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过度宠溺更新免费在线阅读(祁斯衍江离)

祁斯衍江离主角小说
祁斯衍江离是作者小岛斯嘉丽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男人站在窗边,雷鸣之后,雨滴倾盆而下,落地窗倒映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形,他嘴唇微抿,半张脸陷在阴影里,看不清脸色。......

小说《过度宠溺》在线阅读

她抓紧床单试着起身,脑海中浮现着徐清彦的脸,胸口骤然锥心般的疼。

三小时前,她的男朋友告诉她自己欠了一大笔债,准备逃跑前来场最后的道别。

江离到了他家后就被灌醉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送到了这里。

她的喉咙充斥着难闻的血腥气息,勉强张开嘴,哑着声唤了句:叔。

徐清彦或许没有料到

,他的债主正是江离的叔叔祁斯衍。

这张脸在任何时候都极具诱惑,好看得令人窒息,但江离完全没有心思欣赏,以她对祁斯衍的了解,对方吃软不吃硬。

她的眸子像小鹿一般灵动,眨了眨眼睛作可怜状道:离离不

温欢年看向他女儿。女孩在黄总怀里睡着了,估计是刚刚受了惊吓,小脸上还挂着泪痕。温欢年想了想,没再推拒,接过支票后,她拿出一张符纸递给黄总,说:“放在孩子的衣服口袋里或者书包里,放满八十一天,以后她会一生顺遂。”

该相信他的。

还有呢。

祁斯衍没有抬眼,继续问她。

不该偷跑出来的。她抓着祁斯

这岂不是,自己所有谋划已久的一切都白费了,而且……而且,此时众人心中已经对她有了怀疑,倘若姜沉禾不马上澄清,那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自己还怎么在姜家立足?如果让独孤衍知道,她……她将来想要母仪天下,恐怕要谋划更久啊!

衍的手腕,恳求道,我好难受,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回去,回去看病。她挤出两滴眼泪,叔,离离生病了。

徐清彦欠了我五百万,拿你来抵债。祁斯衍的眸子骤然锁紧,一丝心疼的意味都没有,倘若我就这么放你走,岂不

是太亏了?

话音刚落,江离心中的计划被彻底打乱。

她父亲说的没错,还在世的时候,他便告诉江离,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可是从不来往,因为他很可怕。

他靠着异于常人的头脑,在短期内迅速发家,家财万贯,而这个人心狠手辣,对谁都不留情。

两个月前,她在空荡荡的家里被人接走——因为还未成年,祁斯衍顺理成章变成了她的法定抚养人。

她的印象中,祁斯

20世纪50年代初,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常常长住宁波月湖边的外婆家。外婆家的巷子大门朝着月湖开。妈妈在河埠头洗衣服洗菜时,会让我们跟着,顺便讲述钟声破晓鸭栏帆影白墙夕照石桥残雪,说着春江水暖鸭先知四季变化湖相告我从妈妈的讲述里,从月湖开始认识了水揉的江南、诗性的江南:江南烟雨里,百姓夜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东南之人食水产食水产者,龟、蚌、螺、蛤以为珍味,不觉其腥也。小时候妈妈讲着故事让我们六个兄弟姊妹入睡,《红楼梦》《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经典小说、戏曲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家中连电扇都没有,太阳西晒以后,总是拖地驱热,晚饭后即铺开大草席,兄弟姊妹或坐或卧,听着故事,慢慢入睡。她的老古话也多,经常灵活应用小葱拌豆腐m。

衍从未笑过,只要他在家,房门总是紧闭,她的一切行踪都必须向他报备,因为他不喜欢自己乱跑。

回过神来,她死死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想做什么?

徐清彦的脸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还记得临走前那一刻,他哭丧着脸,握着她的手说了无数个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