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然写的小说-穿越大唐做废婿全章节免费

苏文静姝主角小说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穿越大唐做废婿》,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文静姝,最开始看这个小说有点难以想象故事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展开的,情节跌宕,小说剧情会如何发展呢?值得推荐。第四章靠山王友仁恢复了一开始的情绪,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继续沉寂在他的............

小说《穿越大唐做废婿》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做废婿》

第四章靠山

王友仁恢复了一开始的情绪,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继续沉寂在他的书画之中,说话的时候,不咸不淡,连头不曾抬起。

“小女也先行告退了。”

一侧静姝,在听闻父亲下达逐客令以后,也快步往外头退却。

苏文将房门关上,转身便要离开,这一次的书房会谈,他感觉到了最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王家人,似乎一直都想要自己的性命。

如果说自己找不到一个靠山,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而且,极有可能受制于人。

当然,他还有一个喜讯,那就是王友仁暂时还不会想发设法除掉他,直到琼花宴结束的这段时间,他都能够暂时安全。

可是,靠山得找谁呢?

古代之中,地位最大的就是皇帝,其次才是下面的官僚。

而这一周的康复时间,他也在李文远的嘴里头听说过现在的格局。

世家当道,帝王上位以后,希望凭借一己之力,铲除朝堂党派问题。

也是如此,他如果能够在琼华宴一展身手,混个一官半职,也不失为一种保命的手段。

“苏文!”

“啊?”

苏文往前头走这,思绪飘到了天边,要不是后头静姝叫唤了他数次,他还没能回过神来。

“最近你还住在柴房么?”

静姝虽说对苏文无感,可现在,人家好歹还要去皇宫,总不能浑身是伤,外带一股子馊味吧。

为了稳妥起见,她也是问了问苏文的境况。

“是的,一直我都住在那边。”

“王总管,你带着苏文下去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安置到偏院,对了,下头的下人最近多管管,别让他们闹出什么茬子。”

“是,小姐。”

不曾想,静姝年纪不大,但心思却是细腻,一通安排下来,苏文的生活环境,也有了极大的改善。

而王总管,平日里头也是尽心尽责,对王家的几位主子,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

小姐既然那么说了,他就不会有任何疑虑,随后,带着苏文去了偏院。

王家府邸格局,的确错综复杂,偏院算不得主院,可建造工艺方面,倒也是不输给外头的豪门。

单单如此想来,苏文也能从侧面知道王家的豪气,也不知道,他是以世家名义,到底贪污了多少的银两。

“这就是偏院,换洗的衣物,我之后会让李文远给你送过来。”

“谢谢王总管。”

王总管没啥好脾气,脸色一直都板着。

似乎,他的眼里头,就认得王家的几个主子。

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看着也让人生厌。

所以,苏文也不再搭理他,拱了拱手,便推门走到了里头。

而一进门,偏院的格局,的确也不错,虽说比不上之前书房那装饰的豪华,但比起柴房,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可就算是居住环境改变了,外头的大环境还是没有多少变化,苏文还需要想一想以后的路。

“苏文!”

“你来了?”

“之前王总管让我过来,给你准备一些衣裳,这些都是刚买来的,你看一下合身不?”

“这料子倒也是不错,不过,我还得训练一会。”

苏文前些日子,就发现自己身体孱弱,所以说,一旦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必然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手段。

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他还需要勤加锻炼。

至于刚来的李文远,也将衣物好好放在了床榻之上,走到外头,似乎守护着苏文。

等到苏文几套军体拳打完,外加上绕着老院子的负重跑结束,已经是到了晚上五六点的样子。

“苏文,你这是?”

“锻炼锻炼,怎么,你也想?”

“我可不,这大冬天的,天寒地冻,我可不敢。”

李文远和苏文几天下来的交道,也让彼此的关系,颇为相近。

外加上苏文也没有外人说的那般不堪,双方时常还能说上一两句话,也颇为投机。

只不过,此番听到训练的事情,李文远却是吓得急忙摆了摆手。

外头的天气,显然不太好,这样的时节,和苏文一同训练,与作死没啥区别。

外加上苏文好歹也算是王家的上门女婿,生病了有人为其治病,自己一个下等人,一旦说伤寒,那只剩下了活埋一条路可以走了。

“知道你不容易,等我发达了,我带你日入斗金,到时候,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了。”

苏文大笑一声,对着旁边文远的肩膀,也是拍了拍。

“发达了?”

可是文远却不敢搭话,目光微微暗淡下来,似乎,他在表示自己并不相信会有那一天的到来。

“怎么了?你不相信我?”

“这,这倒不是,只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哪有人真的会在意贫贱兄弟,等你发达了,你还能记得我,其实,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

苏文沉默了,也许,这就是大魏王朝末年的景象,正如师说上说的,官盛则近谀,位卑则足羞,贫穷见真情,富贵难共享。

“别想那么多,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但是,如果我真的来找你了,你可愿意帮我?”

半响以后,苏文重新摆出一张笑脸,语气缓和般的问道。

“当然。”

而一侧的李文远,也假装一副对之前言论并不在意的表情,笑着附和道。

“对了,文远,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知道不知道琼华宴?”

“琼华宴?你问这个干嘛?”

李文远微微错愕了一下,随之眉头紧锁。

“你知道?”

“当然,那是皇室在正月举办的国宴,听说回去许多达官贵人,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有不少文人,吟诗作对,烘托气氛。”

“还有这样的事情。”

苏文听闻,也是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目光看向远处,略有所思。

而也是如此,他终于知道,王家为何会如此重视与他,毕竟,那场宴会对于官场而言,可是一个大事!

而且,王友仁已经辞官,他女儿被邀约,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皇室为了羞辱王家,杀鸡儆猴的戏码!

果真,官场里头的水,太深,太深!

“我可能没几天就要去参加琼华宴了,如果我能够发达,就在那一天,你等我回来。”