是干什么的。

陪你们喝酒可以。

她冲口就说出。

真的吗?

俩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他们以为,是需要用点小手段对付她的,反正她是一个人,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模样。

没想到,她居然马上答应了。

男人笑得脸上都开了花,看起来,她也是过来找乐子的啊,这就简单多了。

那好,快陪着我们乐呵乐呵。

说着就拽着顾惜烟往一边走。

可是,我是有条件的!我只能陪酒,其他的都不可以!我陪着你们喝一杯的话,你给我多少钱?

顾惜烟赶紧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男人们愣住了。

闹了半天,原来是个出来卖的!

不过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刚入行没多久吧,还看起来纯净的很,嗯,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什么其他的不可以做,都来这种地方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你觉得,你值多少钱呢?

男人的话里有话,看着顾惜烟较好的脸庞,这身材看起来也是挺有料的,那抱在怀里,因该也是美不胜收吧?

喝一杯五百块,怎么样?

顾惜烟实在是不知道该要多少钱,试探着说出一个数字。

没问题,只要你陪着我们高兴了,想要多少要多少,来,先喝了这一杯!

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倒好了一杯酒,放在了她的唇边。

顾惜烟犹豫了一下,就憋着气一饮而尽,人马上就摇摇晃晃了。

真不错!男人也来了兴致,豪爽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叠钞票,摔在了桌子上。

好吧,小美人,再喝上几杯,这些钱就全是你的了!

他们已经看出,她根本是酒量不行,更加决定把她灌醉了,只要她醉得不省人事了,还不就让他们为所欲为了吗?

顾惜烟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住了,可是看着他摔在桌子上的钱,不由得动心了。

这些,足足有好几千吧,这样下去,她用不了多久就能凑够五万块了。

好的,我喝!不过,我们先说好,我只能喝酒,其他的,我可什么都不做啊。

顾惜烟赶紧申明。

别废话,快点,喝完了,这些钱可全是你的了。

男人已经倒好了好几杯酒放在桌边,继续在旁边循循善诱。

她咬咬牙,举起一杯就就一饮而尽,觉得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了。

可是看着桌子上剩下的,还有那一摞人民币,她还是继续拿起了酒杯。

等喝完这杯酒,她觉得周围的霓虹灯光都变得迷糊起来,但她还是咬咬牙试图去拿下一杯。

哎呀,如果不能喝,那就算了,可以用别的方式啊,哥哥可以帮助你的……

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抱住了顾惜烟,顾惜烟根本无力挣扎,只能阻挡着:我不用别的方式,我还可以喝……

话还没说完,她就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夫人欠债别想逃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