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深渊时见你最新章节-我于深渊时见你完结大结局

时间:2020-10-17 09:35:11    作者:京祺    来源:万丰(非)

小说简介:蒋婉莹裴江远是著名作者京祺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蒋婉莹裴江远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第15章出狱车子回程,我蓦然松了口气,这些日的奔波终于可...

我于深渊时见你最新章节-我于深渊时见你完结大结局

《我于深渊时见你》

第15章出狱

车子回程,我蓦然松了口气,这些日的奔波终于可以暂缓,且不说王玉兰还会不会找麻烦,起码在头七之前,她应该不会再闹了。

路上,我给警局的朋友打了电话,询问蒋轩宇拘留一事,总归是要早些出来才好,蒋国富离世,身边子女却不在,实在不妥。

到家已是深夜,爸妈和蒋菲菲却齐刷刷的坐在沙发上,显然是等我归家。

我瞬间有了负担,坐到他们三人面前时,父亲的态度比我预想中的温和。

“婉莹,你已经把钱筹给王玉兰了是吗?”

我有些傻眼,“没有爸……我……”我转头看向了刚刚哭过红着眼的蒋菲菲,不清楚她到底跟父亲说了什么。

“菲菲已经跟我说了,你背着我们在偷偷筹钱,还把我之前给你的那处房产给卖了。”父亲愁苦着脸色,眼睛里流着几丝心疼,“你这么要强做什么?我说不给那一百万,是因为我觉得不值,但我没说一分钱都不给!如果不是菲菲跟我讲,你是不是已经被那个贪得无厌的王玉兰给坑骗了?你以前不这样啊,怎么忽然间这么不理智。”

面对父亲带着心疼的责怪,我又望了母亲一眼,母亲低着头不说话,意思已经很明确,希望我把这事扛下来。

不过好在,父亲并没有真的对我不满。

“钱不用你出,我会想办法处理,你也别和王玉兰接触了,你和菲菲都是我的女儿,跟那个下作小人王玉兰无关!”

父亲带着气起身离开,母亲连忙跟上,走之前还扯了扯我的胳膊,小声嘀咕让我赶紧休息。

客厅里只剩下我和蒋菲菲,看着她刚刚演戏过度的脸,我不得不佩服她的道行之深。

“你真够可以的蒋菲菲,在爸妈面前演了一出对养父母绝不忘恩负义,死者为大的好戏,接着又在父亲面前假装关心我,好人都让你做了。”

蒋菲菲淡淡一笑,声音压的极低,“别多想了姐姐,我是担心你名下的那套房真的被你变现给了王玉兰,那可是我家的钱啊,我怎么会让你乱花呢?”

果然,心思缜密的蒋菲菲当真没让我失望,我就知道她那陷阱一定是连环炮。

蒋菲菲在我面前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要去休息喽,哦对了,估计下周我们就要去爸的酒店实习工作了,我记得爸之前说,要交给你一家酒店去管理是吧,真可惜,这个承诺大概是实现不了。”

蒋菲菲一脸傲气的走开,直到她回了房间,我那硬挺的肩膀才算是松懈下来。家嫂刘阿姨还没走,她在厨房冲我摆手,我走过去,才发现她给我留了饭菜。

“快简单吃一口吧,你看你这几天都瘦了。”

我勉强笑了笑,阿姨欲言又止,我瞧着她纠结的模样,“阿姨有话你就说吧。”

刘阿姨冲着楼上望了两眼,确定没人偷听了,才开口,“今天裴江远来了,是蒋菲菲接待的人家,一开始裴江远还闷闷不乐呢,跟那个蒋菲菲聊了几句,就笑开花了。婉莹啊,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可得堤防点那个丫头!”

听了这些,我心里苦涩,但也还是强颜欢笑,我拉着刘阿姨的手臂,“好了阿姨,快休息去吧!我知道你心疼我。”

刘阿姨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我坐在餐桌前,对着已经凉掉的饭菜发呆,我拿出手机,本想给一直没音信的裴江远发个消息,却看到了韩斌给我发来的微信。

“兰姨让我跟你说,一百万她不要了,蒋叔没了,她要钱也没意义了,但是她想知道蒋菲菲到底跟蒋叔说了什么,她就这一个条件。”

我何尝不想知道蒋菲菲到底说了什么话,我比任何人都想知道。

退出了我和韩斌的聊天界面,我看到了一直置顶却久未说过话的裴江远。我点开对话窗口,点开他的头像,没有照片没有动态,我回到聊天界面,想了无数种开场白,最后也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听说你今天来我家了。”

裴江远没回复,对话框的顶部也没有“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我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屏幕灭了亮,亮了灭,始终没有惊喜。一碗饭下肚了,我竟没吃出那饭菜的味道。

我在家里连睡了两天,第三天,我终于收到了裴江远发来的信息,短短的一句话,简单的几个字。

“我母亲不同意我们婚事了。”

我实在不清楚我应该怎么回复这条消息,好似所有的事都要我来承担,所有的问题都是由我而起。一句分手而已,非要用冷暴力的方式逼着我说出,难道他不会觉得过分吗?

我忽然觉得自己瞎了眼,平日里看着斯文有风度,凡事都会帮着我出主意的裴江远,如今却因为我身份的变化打了退堂鼓。那当初为何拼尽全力的和我在一起,我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

蒋国富头七的这天,是我和蒋菲菲去酒店报道的日子,父亲让我们从最基础的部分开始,了解客户的需求,前台、保洁,都要设身处地的去体验。

赶去酒店之时,我收到了韩斌发来的消息,他说希望我下乡一趟,今天是头七,王玉兰身边连个子女亲人都没有,实在不太合适。

我明白风俗对他们意味着什么,灵魂的归来或是离去,都是一种精神寄托。

我直接开车去了乡下,没去酒店报道。

刚进王玉兰的家,就见她状态颇有好转的在做饭,桌子上有鱼有肉,定是为了这个日子。我挽起袖子跟在她身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直说,不用客气。”

王玉兰回头看看我,摆手推辞,出去等着吃吧,不用你。

不知从何时起,我和她之间竟也有了一种不言说的关系,很微妙,却形容不上来,像是寒冰撞破,像是冰雪消融。

一大桌子的菜做好,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我不认得那个男人是谁,王玉兰却忽然拎起镰刀朝着对方的头上砍去。

我吓了一跳,王玉兰却提着镰刀追出家门,“你还有脸来?当初要不是你对菲菲起贼心,蒋国富也不会断了两条腿!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原本还客气恭顺的男人,即刻被吓破了胆,屁颠屁颠的逃了出去,他手里的礼品盒子掉了一地,呵斥气喘的喊着话,“我是真心来悼念国富的!我知道当年我有错,但我也有苦衷啊,诶你听我说……”

话没说完,那男人便被打出了几十米远。男人跑了,王玉兰追不上了,她一身颓惫的走回家,我接过她手里的镰刀,她却忽然定在门口,喘着粗气,接着又用力的叹了口气,“回屋吧,还差一道菜。”

关于刚刚那个男人的事,我没敢细问,我看的出王玉兰的痛苦难受,我也不忍心揭她伤疤。

只是,本以为今天可以安逸而过,却没想到,城里那边出了状况。

家里打来电话,说蒋菲菲被人砍了,倒没砍的多严重,但直接吓晕了。

我诧异这一天怎么出了这么多事,结果得知,是蒋轩宇出狱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找蒋菲菲算了账。

我于深渊时见你小说
都市重生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